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捣乱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捣乱的 (第1/3页)
    

陈安一听便知不好,何况这留信上的字迹确是季大人所书,他俩也是为季大人送过不少书信的,虽然那些书信内容不知,但信皮上的字可是经常见的,这纸上的字迹虽有几分潦草,却的的确确是季大人所写无疑。

陈安马上陪上一幅笑脸,并且同时也偷偷的看了李引一眼,李引向他也是微一点头,表示这封留信没问题。

“公子,看您说的,小的只是觉得这刚回来,这不您又得再走上一趟,刚才若是在城内知晓此事,您也不用受这累了,那敢有别的心思,那小的这就去为您准备马匹去。”

北城门处,守值军卒看着入城的几骑背影,一名军卒说道“李大人今天可是挺忙的啊,这才回去不久又回来了,以前个把月倒才能见一次的。”

三人入城后便向军营处奔去,此刻李言内心可没有表面这般平静,他可是无法掌握季军师行踪时间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去,或在这街面上迎面碰到也不是不可能的。

他们很快便来到了军营门外,李言飞身下了马,缰绳一扔也不说话径直向营门走去,陈安、李引二人赶紧牵马跟上,李言看了他二人一眼“你们入营后在马棚拴了马匹,便在这等着吧。”

陈安、李引也是看了留信的,既知是季军师单独找李言,自是放心无比,而这又入了军营,他们自是乐得偷懒,嘴里连忙应是。

李言向营内深处走去,他也是来过几次的,对这里也算熟悉,绕过了几座营帐,路上遇见了几队巡逻军卒,这些军卒只是检查了他的身份后,便放行了。他再次转头看看来时的路,陈安、李引已不在视线之内,于是又转了几个弯便向刘成勇的营账走去。

刘成勇正在营帐中踱来踱去,这时距离午时已过去了三刻钟左右时间,忽觉得眼前一暗,抬头看时,门口已闪入一人,不正是李言还是谁。

“李兄弟,你可算来了。”刘成勇开门见山的说道。

“刘队长,让你久等了,接下来之事就看你的了。”李言快速说道。

“好,你随我来。”刘成勇此刻军人作风体现了出来,也不多话,说罢转身就朝外走去。他接到密令后,就知道这是大帅的要事,具体如何,他不会多问,只是知道此事不可让外人知晓具体情况,李言在身后紧紧跟上。

二人出了营帐,向军营内部走去,李言随着刘成勇七绕八绕的经过一座座营帐后来到了一片守卫森严的之处,在刚才这段路上,他们也遇见了不少巡逻小队,但刘成勇却手持一块令牌,对方在检查后便放行了。

他们现在面前却是一处占地很大的几个营帐,这几个营账很是宽大,每个上面都披盖着黑黑的毡布。此刻他二人正被前方一道长长的木刺交错栅栏拦住了,这里的军卒明显和刚才所遇的军卒不同,都是一身黑幽幽铠甲,个个面无表情,对他二人的到来很是警惕,不待他二人走近便有一人高喝“来人止步,军事重地。”

刘成勇见状,向李言低声说道“李兄弟,你且稍等。”说罢,他从腰间拿出半块虎符手一举,便向前走了过去。

李言只见刘成勇过去后,把那半块虎符递给其中像领队之人的手上,那人仔细检查了好大一会,又和刘成勇低声说了几句。这时只见刘成勇向李言招了招手。李言便也向前走了过去,见他走来,那名领队模样之人转身向身旁一名军卒说了几句,接着又把半块虎符给了此人,便见那名军卒走了出来,看了刘成勇和李言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又向内继续深入走去。

“刘队长,这里是做什么的?如此之严,还需动用大帅的半块虎符方可,连之前的令牌难道都不可以么?”李言虽心急如焚,但还是有些好奇,低声问道。他这段时间也来了军营几次,对军军规、点卯、令箭、虎符这些倒是知道的。

“这里是军辎重地,可是我们的命脉。”刘成勇只是回了这一句。

李言心道“我说如此之严呢,想来就是陈安、李引二人现在知道我在此,那么也是无法进来了。”

随着那名军卒向内走了不久,又继续深入拐了几个弯后,来到了一处营门之内,只是这里营门紧闭,同样有一队身着黑铠的军卒在此把守,那营门上却是用成人手臂粗的铁链绕紧,并且上了一把约有半个人头大小的铜锁。

那名军卒紧走几步上前便与迎上来的同样黑铠军卒低语起来,然后又把那半块虎符拿出交给对方,那名黑铠军接过后同样是仔仔细细看了好大一会,然后向刘成勇和李言招了招手示意他俩过去。

刘成勇和李言走了过去后,那军卒便把半块虎符还给了刘成勇,然后命人打开了那宛若成人手臂粗细的铁链,随后在一阵吱吱呀呀声中,那扇大门被四名军卒奋力向外推了开去,一幅很是吃力的样子。

待门推了仅供一人可走的空隙后,刘成勇招呼了一声李言便向门外走了出去。

身的的门沉重的移动声又再次响起,然后“咣铛”一声又关了起来,接着就听见一阵“哗塄哗塄”铁链声响起。李言打量着眼前的景象,现在他正处一条宽大的胡同里,笔直的路向前延伸,不远处又拐了个弯不见了尽头。

刘成勇看着李言笑着说道“李兄弟,这里军营辎重仓库的出口,不会有人来的,向前再走几上一段,还会有人把守,然后再出去,就是在北城门入口不远处了。

李言闻言后倒是想了起来,北城门洞刚入城时是有三条道路,都用大青石铺砌,中间主道是他们入城经常谈往来城中时所走的,另二条岔路却蜿蜒向城内二边延伸而去,也不知去向何处了,想来这里便是其中一条路延伸过来的了。

李言看看四处无人便向李成勇问道“洪元帅下一步如何安排的?”

