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种缘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一种缘分 (第1/3页)
    

破天眉心中的黑色霞光席卷整个空中,那些原本翻涌不停的红色雾气,在黑色霞光接触的刹那发出连绵不断的“嗤嗤”之声,竟如冰雪融化一般,蓝色天空慢慢在头顶显露出来,这下更激起了更多宫墙上红色扁平怪物的厉啸之声,它们攻击猛烈了数倍,但往往它们刚一接触那黑色霞光,身体便如那些红色雾气一般,开始融化成水,不待落到地面,已然蒸发一空,顿时前方露出不少空间地带,这让破天与身后众妖飞行速度顿时加快。

破天看看身后那十只一级妖兽,嘴角露出笑容,这都是他的好儿郎,现在他虽然催发了天赋神通,但这消耗他想在十里之处时,在拉开与身后天空巨大黑影距离后,还是有时间能够恢复的。

只是就在他刚飞出去百米左右,蓦然心中一凛,他的神识中前方有着一大片红色浪潮向这边迅速飞来,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红色怪物尖叫着向他这边悍然攻来,破天不由惊怒交加,前方攻击攻群起攻向后方,这根本不是通关中会出现的情况,他低吼连连“这不是正常的生~死~轮!”

只是他没发觉,在这片铺天红云中,竟有几只残活的蜂蛊四处乱飞,即便他发现了,也有可能认为也是这里的生物吧。

李言退出黄色光带后,已然快速向另一侧的白色光带一冲而去。他嘴角有一丝笑意“想来六师姐他们遇到这队妖兽时,压力会变的极少了吧。”

他刚才放出的蜂蛊是一种不需要以精血培养,以数量取胜的蛊虫,乃是他这几年中问赵敏所要,一方面是研究蛊虫之毒,一方面也是对蛊虫感到好奇。赵敏便给了他一些算是较普通的蛊虫,这蜂蛊便是其中一种。像那些需要用精血培养的蛊虫,数量极为稀少,每个不离峰修士都视为珍宝,基本都是从虫蛹时就以自身精血培养,与自身心神相连,根本不会送人。

李言在得了这几十只蜂蛊后,先是用其毒做了一番试验,发觉对自己半点威胁也没有,但还是觉得新奇,倒也没还给赵敏,而是自己简单的操练了几天,竟也能简单驱使,只是后来失了兴趣,便收入了赵敏给他的一只灵兽袋中,这次进入秘境李言考虑了一下,还是把这几种数量不多蛊虫带了进来,他并不确定要做什么,但觉得反正又不累,只是把灵兽袋挂在腰间就是了,但是他都没发现,进入秘境时一道美目可是在他腰间灵兽袋上扫了几遍,虽然这只灵兽袋就是最普通的低级灵兽袋罢了。

李言在刚才进入黄色光带后,发现期内根本不是三宗之人,眼珠一转便想到了蜂蛊,他放出了十几只峰蛊的目的,凡有蜂蛊所到之处便会触发原本安静的禁制,届时本来是随着破天他们一路打过去才会一一触发的攻击,竟在短时间内全部触动提前爆发,那样一来,通道内的妖兽面临的可不就是一小片攻击了,而是短时间内要抗过暴风骤雨的总攻击,而那时通道内的攻击数量瞬间翻上几倍。

李言看着前方越来越近如同风中柳枝般舞动不止的纯白色光带,眼中闪过一丝杀机。神识全面放开横扫四周,脚下却是更快几分,只是几个晃身已站到了纯白色光带之上,他的身形随着光带的舞动,起伏不止。

王朗英俊脸上如同罩了一层冷霜,看看身边的全九星,又看看身后的二宗四十三名凝气期修士,一手持着蓝色菱晶,一手上不时挥出剑指,一挥之间便会有数十道剑光自天际呼啸而来,端得是来无痕迹,去若闪电,击向铁锁桥上空黑压压的怪雕,一时间飞羽四射、血肉横飞。

这些怪雕通体乌黑,却身若精铁,后方那些凝气期修士,除非是十层以上全力攻击下才可伤得其性命,否则最多让其震开数丈飞向高空罢了。怪雕长长尖嘴如鹤喙,长约二尺的巨喙通体闪着妖异的绿幽之芒,每一啄这下空气如同被生生撕裂成一道道裂缝一般,摩擦发出刺耳的如布帛猛然撕碎之声,只是声音大了几十倍,令人牙根发酸,耳膜如裂,头痛不亦。这尖喙威力惊人,凝气期修士护体灵光往往只在其二三下猛啄之下便已是碎裂成灵光点点,如若躲之不及便是透体而过。怪雕那一双爪生的更为奇特,只有二指,二指呈一字前后竖向张开,二头为二根尖利异常的爪钩,而其一字型指腹却有白森森如刀锋般的骨刺透出,如同一柄长刀,在切中对方的同时两头竟可弯曲向内收缩,瞬间就可把二指抓中之物生生捏切成二段。

此刻他们正站在一条铁链桥上,桥二边有数根长长铁链护栏,脚下除了一块块方形的木板铺在几根铁锁链上之外,并无任何其他之物。而木板与铁链之下就是滚滚怒滔,江水咆哮不止。

全九星正全力应付脚下滚滚江中不断跃身飞起的金色小蛇,这些金色小蛇身如细线,长约半尺,头呈极尖三角,其上一对小眼露出嗜血光芒,一排排细密碎牙闪着寒光,它们成群接队从咆哮江水中激射向走在铁链桥上的众修士,无论是修士的长剑或灵器击打在它们身上,都会溅起一溜火花,然后坠落下去,但它们往往只是借着江中激起的浪花之力,再次悍不畏死的扑向桥上众修士。

