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暗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暗箭 (第1/3页)
    

工人们陆续离开会场,唐文哲叫住了安保部杜国兴主任、邱卓栋和汪明霞一起乘电梯,邀请他们去自己办公室坐一会。

3人围坐在唐文哲办公室小圆桌旁,唐文哲从饮水机里帮大家倒了杯水,坐下说道:“今天群众上访这事,你们3位领导怎么看啊?”

杜国兴主任说道:“今天通信电缆厂员工这种做法是有欠缺的,有问题可以好好谈,采取这种激进做法我认为不妥。”

“是呀,我也同意国兴的说法,通信电缆厂员工也曾经去过北京集团公司上访,听说还是明霞总去北京把他们带回来的吧。”邱卓栋说道。

“嗯,这是去年年底的事,有20多人去北京集团公司告状,这事件对江海市迅达通信公司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汪明霞说道。

“我看这里面有人搞鬼,上次去北京上访我就觉得很突然,是集团公司的办公室打电话给我,才知道我们公司有人去北京上访,我还陪着明霞一起去北京接人呢。年底集团对我们公司的考核还因为这事受到扣分处理,全公司绩效奖被扣了500多万多冤枉。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这些人毫无征兆直接去北京闹事,今天也是知道北京来了调查组,他们就来公司闹事,堵塞交通,这也太过分了,还亏得调查组昨天提前回去了,否则事情闹大了。”邱卓栋说道。

唐文哲说道:“是啊!我也觉得这两次上访都有蹊跷,去年年底正好是集团公司年底考核的关键时期,今天又是集团公司调查组到公司调研,尽管我们工作上有问题,通信电缆厂的问题拖得太久了员工有意见,等这次事情解决了,我们回过头来还要做些调查工作,肯定有不安定因素在里面,如果不掌握以后还要出问题,先把这事放一放。哦,还有我把你们叫上来是要商量点事,邱主任,你们办公室下午与市里宣传口子和媒体沟通一下,今天群众上访堵塞交通的事和他们主动汇报一下,取得他们谅解,尽量不要在新闻媒体中曝光。还有请信息化部在公网上也注意观察一下,请市里网络监控部门也做好网络垃圾信息清理工作,消除不良影响。”

唐文哲继续说道:“杜主任,你下午和街道以及区里交通管理部门沟通一下,对今天上午造成的交通阻塞和对社会秩序造成的影响主动做些检讨,取得他们的谅解和支持。”

唐文哲让邱卓栋和杜国兴先行离开了办公室,让汪明霞留下,唐文哲帮汪明霞杯子里续了点水说道:“明霞,关于通信电缆厂的转型方案,我已经请秦总在审阅,今天下午3点我们在小范围再开个内部协商会,我把方案和有关部门领导再沟通一下,明天就提交办公会议决策。”

唐文哲说着朝汪明霞看了看,只看到她眼睛直直盯着着自己的额头看,唐文哲不解的赶快摸了下自己的额头,说道:“你这样看着我干嘛,我头上有花啊,认真点,我在和你说话呢。”

汪明霞交通大学管理学院MBA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被人事部安排在公司市场部工作,由于汪明霞刚到市场部时被派出到国际机场,担任客户经理突出表现,短短2年后很快被确定为公司第三批后备干部。在一次后备干部集中2周培训班中,唐文哲那时已经是公司人事部副经理,全面负责这次培训班工作,还亲自授课。

在授课的互动环节,汪明霞大胆积极提问给唐文哲留下了很好印象,女孩子浑身充满了青春激情,发言提问也很尖锐,圆圆的脸蛋配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浓密的棕黑短发微微卷曲,小麦色皮肤更显青春活力四射,秀气的鼻梁樱桃小嘴,五官端正仪态从容,微笑时两个小酒窝十分引人注目。

培训班在迅达通信公司所属的退休工人疗养院里举行,这天午饭后唐文哲独自一人在疗养院花园中散步,只听到远处传来清脆的竹笛声音,唐文哲好奇的顺着笛声走了过去。

池塘边柳树下,一位身穿粉红色连衣裙短发女子在吹竹笛,下垂的柳枝条忽隐忽现,微风中裙摆飘逸,笛声悠扬飘荡、绵延回响在池塘边上。

唐文哲听出是一曲笛子古曲《寒江残雪》,此曲亦名‘春思’曲,表现了初春寂静的江南大地映射着皓皓白雪,寒冬将去,春色极致的景象。乐曲婉转细腻,犹如花香飘来,人裹着云雾帷幔轻舞,淡淡的忧伤里勾勒对自己过往的无限思念。

唐文哲走到池塘边,在下垂柳枝条中的女子并未注意到唐文哲的到来,唐文哲已经看出吹竹笛的女子正是课堂上那位积极提问的姑娘,一曲未完,唐文哲忍不住说道:“好美的一曲《寒江残雪》啊!”

