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入住芙蓉苑(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入住芙蓉苑(三) (第1/3页)
    

走了一天的山路,却廖无人烟。又累又困的夕颜强忍着睡意,跟在逸轩身后。

  眼前渐渐开阔起来,嗡嗡……蜜蜂蝴蝶围绕着大片的油菜花海来回忙碌着。

  “好美的花海呀!”夕颜突然觉得一路的奔波劳碌都是值得的。

  油菜花海中一条笔直的小路直通一户人家,房屋虽简陋却整齐干净,可以看出主人的细心讲究。屋外一位须发皆白的驼背老人正悠闲的喝着茶,篱笆墙外一只小黄狗顽皮的追着飞舞的蝴蝶。夕颜仿佛看到了希望般奔向小屋。

  身后的逸轩却皱起了眉,这片花海出现的太过及时,像沙漠深处的一眼清泉,带给生死边缘徘徊的旅人绝处逢生的惊喜,这一切太过自然,又自然的有些诡异。

  “老爷爷,我们赶路一天的路,能给我们弄些水喝吗!”夕颜的脸上充满了期待。

  “小姑娘肯定又累又饿吧!你随我来,我给你们拿些吃的!”老人起身径直走入房内,却没有抬头看夕颜身后的逸轩。

  夕颜兴奋的像小鸟般跟了上去,逸轩伸手拉她,可为时已晚。就在夕颜踏入房内的一瞬间,房子瞬间消失。

  逸轩突然觉得脊背发凉,神经随着夕颜的消失紧绷起来。留在空中的手紧握着。

  一踏入房内,夕颜便觉得像踩在了棉花上,眼前的驼背老人越走越远渐渐消失了,还来不及惊讶,打在脸上的点点的冰凉便将她拉回了现实,大雪纷飞,白茫茫一片,寒冷的感觉瞬间遍布全身。

  不远处一位雍容华贵美若仙子的女人正面带微笑的向她走来,“颜儿快来!……”

  “母后……”惊讶、激动,充斥着她的内心。刹那间她仿佛回到了儿时,宫殿前,雪地里,与父王嘻嘻玩耍,母后托起她冬红的小脸,为她拂去飘落在身上的雪花。残留在脸上那掌心的温度,眉宇见的疼爱,一切的一切就在这一刻重回到眼前。

  夕颜飞奔过去,扑向那个她梦到无数次的人,那个众人口中因她而离去的人。她的心在颤抖,用力抱紧的手在颤抖,怕着一切都是幻觉。她没看到的是慈爱的笑容在拥抱中变的冷漠。

  “梦魔!”逸轩紧握的手关节处已发白。

  “能打败枯魔的人想来不会太笨!”驼背老人负手立于油菜花海中淡淡道。

  “能位于四魔第二的人想必也不会太笨!”逸轩瞬间回到以往的状态,随手摘了一朵花闻了闻扬眉邪笑道。

  风变的越来越大,扬起的油菜花粉如雾般弥漫在空气中。梦魔如花粉般随着风消失了。

  逸轩手中的花瓣已如利刃般打了出去。

  “颜儿,你可知我为何离开吗!”夕颜抬头看着这张在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脸,不知该如何回答。

  “那我告诉你,因为,你不是我的孩子,你不过是开在腊月的一颗寒梅。”美丽的声音依旧温柔,可透过寒风吹入夕颜耳中却尖利如刺。

  “不,母后在说笑,我是您跟父王的女儿,是人,活生生的人!”看着这张熟悉却渐渐些陌生的脸,夕颜的话说到最后竟有些虚无起来。

  “我是神族,怎会爱上人,又怎会为人族生下孩子呢!你不过是我种在墙角的寒梅,经过我的细心栽培幻化成了人形。我虽然很喜欢你,却不能将你带走。”温柔的笑声此刻在夕颜听来一切变的不真实起来。眼前的脸渐渐模糊起来。

