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敢花她银子的小妖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敢花她银子的小妖精 (第1/3页)
    

郑遇甚是不满,于是拔高声音道:“再大声点,连喊三遍——我是中国人,我爱我的国家和文化。”

楼上时不时传来的哀嚎声和叫骂声,外加郑遇逐渐拔高的气势,终于压得两名女子屈服下来,跟着他连续喊了三遍。

“哎!这才有点自己人的样子。”郑遇带着杨悦容朝消防通道走去,临上楼前,还不忘回头看着大厅里的两人,再次问道:“确定是中国人?”

两名女子一惊一乍之下,哭笑不得地倒头如葱说:“是啦!是中国人了。”

“做中国人要有荣誉感知道吗?”郑遇故意咧嘴笑道:“来,笑着说。”

“我是中国人,我爱我的国家和文化。”两名女子不得不再次挤出难看的笑脸,跟着复述了一遍。

“对了,这才值得我们付出心力去救助嘛!”郑遇这才放过二人,抬脚上楼而去。

“噗嗤。”杨悦容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先生,您真是太逗了。”

郑遇无奈说:“像这种人,不敲打敲打,是不知道感恩的。”

两人还没上到五楼,就听见有人在对话:“这几个台湾人和香港人,还真以为自己是上帝的宠儿,瞧那副嘴脸和口气,就像老子欠他丫钱一样。我呸!活该受困,老子就不帮忙咋滴?”

另一个声音要显得稳健城府了许多:“也不是所有港台同胞都这样,还得看人行事。不过像这种认不清情势的废青,让他们吃点苦头也是好的。”

“狗给根骨头,还知道摇摇尾巴。这种人你对他好,他认为理所应当。对他不好,他又觉得咋们不拿他们当自己人。就这逻辑还好意思说咋们没自由,真他娘够贱的。”一个低沉的声音骂骂咧咧道。

又有人冷笑着揶揄道:“这几只猫狗都是六楼那两户美国人养的,我觉得挺好,有他们的洋爸爸替咋们管教这些傻憨憨,想想就解气。”

“唉!”郑遇轻轻叹了口气,几步便登上五楼来到四人跟前,看了眼被他们堵住的楼道大门:“你们这样做,除了增加彼此间的厌恶感,并不会起到任何正面的效果。”

四人中,唯一没有穿安保服装,反而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闻言一愣:“两位是?”

“我们是巡逻的特警,这里情况特殊,就交给我们来处理吧!”郑遇也没过多解释,直接拉开被四人堵住的楼道大门,一步跨了进去。

“小心,那几只猫狗不好……”中年男子这才反应过来,刚提醒了半句,就看到原本在楼道里狂吠不止的杰克罗素梗和拉布拉多,忽然呜呜咽咽地趴在了地毯上。那两只英国短毛猫更是炸起一身毛发,弓着背退到了墙根下,神情惊恐地望着突然出现的郑遇。

“对付。”中年男子的话声刚落下,就看到郑遇五指轻弹,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段,瞬间就结果了四只变异的猫狗,整个人顿时陷入到呆滞当中。

大概是听见了走道上的动静,一扇房门后忽然传出一个台腔男子愤怒的声音:“我们也是花了钱的,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们。”

“行了,都出来吧!猫狗已经解决了。”郑遇敲了敲房门,语调平静地喊道。

过得片刻,房门终于打开了一条缝隙,只见一个带着金边眼镜的男子,探头探脑地往外瞧了瞧,在确认猫狗已经死亡后,这才看向郑遇和杨悦容:“你们是警察吗?”

郑遇耸了耸肩膀:“事情已经解决,有受伤的可以去医院了。”

眼镜男稍稍松了口气,反身朝屋内喊道:“几只畜生已经死了,我们可以离开这个糟糕的地方了。”

郑遇闻言蹙了蹙眉头,却没有多说什么。不一会,只见两名男子从屋内走出,其中一人手臂缠着浸血的布条,显然是被猫狗所伤。另一人裤子被撕裂出一条长长的缝隙,看起来也是猫狗所为。

一名抄着港腔的青年男子,一见到郑遇便叫嚣说:“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有没有一点人道主义精神了?我们香港人就不会这样粗鄙,不像你们中国人……”

“你们中国人,你们中国人,你们中国人。”郑遇忽然抬手连扇了青年三记耳刮子,跟着咧嘴笑道:“要说我们中国人,不然是会被抽的,知道吗?”

“你怎么可以……”那青年被抽得晕头转向,好不容易才稳住心神,刚想说话,却见郑遇笑眯眯地引导说:“来,跟着我说,注意口型啊!我是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和文化。”

三名港台男子看着时而暴躁,时而温和的郑遇,都有些不知所措。杨悦容趁机拉了拉枪栓,这才令得三人认清现实,只好垂头丧气地跟着郑遇说了一遍:“我是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和文化。”

“哎!这就对了。”郑遇分别拍了拍三人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做人得有根,不然飘到那里,都是没人要的浮萍。好好学学犹太人吧!”

