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彼岸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彼岸花! (第1/3页)
    

转眼间来到一处地方,是个小庙。那女子停了下来,把手放嘴边,示意常空噤声,于是常空运起托克,也悄悄的过去,女子看常空脚不着地,无声无息的飘过去,赞道:

“好身手!”

两人下了地,来到庙后,侧耳倾听,只听一人道:

“查到空闻那些人的下落了没有?”

“回铜佛,还没有,仙城山道士和那个常空也没有头绪。他们估计人不是比丘会带走的。”

常空大奇,这些人是谁?“铜佛”是什么称呼?想把元神伸进去看,怕里面的人是高手,被发现了不得了,只好听着。

先前那人喝道:

“混账,人肯定是比丘会掳走的,会有第二方吗?谁有这本事?仙城山不会,那还有谁?白龙帮吗?他们没兴趣。”

“那应该还是比丘会,只是他们把人藏哪去了呢?连去三处分舵,都没有线索。仙城山那么大的势力,也找不到。”

常空心想,我们这一行人中有奸细,不然这些人对自己这些人的行动这么清楚?

那被称为铜佛的人又问道:

“知道那些人是谁杀的吗?”

“也不知,每到一处,人都杀光了,连个问话的都没有。”

“找不到那几个和尚就找不到血玉佛,加紧盯着。”

“是!铜佛。”

常空豁出去了,心想发现就发现。把元神透过墙壁,一看不由一奇,原来是两个和尚,一个面皮很白,双眼皮,脸又圆又宽,坐着,另一个是汉人模样,坐的那个和尚穿着紫色的僧袍。

突然想到,这些和尚不是伽蓝的紫衣教吗?果然也在找血玉佛。

那坐着的和尚一直背对着这边,突然一个影子从身上站起来,转身向常空直扑而来。常空的元神急忙伸掌打去,“波”的一声,墙壁尘灰瑟瑟而下,常空的元神被打得离体而出,不由大惊,自己的元神还是受着重伤,不能轻易出窍,急忙又返回融合,一掌向那和尚打去,和尚元神却悠地穿过墙壁回去了。

女子和常空两人拔脚就跑。

“你找死呀?早知不带你来了!”女子道:“你不知那铜佛是什么人?”

“是伽蓝教的?”

“那不是一般的传教和尚,紫衣教有三个大护法,金、银、铜三佛,这人是铜佛,虽然身手最弱,杀你我也只要一巴掌,亏得他不想计较。”

“他杀不了我。”常空道。

“你就吹吧!”

两人喘着气来到一个池塘边,常空问女子:

“你是什么人?”

“江湖人。”

“来找血玉佛?”

“当然。”

“可血玉佛不在我这?”

“我知道,不然刚才就杀了你!”

“有那么容易?”

“你的武功一般般。”

“既然知道玉佛不在我这,我又不知道它的下落,你来干什么?”

“做桩交易,”女子笑道,常空看她不过才十四五岁,脸瘦,尖下巴,俏皮可爱。心中不禁诧异,这么小的年纪怎会武功如此之高?

“什么交易?”

“我们共分血玉佛。”

“算了吧,不知多少人盯着这破东西,要它有什么用?你想成佛?那是胡扯的,怎么可能,上面记着武功?”

“没有,就是块玉而已,但它值钱,无价之宝,想卖多少卖多少。”

“你是一个人想抢这玉?是谁让你来的?”

“就一个人!”少女不高兴地道:“一个人不能要?”

“算了吧!”常空道,“我对一块破石头没兴趣。”转身欲走。

一阵轻风,少女立在面前,道:

“你为何有钱不要?”

“钱太多了,吃不下,会惹来杀身之祸。”常空道。

“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少女笑道,“我以为你是个英雄呢,原来是个狗熊!”

常空看她实在可爱,心中荡漾:

“可以,如果你真想要,我帮你,但我不分你的宝贝,你销脏之后,给我五百两银子。”

“你倒是狮子大开口。好吧,我知道你和宗明他们熟,这样,你找到他之后,设法从他们那搞到血玉佛,然后我帮你销脏!”

“你比我还会打算,这不全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当然不是,你卖得掉吗?销脏比抢还难,你不干就算了!”

常空看着她那孩子气的脸,上前走了几步,道:

“还有一个条件,”

少女好奇道:

“什么条件?”

“你陪我睡一觉。”

“去死!”少女叱道:“你太老了,我不要你!”

常空转身欲走,少女急了,一阵风又拦在前面,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不能答应你这个条件!你换点别的。”

常空没说话,少女道:

“你想耍赖?”

“我又没答应你,怎么是耍赖?”

“你方才答应了的!”

“没有,你别无理取闹。”

常空转身又要走。

“你敢反悔,我杀了丁秋云!”少女突然凶狠地道。

常空心中一凛:

“你说什么?”

“我杀了你那个宝贝相好!”

“但我现在可以先杀了你!”常空脸色铁青道,心想这女孩年纪不大,怎么这么狠?

“她不是我相好,只是雇主,她给银子,我保护她安全。你原来是个小无赖。”

“反正你要给我弄到那个玉,我就想要那个玉。”

“你找你爸妈要,我又不是你爸妈。”

“你是反悔?”

“我就没答应,怎么反悔?”

“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我找你那个相好的麻烦。”

“你还真是无赖,你是谁家的小孩?”

“你管不着!”

常空无奈,只得心想,先答应再说,便道:

“可以,但方才那另一个条件你不考虑一下?”

“不考虑。”

“抢了分我五百两。”

“对,”女孩笑道:

“算你识相!”

