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旁若无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旁若无人 (第1/3页)
    

“大将军,快看,是少将军,少将军来了。”副将朝着远处望去,一支规模不小的队伍,正在朝着这边赶来,当先一面陈字大旗,必是少将军陈河无疑。

半个时辰后,连续逃亡三四天的陈洪进,总算能踏踏实实休息一下了。陈河带了五千精锐,这是他留在漳州最后的底牌了,虽然如今还比不过张汉思,可也有近万人马,足以一战了。

“爹,咱们先去同安县城吧,据城而守,总比野战胜算大些。”陈河说道,虽然同安县名义上归属泉州,可早就被他陈家给渗透了。守将就是他陈家旁支的陈友归,县令也是他陈家的门生,还娶了陈洪跃的女儿,他陈河也算是人家大舅子。

“其司还在后面。”陈洪进听见后面逐渐消散的喊杀声,也不知道陈其司有没有逃得掉,他还想等一会,指不定就追上来了。

“爹,管不了这么多了,赶紧走吧。若其司真有不测,他日我定要为他报仇。”陈河一脸义愤说道。其实他并不喜陈其司,他爹对这个义子太过上心,而且眉目之间,颇有几分相似,他一直怀疑陈其司是他爹的私生子,死了也好,少个人跟自己抢位子。

“也罢、也罢,走吧。”陈洪进看了眼自己手下,都早已精疲力竭,也就陈河带来的五千精锐,尚有一战之力。面对张汉思的一万多大军,实在没有把握,还是进城才是上策。

张汉思骑在马上,看着被拖到跟前的陈其司,就是这小子,两次三番拦住自己大军,不然陈洪进早被自己拿下了。

“先带下去。”张汉思本想杀了他解恨,突然想起之前的传闻,剑州那个王八羔子,将这小子卖给陈洪进,得了三万两,还是挺值钱的,回头自己也能卖一回,杀了太过可惜。

“大将军、大将军,泉州急报。”留在后面殿后得一个骑兵小队长,手举信件,飞驰而来,扬起阵阵烟尘。

“传信之人呢?”张汉思接过信件问道,居然是永春县的来信,能有什么大事。

“刚遇到我军,就摔落马下,幸好没受伤,估计是太累了,小的让人去照料了。”骑兵小队长拱手说道,那小子到现在还没醒呢。

“不好,大军立刻回返泉州。”张汉思打开信件一看,不得了,剑州那个王八羔子胆大包天,居然妄图吃下泉州,自己得尽快回返才是。自己光顾着追陈洪进了,老巢都快被人端掉了。

“大将军,这不追了?”副将一看张汉思这架势,赶忙问道,陈洪进就在前面不远了。

“还追个屁,他儿子带了人马过来,等进了同安县城,没个十天半个月,根本打不下,老子屁股要被人烧着了。”张汉思没好气骂道,这王八羔子时间踩得太准,若是没这事,他有把握将同安县得陈洪进给打下来,同安县城墙破败低矮,可泉州城不知道能撑住几天。就算自己干掉陈洪进拿下漳州,丢了泉州也划不来啊,况且他儿子家眷都在莆田呢。

就在陈洪进进城之后,急不可耐准备防守的时候,意外得到了张汉思撤兵的消息,长出一口气,这下子总能缓过来了。

“老二、老二,你可总算回来了,这下完了啊。”陈洪进刚回府准备休息,陈家家主陈洪跃就来了,一脸的着急上火。

“大哥,你不要总老二、老二的叫我,成何体统?”陈洪进有些不爽,以前还不觉得,可现在听见老二两字就冒火。以前留从效在时,自己就是清源军老二,如今留从效挂了,自己还是清源军老二,这尼玛当一辈子老二。

“好~好~好,老二啊,咱们的大半家当都在泉州港呢,这可如何是好?”这陈家最大的进项,就是海贸的份子,现在跟张汉思翻脸了,还没打得过,以后陈家去哪收份子钱去。

“大哥你别急,这事急不得,如今兵荒马乱的,能做什么生意?大不了以后咱们自己造船,独自出海好了。”陈家在这同安县也是有船坞的,而且四大家族的船队,也有些在自家掌控之中。

“哎呀,这事闹得,如今那些木材都被另外三家给收完了,拿什么造船啊,我们被人给算计了。”之前听说那三家高价收购木材造船,陈洪跃将自家的库存都卖给那三家了,挣了不少,如今可傻眼了,有钱都买不到了。

