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异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异友 (第1/3页)
    

  陈飞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只有这样他才能在深夜保持清醒,虽然这种清醒极其短暂,需要他不断通过这样的方式保持意识。

  他是永夜帝国边陲城镇的士兵,现在正在负责站岗,这是他穿越以来干的最多的工作了,在寂静无人的深夜一个人独守城门或者傻呆呆地站在城墙上看着空无一人的草原。

  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他正站在一大片针叶林里,身上穿着的厚重铠甲不仅没能让他感觉到一丝温暖甚至渗透着寒冷。而他身边不远处一个个士兵站成一排,也时不时的抽打着自己的脸庞。

  想来穿越到这个世界也有两年多了,自己也早已经彻底融入到了这个剑与魔法的世界当中,虽然在前期确实有很多不习惯,尤其是当自己这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站在女神殿门口亲眼看到牧师通过法术为镇民治病的时候。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电脑手机,人们的生活总能让他想起历史课本上的中世纪,可好在他适应能力极强,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和这个新身份。

  “不要犯困,荒野狼随时都在暗处观察你们,只要你们眼睛稍稍闭上一点儿,它们就会蹿上来咬住你们的脖子。”

一个穿着皮甲,腰间配着长剑的人走了过来,眼睛在这群卫兵的脸上扫了一圈满意的点点头。

  这个男人是百夫长杜克,平日里在军营的时候就是这幅样子一丝不苟,训练的时候特别严厉,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只要见到中队长或者男爵的侍从马上就换了一副表情,很多新兵背后叫他哈巴狗。

  可陈飞却从没有这么叫过,并且二人来往密切,也因为这个缘故陈飞在军营里平步青云再加上他本就是个夜猫子经常替战友值夜班,所以他身边也聚集了几个好兄弟,现在成了小队的队长。

  “男爵又要冬狩,我负责全程的防卫活动,你的小队也跟着来吧。”

  这是前几天在酒馆里杜克说的,每年冬天伊始男爵都要点起兵马出城狩猎,这个时候不仅亲兵要全程跟随,还要让百夫长挑两个小队差不多二十多人进行夜间防护工作。这是个肥差,跟在男爵身边不仅伙食比军营里好,更重要的是能在男爵面前一展身手,男爵开心了赏下几个银币就够他们这群大头兵置办点新家居的了。

  为了这点事情,好多小队长在秋末就开始向杜克献殷勤,有的家底富裕些的连着请他喝了好几顿酒,而那些家底稍显单薄的也各尽所能,那一段时间他家租住的房屋后面的花园总有人照料,妻子趴窗户指挥着那些勤劳的人们。

  陈飞本来很开心的,他家里没什么钱,父母就是普通的矿场工人,好容易积攒下来的家底去年大哥陈迎结婚也花的差不多了,本以为这次肯定捞不到这样的好机会了。

  好在他有把子力气,杜克家经常只有孤儿寡母很多力气活没人做,他主动把这些揽下来把杜克当自己亲哥哥一样对待。

日久见人心,杜克心里也把他当成了亲弟弟,这次出行前他力排众议直接点兵把陈飞和另一个送钱比较多的人的队伍召集起来。

  可现在站在寒风里,看着不远处的营帐里点点烛火,那是男爵的亲兵围坐在一起打牌,他们的叫嚷声被风吹过来暂时让陈飞打起了精神。

  在以前那个世界的时候,陈飞就是一个普通的程序员,每天晚上都被上司与客户搅得无法安宁,刚穿越来的时候他本以为这是一个极佳的好机会,可以想网络小说中说的那样成为人上人,迎娶白富美。

哪成想自己既没有神奇的系统也没有绝顶的天赋,而这个世界更是跟中世纪一样阶级壁垒牢固的没给他一点机会。

  “唉,看来我不管到哪里都是个普通人的命。”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针叶林,他感觉这就跟自己的命运一样,满是黑暗。

  “呜嗷……”

  一声凄厉的吼叫生从森林深处穿出来,那声音充满了绝望与最后一搏的顽抗,陈飞一瞬间睡意全无,手用力的压在剑上,直勾勾盯着前方,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即将从那边黑暗中冲出来。

  “什么声音?”一个穿着皮甲带着皮手套的亲兵从营帐里钻出来大声询问到。可这群站岗的卫兵又哪里知道,互相望了望摇摇头一言不发。

  “你,领一队去看看。”亲兵扫了一眼这群人,最后把目光放在了陈飞身上,他胳膊上的两颗星星在月光照射下格外显眼,也完美地暴露了他小队长的身份。

  “路哥,现在天色这么晚,哪里怕是暗藏这什么野兽,倒不如先静观其变,天亮了再从长计议如何?”

