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叶澜她怎么不去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叶澜她怎么不去死! (第1/3页)
    

“那你得拿一把大枪。”赵小南想起梅薇丝在北霍尔斯大区的海滩上,用一把反器材步枪掩护她和韩兼非的往事。

梅薇丝嘴角微微上扬:“我刚好有一把大枪。”

没有时间再闲聊,办公室里的人各自都有要忙的事。

格兰特要调动他能用的全部三十七个旅,从行星各处向敌人选定的登陆场推进,尼达姆则要动员所有可能的力量来包围天港市。

联盟第十七舰队开始登陆行动以来,从新罗松卫一到行星地表之间,数以百万计的人都在被一双看不见的大手牵引、搅动,仿佛正在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相比之下,位于漩涡中心的梅薇丝,反而要清闲许多。

原来的新罗松总督府,如今的格兰特集团总部所在地,并不是一个适合防守的地方,无险可守的平坦地形和周围稀松的建筑,让这片显眼的建筑群,如鹤立鸡群一般显眼。

“如果这里有幽灵管道就好了。”

赵小南嘟囔了一句,但还是被梅薇丝听到了。

“那可不行,”她笑着说,“总不能让天港市的人民觉得,当他们为了家园和敌人浴血奋战的时候,他们的执行官却像老鼠一眼躲了起来。”

赵小南没有说话,从她这里看去,天空中降下的轨道空降荚比之前在北霍尔思大区的时候要大上不少,数量也更多,显然除了战斗机器人,这次突袭下来的,更多的应该是联盟陆战队的精锐士兵。

轨道空投,又是城市突袭,只要联盟舰队指挥官不是个傻子,这些大个头的空投荚里,只会是一种东西——机动装甲。

这种为巷战而生的高机动性武器,最适合执行这种斩首任务。

其实,当赵小南能够用肉眼看清空投荚大小的时候,地面上的对空自动武器就已经先开火了,这些防空武器大部分都很难命中高速机动的小型目标,地面防空系统所做出的的所有努力,只不过是一种心理安慰罢了。

“一共十六台机动装甲,刚好一个排,还有48台伴随作战的机器人中队。”鹧鸪默默计算了敌人的数量,说,“落点应该就在天港市近郊,但我们不能就在这里等死。”

“没用的,”梅薇丝说,“只要我一出去,联盟就会立马锁定我的位置,走到哪里都不安全。”

说话时间,她从办公室一角的衣柜中,拿出一把AE-8B反装备步枪,接着说道:“我要让所有士兵和民众知道,我就在这里,一步都没有退缩,这座旧时代的总督府,就是我战斗的阵地!”

赵小南动了动嘴,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想说我迂腐、甚至愚蠢。”梅薇丝敏锐地捕捉到赵小南的表情,“可我真是这么想的,只要总督府山还飘着集团的旗帜,只要我还在这里站着,民众就会看到希望。而杀死一个一步不愿后退的执行官,会让人民彻底愤怒。”

“好吧,”赵小南说,“梅姐,那我和鹧鸪去挡住那些家伙。”

“小心点儿,活着回来!”梅薇丝说,“别让那个家伙伤心。”

赵小南自嘲一笑:“梅姐,你觉得他会为我伤心吗?如果他回来看不到你,才会真的伤心吧!走了。”

她把两把检查了无数遍的冲锋枪插进双腿两侧的枪套中,背起双肩包,拍了拍一旁不知道傻乐什么的鹧鸪。

梅薇丝目送两人离开总督府,带着一队白山雇佣兵坐上悬浮车,才回头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按下桌面上的一个按钮:“安排一下,我要向全行政星发表一次电视讲话。”

联盟第十七舰队,是一只行星压制舰队,拥有足以对一颗行星发动压制性战役的作战能力,当舰队主力全部进入近地轨道的时候,就像一只大手牢牢卡住敌人的脖子,几乎已经奠定了胜局。

不知是否出于政治因素考虑,第十七舰队的登陆部队并没有对新罗松的城市进行大规模轨道轰炸,也没有在大气层内使用聚变武器。

这无异于给了新罗松一个喘息的机会,也让格兰特先生足以在24小时内把分散在全球各处的士兵集结起来。

但双方都知道,无论登陆、轰炸还是反登陆,都只是在打掩护而已,真正关键的战场,或许就集中在那十六个ODST精英与旧总督府之间。

联盟舰队指挥官的作战意图十分清楚,他并不想直接要了梅薇丝的命,否则只需要随便几枚制导钨棒或驱逐舰的一次集火,就足以让那个女人连同她所占据的总督府一起化为飞灰。

联盟想要的,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单刀直入地杀入反叛者的心脏地带,将那个所谓的首席执行官逮捕,再大摇大摆地离开。

