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可如愿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你可如愿了? (第1/3页)
    

远处,亲眼见到吕泽和唐风打招呼的秦钟铭一脸懵逼,吕泽是怎么认识唐风的?而且,看起来,唐风对吕泽似乎很尊敬?

这会儿,吕泽收好玉佩,回到片场。

“小泽啊!”

令吕泽厌烦至极的声音!

“秦总有何贵干?”

吕泽的声音很冰冷,对于这个名义上所谓的父亲,他是不承认的。

“小泽,爸爸知道,你一直都在怨我,但是我当初是要跟你妈离婚,是不要你妈了,我至始至终都没说过不要你啊!”

秦钟铭一脸无奈,“你知道的,当初爸爸也是没有一点办法,如果我不娶许阿姨,我会被你二叔逼死的…”

吕泽:“……”

他任由秦钟铭这么拉着,心里满是怨恨,母亲吕婉贞至死不瞑目,如果不是因为他,又怎么可能?

他曾经问过吕婉贞。恨吗?

吕婉贞回答:怎么可能不恨?只是时间久了,没什么比小泽的成长更重要的事了。

“小泽啊,你跟爸爸回去好不好?许阿姨会把你当做亲……”

“闭嘴!”

吕泽甩开秦钟铭,“秦钟铭!你仔细想想你这些年做过的恶心事!想让我原谅你?怎么可能?”

“小泽,爸爸知道你在这里过得并不开心,跟爸爸回去好不好?”秦钟铭继续去抓吕泽的手,这次,只有吕泽能帮他了!

“不好!我现在过得很开心。”

吕泽甩开秦钟铭的手,看着眼前满是虚伪的男人,忍不住哭了出来。

“秦钟铭,自打妈妈跟你离婚,我们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好吗?我是吕泽,你姓秦,我们不是一家人!”

说完,他甩开秦钟铭,独自离去。

其实,他还是挺担心爷爷的……在秦家,爷爷对自己最好。

三个月后,电影《银杏叶》正式杀青,这三个月,吕泽的内功也涨了不少,他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自己的内力,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达到明境界,到那时,已经没有多少人能是他的对手了。

不过,吕泽仍然对那块在三个月之前突然发光的红玉佩心有余悸,真的要出大事了吗?

“吕制片,过来合影啊!”

王导喊吕泽。

吕泽走过去,却被吴星宇拉过去,“我们时隔这么多年才见到这么一面,总得合影一张吧!”

吕泽:“……”

“我们可是当初连毕业照都没有照过的。”

吴星宇看向摄影师,“我要照一张合影。”

吕泽一脸无奈,“随你。”

咔嚓!

摄影师拍好照片给吕泽看。

“还不错。”

吕泽莫得感情说道。

“哥…吕制片,要合张影吗?”

秦冉冉小声问道。

“不了。”

吕泽一脸冷漠,“我跟你没那么熟。”

难道,你就连装个样子也不肯吗?

秦冉冉抱着手里的洋娃娃,差点哭出声。

“什么个情况?”

吴星宇凑过去,“大小姐跟你有仇?”

“没仇。”

吕泽叹下一口气,“错就错在,她的出身。”

……

秋渐转凉,吕泽坐在加长版古斯特里,手里拿着一个礼物盒。

“你确定这个礼物王总看了会喜欢?”

齐采珊满脸的疑惑,这个王总可是一个大客户,是绝对开罪不起的那种。

“对。”

吕泽说道:“我笃定他会喜欢。”

“可是……”

齐采珊凑近吕泽,在他耳边小声说道:“这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瓷瓶而已啊!”

虽说听说过千万集团的王总喜欢收藏古玩字画,但这么一个普通的白瓷瓶,王总又怎么会喜欢?不把他们赶出江州都已经算客气的了。

见齐采珊一脸担忧,吕泽也能猜到齐采珊在想些什么。

“你放心,王总会喜欢的。”

齐采珊:“可是……”

“嘘~”

吕泽握住齐采珊的手,“有我在,就不会有事。”

看到吕泽满是坚定的眼神,齐采珊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到了宴会上,齐采珊挽着吕泽走进去,二人的姿势看起来并不是很亲密,但却能从眼神看出,两个人的心里都有对方。

齐采珊浅笑,“我去那边转转。”

说着,她抽出自己的手,去右边与其他商业界大佬谈生意。

可这大佬没遇上,倒是遇上一故人!

“珊珊,好久不见啊!”

来的人,正是刘畅新。

自打那次被吕泽虐过两次后,他对吕泽怀恨在心,可是又打不过他,也只好智取了。

齐采珊愣住,很是冷漠说道;“想不到小刘总也在宴会。”

“珊珊,你今天一个人来的?”

说着,刘畅新打量着齐采珊,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齐采珊在江州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可惜的是,这种人间绝色居然结婚了,对象还是那个没什么本事的吕泽!

这让他怎么能不气?

不过刘畅新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了,齐采珊和吕泽貌合神离,可能要离婚的事。

就算是结婚了又能怎么样?只要珊珊不喜欢吕泽,我就有竞争的机会。

刘畅新这样想着。

“珊珊,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荣幸邀请你跳一支舞呢?”

齐采珊:“……”

她正准备拒绝。

而在不远处的吕泽,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切。

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一个讨厌的人盯着的感觉极其不舒服!

“我妻子没空。”

吕泽突然站了出来,他今天穿着一件篮色的西装,打着红色的领结,这么一看,倒还真有一种吕泽是名镇江洲的总裁的感觉。

见吕泽突然出现,齐采珊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

刘畅新勾了勾唇,“吕泽?想不到你这种上门女婿也会来这种场合?”

“什么?上门女婿?”

一名正准备要跟吕泽搭讪的交际女突然愣在原地。

今天的重要场合,吕泽自然不愿意与刘畅新这样的人一般见识。

他走进齐采珊,“珊珊,要跳一支舞吗?”

“好啊!”

齐采珊爽快答应下来,这可气坏了刘畅新!

这会儿,吕泽挽着齐采珊的手走进舞池。

“你还会跳舞?”齐采珊小声问道。

“实不相瞒。”

吕泽抱住齐采珊的肩膀,“之前有专门练习过。”


     鼓励商业银行免收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安全认保专项清理整治各项任务按步推进、按期完成。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全国保安行业全力以赴投入战疫情、防风险即便在十分偏远的地区,人民也很快迎来了翻身做主人的曙光。当影片结尾打出“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现行贫困标准计算,中国7.7亿农村贫困人口摆脱贫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