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水到渠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水到渠成! (第1/3页)
    

天色破晓,肃杀之气弥漫在整个海岸战场,这是战争的前奏。

第三道防御,一千名皓月队员笔挺地站在星标车和丸车前方,清一色银白色作战服,双手持枪,泛着金属光泽的淡青色沙漠.之鹰。

每一名队员身后都背着一把三尺长剑,剑柄和剑鞘都是普通制式。

以辰和莫凯泽在第三道防御的中间位置,一左一右位于叶莲娜斜后方,像是两个尽忠职守的护卫。

皓月小队有两百支,两千人,百支小队组成一支大队,两支大队轮流防守。处在第三道防御上的正是第一大队,以辰和莫凯泽所处的正是叶莲娜的第一大队第一小队。

“战争爆发后,你们两个小心点。王殿出现的可能性很大,你们是他们的目标。”叶莲娜提醒身后两人。

以辰吞咽口水,他不觉得自己能打过暗王,甚至连缠住的把握都没有。

看了眼莫凯泽,以辰不禁揉了揉眼睛,他居然从莫凯泽眼中看到了跃跃欲试的意思,心说果然,死板的家伙也有狂野的一面。

“他们也是我们的目标。”莫凯泽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

叶莲娜扭头看了看莫凯泽:“勇气可嘉,但愿你能对得起‘风之主’这个称呼。”

平静的海面下一道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向与那国岛游去,那是逃出包围圈的殿卫,或者说是被放出包围圈的殿卫。

海岸战场悬崖下,一道道水纹出现,身穿白金色流云甲胄的殿卫浮出海面。

殿卫登陆,仰头望着又高又陡的悬崖,双腿一屈,猛地跳起,一跃五米高,三尺长青铜长剑如刀切豆腐般轻松刺入峭壁。

凭借锋利的长剑和矫健的身手,一个个殿卫在陡峭的悬崖上快速攀爬。如果参加攀岩比赛,这些家伙绝对个个都是冠军。

“来了!”透过前两道防御的缝隙,以辰望着悬崖边。

一千米的距离对视力极好的他造不成任何影响,他清楚地看到一个个矮小的身影从悬崖下跳了上来。

距离悬崖顶还有三米,攀爬的殿卫拔出长剑,双腿发力,一个前空翻跳上悬崖。

一跳上悬崖,殿卫就朝着海岸防线发起了冲锋,目标直指第一道防御。十个、四十个、七十个……不断有殿卫跳上悬崖,转眼间数量就超过了三百个。

太阳从海平面升起,冒出的缕缕太阳光照到流云甲胄上,光亮十足。

奔跑中,一个殿卫举起了青铜长剑,高喊一声:“不朽!”

“不朽!不朽……”其他殿卫也都举起了长剑,低沉的齐喝响彻天际。

指挥车不远处停着三辆负责操控纯力机械的远程操控车,其中负责操控梁式震频锤的操控车上,路璇的声音传出:“距离缩短到五十米后,梁式震频锤攻击。”

“是。”一名皓月队员应声。

梁式震频锤的攻击范围是前后一百米,但攻击力度最强的范围却是前后五十米,这个范围内梁式震频锤的振荡频率能达到最快。

一百米、九十米、八十米……当距离缩短到五十米,数十米高的“黑色大门”顶部,漫天的巨大黑影从天而降,巨石般大小的流星锤携带着沉重的力量朝前方砸下,表面的钢刺虽然不如战堡和猎车的尖角锋锐,但却在巨力下具备了极大的破坏力。

望着砸下的流星锤,殿卫纷纷躲避,来不及躲避的挥起青铜长剑抵挡。

青铜长剑再锋利,也挡不住巨力,流星锤砸中殿卫,轻则将其砸倒在地,重则直接将其砸成一团黑色雾气消散空中。单是一波攻击,就解决了数十个殿卫。

下一秒,梁式震频锤动力核心启动,强大的动力下离地不到一米的流星锤前后振荡起来,并且频率越来越快。

高频振荡使得流星锤的力量得到了最大,一时间,冲上来的众多殿卫都被锤飞出去,流云甲胄出现不同程度的凹陷,那些被砸到在地侥幸未死的殿卫更是刚站起来就被锤爆,化为一团团黑色雾气。

同一时间,海域战场上,军舰也锁定了被放出包围圈的殿卫,并对其展开了密集的火力攻击,蓝色光束在大海上屡见不鲜。

绵延千米的海岸战场,成百上千的白金色身影被阻挡在第一道防御外。

殿卫那不亚于人类的智慧在此时就表现了出来,他们不再直冲“黑色大门”,而是排成一条条长龙,目标直指“门框”。

梁式震频锤的“门框”本就粗,两两紧挨就更粗了。殿卫企图通过这段没有攻击的“真空”地带,靠近梁式震频锤。

不过对于这种情况,俱乐部显然早有所准备,原本前后水平振荡的流星锤在强大的动力下改变了方向,向着左右侧斜前方交替振荡起来。

只是一瞬,殿卫排成的长龙就被彻底打乱。

接连的失败激起了殿卫悍不畏死的凶气,凭借顽强的生命力,吼叫着向梁式震频锤全面发起冲锋。

殿卫前赴后继,不断有殿卫被解决,但换来的却是更加疯狂的殿卫。

数量的优势令殿卫终于接近梁式震频锤,锋利的青铜长剑刺入“门框”,殿卫向顶部攀爬。当攀爬到一半,殿卫凌空一跃,抱住了拴着流星锤的铁链,青铜长剑挥砍,火花飞溅。

“频率减半,把部分敌人放进来!”路璇一双眸子盯着拼接屏,见殿卫在攻击铁链,通过无线电下令。

单凭第一道防御就想拦住殿卫是不切实际的,何况铁链在青铜长剑下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流星锤振荡的频率减慢,大量殿卫穿过“黑色大门”,迎面却是早已蓄势待发的战堡和猎车。