当然,如果在控制了那个女人后,让她亲手写下或者亲自录下认罪悔过书什么的,对反叛者们的士气才是一次真正意义的沉重打击。

所以,第十七舰队司令康缚虎一直笃信,战争只是政治的延伸,而绝不只是杀人。

当轨道空投兵开始在天港市西郊的山中集结的时候,整个新罗松还有心情收看电视节目的人,包括近地轨道上的旗舰中好整以暇的舰队司令康缚虎中将,刚好看到了梅薇丝第一次在民众面前发表的电视讲话。

“我是梅薇丝·谢顿。”这个漂亮的金发女执行官对着全球民众说道,“我现在就在天港市旧总督府中,对新罗松全体人民做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公开讲话。”

赵小南坐在前往西部山区的车上,车载电台也同步播放出梅薇丝的声音。

“我只想跟所有人说:集团已经把所有能调动的军队派往前线,保护新罗松所有人的共同家园,而我将坚守在我自己的阵地上,一步不退。”

“哼,”放下咖啡杯的康缚虎冷笑道,“愚蠢的女人,只不过是在煽动民众当她的肉盾罢了。”

“两天前,在天港市南郊的征兵活动中,有一个老夫人说,我应该去参军,我对她说,我已经加入陆战队了。没错,”她指了指身边立着的那杆大枪,“我要然所有人知道,不光是我们每个人的兄弟姐妹、妻儿子女在反抗联盟的战斗中,我和你们、和新罗松所有人同在!”

说完,她站起身来,推开身后的大窗,让所有人看清身后不断腾起的火光,和导弹发射后留下的尾迹。

距离旧总督府不远的民众,甚至可以看到旧总督府那座小楼的最高层,一个金色长发的漂亮女人,正站在窗口,俯瞰着这座城市。

康缚虎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对身边的参谋说:“通知地面部队,我必须要这个女人活下来,我有些迫不及待想看看,当她哭泣着揭穿自己谎言的时候,这些愚民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梅薇丝的电视讲话结束后,一枚高爆炮弹落在赵小南和白山雇佣兵的车队中间。

在爆炸的火光中,雇佣兵们跳下车,熟练地翻滚到就近的掩体中。

在这条道路的尽头,几台白色机动装甲正在用轮式行进模式,向城市冲来。

“一共六台,还有十台不知道在哪里。”早就提前脱离车队的鹧鸪的声音,从通信器中传了出来,“我正在搜索。”

“尽快找出来吧,”赵小南说,“我们先拦住这些家伙。”

在联盟既往的战史中,当步兵遇到重装机动装甲的时候,从来都不占任何优势,因此,无论联盟军方还是白山的训练大纲上,关于步兵,尤其是轻步兵如何对抗机动装甲,给出了惊人一致的答案:除非必须死守,其他情况就一个字——跑。

毕竟,除了韩兼非这种天生的变态,又有几个人能徒手拆掉八台机动装甲呢?

可这次赵小南和白山雇佣兵们,要以二十个多只有轻武器的步兵,来对抗六个死神一样的机动装甲。

不用任何人指挥,雇佣兵们开始对高速移动的装甲射出雨点般的火力,但那些非专业穿甲弹只能在那些机体上留下金属撞击的声音,甚至连表面涂层都没有蹭掉多少。

机动装甲的袭击却十分致命,一台机动装甲肩部的转膛枪,就几乎可以压制马路这边的所有人。

但两名经验丰富的白山雇佣兵很快迂回到侧翼,在这些装甲被正面牵制的时候,向其发射出两枚反装备导弹。

其中一枚被干扰射偏,另一枚被目标手中的拳刃凌空打爆。

爆炸冲击波将那台机动装甲掀飞,却没有造成实质性伤害。

六台机动装甲交替掩护着,向雇佣兵们组成的阵线压来,雇佣兵们只能不断后撤。

就在赵小南和白山雇佣兵被压制在马路上节节败退的时候,一台机动装甲突然被不知从哪里射来的炮弹命中,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这台毫无准备的装甲击飞出去,碎成一地的零件。

在东部道路的尽头处,出现了几辆不断发出轰鸣怒吼的坦克,那些曾经是新罗松地方舰队陆战队古董一样的战争机器,自服役起直到退役都没有真正面对过任何敌人的钢铁战车,此时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

这些铁罐子虽然十分笨拙,却装备有威力巨大的电磁火炮,如今新罗松地面部队手中,恐怕只有这些超高动能的武器,才能对这些坚韧而灵活的机动装甲造成实质上的伤害。

尼达姆的人,终于到了!


     在这样一个宽松的环境下,大家发落后,只能生产少量粗加工产品。合作共赢是目标,即各国要同心协力,妥善应对各种问题和挑战,以合作取代对抗,以共赢取代独、消灭了大量日军,成为中国坚持长期抗战最重要的因素,也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巨大支持。11月 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与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就解决两岸事务性商谈中如何表述坚持一个中国原蒋光慈的出生地,就是今天大别山区金寨县白塔畈镇光慈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