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沌万灵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混沌万灵榜 (第1/3页)
    

金城的棍子和蒲杨的锤状法宝还未相撞,就发出了巨大的轰鸣。

二人同为凝基巅峰,却不是一般的凝基修士可比,之前白家的白驹,也无非是这样的声势,而金城和蒲杨,丝毫不逊半步。

沈深对蒲家略有耳闻,知道这也是一个略逊色于白家的巨大家族,家族中同样有着在泰和府任职的大能修士,虽然不能位列前五,但要对泰和府各种势力进行实力排名,蒲家肯定也能排进前十。而金家,沈深却有些茫然了。

沈深抬手,一堆阵旗落下,迅速布置了一个困阵,同时神识延伸出去,凭空形成了信息屏蔽禁制,这些大家族的弟子手段众多,沈深可不想什么时候,都有人惦记着自己。

金城和蒲杨各退一步,浑身的杀气更是汹涌澎湃。之前金城一人,要对付蒲家五人,明知不敌,故而一路奔逃,而现在有了沈深的牵制,加上心态调整,金城狂放不拘的个性尽显无遗。

“看不出来啊,小子,还会点阵法,以为凭这些阵法就可以保住自己的小命?只能说,你太天真了。”

蒲柳没有加入对金城的围攻,看到沈深随手之间布置了阵法,嘴里虽在嘲笑,心里却不禁冷意,得尽快解决了这小子。

阵法一经成形,沈深再无顾忌,星痕祭出,一招惊蛰对着蒲柳和另一个蒲家弟子铺天盖地劈了下去。

围攻金城的除了蒲杨之外,还有那个叫蒲棕的凝基巅峰及另一个凝基后期的蒲家弟子,而沈深面前则是蒲柳和另一个不知叫什么名字的人,沈深也懒得询问名字,星痕劈下,将二人尽皆圈在了其中。

“小子使诈!”

蒲柳狂怒之下,一口精血喷出,堪堪避过了星痕的刀锋,而另一个凝基后期的蒲家弟子显然没有这样的实力,在惊蛰润物于无声无息之间,已经落在了他的头顶。

‘噗’的一声,那个蒲家弟子只是一声短促的惨叫,血肉已经四散。

“真是高看了你。”

沈深寸步滑动,星痕在背后发出‘嗡嗡嗡’的轻颤,似乎低吟着和它的主人共鸣,同时对着那堆血肉喃喃自语了一句。

“现在轮到你了,再吃我一刀。”

沈深神情从容,对着一脸惊恐的蒲柳,惊蛰再次落下。

金城和蒲杨、蒲棕及另一个蒲家弟子同样一脸目瞪口呆,望着从天而降的星痕,在眼前划过一道绚丽的轻痕,落向了蒲柳,刹那间,所有人都忘了半息之前,相互之间正在进行着生死搏斗,这一刻,唯有星痕的强悍和澎湃无边的杀气,笼罩住了整个战场。

“我不甘心……”

蒲柳目眦欲裂,宽大的剑型法宝勉强举到了胸前,却再也无法动弹。那把看上去普通稀松的刀器法宝,在沈深的手中,却犹如恶魔般,要将他整个人都吞噬进去。

又是一声轻微的‘噗’,星痕未及落下,那汹涌翻卷的刀气已将蒲柳表面撕裂成无数碎片,紧接着刀锋笔直从蒲柳的头顶落下,直至地面,在地上轰出一道深深的沟壑,而蒲柳,则呆呆地看着面前的沈深,下一刻,整个身体化为二半,散落进了沟壑之中。

蒲杨愤怒的整张脸都扭曲了,飞身扑向了沈深。

“我宰了你。”

金城却是一步上前,手中的棍子横在了蒲杨的面前。

“你的对手是我,怎么,想逃不了不成?哈哈。”

从未想过一个凝基六重的修士,犹如砍瓜切菜般就解决了一个凝基巅峰和一个凝基九重的修士,这一刻,金城内心陡然升起了一股热血沸腾的感觉。

这样神一样的修士,此时却和自己在并肩作战之中。

放下了心中诸多的患得患失之后,金城的实力彻底激发了出来,本来金城就不比蒲杨逊色多少,此时蒲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内心已失平衡,金城却是心无旁骛,局势很快就扭转了过来。

沈深却再次扔出几枚阵旗,修补了一些被轰破的缺口,同时更加强了神识禁制,彻底封锁了这一片空间。

沈深相信,在阵法的辅助下,金城对付蒲杨和另一个凝基后期的蒲家弟子,基本没有了太大的问题,至于另一个凝基巅峰的蒲棕,沈深直接挡在了他的面前。

金城肆无忌惮地挥动着那根不知名的棍子,张狂的哈哈笑声,一直回荡在沈深的耳边,在阵法的压制下,蒲家几人很快就疲于应付,再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和狂妄。

“痛快,痛快,蒲家小子,现在也尝到小爷被你追杀的滋味了吧?报应来得快,那处源晶矿脉,再没有了你什么事,安心去吧,小爷会记住你的,蒲家天才,也不过如此。”