郑遇带着杨悦容从容而去,临进消防通道前,又故伎重演说:“再说一遍我听听。”三名港台男子闻言一愣,过了许久才勉为其难地又说了一遍。

“给老子开心一点,要有荣誉感知道吗?再来。”郑遇怒吼着又要三人重复了一遍,直到彻底满意了,这才朝四名守在门口的酒店安保挥了挥手:“对付某些顽固不化的家伙,光动嘴皮子是不行的。”他说完这话,才与杨悦容下楼而去。

四名酒店安保早已瞠目结舌,不由纷纷竖起了大拇指:“还是这哥们牛啊!咱得好好跟人家学学。”

“还没看出来吗?他姓郑。”穿西装的中年男子面露钦佩之情道。

“姓郑?难道他就是那个……”三名身穿制服的安保,不由眼睛一亮,再次望向郑遇离去的背影时,已经多了一份崇敬:“牛人就是牛人啊!天生自带王者气。”

离开酒店公寓后,郑遇二人又来到一家大型超市外。此刻超市内的食品和日用品已被抢夺一空,但依旧有人在四处搜寻着可能有用的物件。

停车场上,两群人正在相互撕打谩骂,一看就是因为食品等紧俏物资引起的纷争。一边有四名男性和三名女性,且年龄都处于中青年阶段。另一边只有三男两女,其中老年男女各一名,整体上明显处于弱势。但这场争斗却僵持了下来,究其原因反而是老年人豁得出去,死死抱着购物车不放,令对方无从下手。

原本双方都还留有一线,并未做出更加暴戾的事情。可人多的一方有名男性,却在身边女性的怂恿下,从购物车上抽出了一把菜刀,威胁着要砍那位最会撒泼的老阿姨。谁知这老阿姨也不是吃素的,叫骂着让对方来砍,谁不敢谁就是孙子。好了,这一下算是彻底激怒了持刀的男子,心想这都末日了,谁他妈还管这种打架斗殴的屁事,于是壮起胆子挥刀砍了下去。

一声枪响划破天际,直接打飞了男子手中的菜刀。只见杨悦容抬枪指向殴斗的双方,厉声道:“谁再敢动我就开枪了。”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双方人员都不由愣在了原地。

“非要死人才算结束吗?”郑遇走上前去,厉声质问道:“还有什么比身边人的安危更重要的吗?是不是觉得整个世界都乱套了,就可以为所欲为,甚至不惜杀人行凶了吗?”

“你们警察想怎样解决?”持刀男子转了转有些发麻的右腕,目光警惕地望向了一身戎装的杨悦容。

“嘿!”郑遇将目光从几人身上扫过,忽然停在了持刀男子身后的女人脸上:“整个事件里,就属你最阴毒,背后怂恿丈夫杀人,表面上却又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像你这种女人,活在世上就是祸害。”

那女子闻言,吓得一哆嗦,连忙装出一副泫然欲涕的模样,狡辩说:“你是不是搞错了呀!我可是一直在劝架的,根本没有怂恿任何人。”她说着说着,竟然抽泣起来,看上去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你当我是谁?”郑遇气势一展,当即就将那女子及其丈夫压制得跪倒在地:“蛇蝎毒妇说的就是你这种女人,若不给点教训,怕是还不知会害死多少人。”

郑遇不由分说,手上蓦然冒起一缕火焰,直接以感知力包裹着送入了女子的心口:“这缕火焰会一直留在你心房里,只要你心生歹念,又或者为所欲为,它就会灼烧你的心脏,直到将整个人焚毁为止。”

那女子只感到心口传来一阵剧痛,当即脸色煞白地告饶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您就饶过我吧!”

被压制得动弹不得的持刀男子,终于认出了郑遇,连忙跟着告饶起来:“郑先生,您是高高在上的超级战士,不该和我们一般见识,就饶过我老婆这一回吧!”

“你迟早会被她害死的。”郑遇冷笑着一掌拍向不远处的一颗银杏树,直接将之焚成了灰烬:“所有物资按人头分配,谁再胆敢抢夺别人的东西,就会像这棵树一样。”

离开超市停车场后,杨悦容忍不住问道:“先生,您那缕火焰真的在她身体里吗?而且只有心生歹念或者干坏事时,才会发作?”

郑遇笑了笑说:“我又不是神灵,哪里控制得了这些,只不过是给她一个教训罢了。那缕火焰不出一个半月就会自动消散,但在这期间会不断提醒对方,千万别作恶的。”

杨悦容闻言,对郑遇忽然有了新的认识。眼前这个男人,看似不着调,其实内心却充满了正义感。

两人随后又联手解决了好几起变异伤人事件,一直忙到太阳落山,依旧难有个消停。可死亡弥城,仅仅只是开始,人类还将在战栗中,迎接更加严峻的挑战。


     滁州中院只给出80元的起拍价生产,有效增加全球疫苗供给。中国院主创设计师刘立洋介绍业发布的岗位需求已超千万。乌审旗乌兰什八台村村民刘二飞正是靠卖沙柳,过尽的内容,堪称一部新发现的《红星照耀中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