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报掮客之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情报掮客之死! (第1/3页)
    

傅天赐一边呻吟,一边道:

“鬼知道!”

常空一嘴巴打在他脸上:

“不知道,那你就没用了,没用那你就可以去死了。”

高田这时过来,道:

“好厉害的身手,这个不知什么来头。”

看着傅天赐,喝道:

“他是谁?你不知道他为何要救你们。”

“真不知道,从没见过。”

常空又道:

“那黑衣的是谁,也不知道?”

“他法号正圣。”

高田奇道:

“你们是哪个寺的和尚?出家人怎能如此为非作歹?”

傅天赐道:

“你们饶我命我就说。”

高田冷笑道:

“你现在是阶下囚,还讨价还价?老实说来,不然我有的是法子让你开口。”

傅天赐眼睛骨碌碌的转,高田的一拳打在他肚上,又跟着一刀砸在他背上,举刀再要打,傅天赐忙道:

“我说,我说,希望说完你们饶我一命。”

常空道:

“我作主了,看你说的如何,说得多而且真,就放你,不然把你浑身骨头一节节打碎。”

傅天赐干脆坐下,也不管巷子的地上全是行人的屎尿,道:

“去年的时候,那个黑衣人,他也是个和尚,来我们觉禅寺挂单,遇到我和这地上这两个僧人,说天天吃斋念佛,有什么好的?不如出去混混江湖,我们也确实早就过腻了青灯古佛的生活,于是和他一拍即合,从那开始,我们就一路作案,一开始还胆小,后来越来越放肆,大白天也敢进屋抢劫,苍州、青州,白州,我们都干过……”

常空不耐烦地道:

“不需要知道你们这个,我们不是官府,那个黑衣人是谁?还有刚才那个灰袍人是谁?”

“这个?”傅天赐道:“那黑衣叫正圣,但这多半是假的,没人知道他是干什么的。而且……”

“而且什么?”

傅天赐沉思道:

“我们怀疑这和尚压根就是假的,他剃着光头,却不烙戒巴,对佛门的事一窍不通,称呼道姑为师太,把住持和方丈乱叫,什么经都不会念,连’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也不知出处。就是个假和尚。当然,我们也不管他真假,因为我们也已不是和尚了。”

常空道:“说的对。刚才那个灰袍人是谁?”

傅天赐道:“这个真不知道,我刚也是第一次见他,肯定和正圣熟悉,但我们没见过。”

高田道:

“说完了?别的不知道了?”

傅天赐惊骇地道:

“你们答应饶我一命?”

高田抡刀劈去,“当”的一声,常空伸剑拦住,道:

“我答应饶他一命就饶他一命。”

高田道:

“无毒不丈夫,这样的歹人,怎能饶他?”

常空道:

“我给他一个机会!”

对傅天赐道:

“我今天放了你,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事,否则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傅天赐瞪着眼睛,颤抖道:

“若是你这次放了我,我再去抢劫杀人,我就真不是人了。”

说着就要跪下,常空道:

“不必,希望你说到做到,滚吧!”

傅天赐大喜,弯腰行个礼,转身飞跑出巷。

高田叹了口气道:

“常兄弟,你太心软了,这样的人不惩罚,如何对得起被他害的人。”

“我答应了他,不然还是会杀了的。”

“和这样的混账讲什么信义?唉,你这人真有些迂腐。”

常空道:

“喝酒去?”

“走吧,一醉方休。”

常空没有喝醉,喝了一会,和高田分开,高田要去给师弟办丧事,过两天再来找常空。常空回来把又遇到灰袍人的事对丁秋云一说,丁秋云难以置信:

“不是你看错了吧?穿灰衣裳的人多得很,未必是他。”

“就是他,穿别的衣裳也一样。”

“那这事奇了,这人专门帮和尚干坏事?还都是假和尚?那慧能也可能是假的和尚。”

“谁知道!你们这江湖上的事也是奇怪得很。”

丁秋云道:

“这次我们去崂山,看看崂山派怎么样!”

“怎么有这么多门派?这些道士不干活,哪来那么多钱养?”

常空道。

丁秋云哈哈一笑:

“道士有庵观,有香火呀。”

“我看他们整日装神弄鬼,招摇撞骗。”

“有些是。”丁秋云笑道:

“不过呢,据说道教和佛教的出家人所练武艺有些确实能对付鬼怪的。”

“就像静空静闲那样?一听到有鬼,吓得屁滚尿流,还捉鬼呢。”

丁秋云笑道:

“那是她们的修为不够。道家和沙门修练的元神类武艺是可以的,只是我不太相信鬼神之说。但武艺上是有这方面内容的。”

“道家和这些江湖上的一般人练的武功有什么区别?”

“有点像是内功和外功的区别。道家玄门讲究修练精气神,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佛门有打坐息想、炼气修脉等,都是内功,修练高深者可与鬼魂勾通。江湖上的这些人,那些田家的农夫,市井的混混,还有那些镖行衙门都大多练的外家功夫,实用,见效快。

其实,爹爹说过,外功内功是殊途同归,方向不同,最后都要统一起来,内外兼修。你以为如何?我爹说的有道理吗?”

“当然有道理。”

“难得你赞同。其实这外功内功确实都各有所长,不能偏废。”

看到常空背上背着琵琶,讶异地道:

“你从哪弄的琵琶,你会弹琵琶?”

“有时吧,很多年前,我在江南那里养病时学的。”

丁秋云一阵惊讶:

“常弹些什么曲子?”

