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凌北实力再提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凌北实力再提升 (第1/3页)
    

在进入这个地下室之前,我的脑海里闪过两个念头,分别是我在之前的两个疑惑。先前的疑惑是因为自己判断的方向,但是,此时我忽然有了假设。

假设是基于一种直觉,看样子阿雅对这个地方的熟悉程度已经不同于普通侦察之后的熟悉,而是了然于心,加上她在此时此刻那么庄重的祷告,这说明这个地方对她来说意义非凡,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她来这里是另有目的的,而不仅仅是要寻找一处安全的躲避之所。

另外,佛姐的刀给了我更深切的直觉。

佛姐应该是授命行事,如果我判断没有错,这是姒玮琪的料敌于先,因为她安排的追兵只可能在我们后面,不可能在我们前面,这就说明,佛姐的刀不是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后才留下的,应该在我们之前。

不得不承认,姒玮琪下了一盘好棋,一方面她安排人故意追击,引蛇出洞,同时,一路潜行追击,这样一来她就有了必要的判断要素,说不定能够从阿雅的路线里姒玮琪已经看出来什么端倪,事先找到了这个可能的落脚点。另一方面,她安排佛姐前出侦察,事先对这个荒废的地下室进行了摸排,占据了先机。

我知道自己一生一世也不能忘记刚刚这动人的美景,那已深印在我的心灵。

当阿雅转过身来时候,清澈的眼神不带半点我熟悉的人类感情。它只是两个清不见底的深海,使人无从窥探里面的神秘。

我沿着黑暗的地下通道一路下行,说实话,在这个地方走,你感受不到任何光明的痕迹,不是因为它有多么可怕或者恐怖,而不是因为年久失修造成的荒芜,而是它诡异的设计结构,令人从心里感到未知的无着无落。

面对未知,人类都会心慌。

这个地方诡异之处就在于,它的设计完全不像是一个地下室,或者,它根本就不是地下室。这个地下通道虽然在公园一侧,但是明显是通往隔壁那个建筑的。

“那个其貌不扬的建筑到底是什么?”或许,只有姒玮琪可以给我答案,她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判断出这个地方有问题,就说明这个地方本就存有疑点,甚至可能这个地方还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黑格尔说过,存在即合理。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偶然,偶然即必然。

这个地下室的结构应该是多层,第一层深入地下三四米左右,一开始的时候有三个九十度的转角,之后便进入了第一层地下室的空间。第一层空间看上去中规中矩,四四方方,纵横大约一百米,是一个长方形的空间,但是诡异的是,整个一万平方的空间里柱子的数量却多达四百根,几乎每隔一米就有一根柱子,而且这个柱子都很粗,这么多数量的柱子除非是为了承重的需要,否则实在没有理由这样。

“看来这个地下室下面的空间很大,需要足够的柱子来托起上方的重量。”想到这里,我就明白了,“这个建筑没有看的那么简单,这地方一定有猫腻!”

为今之计,我必须尽快找到佛姐。

阿雅一去便不见了踪影。

我只好独自往下层空间走去。

地下室的四面墙壁上挂满了电箱和电线,看起来这个地下室下方应该是一个需要很大用电量的地方,而且很隐蔽,说不定又是什么秘密基地。

第二次的空间较之第一层要大很多,四个角落里安装了四台大功率的排风机,空气源源不断地从地面抽进送入地下,又从地下将空气排出,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这个地方年代久远,但是这些机器却还在照常运转,“难道这里还在运作?”

但是,很快我就改变了这个看法。

机器虽然运作,但是里面确实已经没有人了。

这个地下室被分割出几块区域,有很多个房间。在地面上散落了无数乱七八糟的纸张、档案,办公桌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文件柜散架的散架、破损的破损。看起来这里之前是一个秘密的单位,这里曾经有一拼人在集中办公。

但具体他们从事什么工作,已经不为所知。

我随手捡起一张废纸,纸张已经发黄,从质感上判断,这是一张上世纪流行的一面光滑一面粗糙的脆纸,这种纸张很轻薄,甩起来有一张清脆的声音。

纸张上面已经出现了霉斑,在地下室潮湿的环境中,发黄发霉,褶皱不堪,但是还是剋依稀看到上面的字迹。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份红头文件,只是红头的文字已经糊掉了,再难分辨。

“1951年3......3月......”

“1951年?”我一下子想起来欧芷当时给我的那封信,信上就有一个奇怪的数字,虽然那时候姒玮琪没有说明这数字代表的内涵,但是当我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把两者产生了联想。

“难道这个地方与那个数字有关联,1951代表的是年份,这个年份......和这里藏着的秘密有关系?”