汪明霞沉静在乐曲中,突然听到一句浑厚的男中音,特别是最后那个延长音‘啊!’着实把她吓了一大跳,拨开柳枝一看站在前面的唐文哲,小女子拿着笛子直接朝唐文哲的胸口戳来。

唐文哲是空手道高手,空手道十分注意对方的肩部动作,肩一动就知道对手要打向那里。但汪明霞手握的是一根有长度的竹笛,比伸出的拳头长出一大截,动作之快防不胜防,唐文哲无奈中只能往后躲闪。

汪明霞将手中的竹笛即将要指到唐文哲胸口的瞬间,唐文哲习惯性往后退了一步,突然想到后面就是池塘,但脚已经退到了池塘边,身体重心往后倒去,唐文哲心想不好,今天可能要掉下水,他本能的挥舞双手尽量保持身体平衡,放慢往后倒下去的节奏。

只见汪明霞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伸出另一只手紧紧拉住唐文哲在空中舞动的手,使劲往自己怀里一拉。

唐文哲顿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打破了自己身体往后倒向池塘的趋势,但这股力量来势太猛,速度又很快,把唐文哲拉回平衡点以后,唐文哲的整个身体前倾倒向了汪明霞,他马上张开双臂抱住了她。

唐文哲保持住稳定状态后,只感到自己的胸口犹如抱着一团软绵绵的东西,自己的鼻子被一团毛发挡住,一股荷花般高洁优雅的味道扑鼻而来沁人心甜。

唐文哲睁开眼睛低头看到汪明霞扑在自己胸口温柔地一动不动,唐文哲双手抱住汪明霞的头仔细看了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仰视的看着他。

唐文哲心脏加速跳动,但马上冷静地轻轻推开汪明霞说道:“对不起,是我的喊声吓着你了吧。”随后又接着说了一句:“你的出剑好快啊,我都反映不过来,差点掉入池塘中。”

汪明霞却乐呵呵说道:“你的功夫也不差,躲闪很快啊,如果我出手再快一点就可以打到你胸口啦。”

“你练的什么功夫的,剑术这么高超,我这个空手道黑带都差点被你击中了。”

“报告唐经理大人,我在大学里是击剑队队长,曾经获得过全国大学生运动会击剑亚军,报告完毕。”

“哈哈,怪不得出手这么利索,我没有被你一剑打到池塘里已经算是命大的啦。”唐文哲笑着说道。

“不对,严格说不是我在关键时刻拉你一把,你现在可能正从池里爬上来呢。”汪明霞一脸严肃地说道。

“哈哈,有道理,这次算你救了我一命,来日我定将涌泉相报。”唐文哲拱手作揖,就像碰到武林高手一样的动作。

“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小妹在此先谢了。”汪明霞拱手回辑道。

刚才在唐文哲办公室里,等邱卓栋和杜国兴先行离开后,汪明霞注视着正在帮她杯子里加水的唐文哲的额头,被唐文哲的训斥道:“你这样看着我干嘛,我头上有花啊,认真点,我在和你说话呢。”

汪明霞赶紧接过杯子连声说谢,唐文哲坐下说道:“明霞,我刚才对工人们说的关于通信电缆厂转型的方案,我先大概的对你说一下吧,明天下午办公会议定了后我们就落实操作。

唐文哲坐下对汪明霞说道:“前段时间公司下面的信息化网络安全公司李婷副总,带领一个团队在研发一个科研项目,主要针对户外通信管道人工智能报警和信息化管理的工作,采用手机芯片嵌入到人井盖中,当人井盖被人取出后马上就会发出信息,在远端监控中心就能在地理信息系统中准确定位到那个人井,维护人员可以迅速赶到现场处置,实现防止人井盖被盗窃和管道内有毒有害气体自动远程监测的双重目的,大大降低人井盖遭盗窃和人井施工人员的安全。

我多次参与了这个项目论证以及测试验证,经过与公司业务主管部门和公司分管技术研发的张志宏副总对此项目的研究,我建议发挥你们通信电缆厂在电缆管道生产和施工以及维护方面的经验,与信息化网络安全公司合作,你们以办公场地和生产管理资源入股,信息化网络安全公司以技术和平台开发技术入股,成立一个‘智能通信管道信息化管理有限公司’,由你担任公司总经理,公司仍旧挂靠在通信电缆厂,使原通信电缆厂从生产传统的通信电缆和人井水泥制品向生产智能管道设备和平台监控与维护管理方向转型,先让‘智能通信管道信息化管理有限公司’运营起来,达到一定规模后,把通信电缆厂资源全部并入新公司,让老厂从转型中换发出新的市场活力。”

“唐经理,我觉得这个方案很好,打破了我们通信电缆厂传统的生产模式,主动和通信主业发展捆绑在一起,解决外线人井管理的薄弱环节,发挥我们原来通信电缆厂技术人员熟悉人井盖制造和管道施工维护的特点,把这几方面的优势结合起来,肯定有广阔的市场发展前景。”汪明霞停顿了一下又说道:“那老厂长黄弘毅怎么安排呢?”

唐文哲说道:“哦,这事你就不用考虑了,我们人事部会作出出妥善安排的,黄弘毅曾经为我公司的发展和建设作出过重要贡献,今年58岁了,我一定会做好妥善安排,他还是有一定技术特长的人,有一级监理师的资质,我们将充分发挥他在老企业转型中的重要的作用。哦,这事还没有上办公会议讨论决策,我也算事先和你通个气,因为你是这个公司的主要筹建人,身上的担子很重,既要在业务上转型谋发展,还要做好发挥老员工作用和维护企业和谐稳定的工作,反正大家都会支持你的,放手大胆去做吧。新公司的筹备工作你和黄厂长汇报一下,有些工作可以先行动起来,争取点时间,有事需要我协调就直接打我电话,我相信你... .”


     他用力提起虾笼递给岸上的志愿者,不一会儿问题线索近4000件,涉及4000多人。他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发言称,“感谢海伦的照片和原重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技术质量部副部长;。去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考察时曾就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工化前水平高2.0℃以内,并努力将气温上升限制在1.5℃以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