之前还想着,老二发达了,不管买多少木材,造多少船,他陈家都是吃大头。如今倒好,老二陈洪进灰溜溜回了同安县,以后这泉州,就不好说了。

“看来三大家族早有谋划,大哥,不是我说你,你何苦将那三家逼得如此狠?”陈洪进颇感郁闷,如今好了,到嘴的肥肉,眼看要飞了。如果跟三大家族关系好,指不定还能依靠一二,帮自己打造军队,共度难关,如今不落进下石就算好的了。

他可是知道,三大家族将大部分家底都转到海外的岛上了,如今自己缺钱厉害,就算想去抢,那也得有足够的船才行啊。他这大哥目光短浅,居然连造船的木材都没有了,这没个两年功夫,陈家根本组织不起像样的船队。没了海贸的来路,本就不富裕的陈家,如今恐怕得雪上加霜了。

“老二,这可不能怪我,还不是你那太烧钱了,我要钱干什么?我一把年纪了,能吃用多少?”陈洪跃两手一摊,陈家得到的大部分好处,都被陈洪进砸到军队里去了,如今还要怪自己不成?

“大哥,再拿二十万两出来,我要征兵,不然早晚被张汉思给收拾了。”陈洪进没法子,但是该要钱还得要,时间拖得越久,张汉思实力越强,以后就没机会了。泉州地盘是漳州的两倍,也要富裕许多,若是给张汉思足够的时间发展,以后自己就是死路一条。

“哪还有那么多钱,你怎么不去抢?”陈洪跃怒了,大头每年都被你二房拿走了,本想着能一飞冲天,如今倒好,还要抽走自己棺材本了,当即就要翻脸了。

“大哥,我不管你卖房卖地,还是想别的路子,这事得办好。最多十天,我一定要看到钱,不然的话,我就回漳州去了。”陈洪进才不管,大不了他拍屁股走人,先回漳州,老老实实修筑防御工事。

“老二,你这不是明抢嘛。”陈洪跃顿时有些懵了,这要是陈洪进一走,自己也得跑路啊,不然张汉思肯定要对自己下手的。

“打不过在这等死啊?我先去睡了,几天没睡个正经觉了。”陈洪进没好气说道,这大哥整日里也不知道干点正事,小妾那是一年纳一个,比自己收义子还要勤快。

陈洪跃没法子,只能出去想办法了,实在不行,田地铺子这些,该卖的卖,不然终究是留不住的。

剑州军在永春县足足休整两天有余,全部事情都安排妥当,准备明天一早上路。

此时孙宇正在衙门部署行军路线,准备先赶到晋江一线布防,张汉思大军想回泉州城,必然要通过晋江,若是能够半渡而击,那就再好不过了。

“大人,东边的莆田县怎么办,咱们还要防备泉州城内守军,若是腹背受敌,恐怕......”白勇有些担心,一旦到达泉州城附近,自己等人远离永春县的据点,后勤保障得不到保证。若是被掐断后勤,再首尾相击,那就完了。

“据传,张硕此人,贪生怕死且鼠目寸光,不足为虑。莆田县精兵不过数千,不可能倾巢出动。只需派一部驻守洛江上游,必不敢轻动。至于泉州城守军,只要骑兵在旁盯着,必不会轻出。”洛江下游水面极宽阔,大军难以快速渡江,只要在上游守着,就能阻止对方渡江,不会陷入腹背受敌的状态。泉州城外,是闽地少有的平原,适合骑兵冲锋,以骑兵营的战力,城内出来个两千人,也不碍事。

如此安排,自己还有足足三个团,在晋江沿线防守张汉思大军,占据地利,当有不小的胜算。

“大人,若我是张汉思,就直接绕道北上,占了德化县。”老程看看地图,难得发表意见。只要占了德化县,掐断剑州军后勤保障,自己等人就被困死在这里了。

“我赌他不会,张汉思此人,现在一门心思就是坐镇泉州,岂会翻山越岭去德化县?况且泉州新附,他如何能够信得过。”这固然是个好办法,但是道路艰难,大军难行。另外,还得确保泉州守将跟他一条心,不然他占了德化县,回头将泉州城丢了,算哪门子节度使。

“诸位可还有异议?若是没有,明日一早,兵发泉州城。”孙宇定下了基调,这两天将永春县降卒打乱编入剑州军,又征兆一些本地青壮,在保证建州军战力的同时,留两千人驻守永春县。


     2009.11—2010.07 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中国的许多具体措施符合国情、行之有效,体现了中国智慧。作为基础科学的重要板块,舞台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把保障人的生命安全和健己就是这样一支“箭”。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