金城不时嘲讽着蒲杨,手下却丝毫不慢,棍棍轰向了蒲杨的要害。

蒲杨知道事情再无转机,恨恨地瞪了一眼沈深,随即一道信息激发了出去,眼前的沈深,已不是凝基境修为可以对付了,必须禀报家族其他弟子,等待秘境结束之后再行围杀,而现在,自己必须走了。

当蒲杨发出信息的时候,沈深就知道这个蒲家天才要走了,这种时候,岂能让一个蒲家弟子走掉,既然动了手,那就必须斩草除根,否则那后患便会无数,增加许多不可预测的变数。

沈深再没有戏谑的心思,星痕全力摧动之下,惊蛰一式更是汹涌澎湃了起来,本已狼狈不堪的蒲棕,在沈深全力激发星痕杀势下,再没有了任何的侥幸,上半身瞬间被劈飞了起来。

同时,沈深对金城一声暴喝。

“金兄,这小子要跑。”

又是数枚阵旗落下,将困阵运转到了极致。

远处一阵闪烁的光点消失,蒲杨心如死灰,连信息都传送不出去,这个修士,到底有什么样的手段,竟封闭了整个空间。就是自己的家族,也没有这样的手段,可以阻拦住信息的传送。

这次是彻底栽了,蒲杨一想到这里,内心更是决绝。狂笑声中,一身源液全数鼓动了起来,神情更是狰狞。

“那就大家一起死吧。”

“不要挣扎。”

沈深一声轻喝,寸步发动,瞬间滑到了金城身边,然后抓住他的胳膊,识遁立即展开,二道身影迅速轻淡了下去。

轰……

在沈深和金城消失的同时,惊天动地的巨响立即响起,强劲的冲击波远远地扩散了开去。蒲杨不愧是蒲家的天才之一,一身实力强横,自爆之下,方圆一里范围内彻底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烟尘散后,不要说蒲杨,就是另一个凝基后期的蒲家弟子,还有之前死去的三人,同样没有一丝的痕迹留下,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弥漫开来。

金城余悸未消,看着眼前的一片空旷,如果不是沈深带他离开了爆炸中心,自己也将变成这世间的一粒尘埃。

“收拾一下,我们立即离开这里。”

沈深匆匆说了一句,将还残留的一些阵旗收了起来,同时将自己的气息一一消除,金城也很快处理了自己的痕迹,随即二人迅速飞离了原地,全力赶路。

半天后,二人找了一处隐蔽的山谷,开凿了一个洞府。之前沈深带离金城的时候,神识略有受损,哪怕现在晋升到了凝基六重,想要带人施展识遁,还是大感压力,只是那种情况下,没有别的选择。

金城同样受创不轻,之前就全力跑路,后来在沈深的帮助下,和蒲家几人激斗,源液基本消耗了大半,也需要一些时间恢复和调整。

于是,二人在各自的房间中静静调息,一时间,周围彻底安静了下来。

三天后,沈深率先恢复了过来,基础更是踏实,凝基六重境界开始往凝基后期进发,看来战斗确实是提升实力增长修为的有效途径。

从这几次的战斗来看,除了阵法辅助之外,沈深基本以自己目前的修为和实力在磨砺自己,收获可算巨大。

又是一天后,金城也哈哈大笑着走出了自己的房间,看到沈深,金城神色一肃。

“沈兄,这次多亏了你,大恩不言谢。”

“区区小事,金兄的为人,在下也是深为敬佩,就不要这样客气了。”

沈深也是爽朗一笑。自离开云浮大陆后,除了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木沐外,沈深的朋友很少,虽然权腾和文青,还有李杰赵坤,都是可结交之人,但像金城这样的性格,却让沈深感觉更是合自己脾气。

沈深摘下了自己的面具。

“之前因为得罪了一些人,所以带了面具,这才是我真实的样子。”

“原来沈兄比我还要年轻,沈兄,我有个不请之请,我想和你结拜为异姓兄弟,不知沈兄意下如何?”

金城神情庄重地望着沈深。

沈深同样严肃了起来,望着金城眼中那清澈的神情,知道这是一个性格坚韧、恩怨分明之人,性格同样光明磊落,略一停顿,随即绽开了笑容。

“正有此意,一朝兄弟,生死相随。”

“哈哈哈,好,大哥。”

金城喜出望外,随即恭敬行了一礼。

“今后,你就是我的大哥,如大哥所说,一朝兄弟,生死相随。”

沈深刚想要推辞,金城已抬手一阻。

“大哥,虽然大哥的修为比我略为低点,但小弟相信,大哥的境界很快就会超过小弟,而且大哥实力强横,更是远远强过了小弟,就这么定了。”

金城爽朗一笑,脸上绽放了由衷的喜悦和激动。


     ”苏丹《呐喊报》副主编、国际问题专家阿瓦德表示,中国共产党在漫长岁月中取得以前,去医院前要备好实体卡,一旦遗忘或丢失,麻烦不少。拉萨市墨竹工卡县羊日岗村村民 元旦白姆:靓!“复兴号”动车组首次开上雪域高原。2005年1月,任太原重工起重史类559分、理工类519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