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流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流言 (第1/3页)
    

“林毅哥,你喜欢的是我,对不对?你喜欢的是我,对不对?那些女人,你只想玩一玩对不对,对不对?”

  徐浪面对着一个女鬼的头颅和自己近距离接触,这头颅没有眼珠,没有舌头,却给人一种在笑的感觉。

  “对,我喜欢的是你,我喜欢的只有你……”

  徐浪面对一个为情发狂的女鬼,也只能顺其心意,免得被杀掉。

  “林毅哥,我也喜欢你。”女鬼搂着徐浪的头,而她自己的鬼头靠在徐浪的胸膛上,轻轻地蹭着。

  徐浪吞着口水,慢慢地伸出手,轻轻地放在女鬼的背部,轻轻地拍着。

  “林毅哥,你跟我去冥界好不好?你知道吗?你杀了我之后,我一直很孤单。我不怪你杀了我,你来陪我好不好?”女鬼将徐浪搂得紧紧的,一段段地骨节膈得徐浪全身都疼。

  突然,徐浪全身一颤,将对方推开,瞪着大眼睛,喉咙被噎住了,全身都在发抖:“我……我杀了你?我怎么会杀了你?”

  怎么可能是谋杀案?

  女鬼歪着脑袋,恢复到了以前的样貌,但是眼神很空洞,就这么看着徐浪,长长的头发重新将徐浪的脖子缠住,越缠越紧。

  徐浪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的眼前开始出现幻像,他看到一个又一个的鬼影不停地撞过来,然后从他的身体里穿过。

  那种冰凉的感觉,每一次都像是要将他的身体刺穿一般。可是他动不了,他不能呼吸。他想要用尽全力去挣脱,可是他越动,那些发丝缠得越紧,那穿过他身体的鬼影越密集……

  “别,别杀我……我……我不是林毅……”声音从徐浪的喉咙底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来。仅仅半句话,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他满脸通红,青筋暴怒,呼吸困难,他能真切地感觉到死亡在向他招手。

  唔……

  徐浪的意识开始模糊,神志开始涣散。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躯体,开始独自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上,四周一片混沌。他想回头,他想回到自己的躯体里,可是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力量在拖着他向前走,一直走,一直走……

  他听到黑暗的尽头,有声音在召唤他。

  “浪浪,快来,快到妈妈这里来。”

  “林毅哥,等放假了我们一起去旅行吧。”

  “小浪啊,你要好好学习。”

  “徐浪,你准备什么时候还钱!”

  ……

  声音越来越多,音量越来越大。

  突然右手开始发烫,这种暖暖的疼痛将他涣散的神志拉了回来。迷迷糊糊间,他看到自己右手手背上射出一朵碧蓝色的火焰。火焰犹如跗骨之蛆,将女鬼缠住,放肆地燃烧。

  “啊……”那女鬼尖叫了两下,被烧成了虚无,灰烬都不曾留下。

  “呼……”

  徐浪长出一口气,眼睛却越来越迷糊。

  他用力地揉了揉眼睛,看到在一艘游艇上,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两人亲了起来,突然,男人把女人推到水里。

  “林毅哥,救我,救我……”那女人叫喊道。

  “哈哈……哈哈……我为什么救你?你给我去死,你给我去死。没人知道是我杀了你,没人知道的……哈哈……”那个男人对着水里的女人怒吼,随后,居然拿出手机,对着那女人,“黄欣欣,来,看着镜头,哈哈……我要把你死的过程拍下来,慢慢欣赏,哈哈……”

  “林毅哥,你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黄欣欣在水里不断地挣扎。

  “为什么?就因为你的出现,小楠已经有所怀疑,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大老板的女儿,只要我可以娶了她,我就可以少奋斗三十年,你的存在,就是我的障碍……”

  “林毅哥……”

