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达成共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达成共识 (第1/3页)
    

却说在那日见到那个古怪高大汉子之后,江尘就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带着杨子衿日夜兼程的走出了那片山林。

身后那个身穿云杉的姑娘满脸黑线:“唉!江尘休息一天吧!我是真走不得了。”

江尘回头:“杨子衿别坐着啊!乘着大日当空我们再走一段很快就能走出山林了。”

杨子衿坐在地下,一只手撑着曼妙身姿就这样斜靠在地上,在怎么样老子也不走了,这狗日的拿人不当人啊!

他翻了一个白眼,都懒得去看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混蛋,以女声撒娇:“江尘你也知道现在是大日当空啊!几日跟你走下来,你看我都被晒黑了,人家走不动了,不走了,休息一下等日头掉下去了再走行吗?”

饶是跟他一起赶了几天路自认为,已经习惯了他的作妖的江尘也是一身鸡皮疙瘩,他满脸黑线:“你一个山上仙人你跟我说你晒黑了,走不动了,说出来谁信啊!我都不累,你快爬起来好吧!”

不说还好,说完这句话杨子衿就更气了,她忍着累站起身,一只手托起裙摆卡在腰上,一只手指着江尘破口大骂:“仙人,仙人也是人啊!再说我还没到腾云境,还不能腾云驾雾呢!不然你觉得本姑娘会遇见你个胆小如鼠的王八蛋,还有你也知道你是体修,我是命修啊!你们体修体魄历来是天然的优势,皮糙肉厚的,反之我们命修肉身天然孱弱,陪你这几日翻山越岭,你知道我脚都起水泡了吗?你看我手这被树枝刮的。”

说着他放下裙摆拉开衣袖,捞起袖口,那白如削葱的玉脂藕臂上,的确有纵横交错的细微伤痕,男子会是天生冰肌玉骨?奇也怪哉。

也只有江尘居然相处几日都还分不清。

江尘一眼看去有些理亏,但还是道:“那好嘛!你休息一下,我先走了。”

好嘛!这狗日的榆木脑袋,半点不知道怜香惜玉啊!

“江尘你混蛋,你注定孤独一生,有女子喜欢你,老子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江尘置若罔闻,他才不相信杨子衿的鬼话,太阳可能的确能把他晒黑,那手臂拔开树枝时可能会被刮上,至于说累得走不动路 他是半点不相信,你看他脸色有半颗汗水吗?脸上妆容半点没掉,一路上没少用手护住脸蛋吧!一个大男人这么爱美,真是闻所未闻。

真不知道一个大男人怎么这得性,他是完全忘了,那日男子说的,他也没说过自己就是男子了。

果然见江尘头都不回,杨子衿刚坐下又爬了起来,捻起裙摆追了上去:“江尘,等走出这片山林,我就要跟你绝交。你嘚瑟个啥?啊?你不久会打点野味,背篓里面背了油盐,做饭还看得过去吗?啊?要不是你把我带入这荒山野岭,我会愁没吃的,你个混蛋就不是个人,放在世俗王朝就是那,大动干戈,劳财伤民的恶毒地主知道吗?”

一路骂骂咧咧没个停嘴,就这点还真相那市井巷落的骂天怨妇,好嘛逃过了小镇里的妇人,还是没逃过你一个大老爷们。

江尘回头板着脸:“杨子衿差不多得了啊!”

杨子衿立刻变脸,笑嘻嘻道:“江尘这是哪儿啊?今天天气挺不错的,咱们差不多多久能走出这片山林,今晚咱们吃什么,还吃烧烤吗?那东西好是好吃,就是吃了容易发福啊!江尘…你看人家这几日是不是胖了许多啊!”说完她以芊芊细手拍打一马平川的胸脯。

江尘满头黑线,转身就走。

后面杨子衿嘴角微微上扬,这一仗江尘还是惨败。

“她当真不是一个女子,而是一个男子吗?江尘第一次有些怀疑。”

杨子衿一路叽叽喳喳,江尘不知在哪里找了一个柔软棉絮塞在耳朵里,但是好像并不管什么用。

棉絮掉出杨尘无有所感,杨子衿发现跟自己衣服一个颜色,他悄悄捡起,在身上一比,才发现这个吝啬小气至极的守财奴,居然觉得自己吵,用来堵耳朵的棉絮都舍不得拔他自己,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拔了自己衣服上的棉絮。

他立刻是咬牙切齿啊:“江尘你个守财奴,王八蛋,怎么会有你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江尘回头刚想骂人,但看见杨子衿手中的棉絮,知道事情败露,尴尬一笑转身就跑啊!

