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再现人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再现人皇 (第1/3页)
    

“再过几日,便是羽族一年一度的青流花节,羽王将会在幻彩林设宴,诚邀大巫师赴宴,共赏美景!此乃拜帖,望墨管事代为转交!”信侍拱手将拜帖奉上后便离开了。

  “这羽族就是任性,连一张拜帖都是金的!”丁墨看着手中鎏金的拜帖,咋了咋舌。

  凉亭内,霁寒斜坐在蒲团上,单手支着脑袋,一幅慵懒模样。

  棋盘之上,白子缓缓落下,黑子瞬间陷入四面楚歌的困境。

  “不下了,不下了,都输了五局了,你也太不解风情了!让我一局又有何妨!”魔恒嫌弃道。

  “让你?凭什么!”霁寒打了个哈欠道。

  “小没良心的!好歹我也算你半个师傅!徒弟让师傅天经地义吧!”魔恒吹胡子瞪眼道。

  “您不说我还忘了,哪有师傅如此坑害徒弟的!竟为了一柄剑,就把徒弟给卖了!我在你心里竟还比不上一柄剑!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无义!”霁寒一脸无辜道。

  “我给你找了个大美女,你竟还不情愿了!人家姑娘都主动投怀送抱了,你小子是木头做的吗!再说了,那可是苍月,琼阙老人所铸的四大名剑之一,排名在你那冰魄之上!一旦错过,又不知要等多少年了!”魔恒转移了话题道。

  “你借我身子调戏人家姑娘,还将人家姑娘勾引到身边!怪我不解风情,难不成真要娶她!”霁寒将手中的棋子压在棋盘上,面色微嗔道。

  “要娶也是你娶,与我何干!这姑娘倔的很,她要跟来,我难道将她打晕送还给那蛮不讲理的翦老儿?或是一口绝了她的念想,任由她自生自灭!你既然如此不喜欢她,为何还要费心费力出手救她,一口绝了不就行了!”魔恒一幅看戏的姿态,反正好人也当了,烂摊子就扔个霁寒吧!乐得清闲!

  “你……强词夺理!”霁寒坐直了身子,眉头紧蹙道。

  “又不是和尚,守什么清规戒律,不近女色!我像你这个岁数,都是孩他爹了!也是时候让你破破戒了!”魔恒玩味道。

  “懒得跟你说着些!”霁寒涨红着脸捻起杯盏掩饰着尴尬。

  “好!好!你守身如玉,你洁身自好行了吧!”魔恒淡淡一笑道。

  “翦姑娘的身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霁寒喝了一口茶,将杯盏轻轻放下。

  “我是魔非神,神族的占卜我可不会!倒是你,可借此查清羽族秘密,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毕竟她与你还有婚约!查起来也方便!嘻嘻……”魔恒说完便打了个哈欠神隐了。

  “婚约!”霁寒苦笑,他知道魔恒吃定了自己此事定不会袖手旁观!

  “主人!拜帖!”丁墨大步走向亭子,一脸不舍的将拜帖递了过去。

  “青流花宴!”霁寒淡淡看了一眼拜帖。

  “你都没打开看,怎就知道是青流花宴!”丁墨一脸惊奇。

  “这拜帖上的字便是青流花花粉!有特殊的香味,不信你闻闻!”霁寒笑道。

  “还真是唉!淡淡的香气,很是好闻!这羽族也太讲究了!”丁墨闻了闻还真有奇特香味。

  “帖子你留着!说不定日后有用!”霁寒看着丁墨对那拜帖爱不释手的模样,笑了笑。

  “唉!多谢,主人!”丁墨说着便将拜帖踹进了怀里。

  “丁小哥,这一口一个主人主人叫的越来越顺口了!”不远处狐娇娘娇笑着,摇摆着身子走了过来。

  “演戏吗!总要先骗过自己才能让他人相信!”丁墨一脸得意道。

  “我们这里呀!就属你演技最好了!”狐娇娘对着丁墨抛了个媚眼,柔身坐在了霁寒身旁。

  “咦!”丁墨打了个寒颤,转身快速的离开了。

  霁寒眼睛一直盯着棋盘,似乎陷入了思考。

  “昨夜公子睡的可好?”狐娇娘伸手撩起霁寒胸前的发丝,绕在了手指上,意有所指道。

  “你想说什么!”霁寒淡淡看向狐娇娘道。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曾经的公子风度翩翩,洁身自好!不知何时竟变得冷漠寡淡,连口味也改了!不过也好,这样一来奴家岂不是也有了机会!”狐娇娘本就热情似火,大胆放纵,说着便将手贴在了霁寒胸口上。

  “你倒是说说,我曾经是何口味!现在又是何口味!”霁寒一把抓住了狐娇娘的手腕微微用力,眼神冷冷的看向狐娇娘。

  “公子又何必这么认真呢!奴家不过是,说了几句玩笑话罢了!”狐娇娘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转身抽出手腕揉着道。