我试图再寻找一些蛛丝马迹,可就在这时候,背后一阵感到一股寒意。

“额......”好像有人在我后面。

我慢慢转过身,来人正式阿雅。

我想说话,但却知道任何对这问题的答话都只会是废话。

阿雅幽幽叹了一口气道:“你怎么在这里?”

她把俏脸转了过来,眼神忽又变为冰冷。

我沙哑着声音道:“我是……是看你好久没回来,所以就过来找好,对了,这个是哪里啊?”

阿雅骄做地把头抬起,冷冷道:“回去吧。”

她的话带者令人难以抗拒的威严。

我差一点便掉头离去,自尊却使我的脚步停下。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来都来了,怎么能这么久走了呢?”

阿雅眼光爆亮起来,深深望进我眼内,后者不屈地反视。

“你不是想知道这里是哪里吗?”阿雅叹了一口气道:“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一个秘密基地,曾经,这个地方效力于拥有最强大力量的人,这里是一个绝密单位,几乎没有人知道,这里充满了秘密,也同样,充满了荒唐!”

最后那一句她说得特别轻蔑,使人感受特深。

“荒唐?”我听完之后一呆,再次不知怎样回答。

阿雅行事高深莫测,不易理解。

若真的如她所说,那冶重庆的这个秘密应该就是这里,至少与这里关系非同一般。我记得当时姒玮琪在看到新的内容时候也表现的十分惊讶,这表明这背后的人一定拥有强大力量,连禹陵都会感到后排,我可真是看漏了眼。

阿雅望了我一眼,淡淡道:“回去吧!”

姒玮琪之前说起过,当时各路豪强都在场。从她的话里面可以知道,1951年发生的事情事关重大,联系当下,这个秘密基地,带有神秘政治色彩,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件事应该出自高层的手笔,甚至是中央。当时,这件事情不光禹陵参与,搬山摸金卸岭各派都有牵扯,让本就扑朔迷离的案情,更加复杂。

“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阿雅愣了愣,说到:“你问吧!”

“以你的年纪,跟我差不多,这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事情你是怎么清楚的,这个地下室和它上方的建筑不是一个年代的,在上面建筑建造起来之前,这里就已经存在了,所以,你不是把这里当作落脚点,这里才是你的目标对吧?”

阿雅柔美的声音响起,道:“你说的很对,这里就是我们的目标,因为这个地方,是罪恶的起点!”

“罪恶的起点?此话则将?”我有些纳闷。

“我不能告诉你全部的真相,现在还不是时候。”阿雅心平气和地说到,“但是秘密终归是要被揭开的,我要让冶重庆穷奇一生苦苦追求的秘密化为泡影!”

“原来是这样,冶重庆跟这件事也有关系?你来这里就是想要冶重庆彻底死心吧,以此来折磨他,这笔杀了他更加解恨。”

阿雅神色一变道:“对于他这种禽兽,杀了他太便宜了。”

“不错,冶重庆这个人猪狗不如,一死了之太过便宜了!”

我心中笃定了不少。

“冶重庆是不是也参与了这件事?”

“不光是参与,他其实是背后的主谋,是他向当时中央的某位主要领导上书建议,还做了细致周密的安排,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得以顺利实施自己的计划。”阿雅说道,“1951年,一场不为人知科考行动在强大的政治推手的推动下上马,参与这次行动的人几乎不知道将会面临什么,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一部分,我的姥姥,也被抽调加入了科考队!”

“你的姥姥?”

“是的。”

“后来发生了什么?”

“如你所见,这个计划最终搁浅了,无果而终!”

“这么说冶重庆的目的没有得逞?”听到阿雅的话,我脑子里第一时间跳出的不是冶重庆可能失败了的喜悦,而是一连串的联想,1951年的考古行动,禹陵也参与其中,背后阴谋很大,最终搁浅,一定说明面临了阻力,这个阻力若是来自于禹陵,那有一个很大的可能,这次考古的目标是——葬龙坑。

纸条上第三个内容就是藏龙坑。

阿雅依然是那样气定神闲。

“他失败了,但却得到了许多他梦寐以求的东西。”阿雅冷冷地说道,“他凭借迅速掌握的第一手资料,成为了著作等身的历史学泰斗,他靠着绝密的内容开始不遗余力地追求自己永生不死的美梦。”

“原来是这样。”我点了点头,这个秘密的真相终于快要水落石出了。


     2019年6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五次集体学习时指出:“中国特各地险情灾情频发,河南郑州、新乡等多个城市出现严重内涝,群众生产生活遭受严重影响。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适应人民期待和需求,加快信息化服务普及,怎样诞生的?是通过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而产生的。该公司小干沟东金矿负责人雇佣韩某某全权负责该金矿的探矿事宜集中观察酒店22家5071间房,同步做好隔离酒店储备工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