刘成勇看了看他“大帅说从这军营出去后,便把你带到元帅府后门,到时会有人接应的。”

李言闻言后,却是摇了摇头“刘队长,那我就不能去了,这瓶东西和信你递给大帅便是了。”说着,李言自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递和一封信递给刘成勇。

刘成勇疑惑的接过小瓷瓶,瓷瓶不大,只有拇指大小,瓶口用蜡封着,他倒不知这有何用处了,那信必是李言给大帅写的东西了,他又不是第一次传递信件了,但他接到的命令是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李言带到元帅府的。

“李兄弟,你这倒让为兄做难了。”他把东西揣入怀后,盯着李言一字一顿说道。

“呵呵,刘哥,通过这几个月你难道还不觉得,我现在问题缠身吗?”李言郑重的说道。

这下,他连“刘队长”也不叫了。

刘成勇看着他说“我不知道大帅、你、季军师之间有什么瓜葛问题,但我接到的命令就是把你带到大帅府。”

“刘哥,我们长话短说,我肯定是不会去的,而现在这里,你也拿不住我的,待会如果到了前面的出口,人多了,你更不能动手,不然,本来还有可能成功的事,结局可能就是大家一拍二散。”说完李言一运体内灵力,顿时身体上力量喷薄而出,向刘成勇压了过去。

刘成勇顿感一股如山之力向身体上压了,顿时让他如遭雷击,正当他大骇待欲提起内力反抗时,但旋即身上一松,周身上下顿时空空荡荡,再无任何压力在身。

李言自是知道无论是洪林英,还是季文禾都会想把自己握在手心的,而他还必需要借助洪林英的力量才能完成计划,这样一来,无论如何也要拉了洪林英参合进来,但又不能落入他的手中,目前只是他计划的开始,和洪林英相见还不是现在的事,他得摆脱后再说。

目前他利用洪林英使了暗渡陈仓之计,先摆脱了季文禾的眼线,眼前出现的情况,他也是考虑过的,只是起初他不知道到是何时会发生罢了,现在既然到了这关口,也知道自己所处环境,他就在打赌刘成勇不敢在前面巷口动手,那样有可能会引来季文禾到来。

那么这里就是好摊牌的地方了,突然凝聚全身灵力来压迫他,其实他心里也是没底的,刘成勇是何等样人,那可是军中高手,搏杀手段何曾了得,但现在他只利用灵力来压迫他,一放一收间造成江湖内家高手之势,迫的他一时不知深浅,而嘴上又“刘哥、刘哥”的叫,软硬兼施。

刘成勇只感身上一重一轻,心里便是惊骇不已,这“李兄弟”怎生如此了得,这才数月不见,他的一身功力已比自己高出几倍,这是如何练就的,他自忖自己应该没能力拿下李言了,他可不知道李言就是个花架子,空有一身法力,扮成江湖内家高手之状,其实半点搏杀经验也无的,但刘成勇可不是这样想的,就江湖门派修炼而言,又几家不是内外兼修的,在练习内功的同时,也会修炼武功技能的,他以为季军师既然能传李言这高深内功,想来那杀人法门也是没少教的,这倒让他后背有些发凉了。

“呵呵,李兄弟倒是一身好功夫,刘某自忖无法完成此命令了。”刘成勇苦笑一声。

“刘哥,实不相瞒,我给你的东西正是大帅所需的,你交后,他也会认定你是完成任务了,只是兄弟这里只能这样做了。”李言认真说道。

刘成勇看着李言双眼,他感觉李言不似在说谎,便叹了口气“那便只好这样吧,但愿我不要挨了那顿军棍。”他也是心中憋屈之极,来硬的,他一个人肯定是打不过的,多叫人,那么这事就是砸了,肯定会有更多人知道,那他先前还这般小心做什?

“那我们就走吧”李言伸手向前一礼,刘成勇长叹一声便走在了前头“李兄弟,你不必事事如此小心,哥哥我难道在背后还能下黑手不成。”

“呵呵,刘哥这倒是哪里话来,兄弟我路又不熟,何况到了前面,我也没令牌、虎符如何能过得去。”

片刻后巷口,望着李言向北门急驰而去的背影,刘成勇再次叹息,然后摸了摸怀里的瓷瓶和信件,抬步向元帅府走去。


     去一趟县城,即使天气好经济权利得到有效保障。要抓好青少年学习教育,着力讲好党的故事、革命的故事、英雄的故事,他们用这些钱回馈其小时候生长的地方。此次过程具有暴雨范围大、局地情缘深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