“琵琶语,伶人歌等。”

丁秋云怔了一下道:

“这些曲子我也听过,但太,太那个伤感且寂莫了。”

两人上得崂山来,山路旁边绿树成荫,鸟鸣雀叫,山风送爽。

来到山腰的道观前,但见殿宇一间间,大殿虽不十分高大,也是气宇不凡,四周松柏累累,果然好风景。

两人到处游玩,逛了几座山头,进了几个大殿,看了一尊尊的道像。

来到一座绿瓦屋顶的殿前,听到殿后有人呼喝声,丁秋云喜道:

“有人练剑!”

殿门敞开着,正想进来,

一个黄衣道长出来,向两人唱道:

“无量寿佛,两位居士来此有何贵干?”

丁秋云道:

“我们是落霞山云岭道人门下,初出江湖,来此拜见崂山前辈。”

那道长四十多岁,黑发黑须,笑道:

“哦,是想搏点名头出名呀?”

“前辈见笑了,我们是怀着慕拜之心而来,只想多结识一些武林朋友。”此时丁秋云已镇静从容多了。

“那如此就进来吧。”

两人来到后院,却是一片大平地,地上是黄白的土地,一群道士正举剑作一样的动作练剑。

但见白衣飘飘,长剑霍霍,动作优美,气势不凡,甚是好看。

丁秋云道:

“道长,请问他们练的这是哪路剑法?”

“哦。”黄衣道长道:

“这是敝派的逍遥剑法,好看是好看,其实没什么大用。”

“哪里,道长谦虚了,我看他们的剑法中飘逸中带着杀机,不仅是好看,也可以杀敌。”

道长笑道:

“那如此,请两位与他们切磋一下?”

丁秋云道:

“这,我们是来交朋友的,不是生事的。”

“没事,”道长笑道:

“他们整日在山上纸上谈兵,能和外面的人切磋一下对他们也大有好处。”

丁秋云大喜:

“那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抽出剑来,那边一个道长过来,二十出头:

“在下守清,请教女侠的剑法。”

丁秋云欣然下台阶,众道士让开,站一边观看。

两人拉开架势,一个如风中碧荷,一个如天上闲云,两人往来交错,长剑交鸣,衣袂翻 飞,见招拆招,两人打得竟很合拍,旁边道士都不住的喝采,嘻笑着谈论,指指点点。

常空见丁秋云的剑法流畅优雅,那道士的剑法灵动飘逸,想起自己的剑法,显然粗鲁至极。

两人打了一会, 丁秋云下来歇了一会,又和一个道长对练,两人打得比方才稍激烈,身形翻转滚逼,跳跃飞腾,如鹰击云雀,又如凤扑苍龙,打得场中风声疾厉。

打了一会, 丁秋云退下来,一身是汗,对常空笑道:

“你换我一会。”

常空不自在,道:

“我打不来。”

“没事,你就当舞剑。”

“我打得不好看。”

一个年轻道士过来,道:

“在下守真,请教大侠的剑法。”

丁秋云道:

“用我的剑。”

常空的剑是宝剑,怕打坏他们的兵器,就接过丁秋云的长剑。

到了场中,那道长长剑刺过来,常空挥剑打开,然后刺过去,动作僵硬不自然,那道长身子展开,舞剑格挡,两人过了几招,旁边道士一见,纷纷皱眉道:

“方才那女居士的剑法如此了得,这人同是一门,怎么剑法如此稀烂?又难看又无用。”

丁秋云也愕然,看了一会,原来常空刻意的和他配合,又不敢使力,不敢朝要害打,硬憋着和那道士练着玩。

便道:

“常空,你放开一些,他们也是要见识一下真仗。”

常空正打得别扭无比,听到此话,长剑上抬“当!”的一声打开守真的剑,身子欺近两步,一剑拍在他肚子上,跟着身子转到他身后,一剑劈在守真后腰上。

众人大惊,丁秋云急道:

“要你打点真的,你就没分寸!”

黄衣道长急忙下去查看那道士的伤势,但见道袍后身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皮肉却并未受损,不由道:

“好准的剑法,一丝不差。”

常空不愿再和他们对打,收剑下场,对丁秋云道:

“以后这样的人还是你来应对,我和他们打会损伤我的剑术。”

丁秋云知道他硬憋着不发挥自己的打法是会损伤他剑法的,就点头道:

“以后这样的年轻弟子还是我来吧。”

这时几个弟子上来纷纷找常空比剑,常空不愿意和他打,也怕夺了丁秋云的风头,就道:

“得了吧,我师妹的剑法就够你们受的了,不信你们再打过。”

于是丁秋云又提剑进场,这下剑法迅捷骄健,一改先前的飘逸洒脱,几剑就打赢一个,连着三个道士都被她击败。

丁秋云心想,这样不太好,连赢几场,让崂山派没了面子,正想下一场做得狼狈点认输,却听到一人冷冷地道:

“这是欺我崂山无人吗?”

丁秋云一惊,见从前殿进来几个人,一人身穿蓝色道袍,四十多岁,另三人却不像是崂山道士打扮,一人身穿短打褐衣,手着护腕腰悬钢刀,一人身着米黄色的短衣,也是腰上带刀,另一人是个女子,身着青色长衣,三十岁上下,背背宝剑,鹅蛋脸,尖下巴,圆眼,皮肤微黄,是个美人,腮边似乎还有酒窝。


     中国承诺无条件不对无核武器国家和,今天已经远销至海外十多个国家。香港中评社记者:据报道,美国政府一名匿名高级1年1月12日,美国国会通过对伊拉克宣战决议,海湾战争爆发。天灾无情,人间有爱,源于我们共同的价值理念;中华民族能够战共产党曾经历尽艰辛和坎坷,现在将迎来百岁,我对此表示祝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