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人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大人情 (第1/3页)
    

千峰耸立,万潭影碧,云有心以出岫,鸟蹁跹而不知还。薄雾如纱漫千峰,碧潭似玉缀霓裳。

千峰之上色彩斑斓,红黄粉紫蓝白等各色花儿竞相绽放,都在这一年中最美的时节争奇斗艳,展现着最美的一面,毕竟一年或许一生就只有这一次盛放的机会,此时不盛放更待何时。

百花盛放不要紧,这一盛放便把大地上的千峰万潭当做了竞香争艳的舞台,倒是便宜了那些蜂蝶和各色鸟儿虫鱼等万千动物,给它们创造出如此美轮美奂的嬉戏游玩之地。

山下的农田里,一畦畦小麦已然生长至七寸高,绿油油的细长叶子优雅地在微微春风之中摇曳,欢快地跳着舞。田园中的各色蔬菜也都沐浴着阳光奋力生长着,唯有如此才能不辜负了这大好春光。

农田不远处,一所不大的竹屋静静矗立,像是长在画中一般,别有一番悠然的意趣。

这真是一幅春意盎然的山野美景画。

这山野春景画中,一个头戴草帽、身穿麻衣、脚蹬草屐的朴素老农正赶着一头老黄牛犁地。

奇怪的是,老农手中并无鞭子,口中也并未催促,老牛却认认真真地拉着犁头前行,老农掌着犁头不紧不慢地跟在老牛身后,背后留下一道道深深的犁痕。

空气中弥漫着青草山花混和着新翻泥土的清新香味,一人一牛,一前一后,安静地融入这春山潭影图中,美得让人心醉,丝毫舍不得去打扰。

忽然,老农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老黄牛也心有所感,同时停住了脚步微微回头,目光扫过老农,眼中竟然有些许惊讶。

“有人越狱了!”

老黄牛张了张嘴,口吐人言。

“不,不是越狱。是有人劫狱了!”

老农神色淡然地纠正。

“劫狱?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老黄牛皱眉。

“多半是那个老疯子!我得去看看啊!以免老疯子闹出什么大幺蛾子!”

老农说完,一道身影从他的身体中走了出来,赫然与老农的模样一模一样,丝毫不差,毫无分别。

走出的老农掸了掸身上的尘土,背着双手微微弓着背走了,一边走一边说:“小天天,我留下一道分身陪你犁地,不许偷懒!”

老黄牛鄙视的看了看老农离去的背影,又满不在乎地瞥了一眼老农留下的这道分身:“呸!老不正经的!犁地就犁地,老子说话从来都是一口唾沫一个钉,从没食言过!下次你输了,老子让你变驴拉磨!”

说完,老黄牛慢慢悠悠地继续犁地,嘴里吹起了口哨,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老农的分身跟在身后,依旧是一人一牛的春耕图。

老农也似闲庭信步般走着,不过看似随意的一步却走出了百丈之远。不仅如此,老农的脚步踏入虚空,像是这空中有一条无形的天路,短短几个呼吸之间,老农的身形便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

林小剑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在急速的下落产生的失重感和刺得脸生疼的气流双重作用下,脸颊生疼的同时感觉呼吸极其不顺畅,不醒来都不行啊!

“卧槽!卧槽!这是玩什么!”映入林小剑眼帘的是一座正在急速接近的小岛,岛上沟壑纵横绿意盎然,像是刺激战场中的战场一般。

林小剑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我该不会是穿到游戏中来了吧?刺激战场吗?”

林小剑又仔细摸了摸自己身上,本来指望能摸索到降落伞,但结果必然是让他很失望的,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降落伞!除了两件衣服别无他物!林小剑的心立马就凉了。

“这是要摔死我啊!果然是很刺激啊!”

林小剑绝望了!大概估算了一下,他距离地面至少1000米,要是有降落伞,他都可以准备开伞降落了,但现在他一无所有,等待他的只有被摔死一条路了!

1000米高空,只有短短几十秒的时间,林小剑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他已经开始回忆过往了!

以往的种种在脑海中像放电影一般闪现,他这才发现,过去的十六年,他全身心投入了几乎所有的时间去学习,苦行僧一般的学习,虽然学习也能带来无穷的乐趣,但终究是忽略了太多生活的乐趣,他还没认真看过身边的风景,实在是有一些遗憾。

但此时的顿悟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卵用了,即刻就将与这世界告别了!

“下辈子得合理分配时间那!”

林小剑心道这一切已经注定,毫无回转余地,只好无奈地缓缓闭上了眼,等待着与地面亲密接触那一刻的到来,同时也简略地总结了一下这一世的经验教训。

“砰!”

林小剑如愿以偿地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急速坠落之时砸断了不少树枝,落地之时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激起了一阵烟尘。

但令他有些失望的是,他居然没死!他并没有如自己想象中那样摔成一滩肉泥或者肉饼,他好好的!