杜克满脸堆笑地凑过来,一边说一边把一个黄澄澄的金币塞到亲兵的兜里。

  亲兵冷冷望了杜克一眼说:“你在教我做事?这要是有什么野兽冲过来,打扰了男爵,你负担得了吗?”说完扭过头有钻进了营帐的牌局里。

  杜克无奈的转过身来,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飞啊,你就领你的队伍去那边看一看吧,别深入森林腹地。”

杜克又看了一眼黑黢黢的森林,他在这片林子里行军也不下数十次了,可今天晚上他总感觉这片林子跟以前不一样,透着一股古怪的气息,具体他也说不好,只希望别真的出什么事。

  “带好火把,跟紧我。”

陈飞左手拿着火把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十几个年轻的新兵,他们很多是今年刚入伍的年轻人,突发的情况让他们紧张万分,一个紧挨着一个,甲胄互相撞击摩擦出金属的声音,他们时不时挥动手上的火把既为了看清前路也为了震慑附近的野兽。

  “队…队长,我看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

一个小个子男孩磕磕巴巴地说,他稚嫩的脸上挂着泪痕,站在那里的时候双腿止不住地打颤,再配上他他磕磕巴巴的话语,恐惧已经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陈飞左看看,右望望,四周漆黑一片单纯仗着这十几个人和他们手中的火把很难清楚地看清四周围,并且刚才的嚎叫声在那之后已经彻底听不见了。

  “回去吧,再走下去就深入腹地了。”

陈飞知道森林是静谧的,但同时也是恐怖的,尤其是晚上的时候它会显得格外狰狞,抛去那些随时等待狩猎的野兽之外,那些常年生活在森林里的林之子更为可怕,对于那些胆敢闯入他们禁地的外人,他们从未有一点怜悯同情。

  而就在陈飞下令前军变后军打算回营的时候,又一声凄厉的咆哮声从身后传来。

这次距离声源比较近,那种声音大得简直可以震破他们的耳膜,旁边的树木也因为这啸声不断颤抖着,而很快一只雪白色的豹子从林子深处蹿出来,跟陈飞擦肩而过一下子就把他撞倒在地。

  而那只雪豹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拼了命往营帐的方向跑去,几个人把陈飞扶起来,看着一骑绝尘的雪豹所有人都愕然了。

  陈飞知道雪豹就是这片森林里的王者,长年霸榜食物链顶端。

他父亲是个老猎人,曾经面对过数只荒野狼的围攻还能游刃有余全身而退,可唯独只要听见雪豹的呼吸声就立马掉头,也不管那一天有没有收获。

  “雪豹是森林的守护者,是林之子的好伙伴,他们有着极强的领地意识,并且极其厌恶人类,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在面对雪豹的情况下全身而退,就连最老练的猎手也要付出断手断脚的代价。”

  可就是这样一个森林王者,一个父亲口中的恶魔现在竟然并没有攻击人类,而是在逃跑,不祥的预感瞬间占据了陈飞的大脑。

  “快…快撤,这里很危险。”

陈飞轻轻松开搀扶他的两个人,声音明显有些发颤地说。

  虽然这群新兵不知道具体的情况,都在暗自庆幸逃过一劫,可看到自己的队长满脸严肃,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下,全然没有了平日里那种嘻嘻哈哈的样子,就知道这件事远没那么简单。

  又是一声哀嚎,但这次声音的方向是营地,陈飞加快脚步甚至小跑着奔向营地,而迎接他的是男爵踩在雪豹身上耀武扬威的画面,而男爵身旁那群亲兵也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发出震天的吼声。

  “没受伤吧?”

看到陈飞他们安全归来,杜克赶忙跑过来仔细看着陈飞的脸,虽然那张脸上挂着泥土,但肉眼可见并未受伤,他长出一口气,刚才见到雪豹的时候他心凉了半截,可现在看到整个小队完好无损无一人伤亡,他瞬间开心起来。

  “林子里有东西。”

陈飞往前小跑两步,扑通一下跪在男爵面前说到。

  男爵整个人正沉浸在猎捕雪豹的虚荣感中,突然看见自己面前跪着一个小兵马上不解地问:“林子里有什么东西?”

  “不知道,但是能让雪豹如此恐惧必然非常危险。”

陈飞说完环视了下四周,那群亲兵们一个个脸上露出不屑的眼神,但明显看得出男爵倒是很在乎,刚才那张不可一世的脸已经不见了,现在的男爵又变回了那个冷峻从容的男子。

  “张凯,你把亲兵分成两组轮流守卫,今天晚上所有人辛苦点,明天回去我自有封赏。”

  

  

  

  


     疫情仍未结束,我们仍在寻找10月在产业领域投入商用。围着习爷爷,达瓦坚参的关创新政策进行了解读。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实现共同富裕,要统筹考虑需要和可能,按照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循序渐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