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岌岌可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岌岌可危 (第1/3页)
    

南极,这片终年被冰雪覆盖的大陆,绝大多数时候,温度都处于零下70摄氏度以下,乃是地球上最后一块未被开发的处女地。

按照常理来说,在这样一片人迹罕至的冰雪世界里,除了各国的科考站外,几乎是看不到人的才对。可在冰原的深处,此刻却有两个身影正在激战,还时不时传来一声声训斥:

“你的拳头怎么跟面团似的?注意腰腿间的发力。”

“这脚怎么踢的,连重心都保持不住,还如何克敌制胜?”

“走位,走位,注意走位。”

“发力、卸力、走位、时机把握,竟然没一样过关的。也不知道星主大人看好你什么?”

……

郑遇早已是鼻青脸肿,连忙喘着粗气挥了挥手:“不行了,让我歇会。”面对那个钢铁般的冷酷男人,他是一点辙也没有。既不能动用原晶的能量,也不能靠紫化和黑化来强化身体,仅仅只是凭借肉身本来的能力,他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被痛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上海的时候,郑遇本想先见见马柱国,再到南极来聆听星主大人的教诲,谁知却被菲戈强行拽来了这片冰雪的世界,还说是大人特地委托他来训练自己。这让郑遇相当的无语,想拒绝又打不过对方,最终只得乖乖地跟了过来。布莱曼虽未被特别照顾,可也少不了当郑遇的陪练,因此也没少受罪。

“若非星主大人特别嘱咐,要我好好训练你,你以为我乐意在这里陪你喝冷风啊?”菲戈不屑地撇了撇嘴:“星外飞行器已抵达木星轨道,距离地球差不多五个天文单位,按照他们不断衰减的速度计算,预计还有十三天便会降临地球。你若是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做好了抵抗外敌的准备,我们也可以停止训练,等碰头会结束后,就各自回国备战。”

“我……”郑遇原本还想反驳一下,可一想到星主大人对自己寄予的厚望,却又说不出话来。

布莱曼及时解围说:“从前天一直特训到今日,就让郑先生歇会吧!我是个演员,也不太会打架。艾米连科先生若是不嫌弃,也可以教教我。”

菲戈倒也没端着架子,反而握了握拳头,发出一阵爆豆声,跟着冷笑说:“希望你不要太令我失望。”他说着一个箭步冲向布莱曼,巨大的拳头如铁锤般砸了过去。

面对这个强壮高大的男人,布莱曼觉得就像是在面对一辆坦克,那种扑面而来的窒息感,令人很难生起抗拒之心。他不敢硬接对方的拳头,于是侧身避让的同时,一记摆拳砸向菲戈的头颈。谁知菲戈根本就不避让,结结实实地挨了他这一拳,还转了转脖子说:“太弱了。”

菲戈右脚猛地一踩脚下冰盖,只见那厚达数百米的巨大冰盖竟然出现了裂隙:“给点力行不。”他简简单单的一记直拳,却令得布莱曼避无可避,直接被轰入了身后的冰山当中。早已跑到远处的郑遇,看得心惊肉跳,不由双手捂脸,叹了口气:“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布莱曼终于深切体会到了郑遇的苦闷。这个地球最强男人简直就是个怪物,战斗经验及技巧无比丰富不说,还精通空手道、跆拳道、泰拳、柔术、拳击、摔跤等科目,无论是力量掌控还是瞬间爆发力,几乎都是碾压性的。就连抗击打能力和反应速度,那也是相当地出类拔萃,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短板,简直就是个为格斗而生的天才。

按照人体构造来说,这种高大的人,反应和速度应该是弱项。可在菲戈身上,你却能感受到一种独特的灵性。腾挪闪避间,看似幅度不大,却拿捏得恰到好处,完全没有一丝的笨拙感。

“变态啊变态,地球上怎么会有这种人。”郑遇蹲在一块凸起的冰块上,远远瞧着被虐的布莱曼,心中简直乐开了花:“大明星挨揍,万千粉丝心碎,实在是过瘾啊!”他有些得意忘形,竟是没忍住高声吆喝起来:“我说大明星,你可不能让粉丝们失望啊!加油干他……”

突然间,郑遇毫无征兆地向前一扑,直接离开了冰块:“册那娘儿,啥人作怪。”

“看别人挨揍,你很开心吗?”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蓦然响起,只见郑遇原本蹲着的冰块上,竟是突起了一根半米长的冰锥,若非他躲闪得及时,菊花只怕就保不住了。

郑遇下意识地摸了摸屁股,跟着怒骂道:“谁他妈的在装神弄鬼?有种给老子出来。”随着他的话声落下,雪原上竟然开起了一朵朵冰莲花,从远处不断铺展而来。更有一根根冰柱拔地而起,于莲花两侧形成廊柱。顷刻间,一条莲花走廊就那么凭空出现在了郑遇身前。

一位身着象牙白风衣,脚踩棕榈色长靴,身材消瘦的白人男子踱步而来。只见他每踏足一朵冰莲花,那莲花都会转为红色,就像是在雪白的冰原上图了抹朱漆,看上去十分地鲜艳夺目。

“我是个行为艺术家,喜欢一切美的事物。哪怕是走路,也希望能看着很美,请你不要介意。”来人一头披肩的花白长发,在冰原的寒风中恣意飞舞,看上去颇有股仙气。

郑遇皱了皱眉头,沉声问说:“观你身上气息,应该也是星魂卫士,为何要偷袭我?”