后面杨子衿一阵追杀:“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一对冤家,天生的损友。

两人一追一跑,总算是提起一点点速度来,江尘算是搬回一城。

又翻过一座山头,日头已经渐渐西落,撒下的阳光把整个山林染成淡淡黄色,杨子衿此刻彻底有气无力:“江尘今晚就在这将就一晚吧!真的走不了了。”

江尘在前边登上树巅看向远方,他大喊道:“杨子衿快过来,前边有人家。”

杨子衿一听顿时颓废气全无,瞬间奔跑过去:“真的吗?真的吗?在哪呢?你不会又骗我吧!要是还敢骗我,我把你骨头给拆了。”

一路奔跑,轻点脚尖上树,一看果然就下了这个山头,在对面山脚就是一户人家,看起来好像还不小的样子。

下一刻杨子衿直接飞下树头,第一次跑在江尘前面:“江尘还愣着干嘛!不是要加快脚步赶路吗?能不能积极一点,几天了我今天一定要洗个澡,不像你个臭男人。”

江尘目瞪口呆:“不是走不动路了吗?就这下山速度来说,江尘自愧不如。”

杨子衿行至半道回睦一笑,世间真有这样比女子还好看的男子,也不知道要让多少倾国倾城的人间佳人自惭形秽:“江尘发什么呆快走啊!”

江尘这才反应过来,嘴里骂骂咧咧:“这娘们不是什么好人啊!”

之后也开始展开身法,点枝头小叶下山而去。

到得近前江尘第一眼看去就觉得,似乎有点妖气深深。

杨子衿也是眉头微挑,但是在听见江尘说:“杨子衿这里好像有些古怪,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她立即按下眉头故意眉开眼笑,取笑江尘道:“你啊!就是疑神疑鬼,胆子太小,我看这里就挺正大光明,必定是富贵人家,或者是远离世俗隐居山林的世俗高人,你看这名字就像是座仙人府呢!”

朱红大门,石狮镇宅,两边门联分别以云纹雕写“清风霁月凌云地,高山流水问知音。”

横批:“凌空浮云。”

就早点来看的确有点仙气飘飘啊!

江尘犹豫未决。

可杨子衿就不同了,他立刻上前轻扣门环,江尘阻之不急,门已经打开,出来一个麻衣老妪。

她打开半扇门,脸上全是这个年龄该有的皱纹,当看到杨子衿时,她眼中掠过一丝惊讶:“这位姑娘有事。”

江尘此刻也是放下虚握拳头,他说过自己运气不好,他是很怕走出个,这荒山野岭的张牙舞爪的怪物啊!如果是那样的话江尘肯定当头一拳之后,立刻拉着杨子衿逃之夭夭!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即便自己不是君子也是如此啊!但显然这次有些出乎意料了。

杨子衿微微颔首,他哪好意思说自己不是女的,是男的啊!他常用女声道:“婆婆我们是过路的,要去往北方,这一路荒山野岭走得有些累了,天也黑了就想在阿婆这里住上一晚。”

老妪略微犹豫。

杨子衿有些尴尬道:“婆婆,我可以给钱。”

这个杨子衿能动不动就谈钱吗?这样的富贵门庭,你谈钱就有些拂面了啊!

老妪看向杨子衿身后的江尘,江尘微微作揖:“老人家如果有顾忌,我们走就是,不用感到为难。”

老妪这才放下犹豫她道:“没什么为难的两位进来就是,就是这几日山林里不太太平,希望两位住一夜就走。”

杨子衿看向江尘得意一笑,然后看向老妪道:“多谢婆婆。”

老妪也发现了杨子衿的举动,她笑道不用谢:“像两位这样的神仙眷女能走到一起,可是月老都拉不到的良缘吧!”

杨子衿听闻也是猝不及防,他瞬间看向江尘满脸通红。:“阿婆你误会了。”

老妪这一看就更加笃定了,一副我是过来人,不用不好意思的模样。

江尘瞬间头皮发麻啊!满脸通红。这次之后可再不能跟他一道了,虽然他人之癖好自己没资格指指点点,但是这个给人误会就不好了,虽然没有喜欢我的姑娘,但我可以确定我是喜欢姑娘而不是男子的啊!

就这样老妪把他们领进了屋子,过了里面院子再进一道门,这座府邸挺大的啊!

就在这时,一进院子里传来理论的声音“小老儿你得讲理,来时就说了,等我以后回了家,在给你打一副金身,修一座庙宇,而不是现在啊!你现在找我要,我怎么给你啊!”

江尘杨子衿同时停步视一笑。

老妪回头道:“这是我家老爷的客人,声音是有点大,还望两位见谅。”

江尘杨子衿忍住疑惑道:“阿婆是我们唐突了,非礼勿听嘛!”

老妪此刻笑开了花:“两位是远游的读书人?真是了不起,我家老爷最喜欢读书人了。”

江尘回答:“不是。”

杨子衿回答:“自愧不如。”

老妪又是一笑:“这世间在年少时才有的人间风光,终归是看得人艳羡啊!这人间有眼福了。”

老妪不是读书人,但是多听读书声啊!入得耳中便记在了心里,少年郎要读书啊!


     伟大建党精神,之所以彪炳史册、生生不息,就在于它体现了中队,必须暂停在当地的旅游活动,配合做好相关疫情排查工作。在福建指出,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在广西强调,坚持山水林田湖草4、邓绍勇,市人民医院综治办副主任。这个周末,王俊杰准备和朋友去参观航天相关博物馆员滥用职权、受贿案提起公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