一时间,无论是天空中黑色怪雕巨大翅膀带起的罡风,还是金色小蛇攻击中被反弹打在桥身之上,亦或是修士法力鼓荡不止,这座江心中铁锁横桥被击打的摇晃不止,桥上众人身形随之摇晃不定。

这些本已让人头痛不亦,但最可怕的是下方的滚滚江水不知是何种之水,怒滔溅起间,只要有一滴落在桥身之上,那里木板瞬时就被腐蚀一空,铁锁长链被江水点点沾上,立即冒出一阵黑烟后,其上深深凹下一块,而那些金色如线小蛇每次自江中跃起后,都会带来不少江水,这让太玄教和十步院修士苦不堪言,好在王朗和全九星各分别负责对付天上与下方江中攻击,他俩一手持着蓝色菱晶,一手护住了大片空间,只有一部分攻击才会落到凝气期修士那里,即便如此,他们这关进入后一刻钟左右,由原来的四十九人已然减少到了四十三人,这只不过是刚刚前进了四里左右,还是在二名顶级筑基修士的全力维护下。

望着前方江中雾气升腾笼罩了前面的铁锁长桥,虽然心中算出还有六里左右,但一时间却也感觉这桥漫长无比,只觉每走一步都是极其艰难。

“这一关如此难过,看来后面关卡越来越难了,如此下去,这一关损失的比刚才在球体之内损失的还要多。”王朗阴沉着脸低声向正在全力抵挡下方攻击的九星低声说道。

“难道王兄有办法吗?这里却是没有手段可以偷天换日了,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过这般到了十里汇合处,估计也只能剩下三十几人了。”全九星也失去了以往的温文尔雅,脸色难堪的说道。

一时间除了各种爆裂声,二人之间竟也是沉默了,良久后,王朗不由长叹一声。“看来你我这此番运气不是太好了,第一关都是遇上妖兽,第二关才汇合,而这第三关你我竟又是遇上妖兽,怎么如此晦气,竟无一关与那魍魉宗邪修遇上。秘境妖兽凶悍如斯,果然名不虚传,上一关我们可是足足殒落了十一名凝气期修士,才全歼对方六只妖兽。”

“想来这一关应该不会了,妖兽一共八支队伍,这前三关已经遇见三支了,这一关极大机率是魍魉宗或是净土宗。”全九星清秀面上竟也带上了浓重的杀气和不甘。

这也难怪,妖兽一共就八支队伍,他们竟然先后遇上了几支,虽然每关后都会重新匹配,但这机率也是极大了。

王朗忽然展颜一笑“全兄,上一关你赢了进入球体之内的机会,这一关应该让愚兄进入才是。”他说这话是语气中明显透露着不甘,上一关二人打赌想不到他们倒是后到了一步,剑疯子的毛病在前进的路中显现了出来,在确定目标后,王朗他们一路横冲直撞,所向披靡,但在前进到八里左右时,却慢了下来,原因乃是余力不足了,竟然让太玄教慢慢赶了上来。这倒不是说十步院剑修不如太玄教修士,相反若是面对面厮杀,最终胜利之人有七成应该是十步院获胜。

王朗要抢先在前到达黄色球体,自然是攻击较之以前更加猛烈,只是他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他手下这些人都是凝气期修士,能在大强度之下勉强跟上他的步伐已是不易。虽然他们几乎个个皆为凝气期十层以上修士,但是为了对付魍魉宗,这些修士都是三宗几十年从荒月大陆各处苦寻而来,虽然杂灵根修士资质差到极致,但毕竟也是拥有灵根之人,不是说寻到就寻到的,往往费尽心思找到一名拥有灵根之人,结果确不是超杂灵根的拥有者,倒让他们大失所望,这番景象若是说将出去,倒也是奇葩之极。

这些经过各渠道选出来的杂灵根,他们本来修炼到凝气六层基本都是不可能之事,何况要培养出九、十层的凝气修士,那只有靠更多的海量丹药堆积出来,所以这些修士的修为并非实打实一步步慢慢夯实基础修炼而来,无论是仙术领悟和灵力浑厚上都有所欠缺,一旦发生了持久战,尤其像是高强度战斗,顶住一时半刻倒是没有问题,但时间一长他们这个弱点就会显现出来。

反观太玄教虽然凝气期修士也是杂灵根,同样也是靠丹药堆积出来的,但是他们却有一套连环阵法,多人之间稳扎稳打配合,这倒与李言他们战斗方式颇为相似,走的不疾不许,平稳中虽也有急速之意,但基本还是以阵法相互配合前行,灵力消耗就少了许多,显得后劲悠长,在接近九里的地方他们竟然反超了十步院修士,最后勉强占据了上风,这让王朗脸沉似水,看向手下一帮凝气修士也是脸色不善了,好在这些凝气修士在这几十年中在他手下训练早是死了一批又一批,余下之人早已看淡了生死,虽是心中凛然,却也是个个面无表情。

上一关最后只得由全九星带着二宗修士进入了球体之内,单独留下王朗一人守在球外,不时担心的看向后方天空中的巨大黑影,心惊胆战。


     在本次会议上,总书记又提出要求:要围绕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充分运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岭村海拔较高,处在半山腰,通村道路只有一条竹林小路,路宽不到3米,坑洼泥泞,中巴车难以前行。克服困难送“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有这个信心。100年来,党领导人民拼搏奋斗,在中国大地不仅建筑起遍地平总书记提出的以史为鉴、开创未来“九个必须”的根本要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