返回

皇恩浩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皇恩浩荡 (第1/3页)
    

半年时光弹指即逝,李衍距离踏入大衍元婴期第二层,还有着不短的路要走。郑靖良修炼的是一门叫做星月录的圣阶下品功法,再加上浓缩火葵汁不要钱一般随意使用,三个月就修炼到了筑体期中期,这倒是出乎李衍的预料。

一瓶普通火葵汁,就可以把修炼效率提升五倍左右,而浓缩火葵汁,直接把修炼效率提升到了接近十五倍。强行在筑体期修炼之路上开辟出这么一条捷径,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无数的金钱。

半年时间,李衍消耗了四十三瓶浓缩火葵汁,郑靖良只消耗了八瓶。但郑靖良是一点肉疼的神色都没有,甚至还对这笔买卖很是满意。大概这就是有钱人的思维吧——我高兴就好,花多少钱无所谓,性价比是什么东西?

李衍想到这里,不由一阵苦笑。圣阶下品功法,雄厚的财力支持,多少天才梦寐以求的东西,竟然给到了这么一个白痴。要是姚宇有这条件的话,再加上他那拼命的态度,哪怕体质不行,这时候也早该到元婴期了吧?

李衍无奈地握了握拳头,手背上若隐若现的翠玉色让他感到深深的无奈。全身上下都要凝练强化,这修炼速度实在是太磨人了。

不过李衍无奈归无奈,倒也并不气馁。虽然没有实质性的突破,但他已然能感受到实力的增长。至少面对元婴期中期的修者,不动用流云剑气和古剑石塔也能一战了。

李衍收起思绪,望向窗外单调的景色。

这半年里,凌寒宇依照计划,找机会暗杀了韩国不少政要和将领,为李衍后期说服郑靖良攻韩做准备。

韩国修者云集,想要大面积灭杀的话,光靠凌寒宇去杀是不可能的,还得看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这步棋,可以说是很长远了。

岳亭川的志向,不是为了世俗权力。为了实现他的抱负,必须要削减整个海角域十三大国七大宗的力量。

今天是郑靖良去殿试的日子,八王觐见的日子在六天之后。接待八王,是磨练皇子的好机会。如果李衍所料不差的话,殿试之后,郑瀚洋应该会将这个任务分配给郑荣泽、郑靖良。

......

大殿之上。

“……我将亲率大军攻入吴国建业城,至此统一海角域,开创大郑千秋万世之伟大基业。”郑靖良口若悬河地描绘完从今往后二十年的宏伟蓝图,意气风发地退到一旁,等待郑瀚洋说话。

郑瀚洋面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沉声道:“那你们说说吧,对方都有什么漏洞。”

自半年前那场辩论开始,郑荣泽渐渐明白,没有和郑靖良争辩的必要了,父皇眼睛亮堂得很。他拱手道:“二弟此番高见,愚兄自愧不如啊!”

此言一出,满朝文武再也忍不住,笑得不住咳嗽。

连着四次殿试,大哥提出的问题越来越少,今天直接无话可说了?连满朝文武都在嘲笑他胸无点墨,看样子本皇子继位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天命所归啊!

郑靖良这样想着,心情舒畅了不少,也懒得费脑子去挑郑荣泽的刺,赞叹道:“大哥的论述也相当精彩啊,我没什么要说的。”

郑瀚洋眉头皱成了“川”字形,沉默不语,满朝文武的笑声和咳嗽声也渐渐停了下来。

郑靖良见没人说话,向着郑瀚洋拜道:“父皇,殿试已经分了高下,儿臣告退了。”

郑靖良说罢,春风满面,转身离去。

“慢着!”

郑瀚洋被气得脸色铁青,连八王觐见这般重要的头等大事,郑靖良都没有放在心上。郑瀚洋越想越气,脸色也渐渐失落起来,仿佛苍老了十岁。

郑瀚洋低声道:“还有六天,你们八个叔伯就要入朝觐见了。具体怎么迎接,你……哎……你们俩看着办吧。”

郑靖良“优雅”地转回身子,拜道:“父皇请放心,此事包在儿臣身上!”

郑荣泽也是一拜,回禀道:“是,父皇。”

听完郑荣泽的话,郑瀚洋脸色这才好看了点。虽然郑荣泽也没什么大才,为人过于算计、心胸狭隘,但至少比郑靖良要靠谱那么点。

郑瀚洋挥了挥手道:“行吧,那就这样。你们两个各自去准备吧。”

“是!儿臣告退。”二人齐声说道。

……

郑靖良眉飞色舞地给李衍描绘完自己的表现后,这才转入正题:“对了!应兄,八王觐见,不就是父皇和他的兄弟几个喝酒吗?有什么别的意思?”

李衍耐着性子听他说完废话,这才开始解释道:“你父皇给你八个叔伯封地后,封地里面的传送阵是不是都停了?就是怕你这八个叔伯拥兵自重意图谋反。”

郑靖良问道:“那和八王觐见有什么关系呢?”

李衍接着解释道:“如果你父皇有了谁谋反的证据,肯定不会打草惊蛇。等到八王觐见的时候,在皇宫内将他拿下。所以谁谋反的话,你说他敢不敢来?他来,就得赌自己隐藏得足够好,一旦暴露就是死路一条。”

郑靖良挠了挠头道:“哦!这么看来,父皇倒是很有远见啊。”

李衍摇摇头道:“你父皇的本事远不止这些。”

“你叔伯封王,他们儿子封侯,再是卿,士,庶人。八王觐见,是你那些叔伯巴结下一任皇帝的机会,借此来维护子孙后代的权益。”

“而你们这些皇子,同样也可以趁此机会争取八王支持,增添自己当选太子的筹码。”

“这中间结交的过程、方式等等,你父皇可以观察出很多他想知道的事情。”

郑靖良早就被绕晕了,问道:“可以看出什么事情来?”

李衍不欲多言:“你只管照着你的想法去做就行了,好好做!”

李衍说的“好好做”,当然就是让郑靖良“好好”去迎接八王。李衍充分相信郑靖良的本事,搞砸接见八王不在话下。

郑靖良恍然大悟,心里暗道:原来如此!应兄之前说的话,是在暗示我要争取到八个叔伯的支持。嗯!一定要努力,必须给八个叔伯留下好印象!

“对了!”李衍提醒道,“我这一身太显眼了,你让你那些门客都打扮怪异点。不一定要背棺材,背个竖琴啊,阔剑啊,手上拿点冷门兵刃啊。我这样子,在你门客里面太显眼了。”

郑靖良疑惑不解,建议道:“那应兄你不背不就……”

“不行!”李衍斩钉截铁道。

郑靖良对李衍言听计从,没敢多问,应道:“是是是,没问题!我这就吩咐下去。”

“先别急。”李衍思索半晌,只能不拘小节了,“我待会儿摆个叫通灵法阵的东西,能够维持一个月。完成之后,按我俩现在的修为,百米以内都可以传音。以后人多耳杂,很多话不方便直接说。”

“还有这等好东西?为什么只能一个月?太短了吧!难道就不能……”

“不能!”


     当时她负责教培机构小升初的语文衔接班,她本以为自己需要购置小六教国共产党推进的民主改革,使他们“一步跨千年”走进了社会主义社会。2019年1月任阳江市政农场里技术最好的养殖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讯 据江苏省纪委监委消息: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在杭州市淳安县下姜村,两座充电站可同时为12辆电动汽车充电。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