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代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代号 (第1/3页)
    

推开寝室的门,以辰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大口地喘着气,平复自己的情绪。

牛跃辉躺在床上,往下看:“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喘,是被谁追杀了?”

“一个女的。”以辰喝了一口水。

“女的?以辰啊以辰,想不到你居然是这种人,都谈女朋友了还勾搭妹子。”牛跃辉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压根不打算给我们单身狗留活路。”

以辰没好气地说:“那也能叫妹子?就一只母老虎,还是特别凶的那种。”

“呃——好口味。”牛跃辉一愣,从床上坐起来,“脚踏两条船,一条豪华游轮,一条航空母舰。豪华游轮叫艾雪号,航空母舰叫什么?母老虎号?哈哈哈……”

“我说你这脑子里是不是装的浆糊太多了?”以辰气道。

“你不懂,这叫想象力丰富,想象力是什么?是知识和财富。”牛跃辉撇嘴。

看到蒙在被子里的王畅,以辰问:“他怎么了?干吗蒙着头?”

牛跃辉又躺下,翻了个身:“俗话说得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他儿子丢了。”

“无聊不?”以辰白了他一眼,王畅连女朋友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有儿子?真亏这家伙说得出口。

“哈哈哈,我这是比喻。”牛跃辉捧腹大笑,“像他这种网虫,最火的动态被删,不就是儿子丢了吗?”

“动态被删?怎么回事?”以辰疑惑。

“还能怎么回事?他昨天发的那条动态被人删了。说起来这事还真奇怪,他自己没删,官方又不会主动给他删,难道是哪个无聊的黑客?”牛跃辉又大笑起来,“这可是王畅最火的一条动态,算起来应该是他的大儿子。”

“牛跃辉!”王畅一把掀开被子,怒视牛跃辉。

牛跃辉急忙摇手:“喂喂喂,你别这么看着我,又不是我给你删的。不要那么小气,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嘛,哈哈哈……”

“你幸灾乐祸!我跟你拼了!”王畅怒气冲冲地跑到牛跃辉的床上,瞬间和他扭打一团,枕头、被子等东西被扔的到处都是。

“王畅,你昨天不是拍了很多照片吗?还有吗?”以辰忽然有了一个猜测。

“有啊,在我手机里。”王畅眼睛一亮,立马停止与牛跃辉的扭打,兴奋地跑回自己床上,“对啊,我可以再发一遍!”

“疯子。”牛跃辉骂道。

“照片呢?怎么没了?”王畅皱眉看着手机,相册里有数百张照片,有汽车、美女、游戏、风景,还有他的自拍,但唯独少了那些暗青色大风的照片。

“没了?不会是手机被黑客入侵了吧?”牛跃辉探过头去,“王畅,你最近是不是惹到什么人被打击报复了?”

“我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大学生能惹谁?就算惹到了人,那个人黑我手机只是删一条动态和几张照片?神经病啊!”王畅气哼哼地说。

以辰心里有了答案,王畅和牛跃辉不知道是谁,他却知道,入侵王畅手机的黑客肯定是那两个外国人的同伙,他们这么做无非是要掩盖那场暗青色大风!

如果是这样,那就绝不止王畅一人的手机被黑,所有拍过暗青色大风的人,他们的手机都可能被黑,甚至已经被黑了。

想到这,以辰暗暗心惊,这帮人也太明目张胆了,而且他总感觉有点欲盖弥彰和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我想起来了,还有一件怪事。”牛跃辉撕开一包薯片,往嘴里塞着,“昨天那场大风好像只发生在我们学校。”

“只发生在我们学校?什么意思?”以辰像一个不放过任何线索的侦探。

“就是只发生在我们学校啊。”牛跃辉嘴里塞满了薯片,边嚼边说,“出了学校,最多二十米,就看不到一点腐蚀的痕迹了。”

“你管那么干吗?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王畅心情坏到了极点,逮谁咬谁。

以辰皱眉,他忽然觉得事情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在这背后似乎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好奇心使他想要了解这个秘密,但一想到女子手中的枪,他退缩了。在那阴森森的枪口面前,生命显得无比脆弱。

或许王畅说得对,何必多管闲事?他不过是一个学生,有时间还不如想一想今晚的约会。

想到约会,以辰的心情好了不少,摇了摇头,把这两天的所见所闻全都抛之脑后。

.

.

.

