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事天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人事天命! (第1/3页)
    

阳光在小半个天空上的白云上投.射.出一片.艳.丽.的红.霞。很快和刮起的大风一起将空气中的薄雾吹散了很多。

沈杰站在树顶上欣赏着.日.出.的一幕,当它掩映在整片辽阔的.绿.海里,依旧.透.不了太多进.入如此苍茫的海洋里。

他勉强可以看到遥远的天边,有一道七八米高的城墙,因为昨天晚上爬过,他可以很确定的知道那就是移花宫所在,边缘树林里好像有些动静,他心里隐隐觉得有可能是移花宫组织了大量的人手在找他们两个。

他选择了正好相反的方向,踩着树枝的顶部向前走,几次踩到树叶,差点从树上掉落了下去。

三流高手还是不能像二流高手一样。

二流高手在内力的雄浑程度上,在脚下可以形成一道气旋,只需要稍微借些树叶的力量,就可以快速向前飞去。

这也是之前在从恐怖游轮升为二流高手以后,以他本就比同阶要雄浑数倍的内力,他甚至可以做到短距离踏海而行。

他本来还想去找一下雪霜,面对这么庞大的一个原始森林,估计他想找也多半找不到。他也不是那么优柔寡断的人。

既然心中这么想,他在树林高处仿佛一个猿猴一般左右腾挪,飞速的向着茫茫看不到边缘的地方狂奔而去。

这一走,到了太阳升到了正中央,才听到前方有些动静。

他粗略一估计,一百多公里肯定有了,他自己都无法想象,怎么会有这么大一片原始森林。

他估计要是躲在这个地方,邀月如果来找都不一定能找到他,当然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对一流高手来说,很多东西都不能用常理来说。

这片森林边缘的树丛明显稀疏了不少。

动静就是从那个地方传过来的。

“驾,驾,驾。”一群穿着铠甲的士兵骑着战马追逐前方的几人,“站住,站住,别跑,看你往哪里跑。“

“站住。“马上的骑兵还在催促着后面跟上来的步兵。

最前方的将军大吼道:“项羽,你跑不了了。“

马声嘶嘶,本来土地上的.草.就不多,而且都是那种.黄.土,这一奔马,这一块地方立马扬起了大灰尘。

追在最前方的将军看到那七八个人进入了他这两天做好的埋伏圈里,脸上不经意间得意的笑了。

也不像刚刚那么急着往前追,而是唤住了己方军士,缓缓推进。

策马飞奔在最前方的英勇男子一看到前方的土地上忽然间升起了拌马绳,他从马上一个侧身,握着长剑对着手.腕.粗的麻绳从下往上一挥而去。

这麻绳瞬间就被砍断了。

后面跟着的长发青年和盘发中年人还有其他一些.义.士.都没有任何减速,紧跟着白衣男子亡命逃去。

这百来米就掠起了十几道拌马绳,白衣男子在马上不断变换着位置,将一道道阻拦绳全都砍了。

这个时候白衣男子刚从马的右侧飞跃上马,拐到左侧的小道上,又看到前方一道拦阻绳,他将手里的长剑向着前方一掷而去。

这道粗绳瞬间从中间被砍为两段,那道长剑已经深.扎.入.黄土中还半米来深。

马上的白衣男子御马正好冲过来,将长剑一.拔.而出,继续向前猛冲而去。

后面的长发青年被他这么英.勇的战斗.姿.势.给惊住了,对着白衣男子就大呼道:“厉害,厉害。喂,我说哥们,你是不是.成.家班的,啊。”

他笑的时候特别的有.感.染.力,就好像真的不是处于那么危险的环境里一样。

那群官兵的战马明显更强壮,他们抄了一个近路,一会儿就奔到他们三人的前方,他在这儿做好的最后一道埋伏,正好将项羽一群人围在这个斜坡平地上。

长发青年看到周围密密麻麻围着一圈.官.兵,连忙勒马停了下来。

白衣男子就看到那些将他们围住的最前发兵士个个持着大盾牌,他急.喘.着气,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些盾牌兵却动了起来,将军旁的一名持戟小将对着前方一挥:“杀。”

这些持着和盾牌的兵士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这八个人最前方的白衣青年没有丝毫害怕,眼神瞬间凝了起来,就感觉胸腔内滚滚热血瞬间加速流淌了起来,他猛的一握长剑剑柄,御马就冲了上去,

“杀…”

“杀…”。

两伙人打在了一块,尘土急.速.飞扬,金铁交加的声音交织在一起,铿锵之声响个不停。

这中间的一段空地变得极为混.乱起来。

沈杰此时站在森林上方,他看到白衣男子身后的那名长发青年的样貌,都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和平解放前,从青海西宁或四川雅安到最美医生”,把最美的爱奉献给了人民。“西藏必将迎来更型,老挝输入)。在这一模式下,除了字体变大外,系统还会选择几十年来一直是当地发展的最大难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