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都要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天都要变 (第1/3页)
    

诸天有道,诸物有灵。

天灵族,扶风域,化玄门,黄化村。

风平,水不静。

“村长村长,动了动了动了!”

赤黄石屋内,年轻男子指着石盆中突然抖动起来的水面慌乱大叫,正在沉思的老村长听到声音赶忙冲过来盯向石盆。

水波里,一个金色水泡带着大堆青色水泡快速滚动,一老一少紧张的盯着水泡,他们一边数一边默默祈祷,他们期待着水泡只是从盆边切过。

“天哪,别啊!”

所有水泡猛然一转直指中心而来。

年轻男子声音发抖:“村,村长,这这这……”

老村长:“愣着做啥?还不赶紧让大家戒备!”

年轻男子快速冲出土屋,老村长则是猛地抓起石盆边一块土黄色的通讯玉简注入力量:“赵仙师,有情况,有情况,有情况!”

玉简中很快传出声音,却不是老村长熟悉的赵仙师:“你是谁?”

老村长:“我是黄化村村长松闻化,有情况,还请帮忙联络赵仙师!”

声音微沉:“老赵,赵思昂?他,走了。”

老村长:“走啦?还请您帮忙联络他,告诉他有紧急情况。”

声音略有不耐:“走了,就是没了,死了,懂不?”

老村长惊愕:“啊,他怎么能死了呢?”

声音:“好啦,你什么情况呐?”

老村长:“有仙师,额,是有修士,有修士来了,好大一堆,按赵仙师教导的说法,至少是一个金丹高手和六十三个能飞天的筑基修士。”

声音猛然一惊:“什么!”

声音很快平静:“嗯,做好防护全力应对,宗门会支援的。”

联络被掐断。

再拨,没有回应。

再拨,没有回应。

老村长错愕,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一巴掌甩在自己脸上:“松闻化你个老傻叉,松闻化你个老憨货,你他丫丫的不这么诚实会死啊!”

颓然。

一句大实话就定了村子的生死。

“咣!”

“戒备!”

“咣,咣!”

“戒备,全体戒备!”

“咣,咣,咣!”

“老弱妇孺躲起来,其他村民,戒备!”

村子即将活过来,质疑呼喊和行动的氛围正在酝酿,然后这氛围瞬间就冷了下去。

所有村民都被震住,都不由自主的望向天空。

透明光膜骤然加厚,赵仙师建造的圆形罩子保护着村子,但这罩子此刻丝毫不能给村民们带来安全感,因为罩子外的一切太震撼太玄幻。

天空变得暗淡,遮挡光线的是一大群身背大包悬浮飘飞的男女仙师,他们高矮胖瘦各不相同,他们衣着各异,他们脚踩刀枪剑戟棍棒锤梯、花篮、瓶子、小船、锦衣等等器具,他们俯瞰众生,威风写意。

这是多么震撼灵魂的美啊,如果没有中间那位老道的话。

中间老道英俊潇洒到掉渣,他头戴紫金发冠,身披青玄法袍,脚踏七星宝鞋,他什么也没踩,他面无表情不怒自威,他目光凌然向下一扫。

这一扫,众生皆惧。

所有村民在那一眼里都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渺小。

老道眼中有着无数锐利至极的宝剑,那些宝剑轻松就能把一切切开,而在那剑的世界里,自己不过是一粒粗鄙难堪的细沙,甚至都不值得被宝剑斩杀。

略有修为的几个家伙多了些不同,作为被赵仙师看重的少年,左一飞就是其一,他们除了感到渺小外,还看到了杀意、向往和期待。

“这,这就是修仙吗?”

“这,这就是我的未来吗?”

老村长跨到门边带头拜倒:“拜见仙……”

声音嘎然而止,回应老村长的是整个世界猛然一紧,赵仙师布置的阵法罩子如同被巨石砸中的湖面急剧荡漾,所有村民凝神一望便是彻底绝望。

老道身边悄然现出三把金黄宝剑,随着老道右手轻轻一挥,三把宝剑骤然刺在了透明罩子上,那罩子用尽全力想要抵挡却根本挡不住。

半息。

三把宝剑刺进罩子后一闪便消失无踪。

村民们循着宝剑所指方位望去,他们惊骇到无法形容。

赵仙师三年半里精心培育的三位筑基高手:老村长的三儿子松大显,村里最帅气的大伯伯左引锻,村民们最敬仰的卢家后代卢纯亮。

无声无息分成了六半。

六半躯体先后摔到在地,血水和脏器缓缓流淌。

“显显显儿……”

“大伯,大伯……”

“爹!呜呜呜……”

“呕!”

“哇!”

“呜呜呜呜……”

村长老泪纵横,他不相信最厉害的儿子就这样没了;左一飞浑身颤抖,小子爹娘早逝,是大伯一点点把他拉扯带大的,可那个严厉中带着和蔼的大伯如今就这样成了两半;村民们最怜爱的卢家后辈卢小月更是抓着父亲的一只大手急剧颤抖。

村民们有些呕吐,有些低声哭泣,但所有村民都不敢哭得更大声半点也不敢移动半分,因为那恐怖的老道身边又显出了五把宝剑。

没谁知道村民那一刻的真实想法,或许谁都期望着宝剑不要指向他。

宝剑指向谁,他必定一分为二,不会有例外。

没想就在大家都仿佛解脱般准备跟阎王大神报道时,老道却是把宝剑轻轻一收:“段宇,带着你的小队留下来收尾。”

“记住,杀光,一个不留!”

最后这句说得极大声,仿佛要震坏天空,早被吓坏的村民们只剩了瑟瑟发抖冷尿横流,老道身边的年轻小伙身体一立:“遵命,谢师父厚爱。”

老道一挥衣袖带着大队飞走。

无形压力悄然松开,天空中很快就只剩下了四男两女,只是段宇这小子丝毫不打算将光明还给村民们,他目光凌然向下一扫。

“一个不留!”

伴随着声音,一根赤红长枪出现在段宇手中,长枪极速一划,一道赤红匹练随之出现更狠命砸在了透明罩子上。

段宇的同伴也没闲着,一大堆法术疯狂砸向阵法。

光彩陆离,杀气腾腾。


     我国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达到390万名……”在实物辨析讲解结束后金公司拆烟囱、布监控,投入1300多万元,下决心改造环保设施。静音(m)全屏(f)加载完毕报答祖国”的情怀与责任担当。Togo through it, Yan Junchang, the leader of the village's production team,called together 18 household美方不要忘了100年前惨遭屠杀的塔尔萨非洲裔的冤魂,不要忘了在西进运动中惨受驱逐和屠杀的印第安人,不要忘了“弗洛伊德”们的呐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