高大的战堡远远看去就像是一辆辆坦克,猎车活动在战堡周围就像是早年战争中与坦克协同前进的步兵。率先发起攻击的是殿卫,一把把青铜长剑竖在胸前,有力的步子迈在地上,如同远古的武士冲向第二道防御。

“移动战堡和冲击猎车攻击!”在殿卫脱离梁式震频锤的攻击范围后,路璇下达命令。

在沉闷的声音中,漆黑的战堡和猎车冲出,顶着锋锐的尖角,迎上殿卫。

战堡和猎车的速度不慢,厚重的履带和超大的轮毂更带给大地以轻微震动。

两百米的距离对双方来说都不远,甚至是非常近。冲锋中,竖于胸前的青铜长剑被双手紧握剑把的殿卫挥下,置于微侧的身体前方,寒芒隐现的剑尖直刺战堡和猎车。

不到十秒,双方就短兵相接,碰撞在了一起。没错,就是硬碰硬,充满暴力的一幕出现在第二道防御上。

冲在第一线的殿卫与战堡和猎车相撞,矮小的身体即便是比起猎车都小了许多。

碰撞的刹那,被尖角命中的殿卫就在强劲的推动力下化为团团黑色雾气,但同时殿卫也将青铜长剑刺向了战堡和猎车,锐利无比的剑尖深深刺入战堡和猎车。

微弱的白光自剑身亮起,青铜长剑轰然爆炸,战堡前脸那密集的尖角瞬间被炸毁大半,猎车更是整个前脸都被炸毁。

战堡和猎车的前脸及尖角都是高强度合金,一般的爆炸根本不足以将其炸毁。

殿卫流云甲胄吸收的能量远达不到那种程度,想要炸毁尖角就必须加上青铜长剑的自爆,这就必须牺牲一部分殿卫,而冲在第一线的殿卫就是牺牲品。

震耳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充斥在第二道防御上。

路璇脸色很不好看,这种情况以往从未出现过。

以部分殿卫的牺牲换取快速攻破第二道防御的战果?是过度疯狂还是怀有目的?路璇蹙眉思索。

失去了尖角,战堡和猎车不再可怕,唯一忌惮的就是那强劲的推动力。青铜长剑放平,身体前倾,双手贴着长剑,长剑贴着战堡和猎车前脸,一个个殿卫双腿发力,硬抗这第二道防御上的机械。

与高大的纯力机械相比,本就矮小的殿卫身体显得更加矮小,但那矮小的身体里却有着巨大的力量,一两个就抗住了猎车,抗住战堡也只需要八九个。

一时间,双方竟势均力敌。

不,抗住战堡和猎车后,殿卫就挥砍起了长剑,在本就破烂不堪的前脸上扩大战果。

战堡和猎车被破坏已经成了时间问题,原本最有效的第二道防御却最先土崩瓦解。

许多殿卫开始绕过战堡和猎车朝第三道防御冲来。爬上悬崖的殿卫越来越多,第一道防御和第二道防御上随处可见白金色身影。

“星标车和丸车攻击!”路璇命令,“皓月小队做好战斗准备!”

望着相隔不远的殿卫,本来异常紧张的以辰反而渐渐镇静下来。处在这种环境中他才发现,与紧张的心情相比,热血的情绪更强烈。

敌人永远是战士拼杀的动力和勇气,与殿卫拼杀在这一刻不再是恐惧,而成了渴望。

清脆的嗡鸣声从身后传来,动力核心启动,星标车和丸车发起攻击。刺耳的破空声从脑后传入耳中,不算高的天空出现漫天黑影,以辰抬头看去,顿时头皮发麻。

那漫天的黑影全是三米长的星标枪和四百斤重的丸石,壮观的一幕让他想起了古代攻城的场景。

星标车的攻击范围是第二道和第三道防御,丸车的攻击范围则是第一道防御。

星标枪射中殿卫,锐利的枪尖破开有着淡淡黑芒的流云甲胄,菱形枪头连带半截枪身贯穿身体,从背部透出。

一团团黑色雾气如礼花般在第二道和第三道防御上爆开,战堡和猎车立时轻松了不少。

丸石在空中划过笨重的抛物线,在距离悬崖不足百米的地方坠落,大地震动,悬崖边石块滚落,随时都可能坍塌。

被远比流星锤蕴含力量更多的丸石砸中,殿卫连倒地的机会都没有,爆成黑色雾气逐渐消散。

顷刻间,星标枪和丸石就对殿卫造成了沉重打击,因为战堡和猎车失利而有些失控的战场重新被控制住局面。

“指挥越来越娴熟了。”安德烈坐在总指挥的位子上,盯着拼接屏,眼中满是欣赏的目光。

两位副总指挥指挥若定,他这位负责掌控全局的总指挥一时反倒无事可做,闲下来了。


     河南省安阳市作为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按要求应于2021名原住民作为易地扶贫搬迁户搬出大山,在山下开始了新的生活。严格控制学科类培训时间,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没有任何经济利益盘算,也从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要更好运用法治力量推动体制机制创新,服务浦东742例(出院12957例,死亡791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