常空愠怒,却又没办法,这女孩武功不错,轻功更是高明,要杀丁秋云易如反掌,而且看样子,她是真干的出来。

少女拿出几朵小花来:

“这是栀子花,如果有事要通知我,或者你去何地要告诉我,就把它贴墙上。”

“我用什么贴?随身带着饭团?”

“这里有瓶粘水,你拿去,用它就可以了。若是用完了,你就在墙上刻一朵这样的花儿,把前面这个花瓣对着方向,我就知了。”

“行,知道了。”

接过转身要离开,又看了看她: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外面闯?这样很危险,武功好也没用,你的爹爹娘亲呢?”

“我爹娘不要我了!我只有这样才能谋生。”

常空看她的表情,不像是撒谎,就道:

“我给你些银子,你回家吧。”

“谁要你那两块破银子!你把血玉佛弄到手才是正经。”

少女凌空而起,几个起落不见踪影。

第二天一早醒来,常空就找到丁秋云,把有内奸的事和她说了。

丁秋云想了想:

“照他这么说,应该在这些人中奸细,不过也还好,他们只是要血玉佛。”

常空道:

“现在他们一个也不能信,包括赤松子和郭全。”

丁秋云点点头。

赤松等人离开,嘱咐弟子等人就在此等候。丁秋云要写书。常空一人来到街上。

前面有个茶铺,就进内喝茶。

却有一个人引起常空注意,邻桌上一个五十岁的男子,戴着黑帽,一边喝茶,一边惊慌不安地了看着周围。一把刀搁在桌子上,一边吃饭,一边一只手搭在刀把上,显然是为了及时拔刀。

这时一个男子在门口出现,身材修长,面无表情。

邻桌上的男子突然站起来到常空身旁,道:

“朋友,我认识你,帮我挡着这人,重金酬谢。”

门口那人身子飞起在空中横着,长剑剑尖向他咽喉刺去。那人向后急闪,闪在常空身后,常空怕他暗算,身子从桌旁“嗖”的飞起离开。

“当当当”那人连刺几剑,皆被戴帽男人挡开,男子对常空急道:

“我是比丘会青州舵主,救我一命,有要事相告。”

常空剑“咻”地出鞘,身子也横在空中,向那人后心刺去,那人身子在空中移开,常空一剑向他腰上削去,两人在空中如穿花飞蝶,双剑相绞,身子飞来飞去,“叮叮当当”不绝。

那戴帽男子已飞奔出门,持剑人躲开常空一剑,跟着如箭一样射到街上,长剑向那人搂头罩下。

常空一样快,向那人双脚上削去,那人只得在空中一翻身,落在地上。

常空对戴帽人道:

“你是哪个分舵的?他为何要杀你?”

“我就是这青州分舵舵主,你把他宰了,我给你珠宝!”那人说完,转身就跑。

挂剑者身子“呼”的又来到他身后,挺剑就刺。

常空打开他的剑,那人一脚踢在戴帽人腿上,那人扑地倒了。

持剑者长剑一转向常空刺来,双方剑影翻飞,都是又快又险,

交手几招,那人已挨了常空几剑。

那男子有些焦急起来,身法一变,剑法洋洋洒洒,竟是神界剑法。

常空道:

“你是什么人?涟州和黄石镇都是你杀的?”

那人不答,一剑紧似一剑。常空对神界剑法搏斗方式很熟悉,那人变换打法并无优势。

那戴帽男子起身就跑,持剑人手一扬,几点寒光打过去。但这一分神,常空的鬼影剑从他身上划过,那人身子断成两截,倒在地上。

元力之剑会杀伤元神,这人就是能自愈肉身,也是性命难保。常空急忙过去,伸掌抵着他的头顶,

“快运元力,我助你!”

那人嘴巴张了张:

“我、我杀了无数无辜的人,这是我的归宿。”

竟然不运元力疗伤。

“我替你杀了他!”常空道:“他也不是好东西。”

那人嘴张着,嘴唇抖动,常空看他似乎有话说,把耳凑过去,只听他道:

“白石镇。”身子抽搐了一下,已气绝身亡。

常空叹了口气,从身上撕下块布,盖在他脸上,把两截身子拼到一起。

抬头见那戴帽人已不知去向,围观的人身向街西指了指,常空腾空而起,来到那人身后,凌空一脚踢翻他,那人转身跪下,喊道:

“朋友饶命!朋友饶命!”

“他是为了血玉佛杀你?”

那人不出声,常空用剑抵着他咽喉,道:

“你想怎么死?”

“没有要血玉佛,他们只是想杀死我们。”那人眼中流出恐惧,颤声道:“他就是要杀光我们,一个不留,我给他财宝他也不要。”

“他为何要杀你们?因为你们太坏?”

“不!这是有人给他的命令,他是杀手,我知道有人想要我们全死,各个分舵,所有的人!”

“他们是谁?”

“这个却不知,你放了我罢,珠宝分你一半。”

常空一剑捅进他的肚子:

“不要怪我心硬不同情你,你杀人家大户强暴人家女儿时,你同情过他们吗?”

又一剑砍下他的头。


     为此,19号线将中间两节车厢设为商务车厢,左右两边设置了单列软座,每节车2000年9月,他任呼和浩特市水务局副局长,2004年6月任该局局长。实行施工总承包的,隔震减震装置属于建设工程大使一事表示,一个中国原则的含义不容歪曲。(二)改革开放解放和发展了社会生工改造的痕迹,这从根本上否定了人造病毒的可能性。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