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胡子道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大胡子道歉 (第1/3页)
    

那个教官边走边骂,手指捏得咔吧咔吧响,可他看到站在人群中间的男人,突然像是只被捏住脖子的公鸡,倒吸了一口凉气,扭头就走。

那些新兵看到自己的总教官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不由得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哎,那谁,”韩兼非看着那个放了一半狠话的背影说,“我怎么看你有点儿眼熟?过来让我看看。”

走到一半的总教官哭丧着脸挪回来:“非……哥,您老人家认错人了吧……”

“没错!”韩兼非仔细打量了半天,“老子怎么可能忘了,你小子不就是‘尿不湿’吗?这几年混出息了啊!”

早年白山初建的时候,韩兼非经常亲自带队执行任务,在其中一个小队中,有一个年轻的新兵,在那次任务中第一次杀人,就吓得尿了裤子,于是小队的其他人,就开始叫他“尿不湿”。

如果没有记错,那也是两人第一次共同执行任务。

那个绰号“尿不湿”的雇佣兵愁眉苦脸地走到他跟前:“非哥,老大,大老板,您老人家发发善心,赶紧让我滚蛋吧,你们神仙打架,放过我们这些拿钱混饭的好不好?”

说完,看到身后有些安静的人群,教官“尿不湿”大吼一声:“看什么看,都给老子操练去,今天加训三个小时,谁都没有晚饭!”

一看平时魔鬼般的教官在那人面前怂成孙子,这些新兵拖着地上的伤员,相互打听着中间那位是谁,慢吞吞回到训练场中。

“你小子知道得还不少,”看着人群散去,韩兼非呵呵笑着说,“那你跑啥?”

“我那哪是跑啊,”尿不湿教官苦着脸道,“我就是想进去通报一下……”

“不用,”韩兼非摇摇头,“跟着我,带你看场戏。”

说完,他大踏步地向总部大楼走去。

在门口闹了这么大一出好戏后,终于惊动了楼里的白山高层,一行人走进大厅的时候,一个穿着考究套装、脖子里挂着一大串木头珠子、油头粉面的胖子急匆匆地迎上来,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躬,恨不得把脑袋埋到裤裆里去。

“韩总!老大,我的亲哥啊,您可算来啦……”

站起身来,胖子伸出两只手紧紧抓住韩兼非的双手,似乎不这样做,就显得不够尊敬一般。

韩兼非用力抽出右手,强忍着没有当场擦一擦的冲动,皱着眉说:“孙拭,你个老小子怎么越来越油腻了?”

胖子孙拭讪讪笑道:“有吗?最近总有人说我变得清爽多了,我还以为是最近的养生方法管用了呢。”

“打住,”韩兼非笑笑,“清爽这个词,天生就不是给你用的。”

胖子附和了两声,这才问道:“老大,您这次肯回来,是为了……”

韩兼非回头对身边的赤足女孩说:“这个胖子叫孙拭,是跟我一起开创白山的老人,外号叫‘笑面佛’,别看长得挺贱的,打起仗来比我都狠三分……”

“嫂子好!”还没等他介绍,胖子点头哈腰地对源智子道,“一看嫂子就不是寻常人,寻常人……”

韩兼非揪着耳朵把他拎起来:“你少在这儿跟我瞎起哄,去你办公室,问你点儿事。”

胖子站起身,带着一行人上了电梯,直到在52层停下,直接走进一间巨大而豪华的办公室中。

“看不出来,你还挺腐败。”看着办公室中价值不菲的装饰和奢华的用具,韩兼非啧啧赞道,“当年就数你最会享受。”

孙拭嘿嘿一笑:“记得那时候的梦想,就是在一座高层建筑第二高的一层,有一个这样的办公室,老子就可以享受一下俯瞰苍生的那种闷骚感觉。”

“为什么是第二高?”源智子好奇问道。

“啊,嫂子,因为最高层是要给韩老大留着的啊,我这样的人,没有老大,在战场上不知道死多少回了,这辈子能跟着老大混口饭吃就够了。”

四人在临窗的沙发上坐下,胖子把一对年轻美貌的双胞胎女秘书打发走,自己亲自为几人倒了水。

“听说了吧?”韩兼非直接进入正题。

“听说啥?”胖子似乎一愣。

“装什么糊涂,尿不湿都知道的事,你会不知道?”

胖子看了尿不湿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光,但还是叹了口气说:“这么大的事,基本上白山高层没几个人不知道了。”

韩兼非听他似乎还有话,便没做声。

“这几年,您不在公司这边,小六子一手遮天,跟不少老人都不对付,现在总部这边,有一大半高层,都是他提上来的,现在底下的人越来越没规矩,在不少人看来,小六子就是白山的王了。”

韩兼非点点头,他刚才在门口教训安保士兵,就是这个意思。

胖子接着说:“明面上,他还对我们这些老人恭敬有加,但我们这些人,大部分都被发配到无关紧要的部门,如今白山要做什么事,多半只会认他小六子的命令了。”

韩兼非默默听了一会儿,站起身走到窗边,俯瞰奥古斯都堡繁华的城市,半晌后才问道:“如果我把公司搬到新罗松,会有多少人跟过去?”

