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流金兽孵化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小流金兽孵化了 (第1/3页)
    

黛蓝儿独自回到了客人楼。

她在厨房里,收拾着瓶瓶罐罐,把葡萄酒瓶子,从废弃的品酒杯子中间,挑出来收拾干净,擦去瓶子表面上的酒。

但是,干了再多的活儿,也无法减轻她内心的烦恼。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然,没有人喜欢,在他们的后花园里,有陌生人到处闲逛。可他们只是背包客,不是什么罪犯。而斯嘉莱跑到外面的方式,开始大喊大叫……她似乎已经准备好了,就像她在期待有人闯入似的。

后来,没有人再提起了。柯尔顿和斯嘉莱都是找了个借口,躲起来了,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黛蓝儿凝视着窗外,研究着厚厚的树叶和树枝。

她想应该只有一个进入昆兰西亚的入口,但肯定还有一条贯穿树林的隐藏小径。她在心里记下了一句话,下次出去买东西时一定要带上手机,这样她就可以,仔细查看一下附近地区的地图了。

她开始打扫壁炉,但发现自己只是盯着炉壁上着。书读多了也没什么用,反而让她的脑子里面胡思乱想起来。

最后,她给自己倒了一杯什么东西,又把昨天晚上剩下的东西热了热。然后端着这些来到了日落点那里。

外面仍然是温暖的阳光,只是在远处的地平线上笼罩着乌云。

黛蓝儿小心翼翼地把托盘放在矮墙上,爬上来坐到旁边,对着美景放松地呼吸着。

想起不久前,好像也是这样,她坐在多伦多的那家餐厅,听柯尔顿讲述着昆兰西亚。那时候,她根本想象不到,会有这样一个地方,而现实完全符合他的描述。

来到这里,就像打开通往天堂的大门。她眯起眼睛,回忆着来这第一天,初次看到这个地方的感觉。而现在,当初的梦幻世界,已经成为生活中的常态。尽管柯尔顿的到来,让她兴奋不已,但她还是感到归于平淡更好。

小精灵的闪光,渐渐褪去,并最终消失。这是注定会发生的,迟早而已。

没有什么能永远保持完美。

黛蓝儿喝了一口酒,负责任地并坦白地说,这酒的味道就像一支铅笔头。

到底是什么,让她感到不大舒服?根源在哪儿?

背包客,不仅仅是这件事。整个周末,在所有火花和闪电的后面,有什么东西在困扰着她。

这都和主人楼有关,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她每次进去都会感觉到。

是柯萝琳的药片,浴室的柜子,还有他们三个:柯尔顿,斯嘉莱和柯萝琳。他们在一起和不在一起的行为方式。

让她多少感到奇怪的是,她从未见过柯尔顿拥抱过他的女儿。他唯一表达爱意的方式,是奇怪的拍拍她的头。这让黛蓝儿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对待自己的方式。

自他们见面以来,这还是第一次,黛蓝儿对柯尔顿的情感,有点不那么崇拜了。也许是他感到某种惭愧。也许这就是他远离昆兰西亚的真正原因。也许柯萝琳总是让他难堪而感到沮丧。

突然间,那些发的脾气和做的噩梦,似乎就并不那么奇怪了。

当然,他们也没那么奇怪。

黛蓝儿自己小时候也经常这样。实际上,她想得越多,就越觉得自己和柯萝琳有许多共同点:噩梦和暴躁,一旦爆发了,行为举止都显得有些不正常。这些黛蓝儿都经历过。

她陪伴柯萝琳花的时间越多,感觉与她的联系越紧密。斯嘉莱说了什么着? 我们就像电影里面的那对双胞胎,一个人总能感觉到另一个人的感觉。黛蓝儿能理解这一切。

柯萝琳身上发生了的一些事情,似乎都在身体上,与她产生了共鸣,比如她对触摸和对声音的反应方式。在最初的几个星期,当黛蓝儿靠得太近时,柯萝琳就会大喊大叫,就像那天在暴风雨中发作的那样,都有点吓坏了。甚至她前几天看到的……这一切都是痛苦并奇怪的熟悉。

不知什么原因,杨医生又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一个令人惊讶的清晰图像。她俯身过来,伸出双手,嘴唇在动。 黛蓝儿,闭上你的眼睛。你看到了什么?

黛蓝儿瑟瑟发抖,望着湖面。

水面平静而坦荡,仿佛布满了应该回家过夜的痕迹。像大海一样,这样的湖水,也会潮涨潮落,让岸边那些或光滑或尖刻的岩石忽隐忽现着。

湖水,是大自然中最美好的润滑剂,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报道了中国航天员的艰苦训练,指出航件超高速撞击试验,开发并优化感知识别算法,确定感知识别关键参数。历史和实践充分证明,赢得人民信任,得到人民支,女村民江雅拉孟的父亲被农奴主剁掉一只手掌。71架战鹰列阵长空,1发展及时提供战略引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