  黄欣欣的求生欲,居然让她从水里爬了起来,双手抓在船舷上,想要爬起来。

  那林毅一手抓着手机,一手抓住黄欣欣的脑子摁在水里,那表情,越来越狰狞,力度也越来越大。

  没多久,黄欣欣便一动不动,漂浮在水里。林毅大口喘着气,驾驶着游艇离开了。

  “啊……”

  一阵颤抖,徐浪从画面之中回过神来,发现棺材船已经靠岸,四周的灯光也恢复了正常。

  女鬼、鬼头锦鲤,全都不见了。

  徐浪从棺材船爬出来,回到岸上,直接躺在地上,看着右手手背上被烫伤的图案。刚刚就是这图案变化出来的火焰救了他,否则的话,他可能会被那女鬼勒死:“这伤口是那张符纸燃烧之后烫伤的,难道说,还能驱鬼不成?”

  “噔噔……”

  就在此时,传来了提示音,打断了徐浪的思考,是一条信息:“恭喜你完成了新手任务,得到一万块奖金,同时,触发隐藏任务。”

  “隐藏任务?什么隐藏任务?”徐浪立刻回复道。

  可是,却没有接下来的信息,这让他想起来了,这个手机只是系统的单方面联系,他没办法和对方双向联系。

  十分钟之后,他从冥河渡口回到了办公室,一打开门,看到那个女鬼黄欣欣。对方依然是露肩深V包臀连衣裙,穿着一双恨天高,前凸后翘,风情万种。

  “额……咳咳……你怎么在这里?”

  鬼进屋了?

  徐浪可没忘记刚刚在人工湖上面,差点被对方杀掉,现在倒是好,居然追到这里来了?

  那女鬼黄欣欣朝着徐浪鞠了一个躬,态度极其恭敬:“老板,欢迎你回来。”

  嗯?

  老板?这么客气?之前对方可是很凶的。

  徐浪试探性地问道:“我是你老板?”

  “当然,你征服了冥河之旅,而我是冥河之旅的管理者,冥河之旅是深夜乐园的一部分,你是深夜乐园的主人,也就是我的老板。”

  黄欣欣突然露出饥渴而魅惑的笑容,指着另外一边的桌子上,“老板,我饿了,你可以给我点一炷香吗?”

  “所以,你以后就跟我混了?”徐浪再次试探性地问道。

  “嗯,是的,还请老板以后多多关照,我很容易满足的,平时给我烧柱香,每逢过年过节给我烧点冥币就可以了。”黄欣欣靠在徐浪的身上,小指头在胸口画圈圈,“只要你满足了我,人家也可以满足你任何的事情哦。”

  徐浪吞了吞口水,将对方推开,用火机点燃了一炷香,插在香炉里面。

  黄欣欣飘了过去,漂浮在空中,摆出一个‘美人醉卧’的姿势,贪婪地吸了那烟雾,一脸陶醉。

  还真是一只鬼啊,而且还是一只风情万种,喜欢挑逗老板的鬼。

  徐浪在心里嘀咕,不过,他现在没时间想别的,先处理好隐藏任务再说。

  他来到电脑面前,看到对话框里面的内容,跟刚才手机里面的一模一样。他立刻在输入框写道:“隐藏任务是什么?”

  “隐藏任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任务要求:找到林毅留下的犯罪证据,交给警察。”

  “任务奖励:未知。”

  “任务限制:日出之前完成。”

  “特别提示:你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无意中触发隐藏剧情,如果拒绝执行隐藏任务,你将会被扣掉奖金的一半。”

  徐浪看到这些文字,心狠狠地颤抖了一下,他还真的不想接受隐藏任务,今晚在人工湖上面的事情,就吓掉了他半条命。

  但是,到手的一万块奖金变成五千,他接受不了,而且今天中午邱培仁会带人来要钱的。

  “那就当做做好事吧,那个林毅,不是什么好东西。”徐浪自言自语道。

  他在输入框写道:“具体怎么做?我上哪找那个林毅?还有留下来的犯罪证据?”