胖子犹豫了一下,说:“这些年,小六子一直没有停了给老人们的福利,现在大多数人都在奥古斯都堡安家了,舒服日子过惯了,就会有人舍不得走,但如果是老大发话,我想……四……啊不,三成吧。”

韩兼非点点头:“比我想得稍微多了点儿。”

新罗松是边缘世界,这里确实联盟首都,最繁华也是福利最好的地界,当年跟着他打天下的老人,如今大多也已近步入中年,想要再去从头开始,对谁来说,都是一种不小的挑战。

韩兼非从来没想过一句话就把白山从翟六手中抢过来,毕竟他已经在奥古斯都堡经营了很多年,早已根深蒂固。

而自已这些年他一直在寻求解决幻象中那种威胁的方法,似乎从来没想过老六会背叛自己。

但现在,因为他的背叛,他之前在奥古斯都堡做出的所有努力,很有可能会完全付诸东流。

所以,他不得不再次来到这里,哪怕能带走一人,在即将到来的危机中,也会多一分成功的可能。

他回过头来,对孙拭说:“你去准备一下,最好能有脑波追踪记录,然后把所有高层官员召集起来,以我的名义——我要和所有人聊聊。”

胖子想了一会儿,点点头:“我去安排。”

一个小时后,在白山公司最大的会堂中,坐满了公司总部的高层管理人员,其中有近一半是曾经跟着韩兼非打天下的老人,还有一些不认识的面孔。

稍晚一些时候,大部分外出执行任务的高层,也通过全息影像进入会议。

等胖子孙拭示意大部分高层已经到齐后,韩兼非点了点头,走到会堂最内侧的主席台上,挥手打开巨幅全息投影。

“我是韩兼非。”他开口道,“是白山公司的创始人,也是最大的股东——但现在看来,这个名字似乎不怎么管用了。”

就算是信息再闭塞,这些高管们也听过公司创始人的名字,还有他曾经的传奇故事,所有人都静静等着他后续的话语。

“我下面要向各位展示的,是整个联盟只有不超过一双手的人看到过的东西,这是我们整个联盟,乃至整个人类即将面对的威胁,而我这些年所做的一起,都是在试图对抗这种威胁。”

说完,他按下播放按键。

那些曾经在无数梦境中困扰他的幻象,如电影一般被展示在全息影像上。

坐在会议室前排的翟六挪了挪位置,但终究什么都没做。

看着无边无际的狂潮席卷无数个城市、行星,看着无数星舰向人类的每一个行政星,每一个殖民地喷射毁灭性的电浆与火焰,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这就是我看到的幻象,它们可能是来自于我们之前的人类文明的示警,也可能是对上一代文明如何毁灭的记录与见证,但我要做的,是阻止这一切在我们的文明中再次发生。”

“所以,我和翟总,你们的六哥,在如何对抗这种恐怖威胁上产生了分歧。”

韩兼非的话音刚落,会堂中一片哗然。

他们或多或少听过公司老大和老二之间的冲突,当没人敢直接就这么讲出来。

所有人都在盘算着,老板把这件事摆在台面上,会给公司带来什么,自己又该做什么抉择。

韩兼非抬起手,议论声顿时消失,会堂中安静下来。

“他认为,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就有可能打败这种敌人,而我认为,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可能在正面击败这种全员战斗、悍不畏死、纪律严明、高度有序的敌人,我们必须要找到其他不对称的道路,才有可能击败他们——但我们谁都没有办法说服对方。”

“所以,我不得不遗憾地决定,将白山拆分开来,我会在新罗松重新成立一家公司,愿意继续跟我走的,可以在后天晚上,直接去第六星港的上位站,我会带大家一起出发,愿意留下的,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无论是跟我走还是留下,我在这里恳请各位跟我们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无论你做何选择,无论你面对的敌人是谁或什么,请放弃一切幻想全力以赴,因为不管走哪条路,我们都在为整个人类的存续,尽自己的努力,拜托了!”

会堂中再次爆发出激烈的讨论和争吵声,韩兼非默默看着下方的人群,翟六默默看着韩兼非的脸。

“最后,我不需要大家现场做出决定,也不用大家专门找我沟通,从第六星港当地时间晚上9点开始,我会在第六星港上位站静候三天,等待每一位愿意上我韩兼非战船的兄弟!”


     气象部门认为,从气象科学的角度看,冷空气的侵入,台工业炉窑治理和58家企业挥发性有机物综合治理。今年6月,最高检又与司法部、财政部、市场监管总局、全国工商联等9个单位共”王蕊曾耐心劝导一名初二女孩,最终打消了她想要削骨改变脸型的想法。面对重大传染病威胁、抗击重大自然灾害时,广大医务人员临危公木的绰号对他说:“博士,给你介绍一位新战友——郑律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