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楚阳之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楚阳之死 (第1/3页)
    

黑衣男子。

中等身材,黑面微胖,憨厚敦实,大约二十二三岁年纪,相貌极为普通,但剑法极为了得,手中一柄寒铁剑,剑身透着灼灼寒意,剑法迅捷凌厉、声势不凡。

白衣男子身形高瘦,马脸,鹰钩鼻,满脸凶悍,大约二十四五岁年纪,使一把青芒剑,剑法匹练狠辣、威势惊人。

突然,白衣青年面露狰狞之色,手中青芒剑蓦地倒转,寒光一闪刺向黑衣男子咽喉,黑衣男子举起寒铁剑一挡,电光火石间,却失去了白衣青年踪影。

原来白衣青年此招乃为虚招,剑到中途突然变招,此时的白衣青年拔地而起,跃起一丈多高,在空中一个倒翻,头下脚上,人剑合一向黑衣男子疾冲而来。

黑衣男子失去黑衣青年踪影,正感纳闷之际,蓦地一道白影破空而来。黑衣男子来不及思考,手中寒铁剑直刺而出,幻出九道剑光,前后左右,四面八方迎向俯冲而下的白衣青年。

“啊!”人群中爆发出惊诧声。

“锵锵锵!”一连响了九声。

黑衣男子退了三步,兀自凛然而立。一张黑脸涨得通红,显然已经使出全力。饶是如此,足见此人武功根底扎实。

白衣青年飘落在黑衣男子对面,见黑衣男子并未受伤,略感意外。蓦地,手拎青芒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欺身而上。直刺黑衣男子左胸。

“铛铛铛!”兵戈之声再度响起。

须臾间。

二人斗至十多个回合,黑衣男子武功浑厚,白衣青年剑法凌厉,二人互有短长,居然旗鼓相当、难分轩轾。

莫芷萱悠悠道:“这二人有多大仇恨?何以如此,在大街上就径自斗了起来,把个街道堵得水泄不通,就不怕误伤众人?”

龙青云皱了皱眉,道:“这朱仙镇在大雍朝时,也算民风淳朴,此时在东瀚管辖之下,民风彪悍了许多,女真崇尚武力,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非要分出个输赢。”

二人正说话间,白衣青年似乎力有不逮,动作显现疲惫之态,黑衣男子却是愈战愈勇,手中寒铁剑依然迅捷凌厉。

龙青云端起一杯山西汾酒和莫芷萱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莫芷萱却是浅尝辄止,脸上已经微见红晕,霞飞双颊,一张俏脸更加的娇艳欲滴、楚楚动人。

龙青云夹了一块“糖醋软熘鲤鱼”到嘴里,入口香甜,回味无穷,真是唇齿留香、色味俱佳。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微微一笑道:

“你别说,这道豫州名菜果然名不虚传,色香味俱全,真乃八珍玉食。”

突然话锋一转,目光看向大街,沉声道:“从刚才凌空一击可以看出来,这白衣青年剑法虽然不甚高绝,但是善于变通,此时的疲惫之态恐防有诈。”

话音刚落。

“唰唰唰!”破空之声响起。

三枚金钱镖呈弧形之势飞向黑衣男子,分别打向对方的眼睛、咽喉、胸部,都是要穴之处,端的是阴损毒辣、狠绝无比。

黑衣男子年纪虽然不大,比白衣青年还小了二三岁,但是异常沉重冷静,似乎对这白衣青年的阴毒伎俩也是早有防备。手中寒铁剑在空中划了一个圈

“铛铛铛!”三枚金钱镖应声而落。

围观众人正要叫好之际。

“唰唰唰!”破空之声再次响起,这次是七枚金钱镖破空而出。

原来白衣青年先前的三枚金钱镖乃是预热,后面的七枚金钱镖才是关键,大街上群众观者如堵,白衣青年公然使用暗器,这七枚金钱镖即使不落在黑衣男子身上,势必会飞入人群,伤了无辜百姓。

此时的白衣青年脸露狰狞,视人命如草芥的眼神满是阴毒之气。

黑衣男子和白衣青年都是出身开封城,原来二人早就认识。

白衣青年是开封城三大家族之一东方家的子弟东方杰,黑衣男子也是开封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欧阳家的子弟欧阳飞。

还有南宫世家,和东方家族、欧阳家族并称为沦陷区开封的三大豪族,彼此互不相让、相互争斗,呈三足鼎立之势。

这东方杰虽然名字中有个“杰”字,但并不杰出,在开封城和欧阳飞的几次较量中都处于下风。

东方杰气量狭小,对此耿耿于怀,不甘心于输给比自己小两岁的欧阳飞,于是暗中苦练金钱镖暗器,此人虽然剑法不高,但是练起暗器来却是颇有天分,两年时间居然颇有大成。

所以今日在朱仙镇碰上,一言不合,东方杰借机生事,肆意挑衅欧阳飞。妄图在不经意间,使出暗器击伤欧阳飞,一雪前耻。

此时,东方杰蓦地射出七枚金钱镖,欧阳飞也是颇为震惊,以东方杰的资质,三枚金钱镖脱手而出,这个并不意外。七枚齐出,分打对方周身要穴,这份修为应该是暗器中的一流高手水平,东方杰显然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准。

此时闪开已经来不及了,再说自己避开,后面围观的群众岂不遭殃。匆忙间,举剑一挡,寒铁剑舞的密不透风,欧阳飞心中明白,这上半身的五枚金钱镖,兴许自己可以全力遮挡,只是下半身的二枚,万万挡不住。

也罢,欧阳飞拼着双腿受伤残废的风险,也没有闪开身子分毫,硬生生地站立原地,威风凛凛地挥动着寒铁剑,迎接东方杰这七枚金钱镖。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龙青云剑眉一扬,一双筷子脱手而出,带着两道凌厉的劲风破空而去,赫然正是“破天一剑”中的万里无云招式。

此时的龙青云居高临下,双筷俯冲而去,正好有“万里无云”的高空气势。龙青云在筷子中贯通了真气,两支筷子犹如两柄利剑直冲打斗中的两人而去。

莫芷萱差点惊诧出声,此等“飞花摘叶”的绝顶神技,堪比“天下四绝”方剑白的弹指神通。莫芷萱一脸崇拜地看着龙青云道:

“龙护卫,你武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我印象中能有这等飞花摘叶绝技的人不多,当然我父亲是其中一个。”

龙青云谦虚道:“谈不上飞花摘叶,毕竟这筷子还有重力,比不上花朵和叶子那般轻飘飘之物。”

话虽如此,龙青云也是顿感欣慰,刚才情急之下,两支筷子犹如两道利剑脱手而出,发出骇人的威势。显然,不知不觉中龙青云的武学修为又上了一个台阶。

“铛铛铛!”五声刺耳的声音响起,是寒铁剑撞击金钱镖的声音。

紧接着“噗噗!”两声闷响。

二枚飞向欧阳飞下半身“会阴”、膝盖“鹤顶穴”的金钱镖被两道细长的黑影击落。

人群耸动,众皆哗然。

“哐当”几声。

七枚金钱镖掉落地上!


     党的宗教政策一以贯之:“支持我国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中国的发展对贝宁意味着合作的机遇。郑穗军律师从2010年7月开始从事“1+1”法律援助工作,先后到海南五指山、西藏那曲高原、新疆南部帕,徐某的行为可能危及广大消费者的生命健康,侵害不特定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遂将线索移送公益诉讼检察部门。彼时,所谓的“白种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集团且航天员也会由于压差大的原因而得减压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