然而,下一息林小剑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突然不受控制!不仅是身体不受控制,就连自己大脑的反应似乎也逐渐变得缓慢。总之一句话,他在丧失自己的身体和思想的控制权。

终于,不知在哪一个瞬间,林小剑完全丧失了对自己身体和大脑的控制,彻底失去了意识。林小剑的身体变得僵硬而机械,双眼失去神采,眼神空洞。僵直的身体贴着地面,空洞的双眼茫然地望着前方,像是在等待着命令的机器人。

下一息,林小剑僵直的身体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缓缓立起,之所以说诡异是因为他的身体笔直,立起的过程中没有任何支撑借力,几乎就是从地面顺时针立了起来,像钟表上秒针从9点位置走到了12点位置一样。

林小剑的背后飘着一根极为粗壮的红绳,红绳近乎实体,从林小剑的脊椎中间钻出,飘入遥远的虚空。此时的林小剑,极像是一个提线木偶般,被人提在手中操纵着。

林小剑身体微微前倾,双手下垂,身体僵硬,空洞的眼神向着远处一座笔直的高山望了望,抬脚准备朝着高山的方向走去。

但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林小剑抬起的右脚停在半空,还没来得及踩下去便定住了,脚下带起的尘土和青草碎屑飘在空中,同样也被定住了!

周遭的一切都被定住了,整个世界也停止了运转,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空中的飞鸟、摇曳的绿叶、奔跑追逐的动物和溅起的尘土……一切的一切都停止了!

定格的世界一片安静,林小剑的身前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由半透明变成了实体,稳稳的站在林小剑对面。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从那幅春景图中走出的老农。

“这个不要脸的老疯子,竟然打起老魔头的主意来了!”

老农仔细看了看林小剑和他身后的几乎实体化的红绳,哑然失笑:“臭不要脸的老疯子,看来是花了不小的力气嘛!连他都能给劫出来,你是想斩尽杀绝吗?”

“哼哼哼!就算你花费再大的力气也是枉费心机!老头子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老农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一个闪身便来到林小剑的身后,顺手在空中一抓,一头体型硕大的五彩斑斓的老虎便出现在老农的身前。

“小虎头,帮个忙呗!”老农一脸坏笑地对着五彩虎说道。

五彩虎虽从未见过这老头,但它却不敢有丝毫的愠怒,虽然他刚刚正在和一头母老虎嬉戏玩耍,只因为他发现眼前的老头身上似乎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神光。

这神光中带着无上的威严,令它这只百兽之王也不敢有丝毫造次。

“大…大人但有所命,小虫莫不敢从!”

五彩虎此时战战兢兢,生怕有所差池,说起话来都是磕磕巴巴。

“嗯!很有觉悟的小虎头!来,老头子我送你一场机缘!以后你能恩宠更多母老虎也说不定呢!”

老农一副没正形的样子,这让五彩虎更是心里没底,这怕不是什么好事情吧!要不然不会老头子也不会如此循循善诱的样子,绝对没好事!

但即便如此,五彩虎也不敢出言拒绝,只能任由老头摆弄。

老农将五彩虎踩在脚下,左右抓住林小剑,右手化掌在身前从左至右缓缓挥过,周遭的一切像是电影画面般都在飞速倒放,就连林小剑先前落下砸出的大坑都恢复了原样,除了林小剑和五彩虎。

某一个瞬间,林小剑身上的红绳脱离了其身体,飘在空中急速后退。

老农见状手上动作停了下来,在红绳就要消失的瞬间将其牢牢抓在了手中,然后将这红绳猛地扎在了五彩虎的后背中间。

这一切看似经过了很长时间,实则是在短短两个呼吸之间。

做完这一切,老农放开了五彩虎,再次一挥手,带着林小剑飞上了天空之中,留下一脸懵逼的五彩虎: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

好几息后,五彩虎猛地回过神来,拖着长长的红绳继续追逐母老虎去了。

老农在虚空之中站定,深深地看了看此时毫无意识的林小剑,缓缓收回了目光。

“虽不是你自愿,但你回来的确实不是时候,你的未来如何,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老农喃喃自语,说完后不舍地松开了抓着林小剑的手,林小剑从虚空之中坠落了下去。

“无论如何,我也算是还了人情了……”

老农眼中闪过淡淡哀伤,原本清明的双眼竟变得有些浑浊。下一息,老农撕裂虚空,踏了进去:“月儿!想不想去个好玩的地方?”

“好呀好呀爷爷!我们去哪里呀?”

一个翠丽清新婉转如黄莺的少女声音立刻回应。少女的声音久久不绝,在遥遥天际之间欢快地回荡着。


     有4000多名儿童最盖起了自己的茅草房。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人民,实现了中华民族从落后时际出台相应的支持政策,为落实中央决策部署提供了具体支撑。共同富裕不是整齐划一的同等富裕深刻理解和落实生态文明理念”。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