  “将这交给翦翎儿!”霁寒将石桌上那本老婆婆留下的书递给了狐娇娘。

  “是何物?”狐娇娘伸手接过,便翻看了起来。

  “翦姑娘母亲独创的流裳羽衣!”霁寒淡淡道。

  “你,不会真要帮她复仇吧!”狐娇娘妩媚的笑道。

  “有何不可!”霁寒淡淡道。

  “呵呵…你是越来越让人刮目相看了!曾经那个单纯可爱的少年已经一去不复返喽!”狐娇娘说着扭着腰肢走向了后院。

  穿过庭廊,一汪碧潭,清澈见底,溪水环绕,大树参天,翦翎儿坐在谭边,痴痴的望着潭底的几尾细鱼。

  “在想什么呢?”狐娇娘在翦翎儿身侧坐下。

  “狐姐姐!”翦翎儿回了回神道。

  “可是在想心上人!”狐娇娘掩嘴轻笑道。

  看着翦翎儿微红的脸,狐娇娘知道自己猜对了。

  “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你生的这么美,想要哪个男人,信手拈来就是了!”狐娇娘笑着道。

  “若真是这样,那便好了!”翦翎儿望着水面苦笑道。

  “过几日便是羽族一年一度的青流花节了,羽族的青流花节如同人族乞巧节一样,都是为有情的男女所准备,表达爱慕之情,牵线搭桥,互诉衷肠!想想都让人心驰神往!”狐娇娘媚眼生笑,若有所指道。

  “那羽族的青流花节也如同人族一样,送五彩绳吗!”果然狐娇娘的话引起来翦翎儿的兴趣。

  “羽族不同,羽族女子更大胆更热情!相传曾经有一位羽族姑娘暗恋一名男子,苦而不得,她便在青流花盛开之时,为心爱之人跳了一只舞,没想到,她倾心的男子竟被舞曲吸引,来到了她身边,倾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从哪后,羽族女子便会在青流花节上以舞传情!以此博取心爱之人的倾慕!”狐娇娘掩嘴轻笑道。

  “那女子跳的是何舞?狐姐姐可知?”翦翎儿显然信了狐娇娘的话,追问道。

  “腰如柳枝,面若桃花,眉似远黛,一笑倾城,一舞倾国!我这里刚好有一本流裳羽衣舞的绘本!送你吧!”狐娇娘笑着将她手中的那本书递了过去。

  “你,为何要帮我!”翦翎儿聪明伶俐,立马看出了狐娇娘是有备而来。

  “羽王邀请了寒天参加青流花宴,羽族女子本就性情豪爽,敢于追求爱情,你就不怕到时他被别的女子抢走?若不是他一次次拒了我,让我对他彻底断了念想,我可不想将这么好的机会让给你!”狐娇娘媚眼流转娇笑道。

  “那便多谢狐姐姐了!”翦翎儿略显兴奋的起身颔首道。

  “能不能一举俘获他的心,就看你的舞技是否能艳压群芳了,不过凭你的灼灼之姿,定能在青流花会上脱颖而出的!”狐娇娘起身说完便娇笑着离开了。

  大殿之上,轩辕凝紧紧握住了拳头。

  “有人闯了羽族禁地,为何不早早来报!”轩辕凝冷冷看着跪在殿下的侍卫。

  “羽王明鉴,禁地守卫千百年来,只认强者,我等根本无法进入!若不是夜晚巡逻的侍卫,看到丹阁方向发出了异常红光,我等也不敢确定是否有人真的闯入过禁地!”侍卫颤声道。

  “你们可查清是何人所为?”轩辕凝冷冷道。

  “我等守了一夜,也没见有人出来,离禁地最近的只有大巫师的行宫靈仙居!属下不敢妄言!”侍卫轻声说道。

  “废物!要你们何用!拖下去赐死!”轩辕凝冷冷道。

  “羽王饶命啊!啊啊……”几个侍卫被瞬间拖走,随即传来了几声惨叫。

  “母皇,儿臣觉得蹊跷,自神族洛天来后,雪儿便离奇失踪,紧接着丹阁被闯,这些事很难断定与洛天无关?儿臣肯请母皇准我搜查靈仙居!”轩辕青羽皱眉道。

  “不可,他毕竟是神族的大巫师,位高权重,没有十足的把握不可明目张胆搜查!更何况上次你贸然前去,伤了人,已经打草惊蛇!不过,你倒是可以在暗中追查!派人盯紧靈仙居,跟踪出入那里的所有人!发现可疑之处,直接下令抓捕无需前来禀报!”轩辕凝冷冷道。

  


     最后,他们往往会从行第一责任人职责。我们要永远记得为国家和民族奉密切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百年砥砺,从一穷二白、民不聊生,到越来越多的幸福梦想照,支撑着我们党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