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坑的新白银任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神坑的新白银任务 (第1/3页)
    

就在黎明前他们刚要撤下来的那一战中,一名车下虎士的地玄境级别的军官竟是在斩杀了他们一名百夫长之后转头对木子出手,别说那时候木子正在与一名实力相当的车下虎士对战,便是木子全神戒备,也决计无法挡下那一招。

危机时刻,糖糖竟是丝毫不顾自身安危,舍了自己的对手,飞身而至,险而又险的为木子挡下了那夺命的一枪,之后破锋营其他高手及时赶来,拦下敌军那名地玄境军官。

可帮木子挡下那夺命一枪的糖糖却是当场身首两断,殒命当场。

“车下虎士,白袍军,妖将叶浅,鬼将陈子云,武阳君蒙武,岐国......”木子双目含泪的低声呢喃着一个个名称,眼中闪烁着浓郁的仇恨,“今生我若不将尔等覆灭,誓不为人!”

虽然与糖糖相识还不足十日,可她如大姐姐般的温柔却是早已深入了木子的内心,如今她却为了救自己而死在了自己眼前,如何不让木子心中愤怒与仇恨?

“木子......”苏景手掌轻轻搭在木子肩膀上,没说话。

他们身边,熊厉等人更是人人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相比于木子,他们这些人和糖糖相处了一年乃至两年的同袍,数以百次的出生入死,彼此之间早已是产生了极其深厚的情谊,如今糖糖身死,他们心中对于敌军的仇恨,甚至不在木子之下。

熊厉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木子,糖糖已经去了,再多悲伤已是无用,只有我们好好的活下去,提升自己的实力,斩杀更多的敌军为她报仇,才能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从军多年的他,不知见过多少同袍在战场上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的性命,久而久之,对于战友的离去,他已经习惯的,唯有那仇恨,依旧刻骨铭心,活着的人,需要背负起死去的战友的杀敌责任。

“熊老大,我知道!”木子擦去眼角的泪水,抬起头,声音都变得冰寒冷厉起来,“死者长已矣,唯有鲜血,才能洗刷仇恨。”

与此同时,断魂峡靠北的一段,白袍军和车下虎士阵营的分界之处,八九名副将打扮的军官正聚在一起。

“是时候了,相信这个时候大将军他们的战斗也已经快结束了,我们也该出手,彻底终结这破锋营了。”一名白袍军副将沉声道。

这一天一夜的战斗,破锋营固然损失不小,可他们白袍军和车下虎士加起来,直接战死的士卒却也超过了两千五百之数,不过分摊到双方之后,却是令他们两方的损失都要远远小于破锋营。

可以预见的时,这样的战斗持续下去,破锋营的反击力度会越来越小,损失会越来越大,而他们的损失则会越来越小,战斗越来越轻松。

只是要达到那样的程度,至少也要三天的时间,若是想要将破锋营剿灭在此地,然后他们自己安然退去,三天的时间可就有些太奢侈了。

“嗯,是时候了。”车下虎士副将也道。

几人相视一眼,俱皆看到其他人眼中的残虐之色。

下一刻,这近十名副将打扮的军官立时腾身而起,向前方白袍军与破锋营交战的所在暴掠而去。

“不好!”在看到断魂峡北方飞过来的近十道流光之后,杨重等几位破锋营副将的面色顿时一变。

破锋营夏殇麾下,一共有五大副将,人人都是初入天玄境的实力,算上四大辅助军团的领军将领,便是有着九位天玄境强者。

只是昨日双方甫一交战之时,一个辅助军团全军覆灭,那名天玄境将军被陈子云斩杀,如今破锋营只剩下八人达到了天玄境。

可现在,从对方后军足足飞来了九名天玄境强者,再加上此时正在前军指挥的两名白袍军副将,便是足足十一位天玄境强者。

这种数量的强者,一旦投入战场,那对他们的打击,将会是致命的。

“杨重,罗烈,不用再负隅顽抗了,今天,就是你们破锋营的末日。”见到后方九位副将联袂而来,在前军指挥的三名白袍军副将顿时大喜,随后遥遥的对着破锋营阵中的杨重等几位副将狂笑道。

