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藏锻元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五藏锻元功 (第1/3页)
    

“那好像是……越哥之前来咱们家帮忙的时候,发现桌子矮一截,所以……”罗倩似乎想到了什么,捏着下巴道。

嘴角抽了抽,吴越真不希望罗倩在这些事情上的记忆里这么好!

“倩倩,你记错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同样身为古董文玩研究的学者,吴越怎么可能连一块墨都不认识呢!

更何况是在张成面前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看走了砚。

“准确的说,这东西是墨锭。”     

张成认真的说道,同时偷偷打量着曹老爷子的脸色:“想必各位在电视上也看到过,古人磨墨不是很方便,所以就需要这东西来研制。”

“我知道,这不就是他们手里拿着的那个转来转去的玩意儿,罗老头也有一个。”曹大爷没上过学,不怎么识字,后来跟着扫盲班学过一段时间,算是半个文盲,所以很多东西并不知道他们的专有名词。

看着他现在恍然大悟的样子,张成点点头笑道:“有一件事,我估计曹大爷你不知道。液体的墨水不能存放很久,不然就会臭掉,所以古人常常把墨水做成墨锭,看起来像石头,其实不尽然。”

曹大爷看了罗老一眼,没想到却被呛了一声:“你看我干什么?这些东西我知道,你仔细听着,我告诉你啊,那墨锭可以存放时间很长,需要用的时候,沾点水儿,一磨就能用了。”

“没错。”张成急忙点头附和。

“得了吧,想当年,我家娃娃上学,那有个东西用就不错了,哪像你们这些有钱人家,讲究这个讲究那个的!”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想说啊,这东西之前呢!”

“在值钱能比的过我这宝贝砚台么?”

张成迟疑了一下,才缓缓的解释道:“如果这东西的年份比你那砚台老,这还是这么完整的一块,肯定值钱。”

曹老爷子还没说话,吴越倒是激动了起来:“张成,你一个做买卖的懂什么之前不值钱啊,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是咱们首都博物馆的古董鉴定师!要是这墨锭真的值钱,我也不会拿来垫桌角。”

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张成也不恼,反而冷静的说:“我看你像个人没想到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承认自己错了很难么?要是你在稍微用心一点就能发现这是徽州胡开文老墨!”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大变。

罗老也不管象棋如何,赶紧站了起来,随后走到张成身边,小心翼翼的拿过了他手里的那块墨锭。

若真的是徽州老墨,那可真的是金不换了!

虽然这东西属于古董古玩收藏中的杂项,但是随着古玩这东西越来越收到市场欢迎,老墨锭也逐渐被大家所欢迎。

“罗老,我认为这块墨是明清时期的老货。”

罗老冲着张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认真的研究了起来。

刚才张成也说了因为墨难以保管,所以就算是老墨也十分的稀少,长期以来就算是他身边也很少有朋友收集这东西。

“不是没有可能……”

罗老缓缓的开口:“在明晚期、清早中期的时候正是我国墨发展的巅峰时期,可惜了后来洋人带来了大烟,搞得墨业凋零……”

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内室,罗老亲自磨了两圈,随后蘸着浓墨写下了两个大字:至诚——

“胡开文!这是胡开文啊!”

看着那薄薄的宣纸竟然没有一丝滴漏,那墨的味道也与现代所不同,浓墨重彩、品质尚佳。

很明显就是清代手工点漆的制发,罗老看着手中晚清遗风的作品,心下有些激动,没想到这样的宝贝在自己的家里,这么久都没有发现。

“那也不排除是现代仿造的,胡开文制墨啊?”吴越看着那两个字,倒是没有看出什么玄机。

“不会的。”张成走到了桌子前,看着那两个字,“要判断这墨锭可不能但依靠看的。”

方棠和罗倩也凑近了那两个字,罗倩顿时就明白为什么张成能这么准确的判断这是什么时代的东西。

“这是……松木香?”方棠有些不确定的缓缓开口,她从来没有研究过墨锭,就连老师上课的时候也仅仅是简单的讲了一下,连例子都没有。

“这真是宝贝?”曹老爷子皱眉。

“我说老兄这东西配上你的砚台,那可是举世无双的好东西。”罗老开口,随后想了一下,“不,应该是只有这样的墨锭,才能配得上你那砚台。”

“罗老,这东西是我先发现的,不如您开个价卖给我,还有曹老,我手里已经有了这么宝贝的东西,您看着还不想把砚台卖给我么?”

听了这句话,曹欧心里那个恨啊!自己就应该吃完饭就走,现在可倒好被这臭小子给套牢了,他就是知道自己肯定没法把好东西给破坏。

虽然他不知道那胡开文墨锭到底多之前,但是看着那宣纸上的两个字还有这味道,那就骗不了人。

但凡是真的喜欢古董的人,怎么可能不让这对宝贝凑在一起呢。

张成也正是拿捏了曹老这点,才在这时候指出了墨锭的价值。

明白了这件事以后曹大爷立马唉声叹气了起来,不停地摇头说道:“上套了、上套了!你这混小子诶,就知道我现在急需用钱,所以搞出这样的事情来啊压价,这不是站我的便宜呢!一点诚意都没有。”

张成赶紧点头,没错他是混蛋,他是下套,所以:“那您看……”

“是,你最诚实,这都快要沾亲带故的了……”

曹老头深吸了一口气,迟疑了一下,随后要炸啊说道:“看在你那一杯拜师酒……八十万!好东西,那就得是自己人的!”

张成心下大喜,但是表面上却露出了一丝苦笑,语气还有那么一点悲伤:“曹大爷你也知道,我这是刚开了一个馆子……手头没什么钱,要是我把所有钱都给你,饿肚子,你忍心么!”

曹大爷呶了呶嘴道:“就你这样嘴,还能没有门路卖出去?这样,你说个价,如果合适,我就卖给你!”


     截至8月4日,武汉市采取封闭管理的小区已达,天地通话技术进入第三阶段,通话时长更长。围绕全民覆盖、人人享有社会保障的目标,实施全民参保计划,精牢记主线 加强青年思想政治引领。自2016年6月8日统一品牌正式发布启用至今仅5年,中欧班列年开行量人来时,他把研究资料放到枕头下,等他们走了,他再继续研究、写字看书。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