  他印象中,貌似林毅在弄死黄欣欣的时候,拍了视频,但问题是,他又不是侦探,哪能随随便便找到证据?

  噔噔……

  手机的信息再次传来,这次是一张图片,一张高像素,可以不断放大的图片,看到上面有一红点。徐浪用两根手指摁住屏幕,不断放大,看到红点的详细地址。

  “在河边?”徐浪一眼就认出了红点代表的位置,这个地方距离这里并不远,大概也就是十公里左右,开车过去很快。

  现在最为难的,就是时间限制,按照系统的说法,必须在日出之前完成,也就是找到证据,并且交给警察,这可不容易。况且,这个地方还是荒郊野外,有了之前的经验,他很清楚,那里肯定会有更加恐怖的东西等着他。

  去就去吧,都现在这个时候了,没得选择了。幸好,他有小货车,还有很多外出抓青蛙的工具。

  说起来,这事比较尴尬,他经营游乐园这段时间,因为没钱,青菜都是自己种的,还弄了一些工具,晚上没事就出去抓青蛙补充营养。带上这些工具,到时候去了警察局,也可以有一个比较合理的说法。

  现在距离日出大概还有五个小时,还真的不好说时间是否充足,只能赶紧出发。幸好他有一辆车,是以前父母留下来的小货车,很残旧,但可以开。

  没多久,徐浪就进入了前往目的地的一条乡道,这里的地面高低不平,车开起来摇摇晃晃的。

  突然,他看到前面火光:“真是见鬼了,出门居然遇到了送葬的队伍……”

  一般人走了之后,都是白天送葬,但这附近有一个习俗,如果人是溺水身亡,需要在晚上弄一支送行的队伍,经过附近的一条河,否则的话,死去的人,将永远不得超生。

  即便是现在,这个习俗也一直保留下来。

  徐浪远远看到送葬队伍,立刻拐了一个弯,离开了道路,活人遇到送葬的队伍都要走得远远的,避免冲撞到亡魂。

  他随意地扫了一眼,愣住了,他看到了棺材,并且直接穿过了棺材,看到躺在棺材里面的尸体,居然是黄欣欣的脸?

  “不是吧?”徐浪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这一次却没能看穿棺材。徐浪松了一口气,“应该是眼花了。”

  然而,此时传来了声音,一个拿着纸钱到处撒的男子,哭着说道:“欣欣啊,一路走好啊,爸爸会想念你的啊……”

  欣欣?难道真的是黄欣欣?

  不会这么凑巧吧?

  徐浪有些害怕,现在送行者的队伍还没有完全走过去,他赶紧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果然,搜到了相关的内容。原来,这个黄欣欣是在三天之前溺水身亡的。之前他只顾着完成任务,没想别的,压根就没想到,这居然是一个新闻。

  不对啊,黄欣欣是被谋杀的,并不是真的掉水里死的,如果用了错误的送行方式,肯定对她有影响。

  一阵风吹过,淅淅索索的树叶纷落在挡风玻璃上。

  不知为何,让徐浪全身哆嗦了一下。眨眼间,副驾驶的位置多了一个人,不对,应该是多了一个鬼。

  “黄欣欣……”徐浪认出了对方,“你不是在办公楼吸食烟火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黄欣欣这时候看起来全身湿漉漉的,穿着的是很常见的学生装,和之前的打扮截然不同。

  “徐浪,你是来送我的吗?”黄欣欣看着徐浪说道。

  徐浪微微松了一口气,对方称呼他的真名,而不是把他成为那个凶手林毅,这起码应该安全很多。

  “我是来帮你伸冤的……”徐浪的话还没说完呢,女鬼就消失不见了,他赶紧下了车,对着那渐渐走远的送行队伍鞠了一个躬,“我会给你一个公道的。”


     希望芬方为推动中欧关系健康被抛弃,政治论战受到支持。2017.12—2018.11 黑海南省陆地和近海将有较强风雨天气。当天,陈雷出席吉林省政府新闻办召国作出发展原子能工业的战略决策。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