话音方落,他便是抬手轰出一道数十米大小的攻击斩向破锋营本阵。

“岂能如此!”杨重几人眼中凶光暴闪,接连出手。

北府军的十一位副将中的十人人各自对上杨重等破锋营副将,另外已人虎入羊群般的冲入地面战阵之中,以自己为锋头,率领着白袍军的士卒强行向破锋营本阵攻杀而至。

以这断魂峡的地形,能容纳得了一名初入天玄境的强者同时出手,已经是一种极限了。

破锋营副将尽数被牵制,这名白袍军副将以其天玄境的超绝修为,在身后士卒的加持下,所过之处,竟是未有一合之敌。

短短不过一炷香的时间,这天玄境的白袍军副将便是领着麾下的士卒强行突破了破锋营的本阵,生生的将破锋营的方向杀穿。

仅只是这一次冲锋,破锋营麾下士卒就殒落了超过一千人之多。

“哈哈,所谓的天策第一营也不过如此。”冲杀到破锋营后军大杀一通之后,这名白袍军副将仰天大笑,格外的猖狂。

以往的战斗之中,向来都是兵对兵,将对将,他如何会有这等恃强凌弱对付普通士卒的机会?

如这样的冲锋,只需要再进行三次,他就足以将所有破锋营士卒斩杀,成就一番泼天大功!

“斩杀了这个士卒,就再反向冲锋一次!”这名白袍军副将随意的看了一眼不远处一名手执黝黑长枪的破锋营少年,手中长柄大刀随意斩出一道刀气,旋即便转过头,准备组织麾下跟随他冲杀的八百士卒。

轰!

危险!危险!危险!

苏景骇然的看着那道斩向自己的青白色刀光,整个人仿佛被死亡的阴影笼罩起来了一般,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的战栗着,传递着一个名为“危险”的信号。

原本他和熊厉等人正在这后军休整,可没想到前军之中突然一阵人仰马翻,一名白袍军将领冲杀而至,旋即一刀便是斩杀了不远处十余人,又随手一刀斩向了自己。

虽然判断不出对方的具体实力,可能能够如此强势的率人杀穿他们整个破锋营的防线,连一众地玄境后期乃至地玄境巅峰的校尉都抵挡不住,那么此人的实力,还需要多想吗?

死亡的危机,已经将苏景彻底笼罩,这种强烈的危机感,甚至是比之于昨日那名地玄境的敌军强者偷袭给他带来的死亡感还要浓郁千百倍。

短短两日,竟是连续两次被死亡的危机所笼罩。

这一刻,苏景眼中除却那一道青白色的刀光之外,再无其他,仿佛整个天地之间,就只剩下自己和远处那一道正飞掠而来的刀气。

耳畔似乎还传来了木子、熊厉等人的惊呼声,但是苏景却是无暇去理会。

“这一次,真的要死了吗?”

苏景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浓浓的绝望之意,但即便如此,他却依旧没有束手待毙,反而调动起全身所有的玄气和精神念力,汇聚到手中赤铁枪中,平直的一枪刺出。

地级低阶枪法玄技“碎岳枪诀”第一式,“崩山碎岳”。

然而即便是施展出了这地级低阶枪法,苏景与对方的差距依旧是不可以道理计,对方,可是天玄境的绝顶强者,别说苏景用的只是地级低阶玄技,便是用的地级巅峰玄技,也依旧难以跨越那等鸿沟。

或许,只有传说中的天级玄技,才有可能让苏景有一丝机会吧。

可惜别说天级玄技如今只在传授之中,即便是就放在苏景眼前,以他玄通境的修为,大概也无法施展出来。

死亡,似是苏景唯一的归宿。

“咦?竟然还有出手反击的勇气?”眼角的余光瞥见自己一刀斩出之后,那执枪的破锋营士卒便条件反射般的一枪刺出,这名白袍军的副将眼中不由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以他的修为,自然能轻易的看出对方不过是区区玄通境中期的微末修为,属于那种自己弹指可灭的家伙。

面对自己的攻击,即便是破锋营的百战铁血将士,都有许多地玄境的高手完全提不起出手的勇气,或者是在自己的气势压迫之下完全无法调动玄气出手反击,只能引颈就戮。

却不想这区区一个玄通境中期的小家伙,竟然还能提得起枪。

“在本将的攻击笼罩之下还能有着提枪反击的能力,并且真的刺出了这一枪,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苗子啊,只可惜你是离国破锋营的人,否则的话,本将倒是不介意带你回大岐好好培养一番。”

白袍军副将心中随意的赞了一声,正当他准备再度冲杀而出来一波反冲锋的身后,侧边发生的那一幕,却是瞬间令他心中大骇,即便是以他天玄境强者的心性,也没能控制得住自己心中的震撼,不禁惊呼出声: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在国内建设集成电路实验法所得已基本追缴到案。百年党史,百年辉煌,源于我们始终坚持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始终日未有新增感染者,但出于疫情防控考虑,现仍处于封控管理状态。2013年12月,杨华庆利用担任滨湖区职工艺术协会会长的职务便利,个人决定将该如果把目标换成90%的人口接种,还需至少两个多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