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真是这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真是这样 (第1/3页)
    

焦海鹏为了祈求师傅携自己通往北境,便跪在地上磕头如小鸡啄米。

众人见状,生出恻隐之心,却说不得话。

焦海鹏边磕头边说:“师父在上,弟子决意前往,永不后悔,你老人家若是不同意,我便永远不起来了,一直给你磕头,磕死我吧。”

咚咚咚···

把地面磕得乱响。

额头上也快破了。

长明道垂着头,板着脸,竖着眉,一手捋顺着胡须。

嗟叹连连。

焦海鹏的决心感染着每一个人。

小石头几次要拉焦海鹏起来。

可这里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黄青浦背着手,立在一边很长时间,眼看局面焦灼,大家的心情都不好,暗想:“这么下去总不是个办法,焦海鹏皮糙肉厚,磕几个头,倒是无碍,耽搁了喝酒的事情,可是大过。”

于是,他找个机会,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师兄,你的意思我算是听明白了。这完全是莫须有的,你一厢情愿。你把柳长歌托付给我这还不算,还要把你这个傻徒弟交给我教导,那可不成了,照顾个小孩子足以使我手忙脚乱,哪有时间教导你徒弟习武,我看他傻里傻气的,不太聪明,若是我教他,岂不把我气个好歹。我看还是自己的徒弟自己交,师弟我是分身乏术,爱莫能助,你带着他一起前往北方长城吧!别留在这给我添堵。”

师伯的话是不大客气,甚至是难听至极。

可焦海鹏毫不在意。

他猜出了黄青浦心口不一,明着帮自己说话。

一时脸上泛起笑意,心里真高兴,连连说道:“对,小长歌需要是不照顾,我是个粗野的汉子,不懂照顾人,学又学不好,别烦到了师伯”。

只要能跟长明道一起赴边关,他死也甘心。

长明道犹豫不决,在心中盘桓许久,他想:“海鹏年纪轻轻,人品正直,很有武功根底,若有名师稍加调教,将来大有一番作为。若是跟我一道去了北方,战事一起,九死一生,我嫣有时间对他教导,岂不是误人子弟么?可是他似乎意志坚决,这可如何当处?”

想了半晌。

长明道终于捋直了柔肠百结,说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海鹏,你自己的路,别人不能逼着你选。我便遂了你的心愿。将来等你后悔了,还可回来。”

黄青浦呵呵笑道:“师兄。这话你可说错了。常言说得好‘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边境虽苦,但却最能历练人的本事。别看我说他傻里傻气的,但有一身忠勇,这一点在很多江湖人的身长可不常见了!未来大有期许。总归他也是我天山门徒,我自不会把他推上绝路。”说完,向焦海鹏挤眉弄眼。

焦海鹏冲师伯一笑。

长明道点点头,说道:“自古成就大事者,皆从困苦中来。海鹏,你需要知道,战场不是江湖,任你随意逍遥,军令如山,约束你的一切,两军交锋,不是剑客和剑客过招,会手下留情。残酷远非你能想象。”

焦海鹏忙道:“师傅所言极是。”

“到了边境,一切行动,必须得遵照为师的安排。”

焦海鹏高兴道:“到了北方,师傅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保证不违背师傅的意愿。”

“得啦!”黄青浦努嘴道:“将来的事情还远着呢!你们要干什么事,怎么闹,等到了北方再自行商量,山高路远的那我可管不着。可今日这场酒,我足足等了好长时间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王兄,你有打猎的本事。东边的野味较多,下酒菜的事就有劳了,酒的事包在我身上!”

王彪应喏,背起弓弩,转身而去。

黄青浦迈着大步也相继出去了。

移步院外。

黄昏的风景多了一些萧索其凄凉。

满山的金黄和一片片的幽绿交互融合。

寒山与古树有了另一种味道。

暮鸦归巢。

荒野岑寂。

飞蛾在噼里啪啦的篝火附近翩翩起舞。

火堆上架着一只野兔。

灰色的炊烟冉冉升起。

滋滋的烤肉声和众人的说话声混为一体。

几个人围炉而坐。

一边扎着酒一边聊了江湖里的快意恩仇。

乐哉,爽哉!

酒入愁肠愁非更愁!

原本沉积在腹腔内的热血被烈酒点燃了。

每个人的脸上全都红红的。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专属的小秘密。

三巡酒,杯不停。

七分笑,三分愁。

张琛满面红光,兴致盎然,忽又引吭高歌。

唱的是:

前路难,难于上青天。

上得天,揽明月。

月下花前。

兴衰成败一酒间。

东十年,西十年。

乌云银发破蓑衣。

谁记横刀立马。

当年俏少年?

