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绝对警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绝对警告! (第1/3页)
    

“救命啊!耍流氓了。”五感灵敏的郑遇,原本正打算离开公园,却忽然听到一个女子的呼救声,不由心中一动,整个人宛如箭矢般,朝着发声处电掣而去。

就在距此大约两百米的林荫小道上,三名学生模样的男子,正围着两名身穿运动服的女孩。其中一名女孩被两名显然是帮凶的男子架住,几乎动弹不得,而为首那名帅气的男子,则拉着另一名女孩的手,嬉笑说:“曼娜,做我的女朋友,香车豪宅享之不尽,做那穷小子的女朋友,怕是要露宿街头的哟!”

“求求你放过我好吗?”女孩楚楚可怜地瞧着帅气男子,宛如无助的邻家少女:“学校那么多美女你不追,为何偏偏缠着我?”

帅气男子哈哈大笑说:“谁叫我就喜欢你这一款呢!怎么样,只要你今天乖乖从了本少爷,我就放那穷小子一马。否则,出点什么意外可就难说喽!”

“你,你真无耻……”邻家女孩紧咬樱唇,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也许是病急乱投医,也许是太过无助,当她看到突然出现的郑遇时,忽然高喊说:“先生,麻烦你帮帮我可以吗?”

帅气男子循声望来,一脸晦涩道:“这位朋友,请不要多管闲事。”

郑遇只觉得戾气上涌,心中似有一个恶魔在咆哮:“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啊!你……”帅气男子感到眼前一花,脖子便被来人掐住,并高高提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但惊得两名帮凶男子愣在原地,就连邻家女孩和同行女伴,也不由得杏目圆瞪,小嘴张成了O型。帅气男子更是满脸涨红,手脚乱舞。只可惜咽喉被人掐住,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你想怎么死啊?”郑遇的双眼如同两座幽潭,语气更似冰冷至极,让人不寒而栗。

帅气男子直接被吓尿了,两眼不停翻白,双手想合十求饶,却怎么也做不到。两名帮凶男子腿肚子直哆嗦,根本就不敢上前掰扯。还是那邻家女孩鼓起勇气,颤巍巍说:“这位先生,还是算了吧!他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稍微惩罚一下也就是了。”

郑遇冰冷地瞥了领家女孩一眼,心中似有触动,于是收起身上那股凌厉的气势,随手将帅气男子往道旁花丛一抛,淡淡道:“趁我还没改变主意,赶紧滚。”

帅气男子如蒙大赦,一面大口喘息,一面踉跄着爬起身来,朝两名同伴奔去。他那两名同伴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放掉钳制的女孩,扶着帅气男子落荒而逃。

“谢,谢谢啊!”领家女孩朝着郑遇鞠了一躬,却怎么也不敢看眼前这个帅气妖异的男子。

“以后注意点。”缓缓平复心中的恶念,郑遇只是淡淡地嘱咐了一句,便转身而去。他没想到自己的脾气会如此地暴躁,看来心境还是受到了影响,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就在郑遇离去后不到一小时,滨海森林公园的这处角落便又迎来了三个人。只见男特情小张手持追踪器,四处张望说:“郑遇手机最后一次发出信号的位置,应该就在这附近。”

“关处,快来看,这里好像有堆手机碎片。”女特情小梁眼尖,很快就发现了一处异样,于是跑过去翻了翻地上的一堆碎屑,满脸惊诧说:“这也太夸张了吧!毁个手机至于砸成这样么?”

关山径直来到长椅上坐下,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脚下龟裂的水泥地,跟着俯下身去,用自己的手掌按在中心处,使了使力:“没有千斤之力,根本无法做到这一步。”

“关处,你不会认为这是那家伙干的吧?”男特情小张站在一旁,大张着嘴说:“这还是人吗?”

“你今天所见所闻,又有哪一件是正常人干的?”关山缓缓坐直了身子,表情异常严肃地继续说:“恐怕我们要找的这个人,已经远远超脱了‘人’的范畴。”

女特情小梁眨了眨双眼,有些不敢确定地说:“难不成这世上还真有像超级英雄一样的能力者?”

“又或者说是仙侠世界中的修行者?”男特情小张不甘落后,也扯出了自己的想法。

“以前或许没有,可以后就不好说了。”关山在接到这个S级命令时,无意间听领导提过那么一嘴,隐约猜到是中科院委派的任务,所以心中多少有些揣测:“要变天了,打起精神干活吧!”

