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凶狠的搏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凶狠的搏杀 (第1/3页)
    

那老妇不悦道;

“什么常空短空,不管是谁也不能偷看我连家的剑法。”

那老者笑道:

“夫人莫怪,只怕他还不稀罕连家的刀法。”

对常空道:

“两位请入内坐。”

那边两个少年收起刀剑,常空两人和老者几人来到堂屋坐下。老者给几人相互介绍了。

刚才那方脸汉子叫连龙,那被常空劈空掌推倒的叫连彪,那老者施贵,那在场中比试的两人一叫连宝,一叫施昊。连宝是连龙的儿子。旁边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叫陈通,绰号开山手。还有一个中年女人是陈通的夫人,叫寒冰刀毕霜,乃金刀门的传人。

几人在客厅中闲聊,连龙指着那个姓施的少年,道:

“常大侠可知此人是谁?”

“是谁?”

连龙道:

“他便是此处以前的总镇施元的公子,施大人自去年遭难时,大公子和大人被害,止留下这幼子。施贵是他家的管家,连夜带着他投奔到这来。忠臣之后,我当然收留为徒,教他武艺,他日寻那仇家报血海深仇。”

常空大吃一惊,东江总镇正是自己所杀,没想到在这又遇到了他的儿子。抬头看那蓝衣少年,十四五岁,面皮白皙,嘴巴紧闭,神情冷骏。

常空道:

“是什么人害了施大人?”

连龙和连彪互相看了看,面皮有些变色,道:

“此时也真是悚人听闻,常老弟没听说过罗阳之事?”

常空道:

“路上听到一些,不太清楚。”

连龙道:

“去年元宵时,一个可怕的刺客孤身一人在御花园中将前朝皇帝连同满朝文武一锅端了。那妖怪武功之高闻所未闻,真是古今未见的一个可怕东西。在那满朝文武遭难之后,据闻又有刺客在苍州、路州、贺州和清江一带,将大罗半个朝廷的封疆大将大吏诛戳殆尽。杀皇帝、朝中大臣和边关大将的事连接发生,应是同一伙人做的。这施公子便是幸存的施元孩子了。”

常空假意对施元昊劝勉鼓励了一番,道:

“忠臣家门惨遭不幸,真是让人动容,施公子要努力研习武艺,早日寻到仇人,为你父亲报仇雪恨。”

毕晓月道:

“这事也真是古怪,这些人是谁?为何如此心狠手辣?”

众人看了看,连彪嘿嘿一笑,道:

“还用说,当今天下是谁的?谁想坐天下?”

连龙不悦道:

“别乱说!”

这时有人进来道:

“大少爷,老爷回来了。”

门外有脚步声响,连龙连彪几人忙站起来迎出去。常空两人也跟着几人出去。

只见几个人从照壁那下来,为首一人,头发雪白,身材壮实,面色红润。一身褐色长袍,上面绣着团蝠。身后跟着个黑衣管家模样的人,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和几个黑衣家丁。

连龙给他引见常空两人,原来那雪白头发的正是连龙父亲连震东,旁边那中年男子叫连虎,是连震东二儿子。

连震东目光锐利,直刺到人心里一样的盯着常空,道:

“阁下就是常空?”

“正是,见过前辈。”

连震东“哼”了一声:

“不敢当,怎么老朽从未听说过落霞山有什么落霞派?”

常空道:

“家师来历不明,是个异人。其实并无什么门派,只是在那里结草为庐,传授我剑法。这位是我师妹,刚进门不久,师父在山中遇到她,为使我不孤单以后有人相互照应,也收她为徒。师妹想闯荡江湖,因此我二人出来。因为没有来历,只好自立门户称为落霞派,连大侠见笑了。”

连震东微微笑了下,转身进堂屋去了。

丁秋云两人也向连龙等人告辞,到镇上客栈住下。

边陲小镇,人不多,安静宁逸。小镇周围都是高山,虽还未到春天,但也是青翠相连,风景秀丽。

两人来到镇外,天又下起了小雪,四下里寂静无声,眼前是连绵的树林和耸立的山恋。两人信步上得一座山峰,站在山坡前正欣赏眼前波涛一样的绿色海洋。

突然,一条绿色的人影“嗖!”地从两人头顶越过,像一只燕子一样划过,落在对面松树顶上。原来是个少女,一身绿衣翠绿,峨眉粉黛,面容娇嫩,身材袅娜。

那少女两人身后不远处笑道:

“来呀,追我呀!”

一个白色人影划过上空,向那少女所在的地方掠去,少女咯咯一笑,双脚向下一压,树梢压下去一大片,身子凌空飞起,向前飞去。

那白衣人是个少年,也在树顶上踩了一下,飞起追过去。

常空对丁秋云道:

“定两个轻功不错。”

丁秋云也惊讶地看着那两人远去,道:

“走,我们跟上他们,看他们是什么人。”

两人身子飞起,都在脚下运起真气,踏着树冠,向那两人方向追去。

那两人小鸟一样在山间飞奔,身子轻灵骄捷。

丁秋云一边运气向前,一边对常空道:

“这两人大概是眉山门下,这戈州一带地处边陲,传说中的眉山派就在此。”

常空不解道:

“这两人轻功比那几个仙城山的年轻弟子都好,这眉山派和仙城山比起来如何?”

“虽比不上仙城山,但也是历史悠久的古老大派,和仙霞山相当。”

两人正不紧不慢的跟着,不远处的两个少年男女却突然不见了,常空低低对丁秋云笑道:

“躲在那树后,要找我们麻烦。”

两人停下,立在树冠上,身子随风摇摆。

等了一会,那两人忍不住了,从一株大树后转出来。那白衣男子二十五六,面容俊秀,神态潇洒,看着两人,不悦道:

“两位何人?为什么跟着我们?”

