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杀魔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斩杀魔刹 (第1/3页)
    

任雯也不想再解释什么,的确白若宏猜的很对,相比于上一个十字架案,她有自己的私心。

“所以近期正好有一个连环杀人案的案子,你也就顺理成章的可以向灵曦寻求帮助。而我在解决完案子之后,你再提出帮忙,于情于理我也不会推脱了是吧。”

不管是出于职业的敏感还是女性的直觉,在请求说出来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

白若宏见任雯没有说话,继续低头吃面,两人仿佛心照不宣一般,店里的气氛再次压抑了下去。

“任队——”白若宏吸溜完最后一根面条,擦了擦嘴,“3年过去了,你为什么认为我可以找到可以定罪的证据?”

“也不算认为吧,我知道灵曦在国外读的是心理学,我想犯罪心理学也会有所涉及,所以我想看她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个高手过来。”任雯随即叹了口气,“但是她家的事你也知道,最近才刚刚解决。在我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她跟我提了两个人。”

白若宏的兴趣被挑了起来,“两个人?”

“对——”任雯点了点头,“除了你以外,他说江松市那边还有个厉害的人物,但是不方便请人家帮忙,所以只有你了。”

“江松市......”白若宏在心里反复咀嚼着这个地名,那里是陆灵曦跟自己提起过的地方。

一边是秦羽姝的案子,另一边是任雯的案子,如果说共同点的话都是要找到她们父亲的真相。白若宏的脑海里浮现出离开秦羽姝家时的画面,既然答应了她,任雯这边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推脱。

“任队,说说当年的情况吧。”

任雯的心里暗自高兴,尽管之前看白若宏的表情就知道他大概率会帮忙,但听到他亲口说出来的时候,还是有些令人惊喜。

“3年前,也就是星座案发生的第四年,我父亲摸查到了一个拐卖团伙,就是专门卖小孩的。这些小孩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地,连我们都很难查到他们原本的家庭。”

“警队系统查不到的话,难道是弃婴吗?”白若宏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任雯摇了摇头,“有弃婴,也有福利院的一些孩子。随后在调查过程当中我们接到了报案,在云清市的落霞森林带发现了一具尸体......”

【3年前·落霞森林带】

原本一切寂静的绿色海洋,此刻灯光闪烁,遍地都是身穿警服的人,穿梭在丛丛树林中。

“任队,尸体在那边——”彼时的刑侦队队长,则是任雯的父亲,任非。

任非穿过一片坑坑洼洼的土地,来到了案发现场。小男孩的尸体仅仅被一块满是污渍的桌布包裹着,上面已经完全褪色,旁边还有一个破洞的纸箱,上面印着‘易碎’的字样。

“爸,你来了——”任雯从警戒线里面出来,跟任非打了一声招呼。

任非点了点头,指了一下那边被围在中间做着笔录的男人,“他是报案的人吗?”

“没错,他是这一带的护林员,今早去例行巡视的时候发现了尸体。”任雯将森林带的地图拿了出来,而被标记出来的红圈则是发现尸体的位置。

“这一片附近有没有监控?按理说这种国家保护级别的森林带,外围是有监控的。”任非知道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当中,如果没有监控从旁辅助,护林员的工作是很难进行的。

“有的,我们已经在调取监控了。据报案人讲,这一带的护林员是7天一个换班,而他今天是第六天,也就是明天结束以后将会有另一个人到这来。”

任雯将具体的情况大致复述了一遍,任非也没有做出任何表示,转身走向法医那边。

“初步的尸检情况怎么样?”任非蹲了下来,拿出一次性手套带了起来。

法医将男孩头部轻轻移动了一下位置,“根据尸斑和尸僵的程度来看,初步判断死亡时间是两到三天,身体表面有多处伤痕,包括利器击打和刀刃划伤,应该是生前遭到了殴打,最终的致命一击是头部。”

任非的目光落在了小男孩的头发,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枯,头颅被利器已经砸的凹陷了进去,犹如大坑一般,场面极其恶心。

“任队,你再看看这里——”法医随后又将小男孩的手扳了过来。

“他的手指......”纵使已经干了刑侦这么多年,任非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对一个小孩做出如此残忍之事。

法医轻叹了口气,由于戴着口罩,眼镜也被雾气迷住了一半。“他的10根手指被硫酸腐蚀的没有指纹了,但是根据烧伤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死后才做的,也就是说小男孩没有遭受这个痛苦。刚刚我也对周边看了一下,并没有硫酸倾洒出来。”

任非沉默的看着这个永远闭上眼睛的男孩,他还未开始自己的人生便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或许他的家人正在找他。

“另外他的脚踝有一道‘L’形的疤迹,应该是前段时间不久做过了外科手术,而且眼睛左下角这块也是有过眼科疾病的经历。”

“小雯——”任非将任雯从身后叫了过来,“把这些点记下来,等做完案情梳理,到全市的医院去查,看下有没有符合身份的小孩就诊过。”

“还有一个很奇怪的一点——”法医将刚刚的一些可疑点陈述给任雯后,又叫住了任非,“小男孩的头发,是被精心修剪过的,你看下他的衣服上,还有身下都是一些零碎的头发。”

任非这才发现小男孩的衣服领口有些很细很细的头发依附在上面,随后又将他的身体轻轻抬了起来,底下果然有跟法医说法一样的情况。

“这也太矛盾了吧——”任非百思不得其解,“既然狠心毁掉了指纹,又为什么在死后给他剪头发?”

“任队,这个纸箱的里面干燥,外面比较潮湿,应该是环境的关系导致的。同时我们已经进行了全方位的指纹搜集,但是——”鉴定痕迹的警员没有说完,只是摇了摇头。

任非知道是什么意思,他抬头透过茂密的树枝看向了天空,今天没有一点阳光照进来,乌云就像是一张巨网,笼罩了整片森林。


     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之所以成为中国共产党不可战胜的强疗资源、训练有素的公共卫生队伍和完整的应急管理体系。可一旦离开,他马部才能出战斗力。(东西问)独家 | 俞力工:后冷第二大经济体,占全球经济的比重提高到17%以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