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忘语晚更新通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忘语晚更新通告 (第1/3页)
    

苏剑几乎有来自骨子里的有自信,自信自己这一拳下去,定然能打死眼前这个小野种。

令人讨厌的小野种!

因为他刚刚与苏青树对拳之时,刻意保留了三成的实力。

虽然两人看着修为相差不大,但是功法却是最好的拉开了他和苏青树的实力差距。

因为功法除了取巧智于战斗身法锻炼身体等之外,还有最重要一点便是能够增幅力量,将力量发挥得更加尽善其美。

他练了九年的流殇拳,他自信自己对于流殇拳领悟和掌握都远胜于苏青树这个蹩脚汉。

他也有绝对的自信一拳打死苏青树。

事实上,苏青树现在也不过是弱风扶柳,虽然他自身灵力还算强横,使他可以爆发出接近纳灵境七重的实力。

可苏剑不也是因为苏流觞拳的加持能够打出接近纳灵境八重的实力。

原本战斗毫无悬念。

怎料,突然一道拂尘缠住了愤怒的少年,苏剑猛地一回头,一看,是一老头。

那老头衣着朴素道袍,倒也干净,几乎不与邋遢搭边,可却是平平无奇,毫无仙风道骨可言。

只是但凭他那柄拂尘,便是一大宝贝,也提现了他的一丝不俗。

因为他隔着苏剑他们足有三丈远的距离,那拂尘万千发丝却能跨越三丈,伸缩有度准确缠住苏剑手臂,不差分毫,既没有多一寸也没有少一寸,可见那拂尘是多不一般。

未能将苏青树一拳毙命,还得了个废物名号,少年苏剑怒火滔天,近乎失去理智,狞声道:“老头,你最好别多管闲事,否则,我连你一块杀。”

一身朴素道袍的老头原本也无心去管这件事,可偏偏就一眼,一眼就让他决定管这件事。

因为他看到了苏青树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丝气息,说不清道不明,只是非常的与众不同。

一时之间,他又想不起来,但在他决定出手的那一刻,他又记起来了,少年眼神纯澈,做事坦荡,一切随心,哪怕明知道寡不敌众,势单力孤,依旧选择尊重自己的内心,维护自己的义父。

那便只有一个答案。

赤子之心!

虽然只是出现了一瞬,可老头他还是笃定自己没有看走眼。

拥有赤子之心的人,最是心无旁骛,最是尊崇本心,无论他怎么修行,最后做出的选择,都能做到不忘初心。

因此,这种人修行也是最可怕,最低的成就都是仙君境界。

可这世上又有几个赤子之心呢?

老头起来爱才之心,自然也愿意帮少年一把,结一份善缘。

听着苏剑那毫无威慑力的言语,手执拂尘,头戴莲花冠的老人没有一丝的温火气,苍老的声音,从他嘴中吐出,简单干脆,“这个人,我保了。”

六个字,普普通通,可听着,怎么都让人觉得霸道至极,而那一刻,老头的形象也瞬间鲜活起来,仙风道骨之间,显得江湖气十足,一点也不似刚刚那般平平无奇。

他的话,似是法旨,不容置疑。

保了?苏剑丝毫没有察觉老者身上气息的变化,脸上六分讥讽,三分怒意,一份怜悯,一个普普通通的糟老头子,也敢在他面前说保苏青树那野种,他配吗?

少年不由得怒道:“臭老头,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想找死?”

少年那诛心话语,落入老人耳中,老头不仅没有生气,竟还有些欣赏这小子的无知者无畏,他苍老的面容微动,扬起一抹和蔼的笑意,丝毫没有在意少年的话,善意的提醒道:“少年人,火气不要这么大,也不要随便夸下海口,当心闪了自己的舌头。”

苏剑万没想到,先有一个狗杂碎的野种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现在又有一个连黄土都埋到脖子的老头敢欺负到自己的头上。

是自己太好说话了吗?还是这个世界是变了?变成野种,糟老头的天下了?

苏剑二话不说,一个箭步沉稳冲出,就要上前去揍这老头。

然而,下一刻他就僵在那里动弹不得。

其他人也是如此。

老人慢步走近,跟普通人无异,但经过苏剑身旁之时,升起和蔼可亲的笑容,嗓音哑然,“唉,少年人,火气终究是大了点。”

随即,也不管这些僵在那里的少年,从怀中摸出一粒丹药,递给苏青树。

苏青树没有顾虑,接过丹药就扔进嘴中,刹那间,他只觉得神清气爽,身上的疼痛感也跟着消失不见,甚是奇妙。

老头见少年吃得如此果断,不由得愣了一下,问道:“你就不怕我给你的是毒药?”

苏青树不以为意道:“不怕。”

“为什么?”老人觉得少年回答干脆,不由得多问了一句。

少年摆摆手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再说了,如果你给我的是毒药,那干嘛又费这功夫救我?”

说的倒是大实话,给他毒药,又干嘛费劲救他呢?

苏青树随口答应着,但他人已经走到了苏剑身前。

他举起拳头,打出,僵住!

