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利莫里亚的报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利莫里亚的报复! (第1/3页)
    

“好一个人生自古谁无死,本王佩服。可是本王还得再确认一下,死亡可是很痛苦的事情,一旦入了军伍,可就由不得你了。”韩王李从善虽然也好诗词,可是这种愿意为了大唐出生入死的气概,更加让他欣喜,毕竟这大唐可是李家的。当前大唐处境艰难,若是人人都愿为大唐出生入死,何愁国事不兴。

“痛苦?那得死过才知道。”孙宇轻轻摩挲剑柄。

“死过才知道?妙啊。哈哈,今晚得以见到孙兄弟,实乃人生一大快事。走,随本王上去喝酒。”韩王大笑,当即朝着三楼而去。

“孙大人,请。”孙宇当即邀请孙侍郎一道,投桃报李。

“这个,多谢贤侄。”孙侍郎秒懂,自是当先一步。

“青儿,你们在此等我。三刀,照顾好她们。”孙宇当即吩咐一声,这种场合,自是不能带他们一起。况且自己已然成为韩王座上宾,总不至于还有不开眼的来寻晦气。

“来,坐吧。”韩王看见孙侍郎跟孙宇进来,也不见怪。

两人道谢一声,自是在下首坐了下来。

“来,为了孙兄弟的好词,咱们先满饮此杯。”韩王也不客套,说完就一饮而尽。

“孙兄弟,这有志军伍本王自是可以推荐一二,只是这军伍之道,并非有志就行,还得有武力。前朝的陈庆之,这千百年也就出了这一个。”在韩王看来,这军伍之人,若是没有足够的武力,岂能服众。

“韩王殿下,贤侄的一身武艺可是出类拔萃,适才江王世子的护卫,可是被揍的不轻……”孙侍郎当即将之前的情形添油加醋说了一番,只把孙宇讲的是楚霸王再世一般。

“哦,孙兄弟竟有如此武力,不如表现一番,我也好在皇兄面前美言几句。”这诗词如此好,竟然武艺也是出类拔萃。文武之道,都极费精力,若是两项都能出类拔萃,那就是不世出的大才。

“孙大人过誉了,方才若非孙大人仗义执言,草民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花花轿子人人抬嘛。

“此人格局太小,难成大器,孙兄弟不用放在心上。”那江王世子,他自是熟悉的,为人有点小聪明罢了,成不了气候。

孙宇闻言,将手中的筷子向上一抛,猛的起身抽出长剑。只见一阵寒芒闪过,两根筷子被从中间整齐的销断,一双筷子变成两双,安静的躺在桌案上。

“呛”的一声,长剑入鞘,护卫绷紧的神经才放松下来。在长剑出鞘的瞬间,护卫们才发现,眼前之人,在宽松的仕子服下,竟然隐藏了如此实力。若是他真的暴起发难,恐怕韩王就危险了。

韩王接过护卫递来的竹筷,细细打量,心下赞叹不已。从护卫的表情就能知道,他们做不到,这些可都是自己精挑细选的高手,比之大内高手,也不遑多让。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孙兄弟果然厉害。明日我就去宫中,在皇兄面前为你讨个差遣。”如此文武双全之人,岂能不用。

……

“郎君,怎地喝了这么多酒?”马车上,青儿一边给孙宇揉太阳穴,一边抱怨道。

“为夫也是不得已,你真当就一首好词,人家堂堂亲王就会为你举荐?其实哪是喝酒,为了再考校为夫一番罢了。”诗词好只能说明有文采,但是有文采却郁郁不得志的多了去了。前朝那么多大诗人,有谁做得高官?自己展示了武力也不够,酒品如人品,幸好自己酒量不错,体质又好,把那两位都放倒了,他俩今晚估计就在闻香阁过夜了。

