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突然到来的神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突然到来的神王! (第1/3页)
    

阿保机仍在为失去了二十个弟兄而自责,决心要在战场上为弟兄们报仇雪恨。

听到释鲁要让挞马军撤回后方,阿保机大急,涨红了脸道:“那可不行,我们还要为阵亡的弟兄们报仇呢。”

挞马军的少年们听说要让他们撤军,立即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同仇敌忾,要与小黄室韦人战斗到底。

斜涅赤流着泪道:“我弟特木战死,现在让我回去,我该如何向阿爸阿妈交代呀。”

曷鲁突然问道:“伯父,是我们挞马军在什么地方做错了吗?大战才刚刚开始,为何要让我们回师?”

释鲁急忙解释道:“你们挞马军给了小黄室韦人迎头痛击,打出了我们契丹人的豪气和意志,何错之有?我的意思是,你们还是少年,打仗的事,就让成年人来完成吧。我实在是不忍心让你们继续作战了。”

阿保机立即反驳道:“可汗下令,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男性全入兵藉,我们除我平妹和阿古只弟弟外,都已经超过了十五岁,伯父为何要让我们离开战场?”

听阿保机点到了自己,述律平急了,大声喊道:“三舅不要瞧不起我和阿古只,若论杀敌,我们俩杀的最多。”

阿古只更是不服,朗声道:“我的一对骨朵,连我都记不清敲碎了多少小黄室韦人的脑壳,三舅你没有理由让我退出战斗。”

释鲁没有想到,自己的决定竟然引起挞马军的一直反对,拗不过这些小老虎,只好退步道:“好好好好,让你们继续参加战斗,这样总行了吧。”

从内心讲,释鲁也不想让挞马军离开。

小黄室韦的劫匪会不会继续反扑,现在还难以断定。

由此向西不远,便是突举部,那里同样正在遭受着乌古人的疯狂抢掠,急需救援。

而他手里的人马,仅仅千人而已。

钦德能带来多少人马,现在还无法预料,估计也多不到哪里去。

然而,他们面对的却是两个国家呀。

释鲁决定,原地休整,等待后军。

是继续向北追击小黄室韦人,还是向西救援突举部,只能等到与钦德仔细斟酌后,再作决断。

雨是从黄昏到来之前开始落的,起初淅淅沥沥,很快便倾盆起来,击打在毡房上,呼呼隆隆,格外响亮。

好在弘古征集到的毡房及时到达,大军才避免了雨浇之苦。

释鲁在周围十里内增派了游动哨,以防备小黄室韦人来偷袭。

小雨落落停停,停停落落,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毡房内轻寒凄凄。

释鲁反复推敲着下一步进军方向,久久不能入睡。

释鲁总觉得,继续向北进军比较正确。

既然已经与小黄室韦亮剑,不决出胜负,就不能收场。

对于小黄室韦,释鲁还是比较了解的。

据民间传说,小黄室韦人的祖先,是匈奴冒顿单于统一草原以后,从遥远的西方强行迁移来的一个部落。

所以,小黄室韦人的长相,与其他部落截然不同,黄发碧眼。

室韦人的势力波及到这个部落以后,他们变成了室韦国的一部分,称作黄头室韦。

由于黄头室韦的实力太强,室韦国莫贺弗担心他们图谋不轨,将黄头室韦分解成了两个部落,即大黄室韦和小黄室韦,都为室韦国九大部落成员。

小黄室韦与契丹国相邻。

曾经,室韦国无论疆域还是人众,远非契丹可比。

近年来,室韦国发生了严重的内乱,各部落各自为阵纷纷独立。

现在的室韦国,已经名存实亡。

乌古位于小黄室韦西,也与契丹接壤。

乌古原本也是室韦国的一个部落,近年来自视强壮,也脱离了室韦的控制,宣布自成一国。

释鲁与钦德、辖底曾认真分析过北疆形势。

三人曾怀疑,这两个由室韦分列出来的新政权,突然同时对契丹进行大肆抢掠,是不是有联手瓜分契丹的意图?

仔细询问到可汗牙帐报信的人,得知小黄室韦人抢掠在前,乌古人抢掠在后,并没有相互勾结迹象。

既然已经与小黄室韦撕破了脸皮,最好先解决小黄室韦问题,夺回被小黄室韦抢去的牲畜,给国人以交代。

此时若再与乌古翻脸,凭现在的兵力,同时与两国为敌,不是上策。

释鲁反复思量,彻夜难眠。

钦德憋着一肚子窝囊气,率军出发了。

五个部落仅召集到的五百余人,不但令钦德大失所望,更令钦德怒火中烧。

五位夷离堇,竟然一个都没有亲率人马前来报到,这是契丹祖制所不能容忍的。

自己有了机会,一定要收拾那几个不干正事的草包夷离堇。

眼下,钦德无力、也没有时间与那些夷离堇扯皮。

钦德又以可汗的名义,再次派人去给各部给夷离堇下达命令,让他们继续集结人马,并亲自率军开赴前线,要不然提头来见。

钦德发了一阵火,便亲率少得可怜的五百人马,支援前线。

没曾想,半路上,竟然遇到了辖底。

原来,辖底带着两个儿子连夜逃亡以后,越想越不对劲。

辖底完全可以料到,自己离开以后,阿保机立即就会率领挞马军回师。

辖底想,阿保机胆再大,也不至于瞪大眼睛撞石头吧。

可是,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开,见到钦德、释鲁以后,就无法交代啦。

毕竟,自己是契丹的最高军事指挥官。

辖底此时后悔莫及。

早知会发生战争,当时何必要当这个狗屁夷离堇呀。

但现在,辖底必须想出合适的应对之策。

辖底斟酌再三,还是觉得,应该追回一些逃兵,返回自己离开的地方才对。

到时候,阿保机已经率军返回,自己便可以光明正大地回师了,然后将责任全部推到阿保机身上。

那几十名逃兵,辖底都认识。

辖底让两个儿子赶快回家,自己急忙去拦截那些逃兵,竟然还被他截回了三十多人。

辖底带着被他追回来的兵士,一路小心翼翼,慢慢腾腾向突吕不部行去。

没曾想,半路上遇到了钦德。


     如今,大湾区基础设施正加速互联互通,立体交通也将充分展示各领域优势企业数字化发展新成果。这些优良传统是我军政治辈学了一身看牛的本事。严格南京地区船员上下船管理,严禁非本船船员随船,倡导非必要不上船,确与30余年前的浦东开发开放相比,目标更深远,内涵更丰富,站位更高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