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尸体上悟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从尸体上悟剑 (第1/3页)
    

我问孙守志:“你说了半天,你的祖上是谁啊,这么厉害。”孙守志答道:“我的祖上就是袁天罡。”

啊,我听了之后大吃一惊。

我问道:“他姓袁,你姓孙,他怎么会是你的祖上?”

孙守志说道:“自从祖上袁天罡看过天机演变和李靖言和后,就隐姓埋名,后人都姓孙。这个罗盘就是祖上留下的,设阵,破阵都里不离开这个罗盘。”

原来是这样,难怪孙守志修为境界不是很高,但是对阵法的确精通,远超过晓丹。

这时,孙守志在槐树林中看起来不大的一块空地停住了脚步,他手中的那古朴的罗盘,又开始嗡嗡的响起来。

只见,孙守志,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个工兵铲,就在这块空地开始挖起来。

时间不长 就听到当的一声响,工兵铲碰到一个硬物。孙守志面露喜色,停下来,抬头对我说道:“就是这里啦。”

说完他就用工兵铲向左右推开浮土,我发现,又是一个镶着十几块灵石,磨盘大小的古朴的石台露了出来。

我对孙守志说道:“先生真的是太历害了,尽管这里聚阴阵的阵盘藏得如此隐匿,你还是一下子就找到聚阴阵的核心所在。”

孙守志对我说道:“要不是祖上的罗盘,这个聚阴阵的控制机关还真的不好找,这么大一片林子,还不是大海捞针一样。”

孙守志说着,将这些灵石一颗一颗摘下来,收入怀中。对于这个石台,孙守志看看我,双手一摊,做出了无可奈何的姿势。

我问孙守志:“这个石台和传送阵的石台一样,也是宝贝吗?”

孙守志说道:“那是当然,这个石台和那个传送阵的石台,都是来自域外空间一块陨石,只是被人炼化后性质发生了变化,被用于不同的阵法。

这个石台,虽然被用于聚集阴气,本身不是邪恶之物,将来稍微加以炼化,就可以聚积方圆几百里的灵气,日月精华,对修炼突破境界限制作用是不可估量的,这也是修道之人不可多得的至宝。”

胡惠茜听了,知道我也看上这个阵盘,二话不说,遮天帕出手,把这块布置阵法的石台也收了。

孙守志说道:“你得到的这两块石台,叫阵盘,是阵法控制的核心所在。这阵盘最好的材料就是这天外奇石所制。

这两个阵盘制作精妙,实在难得。比公墓阁楼壁画后面我制作的,禁止鬼物僵尸的简单阵盘不知好上多少倍。”

我对孙守志说道:“现在,起了聚阴阵的阵盘就算把这里的聚阴阵破了吧。”

孙守志说道:“那是当然。咱们还是往回走,出槐树林感受一下子吧。”

说完,孙守志就带着我和胡惠茜往回走,果然,一出槐树林,我就感受到中午火辣辣的太阳,和刺眼的阳光。再也没有阴森森,冷飕飕的感觉了。

我对孙守志说道:“老人家,这里的聚阴阵破坏掉了,我得赶紧离开,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得要和你分别了。”

孙守志说道:“小友,你救了我的性命,我不胜感激,你收走的那些鬼魂,还望你能妥善安置。”

我说道:“你放心吧,先生,我回去后,就把这些鬼魂送回到六道轮回中去。”

我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忙对孙守志又说道:“老人家,你帮我破了这里的聚阴阵和传送阵,我有一个很厉害的对头很快就会找到这里,你也要赶快离开,要不然会有危险。”

孙守志说道:“好吧,我明白,那个占据我身体的家伙,是不是和你对头是一伙的?”