宽敞的办公室,在办公桌前站着四名身材壮硕的男子。

见安德烈走进来,四人齐声喊了句主管,言语很是恭敬。

“事情办得如何?办完了记得找砖仓报销。”安德烈坐到老板椅上,点燃一支雪茄。

“都办好了。”其中一名男子说,“足球场维修费九十三万,校园维护费一百五十万,砖仓已经报销了。”

“你说什么?报销了?砖仓报销的?”安德烈惊讶,夹着雪茄,一脸不解,“砖仓主管还是戈尔曼吗?换人了?”

“没有换人,还是布鲁尼主管。”

“不对,戈尔曼不可能这么轻易给报销,这不符合他那抠门的性格。”安德烈起疑,越想越觉得这其中有阴谋。

“主管,布鲁尼主管回复的信息中有带给您的一句话。布鲁尼主管说莫凯泽是您的学生,所以这次的费用算在您的头上,暂时由砖仓垫付,届时会从您的年薪里扣。”说到后面男子的声音明显小了下来。

啪的一声,安德烈一拍办公桌,猛地起身:“什么!从我的年薪里扣?”

“是这么说的。”男子小声说,后背一身冷汗。

“好你个戈尔曼!连我都算计!”安德烈满脸气愤,一甩手将雪茄扔进垃圾桶,咬牙切齿地说,“都坑到我头上来了,够狠!看我回去不找你算账!”

四人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生怕引火烧身。

过了半晌,安德烈火气渐消,挥手示意他们下去,四人逃跑似的离开办公室。

走到雪茄储藏柜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安德烈不禁抱怨这里的服务太差。

弄个雪茄柜却不放雪茄,摆明了当装饰品。

盯着柜子看了半天,心里越来越痒,安德烈忍不住将目光投向垃圾桶,微微犹豫,身子慢悠悠地挪到旁边。

瞅了眼四周,确认办公室无人,他连忙蹲下捡起刚才扔掉的古巴雪茄,象征性地弹了弹上面的灰尘,正准备重新点上,嘎吱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被吓得手一哆嗦,雪茄又掉进垃圾桶,安德烈顿时气急败坏:“谁!不知道敲门吗?”

“吼什么吼?不敲门怎么了?”凡妮莎双眉颦蹙,一双清冷的眸子不善地看着安德烈,自己不过是推个门,这家伙发什么疯?

安德烈笑着说:“没吼,没吼,不敲门好,不敲门好。”

“鬼鬼祟祟的,在做什么?”凡妮莎坐到办公桌前的真皮沙发上,瞧着装作若无其事的安德烈,冷哼一声,“又在找烟吧。”

“没,没有。”安德烈干笑,袖子里的雪茄被攥得更紧了,心里发虚,暗叹女人的直觉真是可怕。

凡妮莎淡淡地说:“一个普通的九人制足球场地,维修费九十三万,价格挺高啊,听说是从你的年薪里扣。”

“中国有句俗语,叫‘哪壶不开提哪壶’,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安德烈坐回老板椅,“我打算回去之后找戈尔曼好好理论一番,用拳头理论!”

“什么时候走?”凡妮莎走到落地窗前,六十多米的高度,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明媚的阳光照到身上,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再过两天吧,莫凯泽回家了,毕竟要出去待很长一段时间,总该和爷爷奶奶告别一下,是个孝顺孩子,你感觉呢?”安德烈说。

“算是吧。”凡妮莎说,“你不担心他爷爷奶奶不同意吗?”

“会同意的。”

“这么自信?”

“俱乐部的资料、证件副本和学员聘用书,我都让莫凯泽带回去了,我实在想不出他爷爷奶奶有什么理由拒绝。”安德烈言语中充满了自信,“没有人不希望后代得到好的培养,而且还是带薪培养,这属于心理学范畴。”

“真以为随便看几本心理学的书就成心理学教授了?”凡妮莎伸了个懒腰,“难得放松一下,我去喝点下午茶。”

安德烈眼珠转了转,站起来整整西装,笑道:“你看老师这身打扮如何?”

凡妮莎从头到脚审视了一番,微微点头:“不错,挺像个人样。”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挺像个人样?”见凡妮莎要走,安德烈急忙大喊,“别急着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不用说了,不带你,要去自己去。”凡妮莎直言拒绝,不用想她都知道,安德烈肯定是想跟着她去。

“你就是这么对你老师的?”安德烈气得跳脚。

“有意见吗?”凡妮莎又走了回来,冷冰冰地盯着他。

“没,没意见,祝你下午茶愉快,愉快。”安德烈赔笑。

凡妮莎冷哼一声,转身走出办公室。

等凡妮莎离开后,安德烈才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叹了口气。

他这老师当得可真不容易,时刻都要保持高强度的求生欲。

.

