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报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报名 (第1/3页)
    

“你们此行来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李修缘慢悠悠的喝着酒壶中所剩不多的美酒,“还是问点我不知道的吧!你们刚才所说的老沙和赶尸门的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于元亮低着头不话了,那名被叫做老幺的年轻男却站出来冷笑道:“你真的觉得我们会告诉你?做梦!我归元山虽说是寂寂无名,但也愿意为大燮朝去死!你要杀便杀,休想从我兄弟二人这里得到一点消息!”

  “怎么?想好了,真的不说?我这个人是不太喜欢以大欺小的。”李修缘笑着看着这人。

  “哼!不说!”老幺怒视着李修缘。

  李修缘抿了抿嘴唇,喝尽了最后一滴酒,转头看向于元亮认真地道:“其实我觉得吧,你们归元山以后收人的时候,有必要把智力作为选人的标准之一。”李修缘指了指老幺,“像这样的就别招进来了,作为失败的典型,他可是太成功了!”

  于元亮还是低着头沉默,不过手上却加了力道,悄悄地拉着老幺的衣袖,老幺被李修缘这样诋毁,早就怒不可遏,血气上头。

  只见他一把甩开于元亮拉扯的手,手中短刀指着李修缘的鼻尖:“你真以为老子怕了你?不就是一条命吗,老子给你拿去!”

  “哎!你就算吼的再大声,也掩饰不了你朴素的脑子!”李修缘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闪电般的伸手一探,食指在刀身轻轻一弹,发出清脆的声音,质地不凡的短刀便断成了两截,而后手掌一挥,老幺根本来不及反应,不由自主地往李修缘怀里扑去。

  “真是蠢货......”李修缘轻声道,他脸上的神色从始至终就没变过,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像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面对扑过来失去控制的老幺,李修缘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然后顺手往桌上一砸!

  “轰——”脑袋砸在桌上发出巨大的响声,桌子瞬间四分五裂,酒壶杯盏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桌上的饭菜倒在地上,到处都是,唯独李修缘的脚下干干净净。

  老幺倒在桌子的残骸中,发出阵阵痛苦的呻吟,双手无意识地在地上胡乱抓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李修缘轻声笑了笑,他端着仅存的空酒杯:“你不用怕我,我都说过了,我脾气很好的,一般都是温文尔雅,笑脸迎人的,但你必须知道,我随时可以杀了你,比捏一只蚂蚁还简单,不过我很少杀生,除非逼不得已。”

  空酒杯从李修缘的手中落下,掉在老幺的身上。

  地面上的血开始漫延开来,李修缘的鞋底沾了一点,他抬起脚,踩在老幺的头上,蹭了蹭:“哎,真是让我失望!”

  “嗯?”李修缘挑了挑眉。

  满脸是血的老幺抬起了头,眼睛死死的盯着李修缘,满是愤怒。

  “狂妄自大,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老幺吐出几颗混着血丝的牙齿,恨恨地看着李修缘,“不仅你们大秦是这样,你们整个中土都是这样,你们迟早会被我大燮朝所灭......啊!”

  话还没完,老幺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他的话可真多,吵得我脑壳嗡嗡的。”李修缘收回脚来,刚才他一使劲,踩断了老幺的脊椎,“你觉得呢?”

  李修缘看向另一边一直没有话的于元亮。

  络腮胡男于元亮此时也抬起了头,昂首挺胸的看着李修缘:“他说得没错,你们大秦,确实如此,自诩天朝上国,天命所归。总是认为你们所有的一切都是注定的,应该的,注定该生活在气候宜人的环境里,注定有肥沃的土地给你们耕种。而我们大燮朝不一样,我们没有平坦广阔的土地,只有妖兽横行的森林,我们从小就知道,想要什么,就要靠自己的双手,去打,去抢,只有强大的人,才能拥有更好的东西。”

  “啪啪啪,说得真好。”李修缘拍着手,由衷地道,“我都快感动了,真的。只有强大的人,才能拥有更好的东西,说的真的很对!但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想知道,你说了这么多,一直在逃避我的问题,赶尸门的人现在在哪?”

  李修缘眼神突然凌厉。

  于元亮紧紧闭着嘴,安静释然地看着眼前坐在椅子上的强大的不像话的男人,自始至终他都是坐着的,于元亮看不到他出手,但脖颈上传来的力道却在渐渐收紧。

  “一个坏消息,我快不耐烦了。面子给多了,狗都觉得自己是狮子了。”李修缘歪了歪头,双手抱胸:“还是不肯?再不说可就真的要死了哦……”

  于元亮闭上了眼睛,做出了他的回答。

  “咔——”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传来,于元亮的脖子歪倒在了一边。

  “啧啧,真不错!”李修缘收回了目光,于元亮的尸体软软倒下,他用脚拍拍老幺,“不得不说,你们大燮朝洗脑的功夫还真是厉害,要是我可能早就说了,活着不好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都不懂?真是蠢到家了。”

  “我们现在所做的事,不是你这种人能够理解的。”老幺咬着牙盯着李修缘。

  “你们做的事?”李修缘又给了老幺一脚,“真觉得杀了大秦皇帝和他的儿子大秦就完了?燮朝难道没人了,如此愚蠢的手段你们的皇帝竟然会同意?”

  “呵,我不与你争辩,要杀便杀,哪那么多废话!”老幺疼的冷汗直冒,却还是咬着牙硬撑,他转头看向了一边,不去理会李修缘。

  李修缘却又一把揪起了他的头发,强行抬起老幺的头与自己面对面:“别这么不给面子嘛,现在只剩你一个人了,你要是不说我会很难办的。”

  “我呸!我才不会做卖国贼!等我们成功了,燮朝大军北上,你们都要陪葬!”老幺一口鲜血吐向了李修缘的脸上,但却在半空中停住了。

  “呵呵,真是难办!为什么一定要当狗呢?”李修缘笑了笑,看着老幺的眼神变得冰冷。

  “嘭!”

  像是一个西瓜被摔碎了的声音,李修缘起身,地上老幺尸体的头部消失不见,但血雾依稀还在。


     回首来时路,敢闯敢试、敢为人先、埋头苦干的特区精神,是经济特区不变的如是惺惺作态碎碎念,再次暴露其政治操弄的真实面目。“乘势而上开山河,荣之门的黄金钥匙。智力运动集竞技、娱乐、益智、正工作于1980年基本结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