丁秋云飘身下树,向男子抱拳,道:

“在下落霞山斩风剑丁秋云,这位是我师兄追风剑常空。见两位身手不俗,有心认识结交,故此跟着两位,请问两人是何人门下?”

那少女十七八岁,美貌可人,手中提着长剑,这时鼻中“哼!”了一声,道:

“我们是何人门下关你们什么事?你两人鬼鬼崇崇跟着我们作甚?”

丁秋云微笑着道:

“小妹不必生气,我们没有恶意,只想认识你们,交个朋友。”

那青年男子道:

“丁秋云?没听说过,是何门派?”

“白州落霞山。”丁秋云道,说着又抱了抱拳。

那青年似乎不情愿地抱拳回礼,道:

“落雀剑任平,这位是我师妹小飞仙丁铃。”

丁秋云微笑道:

“公子莫不是眉山的弟子?我们正要拜访一下贵派的仙道虚月子前辈,可否代为引见?”

青年道:

“这个,他老人家云游去了,都几个月没回山了。”

一边对那少女道:

“师妹,我们回去吧?”

少女站着没动,斜眼看着两人,突然对丁秋云道:

“看你两人刚才竟然能跟上我们二人,想必武功了得。不如来较量一下,叫我瞧瞧你们的武艺啊。”

丁秋云想了想,道:

“好吧,但是刀剑无眼,我们比些拳脚吧?”

少女道:

“你放心,我可以收发自如,不会划烂你的脸。”

丁秋云道:

“这,小妹,我这剑很锋利,还是比下拳……”

那青年不耐烦地道:

“你比不比?没胆子就算了,我们走!”

丁秋云一心想结识他们,无奈只得抽出剑来。

那少女笑着看着丁秋云,也抽出手中长剑,把剑鞘递给那青年。然后举剑作了个举火撩天的招式。

丁秋云也摆好架势,那少女见丁秋云猫着腰,把剑举在胸前对着她。不由和师兄对视一眼,露出会心的微笑。

丁秋云见他俩的神情满是瞧不起自己的样,不由有些生气。

少女双脚点了一下地,跳到丁秋云面前,挺剑向她刺来。丁秋云身子向旁边侧,打开她的长剑,跟着向她左前方急踏两小步,抡剑向她腰上劈去。

少女应变迅速,长剑掉转,剑身下沉,“啪!”的地打开丁秋云的剑。

两人剑影交错,打得难解难分。

一会时间后,丁秋云卖个破绽,那少女一拳打在她腰上。丁秋云踉跄着身子急急向后退去,差点摔倒。

那少女和青年一见,不由笑起来。

青年道:

“丁小姐剑法其实已经很不错了,只是下盘虚浮了些,可惜了。”

丁秋云站定向两人抱拳,道:

“两位见笑了,艺不如人,甘拜下风。”

那小女得意地接过师兄的剑鞘,把剑还入鞘中,道:

“你也算不错了,这方圆百里,没有哪个女子能接过我二十剑,你已经比她们强了。落霞山的剑法还不错,就是有些花架子,中看不中用。”

常空在一旁微微一笑,知道丁秋云是故意败给她,以这少女和那青年的身手,两人一起上也不是丁秋云的对手。

丁秋云道:

“眉山剑法果然天下闻名,在下惭愧。”

又道:

“我二人也是喜欢游山玩水,闻听眉山不但有仙客,山上景致也很好,不知我们是否可以上山游赏一下?”

少女一反方才的傲慢,欣然道:

“当然,丁小姐请跟我们来。”

于是丁秋云和常空一道,跟着两人来到一座高耸的山峰前。

但见山峰入云,云岭玉带,山上松柏垒垒,高险雄奇,山腰之上白雪皑皑,其中有黄色绿色的殿顶忽隐忽现。周围还有一些矮一些的山峰,如众星仰月,拱卫着中间的主峰。

青年指着那中间主峰道:

“这便是我们眉山派宫殿所在。”

丁秋云举手在额向观看,道:

“果然名不虚传,好一座仙山。”

常空两人把马寄在山下农人家里,跟着丁铃任平二人。几人从中间的一个阶梯上山,一直走了小半个时辰,才来到山腰处。此处已是大殿所在,再往上云雾缭绕,已经看不清山上的面貌。

此时日光普照,四周白雪央映。

山门巍峨,上用隶字书写:风云浩荡。

这时两个年轻道长出来,见任平都喜道:

“大师兄回来了!”

一个扭头向山门内喊到:

“大师兄和小师妹回来了。”

顿时从山门内奔出好几人来,都着蓝衣道袍,却也有俗家便衣模样道长,都是男子。

众人围着任平说笑,又打趣那少女。

任平和众人大声嬉笑了一会,道:

“师父呢?”

“在里面呢。”

又有人看着丁秋云两人,几个年轻的道长不住地看着丁秋云。

丁铃冷笑着道:

“没见过女人,一个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快进去。”

任平想起来,给众人介绍常空二人。

其中一人一听,吃惊地道:

“常空?丁秋云?莫不是在汝南大战罗汉会的那个常空?”

任平一愣:

“怎么,你认识他?”


     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落实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划定永久基本农田,建设高标准农多伦多等地2020年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分别增长了717%、600%和400%。现代女性创业者卓玛体上还有一定差距。最终,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核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电的两小时,这个山坳坳里的村庄陷入一片漆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