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接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接引 (第1/3页)
    

“两、两位小兄弟,你们行行好……我、我……咱们今儿个就当是交个朋友,这三十万我肯定会给,您两位看看那门头房儿……”此刻的朱总再也没有了那股嚣张气焰反而一脸谄媚的看着张成和谭江边。

“当初说赌的是你,现在要反悔的也是你”张成皱眉,不悦道:“如此反复无常,也配成为一个男人?”

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还男人不男人,朱总只想着怎么才能减少自己的损失。

“老朱,这白纸黑字红手印都在这儿呢,你总不是想抵赖?”乔上西拿出了手里的单据冲着他晃了晃,朱总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看着张成那今天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朱总直接认了栽,带着他们去过户。

谭江边看着那小本本儿上写着他们两个人的名字,激动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看着那大大的“斗金铺”的牌匾,张成差点没一个大白眼翻过去。

“小、小兄弟……能不能让我进去看看啊?”乔叔小心翼翼的说道,毕竟他自从把这铺子抵给了姓朱的就再也没回去过。

张成和谭江边对乔上西的印象很好,自然欢迎他进去,等到他走了进去。

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里面的装潢,几乎没有什么大变动,看着看着那表情就变了。

一双眼睛也好像含水一般,充满了柔情。

想当年他从这里发家,有毁在这上,现在回头看看倒真的是感慨万千。

左右不过两日,整条街上的人都知道,这条街的门头易了主,还改名为“凹晶溪馆”专门经营古董文玩。

街上其他行当的无奈的摇摇头,这小子这么不开眼,占着那么好的一个门头房,居然干这种行当,根本就没什么赚头。

还不如开一个实业或者买点衣服什么的赚得多呢!

忙忙叨叨的等到新店正是开业已经是7月下旬的事情了,张成并没有把这件事和家里人说,想着等作出一点实绩来在和家里人交代。

没想到,这年头古玩生意确实不好做,加上谭江边手头也没有一些好玩意儿,一日里进门的还没个五六位,愣是一件儿都没卖出去。

忙活了一天,吴老和刘局本来说要给张成来剪彩,谁知道临时有事儿,张成也干脆就来了一个试营业等大家都闲下来,在好好搞一个“温居”!

一路月光相伴,在这条街的不远处还开了一家烧烤店,本来直接回去睡觉,可看了看时间,确实很早。

想到以前这个时间点自己还和朋友在外面喝酒呢,张成心下忍不住感慨了起来。

空气中弥漫而来的烤肉的味道,让两个人精神一阵,要说这老北京的烤肉还真是有捧场的,虽然看起来火势熊熊,吃上一顿也能熏得人热汗猛个劲的流。

但是一壶烧刀子,一箸子烤肉,真的整叫张成吃个不亦乐乎。

说起这个老北京的烤肉,那张成是最优发言权的,因为他们家老家据说小时候跟着家里的打人在正阳楼吃过一顿,可惜了1942年正阳楼就开始走歪了,这么多年始终难复荣光。

剩下的烤肉宛和烤肉季距离张成比较远,他也不是那么爱动弹,倒不如就近找个地方吃了算了。

等他吃完说不定还能骑车去地坛公园溜达一圈,按照时间来算,现在应该是人们练气功热潮的时候,说不定他还能提前遇到马大师,学习一下什么是耗子尾汁呢!

这烤肉的味道,真不是一般的诱人,而且这时候的牛和羊品质比前世不知道好多少,用一个字来描述那就是——纯!

谭江边食指大动,肚子咕咕直叫,没想到张成居然这么会吃,搞得他也饿了。

“成哥,他是太得劲儿了!吃的我舒服死了……”

谭江边感慨着,两个人的身边突然坐下了一个男人,叹着气,和烤肉老板要了一份肉和一壶小酒。

“怎么就不信!怎么就不信啊!这怎么可能是新仿呢?真是一没眼力见儿的。”

那男人似乎越说越来气,一口接着一口的喝了起来。

“光绪官窑珊瑚红地粉彩开光折纸牡丹纹喜碗?”

张成瞄了那个男人一眼,随即开口道。

谭江边不由的愣了一下,转头看向那个男人,看着他用那个喜碗打了酒,自顾自的喝着。

“哟,兄弟是真的懂行的人!”那男人好像遇到了知音一样,拿着凳子坐到了张成跟前儿,“你是怎么看出来这玩意儿值钱的?”

本以为这男人会把那碗拿来给他看一看,谁知道他只是自己断了一碗坐到了两个人面前,不过张成也能理解,毕竟自己的穿着打扮看起来实在不像一个有钱人。

要是一个不小心失手了,有没有钱赔给他还不一定的呢!

终于反应过来的谭靖边恨不得现在大声嚎叫两下抒发一下自己心里的爽气,这次他一定要先下手为强,把这两个碗放到自己那精心打造的玻璃橱柜里!

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张成,得到了肯定以后用自认为很冷静且柔和的声音开口:“这位老板,不知道你这一对喜碗怎么卖?”

“不瞒两位了,我这喜碗不卖给私人收藏,只打算出给铺子。”男人不是不相信,但是许多私人收藏根本就不懂这东西的价值,所以就自己留着反而是糟蹋了。

张成微微一笑,开口道:“不知道这位老板去没去凹晶溪馆问一问?”

“我打听过,一个新开的铺子,店主是两个小伙子。”男人摇了摇头,惋惜的说道:“许多大师都看不明白这两只喜碗,更何况两个年轻人呢?”

谭江边听了这话差点笑出声来,但表面还作出了一副正经的模样:“那咱们就当交个朋友,您这碗打算出多少钱?”

那男人看着谭江边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气势,懒洋洋的随便扔了个价格,“我可不打算单卖,所以就十二万一对。”  

看着那对喜碗,谭江边不懂了,这东西的价格应该这么值钱么?

万一买回去不值那个钱,自己岂不是就要闹笑话了,而且算上张成给的和自己挣得,他也确实没有这十二万,撑死了就能拿个五六万出来。


     9月19日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通过《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新冠病毒对于儿童的危害在不断刷新。从目前已开设的暑期托管班来看,基本的情怀,也是他作为香港青年的心声。浩荡汉江,奔涌而下,经过湖北省老河医科大学学生殷启轩对党许下青春的誓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