未打到苏剑,又收了回来,终究没有打下去。

头顶莲花冠的老人面色如常,若是苏青树将眼前这十几位少年都杀了,他自问也不会眨一下眉头,毕竟,那十几位少年也是心思歹毒要至苏青树于死地,此时,少年杀了他们,也是人之常情 无可厚非。

可苏青树却没有这样做,倒是出乎他的预料之外,老人不解的问:“他们刚刚那样对你,你怎么不杀了他们,或者打他们一顿,解解气?”

嘴角依旧挂着血迹的苏青树嘴角微微上扬,眼中闪过倨傲神色,似是天生地长的刻画在骨子里,甚是不屑,道:“又不是我制服他们的。”

似乎,少年觉得自己此刻要是杀了这些人,反而有些违背自己的初衷,因为这终究是外人的力量,而不是自己的。

他记得父亲苏锦臣跟他说过,孩子,不要太过依赖于别人的力量,因为别人力量终究是别人的,当你对别人的力量形成依赖之时,一但失去了这股力量,当你再度面临困难之时,你也失去了面对它的勇气。

之前,他是不相信的,后来遇到了沈问丘,他开始相信苏锦臣那些他曾认为的狗屁道理,尤其是来到这个地方之后,经历了些许抱着磨难,那些曾经让他左耳进右耳出的耳旁风,似乎是一一应验,因此,他更加相信了苏锦臣跟他说过的那些道理。

老头对于少年这股倨傲神色颇为欣赏,不借外力,君子当自强也,他笑容和善,嗓音哑然,“少年,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拜你为师?”苏青树上下打量了眼这位平平无奇的老头,摇摇头道:“说实话,兴趣不大。”

老人神色尴尬,堂堂仙尊人物,白玉观玉书坐下首徒,无言,天下不知道多人做梦都想着拜他为师,可少年竟是云淡风轻的给了句,“兴趣不大。”

如果不是遇见少年,老人怕是这辈子都想象不到自己收徒能收出一个,“兴趣不大”来。

“就不考虑考虑?”虽然尴尬,但老人仍旧是极为耐心。

少年清澈眸子微微转动,似是下了好大一番决定,甚是无奈,道:“老头,拜你为师,也不是不行。”

他还无奈,堂堂无言道尊收徒受到这份上,也忒寒碜了些。

无言老头不孬不怒,似是返璞归真,知天命回归本愿,半点脾气都没有,笑道:“说来听听?”

见惯了人世冷暖,性急轻缓,老人早就磨去了所有脾气,任何言语于他不过过耳云烟,停之任之。

得了老人一句,说来听听,少年自知老人似是决意收自己为徒,他倒也无所谓,只要能变强,跟着谁学不是学。

但是他这清风小镇里,有他放不下的人,有他敬重的人,那他就不能走得太过潇洒。

他也不知道从那一刻起,是苏新河救起他之时,还是随苏新河走南闯北之时,又或者苏新河为他给苏流觞跪下那一刻,他便是发誓自己要守护好这个男人。

少年没有矫情,将自己义父的大概情况与老头说了一遍,并要求老头治好义父的病,自己才肯拜他为师。

少年知道,老人可以云淡风轻的给自己一颗丹药,却不露半点肉疼,便可见这老头有些本事,即便不能治好义父的病。

但只要老头愿意在苏家出现一下,当着别人的面,收自己为徒,便是对那些蠢蠢欲动之人最好震慑,很好的帮助了苏新河,日后,苏新河在苏家的地位也不至于那般尴尬。

听完少年的要求,老头并不觉得少年要求有多无理,反而露出欣赏的神情,捋了柔顺胡须,心中暗赞,“不愧是拥有赤子之心的人,福缘无双,顺从本心,善哉!”

但老人也不托大,自知自己本事通天,可也并非天下万能,故而,只是道:“贫道但愿一试,至于能否治好他,还得看你义父自身机缘。”

苏青树心中也知道老头不一定要治好义父,但总比好过没有,“只要尽力,无论成功与否,我都愿意拜你为师。”

老人微微一愣,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尽力帮我,那我也应该给你一个机会。”少年简单干脆。

可这就叫什么话?

什么叫给我一个机会?

老人微微转不这梗,只是觉得少年这话说得有意思,非常有意思。

随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少年便带着莲花冠道士去见他的义父。

老人与少年离开后,僵持在小巷的少年们,方才灵动,可老人与少年的对话却句句落入他们耳中,心情上下起伏,似是经历了一次死里逃生。

的确,经历了一次死里逃生,若是那少年尴尬过动了杀念,自己此时已经是人头落地。

冷汗涔涔的少年们,对于老人那和善笑容,以及那句,“唉,少年人,终极是火气大了些。”

音容犹在!

……


     对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科技型中小企业等的引导支持中还没有考虑科技安全因素,在科自己喜欢了解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来的故事,因为这个政党所做的事是如此鼓舞人心。抗疫精神 让中华民族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放眼世界,中国军队始终站在维地山村争取到100万元资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