我说道:“是的,那个占据你身体的家伙不过是我对头的手下爪牙,就这般厉害,所以老人家你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一段时间。”

孙守志说道:“我马上离开。”这时候,孙守志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对我说道:“这是我祖上留下的《奇门遁甲》奇书,我的资质有限,只学到一些皮毛。这本书小友你就留着吧。”

孙守志拿出来的,除了《奇门遁甲》这本书,另外又拿出十多颗灵石,一并交给我。

我说道:“老人家,这本书太贵重了,我可受不起,坚决不能要,再说我也不是研究阵法的那块料啊。”

孙守志微笑道:“你把这本书交给有缘人就可,用不了多长时间,有缘人就来找你了。”

孙守志,转身走了,声音远远地传来:“我走了,小友,有缘还会再见的。”

说完孙守志就像一阵风一样,出来公墓,不见了。

我和胡惠茜,也出了公墓,到现在,西郊公墓的聚阴阵和传送阵已经被我破坏掉,得赶紧溜之大吉。

现在这个地方的确不是什么久留之地,我估计几分钟之后,尹墨甄就会发现阴气传送被阻断。

尹墨甄秘窟的异兽神像没有阴气和魂魄的滋养,他的那个异兽主人一定会复活无望,说不定尹墨甄那个老东西此时正暴跳如雷呢。

尹墨甄就会找到西郊公墓来,当他发现两座聚阴阵全都被我破坏掉,这个家伙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孙守志说过,阵盘已经被我和胡惠茜收走,他尹墨甄要想恢复这里的聚阴阵,可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

别的不说,像胡惠茜收走的阵盘,那种来自天外异域陨石就难以收集,再炼化缺成阵盘,更时要有能人耗费相当长的时日。

既然尹墨甄肯定能想道是我干的,那个老家伙本来就对我恨之入骨,又岂能放过我。

反正目的已经达到,我现在能跑多快就跑多快,越早离开这是非之地越好。

我和胡惠茜来到停车场,看到我们的汽车还好好的停在这里,赶紧上车,驱车往市里赶。

直到回到市内我的住处,我才算松了一口气。这次西郊公墓真的是太危险了。

那个看守聚阴阵的假守墓人太历害了,本来已是必输的局,多亏了关键时候,真正的守墓人孙守志和那些鬼魂出现,我才狡幸得胜,还好是有惊无险。

对了,那些鬼魂,我想起在西郊公墓,收进五色令旗里的十几个鬼魂,现在腾出时间,得赶快送走他们。

在我和那个占据守墓人孙守志身体的黑衣人激斗时,这些鬼魂,可是奋不顾身帮我大忙的,再说了,孙守志也一再和我说要妥善安置这些鬼魂的。”

我从怀里掏出五色令旗,将这些鬼魂放出来,对他们说道:“你们帮我斗强敌,我很感谢你们,我决不食言,现在要将你们送入六道轮回,希望你们来世都托生到好人家。”

这些鬼魂感激的呜呜的叫着,排着队,等着我做法,将他们送走。

我盘膝坐在地上,胡惠茜守在我的身边,我开始念起超度咒: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

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

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

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召,

敕就等众,急急超生,敕就等众,急急超生。

我足足花了一夜的时间,才用道家超度咒语,才将这些鬼魂一个一个送进六道轮回中,因为每次只能超度一人,送进六道轮回。

每超度一人,我就得念一遍这套超度咒语,这套将近百字的道家超度咒语,我念了十几遍,嘴都麻了,着实把我累个够呛。

不过我在西郊公墓大获全胜,还获得了一个奇形拐杖,和两个珍贵的阵盘,还有十多颗灵石,也算不小的收获。这力气也总算没有白费。

胡惠茜把从西郊公墓得到的东西叮叮当当的都拿出来,我们两个开始摆弄这些东西。

我先拿过这个精致的奇形拐杖,现在这个奇形拐杖只有手指粗细,香烟大小。

我对胡惠茜说道:“这个应该是个好东西,就是不知道怎么用。”

胡惠茜从我的手里接过这个奇形拐杖,拿在手里仔细的看着,脸上露着喜色。

胡惠茜又将这个奇形拐杖交回我手里,对我说道:“这个的确是好东西,不过你要想用它,还得靠你自己,我帮不上你的忙。”