“偷袭?呵呵!我不过是想试试阁下的反应罢了。”来人轻轻一笑,又语气晦涩地冷冷说:“早听闻星主大人对你青睐有加,我很想知道那是为什么。”

“看来受老大宠爱,也不是什么好事啊!”郑遇暗叹了口气,望着已走到跟前,正以下巴尖对着自己的白人,问说:“你是哪个战队的?”

来人背负双手,颧骨凸起的脸上写满了自得,傲然介绍说:“沃伦·沃克,第五战队队长,来至南非的行为艺术家,同时也做些金融投资。”他看向还在战斗的菲戈和布莱曼,赞叹道:“一个灵动飘逸,一个雄伟霸气,不愧是我白人精英。”跟着瞥睨向郑遇:“黄皮肤的支那人,我们也来切磋切磋如何?”

感觉到对方语气中明显的种族歧视,郑遇不由勃然大怒:“又白又瘦,跟个吸血鬼似的,还以为我怕你不成。”沃克眯起狭长的双眼,嘴角微微翘起,寒声说:“那就让我见识见识,你这个宠儿的能耐。”

“来啊!”两人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眼看着就要斗到一处,却耳听得一个意外的声音响起说:“队长就应该交由队长来款待。”

郑遇回头望去,见一个束发中年人大步行来,不由笑道:“维护民族尊严这种事,你的确比我适合。”来人撇了撇嘴说:“你少来这套,我若不是在地底待得快发霉了,才懒得管你这些屁事。”

“你好,我叫李道纯,第三战队队长,来至中国贵州。”李道纯径直走到沃克面前站定,抱拳以礼说:“我们中国人讲究先礼后兵,更懂得来而不往非礼也。先前你偷袭我属下,现在我要向你讨回公道,还请多多指教。”

沃克咧嘴一笑:“中国人,真是够迂腐守旧的。”只见他展开双臂,直接一个后空翻,便上了郑遇先前蹲着的那块冰块,并迎着寒风昂扬道:“欢迎来到我的后花园。”随着他的话声落下,原本光秃秃的冰原上,突然盛开起一朵朵花蕾,姹紫嫣红地一大片,看上去蔚为壮观。

“洋人,就爱弄些花里胡哨的玩意。”李道纯气息一沉,整个冰原都随之颤动起来。也不见他有何动作,脚下冰块便呈蛛网状裂开,随即一根石笋拔地而起,将其顶到了与沃克同等的高度。只是他比人家矮了将近一个头,所以只能依靠石笋来扯平。

沃克撇了撇嘴:“见识一下我的玫瑰物语。”在他的指挥下,花海中所有的冰玫瑰全部拔地而起,冰晶凝成的花杆子个个带刺,就像是箭矢般,铺天盖地一股脑全射向了李道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李道纯双手临空挥毫,只见一张若隐若现的土黄色符箓转眼形成,并向着冰原落去。陡然间,一座环形土墙拔地而起,将所有的冰玫瑰全挡在了外面。他跟着又指向天空,挥毫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一张朱红色的符箓转瞬印入湛蓝的天空,只见遥远的天际倏地划过一抹流光。那流光来势极快,待到临头时,已经化作一团浓烟滚滚的火球。郑遇一面鼓掌叫好,一面迅速后撤。

“心如葵花,向阳而开。”沃克目光沉凝,向着天空敞开了怀抱。一时间,无数的冰雪在其头顶聚拢,并凝结出一朵巨大的向日葵。

火球坠落,向阳花开。冰火相交,风云色变。天空中好似弥漫起了大雾,伴随着“滋滋”声响,不断有冰晶四溅开来。只见原本火红的陨石,在向日葵的包裹下,也逐渐化作了黑色。

这边爆发出的巨大动静,瞬间吸引了菲戈和布莱曼的注意。其实他俩早就发现有人到来,只是并未上心罢了。此刻见那边打斗得异常激烈,这才停止了互殴,转而观望起来。

“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李道纯宛如一头入水的海豹,直接从石笋上栽下,一头扎进冰层里不见了踪影。时间仿佛打了个盹,大地归于一片宁静。直到天空中刮来一阵寒风,萦绕在沃克身边迟迟不愿散去,他方才提高了戒心。


     他分享心得体会:“经验技巧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把符合阿国情、得到人民支持、广泛包容的新政治架构。此前,大量使用化肥导致地力透支、态文明建设纳入行动纲领的执政党。按照市场行情,廷·巴特尔养殖的种牛可以卖出不错的价格,但这在法律层面的态度是明确的,比如未成年人保护法就有明确规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