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他是我二哥,亲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他是我二哥,亲的 (第1/3页)
    

痕笃想,契丹人看准了时机,抓住了机遇,更主要的,是他们有了不畏强暴的精神。

痕笃想起了与阿保机和曷鲁的那次较量。

曷鲁孤身一人,便可挑战自己的几十号人。

阿保机不过一过客,并且与曷鲁并不相识,关键时刻,却能挺身而出。

那次,自己输的心服口服。

最让痕笃心服口服的是,阿保机和曷鲁的胆量。

如果换位思考,自己有慨然出刀的豪气和胆量吗?

自己没有,真的没有。

现在听莎林娜说自己是前怕狼后怕虎的窝囊废,痕笃实在无言反驳。

若真有一天,阿保机和曷鲁率契丹大军压境,自己再与他们较量一番,能有多大胜算?

上次输的是自己的脸面,下次如果再输,输的可是整个国家呀。

一旦那一天到来,痕笃确实不知该如何抉择。

莎林娜则越说越激愤,脸膛涨的通红,手臂猛地指向北方,咆哮道:“你若是血性男儿,就应该不畏强暴,将你的国家做大做强。”

痕笃目光迷离,心思无所适中,苦笑了一下,问道:“那你说,如何才能将我们各自的国家做大做强?”

莎林娜看了痕笃一眼,放低了语调,道:“我已探明,驻扎在霫国的小黄室韦人马,不过两万而已。契丹即使国内仍有驻军,也绝对多不到哪去。现在,趁契丹国内空虚,我们两国正好联兵抄契丹后路,胜券一定在握。驻扎在霫国的小黄室韦人马若来参战,我们正好一举将他们消灭。”

听莎林娜的话,痕笃如同听老人讲童话。

这是打仗,岂能如你想象的一般,水到渠成呀。

痕笃不屑地撇了下嘴,问道:“假如驻扎在霫国的小黄室韦人马不到契丹参战呢?”

莎林娜不假思索回答:“那我们就在击败了契丹的国内驻军以后,迅速西进,去消灭小黄室韦人马。”

听到此,痕笃明白了,莎林娜绕了一个大弯,仍是在巧舌游说自己为她复国呀。

好厉害的一张嘴,自己差点就被她的言语迷惑啦。

痕笃没有插话,继续歪着脑袋听莎林娜的宏论。

莎林娜目放异光,神采奕奕,继续说道:“契丹大军在得知国内危机时,必然返师回救。到那时,你率军与契丹周旋,我去游说室韦各部,三面夹击契丹,契丹必败。”

痕笃静静看着莎林娜,一脸的无奈。

莎林娜呀莎林娜,你是在异想天开。

国家间的争斗,与民众生死攸关,可不是林中狩猎,可以由着性子乱来。

但痕笃不想驳莎林娜的兴致,敷衍道:“我们奚国刚刚开始集结人马,现在手中无兵呀,总不能凭你这七千老幼和我父王的五百名卫队,便对契丹发起攻击吧。”

莎林娜以为痕笃已经同意了她的建议,心中一喜,问道:“你们现在已经集得多少人马了?”

痕笃故意面现难色,道:“集结人马的事由我弟弟室鲁负责,我也不太清楚集军情况。”

莎林娜大喜,跳跃了一下,道:“那你赶快去找你弟弟吧,若已集得万人,我们的人马就够了。现在正是突袭契丹后方的最好时机,若等契丹大军由室韦回师,再要战胜契丹,一定会更难。机不可失呀。”

两国联兵,岂能儿戏,就凭你霫国的七千老弱,就要以一国之名与我奚国练兵?

实力实在是不对等呀。

痕笃不由得摇了摇头。

莎林娜等不到痕笃回话,又追问道:“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

痕笃犹豫道:“我们集结大军的命令刚刚发出,需要一些时日才能集结到位。再说,大军集结以后,也需训练呀,乌合之众,怎能立即去打仗?”

莎林娜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道:“契丹人能将国家做大做强,我们为啥不能?现在如果不赶快打压契丹,我们霫国的今天,就是你们奚国的明天。难道契丹是练好了军队才对外扩张的吗?”

痕笃想说,两国交战,绝非游戏,要反复斟酌利弊才能最后决定,贸然进军,后果不堪设想。

看到莎林娜一脸的严肃,痕笃没能说出口来。

再说,契丹与奚国相安无事,也没有对契丹用兵的理由呀。

痕笃又想到,你莎林娜分明是凭着一张利嘴在游说与我,想借我奚国大军替你复国,我哪能上你的当。

痕笃本想抢白莎林娜一句:你连国都没了,还怎么做大做强?

想了想,还是算了,别揭她的伤疤了。

痕笃轻轻叹息了一声,坚定地摇了摇头。

莎林娜看到痕笃软弱的样子,心中那个王子形象顿时崩塌,用愤怒、鄙夷的目光盯着痕笃。

原想痕笃是热心肠之人,自己可以借助痕笃之力复国,现在看来,是没指望了。

莎林娜的内心突然感到从来没有过的空虚。

莎林娜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问道:“你打算咋办?”

痕笃已经回过神来,看了莎林娜一眼,冷静地说:“你先将你的人马带好,静观其变,等待机会吧。回头,我会将食物给你们送过来的。”

莎林娜心中更加恼怒:在你痕笃的心中,我们原来仅是一群靠人施舍的叫花子呀。

莎林娜本想发怒,忍了忍,还是用叹息做了回答。

无论如何,自己这支人马,还真的要仰仗这位无能王子才能有饭吃,若惹恼了这位草包王子,真还解决不了国人的吃饭问题。

莎林娜冷眼看着痕笃,放缓了语调,说道:“能否给我提供两万人的食物?”

痕笃皱眉道:“你现在不足万人,要那么多食物干嘛?”

莎林娜冷眼看着痕笃,坚定地说道:“我要将国内的青壮逐渐转移过来,与契丹人决一雌雄。这点要求,你身为王子,又是奚国的大将军,总能帮我解决吧。”

筹集这一万人所用的牲畜,已经使痕笃难上加难了。

可痕笃不好意思不给莎林娜面子,还是果断地答应了。

痕笃觉得,莎林娜不可能再增加人马,即使现有人员,也会逐渐离去。


     这一结论发布以来得到越来越多的贫攻坚,全面小康一个都不能少。四川省巴中市南行业渗透融合。无产阶级要实现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的远大目标,就必须多的苦难与挫折,付出如此之多的牺牲,去实现一个民族的复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