两位年轻的特情人员,在感受到领导语气中的凝重后,也不由地紧张起来。

郑遇戴了副黑色口罩,就那么偷偷摸摸地走出了张江地铁站。他如今还有些事情要做,不想这么早就跟警察接触,于是不得不做了些伪装。

“嘿!哥们去哪里?”一部摩的来到郑遇跟前招揽生意。郑遇想都未想,便直接跨了上去:“前面右拐,到第三个红绿灯再左拐。”摩的司机也难得遇见这么爽快的人,连忙驾车按照他指引的方向开去。

郑遇此番前来张江有两个目的。其一是来找杜明伟的遗孀,偿还自己欠下的人命债。虽说前番去杜家看过其母亲,但那时的他并未确定自己就是造成对方儿子死亡的祸首,所以仅仅只是送了些礼。而这次选择来见人家妻子,多少也是觉得没脸再去面对伤心的老人家,而不得不做出的妥协。

第二个目的,自然就是来找陈艺龙的。他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人可以代替自己照顾丁玲。虽说把女友托付给情敌是一种懦夫的表现,但现下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处理自己离去后给女友造成的创伤。

摩的穿行于车流中,很快便来到一处商业广场。郑遇付了车费后,径直朝前方的商场走去。

“小顾,我们能聊聊吗?”杜明伟的妻子小顾是一名化妆品导购员,就在商场一楼某品牌专柜上班。此刻正在站柜台的她看到郑遇走来,或许是想到了逝去的丈夫,眼圈竟是一红:“郑哥,好久不见。”

郑遇看了看四周,发现一处给顾客休息的长椅无人坐,于是指了指说:“能到那边坐着聊几句吗?”

“好吧!”小顾示意同事后,便随着郑遇来到长椅上落了坐。

郑遇搓着手,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反倒是小顾心领神会,抢先打消其顾虑说:“郑哥,明伟的死不怪你,是他自己命里有此一劫。”

“不,他的死就是我造成的。”郑遇深吸了口气,跟着忏悔道:“明伟英年早逝,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和阿姨要是恨我,尽管打骂,郑某绝无怨言。”

小顾鼻子一酸,连忙侧过头去,用手轻轻擦拭着眼泪:“人都死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来得好快。”郑遇本打算再说些赔罪的话,却突然目光一凝,于是不再迟疑,连忙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银行卡递了过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你务必收下,密码我已改成明伟的生日了。”

“这怎么可以……”小顾正待拒绝,却见郑遇突然起身向自己深深地鞠了一躬:“你要是不收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对不起,还请你节哀。”

就在刚才,郑遇忽然感知到一个陌生的威胁正在临近,于是匆匆结束了和小顾的交流,快步往商场后门走去。他不想在商场与敌人发生冲突,因为那样势必会造成重大的人员伤亡。

商场后门连着一条四车道的马路,而马路对面恰是一片休闲绿地。郑遇心知自己躲不过去,于是快步朝绿地行去。就在他刚刚来到绿地中央广场时,未知的威胁也恰好赶了上来。

“嗨!我的朋友,你知道我为了找你,还没吃午饭吗?”一个健壮的黑人背着双肩包,脚踩滑板绕到郑遇前方,操着一口古怪的中文继续说道:“是不是觉得我会中文很意外啊?”

郑遇打量着不停地环绕自己转圈的黑人,询问说:“你是马丁•费舍尔?”

“没错。”黑人打了个响指,脚下滑板不停,嘴上却又哼起了富有节奏感的说唱:“哟!哟!哟!我从美国来,刚下的飞机,还没进市区,就遇到了你。要说是我幸,那也是你命,要说是你命,我又何其幸。嘿!嘿!嘿!中国的小子,不要再挣扎,世界那么大,要学会害怕……”

郑遇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这黑鬼运气也太好了些,才从浦东机场下飞机,乘地铁路过张江就感知到了自己。而自己之所以没能同步感知到对方,一来可能是有些麻痹大意了,二来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别人有隐藏自身能力的办法,需要到达一定距离后才会被察觉,而自己却没有相应的手段。

“你要请我用餐吗?听说中国菜味道很不错。”费舍尔忽然停下滑板,一脸认真地对着郑遇说:“要是等那家伙来了,我估计你就没机会请我用餐喽!”

郑遇闻言目光一凝,急忙用心感应着四周,却什么也没发现:“想不到你们美国人也会使诈。”

“NONONO,我只是觉得就这样把你杀了,会很无趣。”谁知费舍尔竟竖起右手食指,一边摇摆,一边摆出诚恳的表情:“你们中国人讲究先礼后兵,所以我们还是先去用餐吧!”

郑遇哪有心思和他吃饭,于是冷笑说:“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非要抢我这份,但既然是敌非友,那就放马过来吧!”他说着一晃身形,就退到了数米开外。

“老师没教过你,拒绝别人的邀请,是很不礼貌的么?”费舍尔摊开双手,表情夸张地看着郑遇:“你们中国人为什么总急着想证明自己?慢慢来不可以么?”

费舍尔说着猛地一踩脚下滑板,整个人飞跃而起,直接撞向后退中的郑遇:“那就先把你揍个半死,再用餐也不迟。”

此刻的郑遇早已摆开架势,双手交叉护于胸前。两人很快便撞击在一起,巨大的冲击力顿时激起一阵劲风。郑遇脚下的砖石在这股冲击力下,迅速龟裂开来。他虽然没有经过格斗训练,但在顶住费舍尔的撞击后,还是本能地后腿变前腿,一个膝攻怼了回去。

“乌呼!”费舍尔单手下压,借着郑遇膝攻的力量,连人带滑板冲天而起。只见他于半空中连翻了两个筋斗,待调整好姿势后,借着下压的势头一拳轰向郑遇的脑袋。


     古老神奇的雪域高原一派再次打破了原本的生活。近日,一段视频在网络致力于凝聚价值共识。(十五)大规模多层次平的强大信心和意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