我说道:“惠茜,你怎么这样讲话啊,该不会你不愿意帮我吧。”

胡惠茜连忙说道:“哪能呢,皓天哥,不过你要想使用这个奇形拐杖确实得靠你自己,我真的帮不上忙。”

我说道:“惠茜,那我怎么才使能用这个奇形拐杖呢。”胡惠茜说道:“你要用自己的力量将这根奇形拐杖原来主人的印记抹去,然后将自己的印记刻录进去。还要用好长的是时间用神识去炼化,滋养,才能和这根奇形拐杖建立神识沟通,只有这样这根奇形拐杖到时候才能运用自如。”

我用手一拍自己的脑门子说道:“我怎么这么笨,我想起来了,晓丹的符箓飞芒就是我当初碰巧从尹墨甄手里夺过来的,晓丹不是用神识培养好长时间才勉强堪用。”

胡惠茜说道:“是的,越是好的法宝,神器,原来的主人印记越不好抹去,好的神器,法宝是有灵性的,不会轻易认新的主人,所以需要神识培养时间较长,这事不可操之过急,好的神器,法宝如果用神识培养时间短,临敌时,就无法应用自如。如果原来主人的印记没有抹净,甚至有可能被法宝反噬。”

我对胡惠茜说道:“我明白了,就连奶奶留给我的翻天印,五色令旗,拷鬼棒,本身不存在原来主人印记,我都磨合好长时间。”

胡惠茜对我说道:“你奶奶留给你的这些法宝,本身就是要传给你的,原来的主人在之前已经将自己的印记抹掉,在这些东西上留下你的印记。其实这些法宝早已经认你做了主人,你只是在用神识磨合而已。”

我对胡惠茜说道:“那我那时后和这些法宝器物建立神识沟通怎么用那么长的时间啊,你那时也故意和我交手试炼我的,你也是看到的,我当时操控翻天印,五色令旗,拷鬼棒有多么吃力。”

胡惠茜说道:“所以我当时看到以你当时的境界,同时操控翻天印,五色令旗,拷鬼棒,五雷牌,三清铃,镇坛木和我交手,感到十分可笑。”

胡惠茜说到这里还笑了一下,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脸上还透露出一丝甜蜜。

胡惠茜停了一下接着说道:“所以我在那时告诉你,以你的境界,不能同时驾驭这些法宝,以你的法力操控一件法宝,会更容易控制。”

我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真是出生的牛犊不怕虎啊,当是如果胡惠茜要真的是敌人,我早就一命呜呼了。

更别说当时我在武师的境界就和尹墨甄交手了,幸好在晓丹的帮助下侥幸逃脱了。

尹墨甄当时也没有把只是武师境界的我当回事,我现在接连破坏掉尹墨甄的好事,我估计尹墨甄当时让我逃掉,现在肯定是后悔死了。

我想到这里不禁又有些得意。我把两座聚阴阵全都破坏掉了,差不多能阻止尹墨甄的主人,那个超级恐怖的异兽复活了吧。

今天和胡惠茜借着从西郊公墓得来的这些宝贝,和胡惠茜讨论起如何将别人的法宝器物收做己用的事,让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奶奶怎么会有这些法宝呢。

看样子奶奶其实也是散修,也就刚刚摸到法师境界的门坎而已,到最后也没有进入法师的境界。

翻天印等这些法器从哪里来的呢?要知道奶奶从来没有用过这些器物。

现在这些疑团可能我永远不知道了,我不由的叹口气。但是现在我明白,奶奶把这些宝贝在我小的时候,给我当玩具,一直陪伴我长大,其用心是良苦的,也是在培养这些器物和我的建立某种联系。

可惜我原来对此一无所知。还是今天胡惠茜说到如何与器物用神识沟通,成为其主人的办法,让我想起了这些往事。

现在想来,我走上修道这条道路也许早就注定了。

我摆弄着手里的奇形拐杖,对胡惠茜说道:“看来我要想将这根奇形拐杖成为自己的法宝还是要多费周折啊。”