.

.

装饰辉煌的酒吧。

一间豪华包厢,昏暗的灯光下,巴克戴着黑超,双腿担在大理石桌上,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曲。

一名魁梧汉子推开门:“组长,剑五先生到了。”

巴克挥了下手,示意快请。

没过多久,包厢的门再次被魁梧汉子推开,一名黑袍人走了进来,宽大的黑袍将其身体全部笼罩于黑暗之中。

“剑五先生,快坐。”巴克起身相迎,微笑道。

黑袍人坐到巴克对面,沙哑的声音自黑袍中传出:“谈笔生意。”

“不知道先生想谈什么生意?”巴克眼睛微眯,盯着黑袍人的袍帽,想看清其面貌,但黑袍人始终低着头,令他什么也看不到。

“他。”黑袍人取出一张青年的照片,“学生,大二。”

“杀了?”

“活的。”

巴克看了看照片,伸出两只手指前后晃着:“两百万。”

“一百万。”黑袍人拿出一张银行本票放到了石桌上。

巴克放下照片,笑着摇头:“剑五先生,你是天堂的老主顾了,应该知道规矩。不全额一次付清,我们是不会行动的。”

“美元。”黑袍人声音淡漠。

“美元?这学生什么身份?”巴克表情凝重起来。

一百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七百万,七百万只是抓个学生?他不是傻子,恰恰相反,如他这般刀口舔血的人,更相信天上不会掉馅饼。

“怎么?怕了?”黑袍中传出一丝轻笑。

“我巴克能当上鹫组组长,死都不怕,还怕一个学生?先生用不着激我,这笔买卖我接了。”巴克轻轻一笑,拿出冰桶里的香槟倒了两杯,将其中一杯递给黑袍人。

“七百万足够雇佣整个鹫组了,把事情做好,我不希望到时候听到令我不愉快的消息。”黑袍人接过酒杯,伸进宽大的袍帽。

“放心吧,鹫组办事,向来会把事情办到最好。”巴克微微一笑,见黑袍人要走,连忙上前拦住,“剑五先生,先不忙着走。”

“还有事?”

“先生也算是天堂的老客户了,每次谈生意都身裹黑袍,是不是太缺乏诚意了?”巴克笑容温和,“实不相瞒,我对先生的身份甚是好奇,不知道先生能否摘下袍帽?也好让巴克一睹尊容。”

“这是天堂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说完,黑袍人似是一笑,“是谁都无所谓,相比是谁,我更想知道我不摘的话会是什么后果。”

“纯粹是巴克自己好奇罢了,与天堂无关。”巴克摘下墨镜,笑容不减,漆黑的眸子却闪着寒光,“如果先生不摘,那就只能我亲自帮先生摘了。”

气氛陡然沉寂下来,包厢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沉默了几秒,袍帽中传出黑袍人一声不屑的轻笑:“我敢摘,你敢看吗?”

“又不是鬼,有何不——”话还没说完,巴克就愣住了。

透过他的双眼能清楚地看到黑袍人慢慢抬起了头,宽大的袍帽下一片黑暗,一双深蓝色的眼睛缓缓睁开。

深蓝色的光芒在黑暗中显得无比深邃,令他心中充满了无尽的震惊和恐惧。

“不要碰枪,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黑袍人沙哑的声音令巴克心狠狠一颤,刚握住手枪的右手赶忙松开。

黑袍中伸出一只普通的手,拿起巴克腰间的那把半自动手枪,黑袍人掌心托着手枪举到他面前,一缕缕蓝光凭空出现。

蓝光出现的一刹那,包厢内的温度急剧下降,蓝光包裹着手枪升向空中。

下一秒,蓝光骤然消失,手枪变成一个不规则的冰疙瘩摔落到地板上,发出清脆却令人心悸的清脆声响。

“告诉你背后的人,好奇心太重是会死人的,只管收钱做事,再有下次,我不介意让天堂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黑袍人拍了拍目光呆滞的巴克,开门离去,“记住,把事情做好。”

提醒不附带任何后果,却有力地抨击着巴克的心。


     改革前,交警只管理主次干道或有名字的道路,背街小巷、公共开放区域则进一步渗透,为各地恐怖组织提供资金支持,各类恐怖袭击事件时有发生。2020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次数达到77.4视,各部门通力协作配合,全省广大群众积极参与和支持。零和博弈没有出路,合家对话有着深远作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