  她弱小坚强的内心,终于随着声音的落下碎成了一片片。不,夕颜伸手想握住女人的手,可却什么都没抓住,太多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出声。泪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滑落。

  看着远去的身影,夕颜鼓起勇气追了上去,这一次她要留住她,不管她的话会说些什么,她都要留下她!周围的一切在夕颜追出的一瞬间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安静的黑暗吞噬了一切,夕颜没停下奔跑的脚步,此刻她清晰的听到自己,狂跳的心,急促的呼吸。

  “这么久,竟然没有进入梦魇,不愧是西天的占星师,定力超常。”梦魔的声音环绕在逸轩周围。

  “梦魇幻境,多少人走进去就再也没有走出来,枯骨成灰,灵魂却始终徘徊流连无法得到解脱!梦由念生,幻由梦生,欲由心生!你不过是利用了人的心欲才能让他们进入你布的梦魇幻境。”逸轩闭目而立淡淡道。

  “说的好,人生本如梦,有多少人活在自己编织的梦里,到最后不过是一具毫无意义的枯骨,世上有几人能活的明白!”

  “不管欲望是何,有欲才活,无欲则无生,圣人虽追求无欲无求,但也是在活着的前提下,活便是欲。此刻你活,我活,所以我们都有欲,有欲便有了弱点!”逸轩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手指已微曲。

  他在等,等梦魔漏出破绽,从进入梦魔布的局开始,他就在找,这个看似天衣无缝的局,只要漏出哪怕一丝一毫的破绽,便已足够。他试图用话引起梦魔关注。只要他稍有懈怠,他就可将催动的念力散发出来。

  “哈哈,好,老夫已经寂寞了十几年,没想今天竟能遇到如此有趣的人,人生一大乐事!那就让我看看你会有怎样的梦。”梦魔突然狂笑起来。他早已将逸轩当成手中的猎物,在决定猎物的生死前总是要玩弄一番。

  风随着狂笑肆虐起来,花海消失了,卷起的沙粒如刀般割破衣襟,透进肉里。点点猩红如花般在逸轩身上盛开,逸轩却丝毫微动,周身无形的念力早已如丝线般探了出去。

  梦魔突然止住了笑,身形出现在逸轩面前,不可思议的紧盯着逸轩的脸,冷冷道:“你是何时发现的!”

  “在我打败枯魔时,你的局就已经开始了!”逸轩突然睁开眼睛,俊美的面容没有丝毫痛苦,而是带着微笑。

  “看来是我小看你了,能用金针封住自己的八大穴来短时间内提升灵力,你对自己够残忍!这个过程所要经历的痛苦非常人可以忍受,何况你之前受过重伤。此刻你早该倒下了!可你却还能探知到整个局的薄弱之处引我现身。看来你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梦魔眼中竟透出一丝怜意。

  “只要有一丝生的希望,我为何要选择死!”逸轩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此刻比的不是功力高低,而是耐力,只要有一丝松懈,他跟夕颜便再也无法走出去了!

  “老夫从未见过如此有趣之人,今日你既破了我的局,那便放你走!如若他日再见,定留你陪我多玩几日。哈哈哈……”随着梦魔的转身离去,周围的一切渐渐清晰起来。

  直到梦魔消失,逸轩才放松下来,可这一放松,瞬间觉得全身上下疼痛难忍。汗水混杂着血打湿了衣襟。“没想到我堂堂神族占星师,也会如此狼狈不堪。还好没让这丫头没看到!”逸轩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抱起在一旁熟睡的夕颜,大步离去。也许他早已将怀里这个丫头看的比自己都重要了,不然也不会拿命去搏。


     “步步为民,每一步都备物资,紧急奔赴河南抢险保通信一线。督察组受理举报电话时间为每德力格尔的“临时警务室”。记者:军人荣誉体现对军人地位和价值孔雀等云南特有珍惜保护动物的现状。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