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打一下就会死的(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打一下就会死的(五) (第1/3页)
    

在随后的日子里,杨啸天在幕灵的悉心照料下,不久就痊愈了,之后杨啸天多次说要将她送回去,但是都被幕灵那可怜兮兮的眼神给软化了,终于有一天她的父亲派剑叔来接,幕灵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临走的时候还趁着杨啸天不注意,偷偷的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才满意地离开了。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杨啸天心里也已经慢慢的起了一些变化,以前一直将灵儿当作妹妹一样看待,如今似乎多了些什么,但是连他自己都讲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七夜也已经恢复了魂力,终于竹林小屋再一次恢复了往日的欢笑和幽静。

不同的是,刚开始一段时间,蚂蚁联盟经常会来慕名之人想要加入联盟,封峂大山和胖子,都一一答应下来,登记好,渐渐的人数已经达到了五六十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新生,极少部分是二年级的,封峂一看到他们就想起了自己受欺负之时的场景,所以都答应下来,并发放了蚂蚁联盟胸章。另外,每次当他们出现在校园时,总会感受到别人投来不一样的眼光,好像是佩服,又好像是害怕。

接下来的日子里,也并没有哪个联盟或者个人来找麻烦,杨啸天每天除了上课,就是修炼,当然炼器也并没有停下,经常到风尘的炼器联盟中借用修炼室炼器,然后换取魂币。自从知道上次被狂暴击倒后,魂力耗尽,突然浑身笼罩的蓝色魂气是因为自己当时意念进入存储戒指中,打开了里面魂币中的魂气,才能迅速补足自己。自此之后,他开始在存储戒指中积累魂币,以备不时之需,当然了,被吸收完魂气的魂币是不能再进行买卖使用的。

不知不觉中,竹林中的竹叶没有了以往的翠绿,天上倾洒而下的阳光也变得火辣辣的,舒爽的春风已不在,夏季的炎热笼罩着整个大陆。

如今杨啸天已经突破到了魂长境一级的实力,攻击魂器和护身魂器也跟随着主人的提升而增长,已经来到了二阶下品绿的层级。其他四人,都提升了一级,胖子和封峂也跨越到了魂长境一级,而七夜和大山已经到了魂长境二级的境界,他们五人在新生中已经名列前茅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新生已经慢慢的习惯了学院的生活,朝气勃勃的他们对未来充满了无尽的憧憬和渴望。再过一日,全体新生就要在长老的带领下进入迷雾森林中试炼,这是每个新生必须学习的课程。

有段时间没有见幕灵啦!心中总有一种难以描述的心情,只想看着她,这次迷雾森林试炼可能又要一个月,想了想,杨啸天开始踏上了去往轩辕社的路。一个时辰后,来到了轩辕社,他径直去往幕灵的修炼室,他敲了下门。

并没有声音传出,但是门并没有锁上。

于是他推开门,炼器室内传出声音,幕灵在里面炼器,他并没有发出声音,静静地坐在桌前等待。每次他自己通宵炼器之时,她都是这样默默的等待着自己,每每在想念幕灵之时,他都会在脑海中浮现出慕灵在桌前等待时的场景,顿时一股温暖涌入心头。今日他也要坐在这里等着她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道道黄色光芒从里面透射而出,应该是马上结束了,一阶上品黄佳品,杨啸天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没想到灵儿的炼器越来越成熟了。

突然从外面传来笑声,边说着边跨了进来,“哈哈!灵儿,看这射出的黄色光芒,定是佳品吧!”

刚才杨啸天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把门关上,所以来人在外面就看见了黄色光芒,接着就大步跨了进来。

来人是个中年男人,身披灰色长袍,一头漆黑的长发散披在后背,皮肤白嫩有光泽,要不是眼角纹出卖了他的年纪,恐怕大家都会以为是个青年呢!看他那头秀丽的黑发再加上他对幕灵的称呼,杨啸天迅速的思索着,此人很可能是灵儿的父亲,于是站起身,恭敬的喊道:“伯父,你好,我是幕灵的朋友,杨啸天。”

中年人并没有回答,而是紧盯着杨啸天的双眸,仿佛想要从他眼中看出他的为人一样,两人四目在空中交融。

于是一幕幕美好的回忆在男人脑海中浮现,那时他还是个翩翩少年,英姿勃发,天赋过人,是所有人眼中的炼器天才,很快他就被家族送往了轩辕社学习,有一天,一位女孩也来到这里,她聪明漂亮,天赋出众,眼眸干净纯洁,俩人很快成为了好朋友,从此互相学习、切磋炼器。就这样,几年过去了,他们仍然每天形影不离,是大家眼中的青梅竹马,他自己也曾暗暗发誓,定要守护师妹一生一世,给她幸福。但是,后来一个武者的出现,彻底打破了他的梦,他天赋妖孽,花言巧语,很快就俘获了师妹的心,后来师妹跟着他私奔离开了轩辕社,从此他彻底失去了心爱的师妹。后来他听说那人竟然无故抛弃了她,最终那个他心心念着的师妹郁郁而终。想到这里男人的眼睛变得模糊湿润起来。

“伯父!”杨啸天面露疑惑,不知道什么情况。

“你刚才说你叫什么?”男人收回记忆,一把抓住杨啸天的手臂,紧张的问道。

“杨啸天。”杨啸天认真的回答,手臂生疼,他想要挣脱,但是无奈,被抓的很紧。

“封霏儿是你什么人?”中年男人追问道。

“我母亲!伯父您认识我母亲?”杨啸天很奇怪。

中年男人松开了杨啸天的手臂,眼睛无望的闭上了,两颗豆大的泪珠从眼颊流出,自言自语的说道:“太像了。”

“啸天哥哥,你来了!”这时,幕灵打开炼器室的门,发现杨啸天,笑着跑过来,拉着他的手臂。

杨啸天笑着点点头,然后看向中年男人。

“爹!”幕灵从没见过父亲这样,跟丢了魂似的,于是大声喊道。


     也没有在任何区域制前提是高质量发展。近日,北京市教委发布公告,将由各区教委组织参加工作,198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不忘老朋友、广交新朋友、深交好朋友多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最大投资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