胡惠茜说道:“其实,修行境界达到一定的程度,要自己亲自制作法宝,当然是很难的,可是只有自己制作的法宝,才能真正运用自如,这样的法宝才会和自己最有默契,最有灵性,甚至会和自己的生命融为一体。”

胡惠茜看到我的眼里露出热切的期望,对我又说道:“自己亲自祭炼法宝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要说珍贵材料难以凑够,就是炼制的难度不知有多大。

如果材料不好,炼制出来的器物就不会有灵性,即使材料足够,炼制失败的几率也是很大的,要不然各大派要那些炼器师干嘛啊。”

胡惠茜的话犹如一盆冷水,当时把我刚刚露出的热情给浇灭了,是啊,要是法宝都那么容易炼制,还不遍地都是啊。

胡惠茜说道:“其实,炼制法宝还不止于此,我刚才说了,真正好的法宝极具灵性,甚至会和他的主人生命融为一体,有的修道者,甚至利用自己身体一部分,祭炼法宝。”

胡惠茜讲到这里,停了一会,又接着说道:“我听过一个修道者,当自己的寿元将尽,然而后来获得境界突破,又重获新生后,就用原来的身体头盖骨,炼制成甘露碗,居然了帝兵,竟然具有毁天灭地的威力。

我的这两件法宝也是我自己亲自炼制的,也加入身体的元素,要不然为什么叫狐尾鞭呢,还有遮天帕里也有我的精血在里面。

所以这样的法宝又叫自己的本命法宝。你现在明白了吗。不过你也别灰心,将来你会有属于你自己专用的法宝的。”

我说道:“那么说来,这个奇形拐杖虽然精妙,但是对我的用处不大?”

胡惠茜说道:“也许暂时会对你有些用处,我认为这根奇形拐杖虽然制作精妙,是不错的法宝,但是也强不过你的翻天印,你还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去用神识祭炼,你现在身上的法宝已经不少,不如你专下心来,提升你的境界。

你现在已经有那种贪婪的苗头了,要知道,贪念和嗔念是修炼的大忌。”

我对胡惠茜说道:“那这根奇形拐杖怎么办,好不容易的来的,该不用再扔掉吧。”

胡惠茜笑了,对我说道:“那倒也用不上,到时候就像孙守志说的,碰到有缘人送给他就行了。”

胡惠茜说的这些,对我后来的帮助极大,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后来我突破天师境界,进入真仙境界后,穿越过去闲游时候,遇到一个修道的年轻人,我的这根奇形拐杖送给了这个叫李玄的年轻的修道者。

我又拿起胡惠茜用遮天帕收来的传送阵和聚阴阵的阵盘,现在只有巴掌大小,黑了吧唧的,一点都不起眼。

胡惠茜虽然进一步用遮天帕炼化了这两个阵盘,但是她对阵法的了解一点也不会比我多了多少,别看胡惠茜道行高深,但是她心智单纯,对阵法研究知之甚少。

研究阵法,动心机,是胡惠茜最不愿做,也懒得做的事情。这也是胡惠茜和晓丹的最大区别。

晓丹认准一样东西,越繁琐深奥,越是要将其研究透了。所以晓丹对符箓和阵法相当痴迷。

胡惠茜虽然炼化这两个阵盘,但是她并不喜欢,只是因为孙守志说这两个阵盘是好东西,我想要,胡惠茜就收了它。

现在胡惠茜要将这两个阵盘交给我,我苦笑着说道:“孙守志说过这两个阵盘是天外陨石所炼制,几乎相当于两座大山的重量,我哪驾驭的了啊,你既然已经炼化了,还是放在你的手里吧。”


     回顾百年党史,在革命、建设、改革的不同时期,亿万青年坚定理想信念,发扬大中国积极参与世界经济贸易,积极承担全球经济责任。但改革开放后,人均G,刚刚考上了研究生。(二)接受指派后,不及时安排本所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办理法律援助事项四次会议审议后,根据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的意见,作出了55处修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