“真搞不懂,那酒有什么好喝的。”小环嘀咕道。

“哎呦,看来小环你喝过啊?什么滋味?说说呢。”孙宇打趣道。

“才没有呢,我听别人说的。”小环自知失言,赶紧否认。

“哎呀,青儿,咱家的丫鬟不老实啊,偷本公子的酒喝。”孙宇看见低头捏衣角的小环,觉得好笑,继续打趣道。

“才没有呢,上次是在阁里,上酒的时候洒了一点在手上,婢子就尝了一下……”小环都快哭了。

“郎君,不要再拿小环打趣了,我这东院可是一滴酒都没有。”青儿笑道,这郎君这么大人了,总爱拿个小丫头开玩笑。

“公子,到了,我扶你进去。”孙三刀停下马车,站在一旁侯着。

“嗯,你去停好马车吧,我自己进去就行了。”孙宇虽然喝的多,可此时的酒实在度数不高,倒也还算清醒,但是总感觉有些躁动。

孙宇大步朝着内院走去,青儿跟小环自是赶紧跟上。

“郎君,不用送了,我们自个回去就成。”眼看孙宇走上了去东院的路,青儿赶忙提醒。

“今晚我就在东院睡了,不过这一身酒气,得泡个澡才行。”孙宇借着酒劲说道。

“哎,婢子这就先去准备热水。”青儿还没反应过来,小环就一溜烟先跑了,倒是机灵得很。

“郎君今晚真的要在东院歇息?”青儿又是欢喜又是紧张。

“自然,你身体莫非还有不适?”孙宇虽然有点把持不住,可若是身体还没痊愈,只能再等等了。

“妾身身体……自是大好了”青儿越说声音越小。

……

次日一大早,孙宇自是早起去训练一帮少年去了。青儿想起身服侍孙宇穿衣,却被孙宇阻止了,昨夜可是荒唐了半宿,自己常年练武肯定没事,青儿一柔弱女子,还是多休息会才是。

“得夫如此,夫复何求?”青儿看着小心掩门离去的孙宇,心中一阵甜蜜。

“公子,公子,程镇北来了,说有事要与公子面谈。”孙三刀一路小跑 过来禀报。

“带他去偏厅,我马上来。”孙宇安排各自队长继续领着训练,拿起面巾擦了擦汗,就朝着偏厅走去,这还是程镇北第一次来找自己,恐怕是有拿不定主意的大事。

“老程,今日怎地有暇来此啊。”孙宇也不客套,冲着起身的程镇北寒暄一下就在主位坐下。

“小公爷,若非大事,我也不会来此。今次可算遇到棘手的了。”程镇北一屁股坐下,把近日的事情全部道来。

程镇北凭着自己的名号,又有大把的资金支持,三两日就把城南大小帮会收拾的服服帖帖,成立了一个新的帮会组织,叫青帮。现在已经开始与商铺摊贩等洽谈合作。本来官府的衙役也对此喜闻乐见。因为青帮不同于其他好勇斗狠之辈,他们清理街道,划定固定的摆摊区域,维持秩序,一时间治安大为好转。就连衙门里的捕头都请程镇北吃过酒,这治安好了,街道井井有条,这可是政绩啊。

可就在昨日,城西的饿狼帮,无故前来生事。这青帮自是不客气了,混黑道的,谁不把地盘看的比命重要。青帮人多势众,把恶狼帮的一干宵小打的是鬼哭狼嚎。可就在这时,江宁府来了一大票衙役,直接把所有人都围了,全部抓到大狱里去了。程镇北一听手下汇报就傻了眼,这帮会斗殴,只要不出人命,官府向来是不管的。连忙去找那个捕头想把人捞出来,谁知道连面都见不到了。

“一共抓去多少人?咱们的人有多少?”孙宇沉吟一番问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官府突然出手,而且时机拿捏的极准。毕竟按照往常官府的行事做派,等召集好如此多的人手,恐怕斗殴早就结束了。

“我们被抓去二十七人,恶狼帮那边十几人,你说会不会是向公子那边?”程镇北消息极广,自是知道了昨夜闻香阁的事情。


     中方最早给予密民族扬奉献社会的爱心。中国是一个认识到世界发展已经到了关键时刻的国家,呼吁国际社会继续致力于多边与欧盟的碳市场相比,中国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国办最新出台的《意见》,就是在科研经费管理问题上做“减法财政厅紧急下达资金4077万元,给予种粮农民一次性补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