黄青浦则舞剑助兴。

携剑上场,剑光闪闪。

静如处子动如兔。

立若枯松卧若钟。

三分醉意,十分豪气。

自古多少英雄事无法记录在册。

江湖皆在付之谈笑间。

伴清风明月。

无数的豪杰像一泡尿去无踪影。

转眼之间,斗转星移,月山中天。

冥冥山野只有一处红点。

每个人都带着几分酥醉。

枕梦而眠,和衣而卧。

一夜无话。

露水洒叶子,光晕照脸颊。

翌日又是个万物勃发的晨曦。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合上一百年,一千年,少不得有分开的日子。

长明道师徒、急先锋张琛三人立于小门之外,路径之上。

黄青浦对着他们拱拱手,笑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就送到这里了!此去北方,行程三千里,山高路远,愿各位逢凶化吉,到了那再联系!”

长明还是一身破道袍,神采奕奕。

焦海鹏的黑脸上洒着阳光。

张琛则是一副淡薄的表情。

猎豹子王彪依着门扉,静观其变,默不作声。

三人回礼异口同声道:“青山不改,后会有期。”

黄青浦笑道:“说是有期就是遥遥无期了。”

焦海鹏向茅屋地看了一眼。

小石头走上前来,提了提裤子,咧开大嘴,笑嘻嘻地说道:“焦大哥!等我跟师傅学好了本事,也上北方去找你。咱们一起打蛮子,保家卫国!”

焦海鹏摸了摸他的头,哈哈大笑,说道:“等你学好了本事,要十年之后了,蛮子说不定已经给我杀光啦!”

温和的天气,微风不燥,湿度怡然,令人感觉到浑身舒服,最适合赶路。

长明道一挥拂尘,对师弟说道:“青浦,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动身了。长歌留在这里,我了无牵挂。但我交代你的事,还望你一一照办。”

黄青浦挥挥手道:“这又不是我们在小时候在天山上了,凡事用不到拉着我耳朵叮嘱,我知道怎么办。”

长明道颔首一笑,又对王彪说道:“王兄珍重。”

王彪点点头,说道:“江湖的酒虽然多,但是能喝酒的人没有几个,道长你们先行一步,若我想找喝酒的人了,说不定就去北方找你。”

长明道笑道:“恭迎大驾!保重了!”言讫,转身而去。

焦海鹏又向及茅屋看了一眼,心想:“数十年弹指一挥间,下一次见面,那个小家伙就该长大了吧,能长成什么模样呢?”缓缓跟上师傅。

张琛向黄青浦和王彪行个礼,亦大步而去。

初阳远山,画眉啼鸣。

三人沿着竹林小路渐渐消失。

为什么说小石头突然对焦海鹏说黄青浦是他的师傅呢?

又为什么心灰意懒得张琛也跟着长明道一并启程了呢?

原来黄青浦一见到小石头真个欢喜。

这小子聪明伶俐,精气神很旺,还有一身好骨头,是块练武的好料子!

特别是小石头这次受冯天涯胁迫,不畏强权,心存正义,救下了柳长歌。

让天山门人刮目相看。

黄青浦并非薄情寡性之人。

隐居的许多年来,终日和山林为伴,鸟兽为友,喝酒为遣,难免寂寞。

这次又看师兄长明收了焦海鹏为徒弟,他嘴上说不在乎,心里却暗忖:“自己已近中年,练就了一身武艺,也该找个传承,在山中与自己做伴才是。”

小石头这边,更想找一个良师学习武艺。

拜师收徒,自然一拍即合,水到渠成。

再言张琛远离战场多年兴味索然。

他原本打算在洪泽湖享受晚景,颐养天年,终了一生。

不想碰到了长明道等一班忧国忧民的豪士,陷落于此。

藏匿于内心之中从未抹去的壮志豪情点燃了他内心中的熊熊烈火。

他昨夜醉酒,便生出无数的怙惙,想的是:“我虽然在洪泽湖偏安一隅,朝堂之事又何曾把我抛弃?童忠不除,薛元帅死不瞑目。北蛮不灭,汉州百姓何以安居乐业?倘若江湖壮士皆如我这般消极,冤莫得雪,敌莫得抗,妄来人间一遭!我不该如此如此···,辜负了多年以来薛元帅对我的苦心栽培。”

因此张琛打定了主意。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他要用这一副暮年的残躯,在干一些轰轰烈烈的大事。


     一些乡村学校的音体智能化运行的常态。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的足迹愪笘鐣屼笂绗竴涓儻鎬у鑸崥澹浣嶃戙在22日下午甘肃省委举行的“风华百年路奋进新陇原”——甘肃省庆祝建党100周年武威专场新闻发戝睍銆嬬櫧鐨功鏄剧ず锛氱洰鍓嶈タ钘忔柊澧炲姵鍔ㄥ姏浜哄潎鍙楁暀鑲插勾闄愭彁楂樺埌13.1骞淬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