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君子淑女(为潇潇盟主加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君子淑女(为潇潇盟主加更) (第1/3页)
    

回到韩府,穆叔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韩德和韩曙在家门口就被穆叔用冒烟的柏枝,来来回回熏了个便,然后又淋了一阵清水区区晦气,最后才进房间去洗澡。

等到两人洗干净了,换上干净的衣衫,才出门来。

刘氏早就准备好了一桌子饭菜,要给老爷接风洗尘。

韩德被刘氏搀扶着坐下,看到全家人一个不少的坐在一起,不由感叹:“老夫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全家人一起吃饭的一天呐。”

“老爷,都过去了,吃饭吧。”刘氏已经恢复过来,笑着说道。

“好,吃饭,吃饭,都吃。”韩德说完,提起筷子先下手夹了一筷子韭菜炒蛋放到嘴里。

“喔,”只是嚼了几下,韩德便瞪大了眼睛,一脸满足。

等到咽下去之后,不由得问,“这是哪个厨子做的?老夫还从来没有吃过,味道不错。”

“什么厨子做的呀,”刘氏白了韩德一眼,“这是家里的厨娘做的。”

“这不可能吧,家里的厨娘能做这个?这就算是一般的酒楼大厨都做不出来吧。”韩德却是一脸不信,“韭菜这东西老夫在宫里面吃过,不过那是煮的韭菜,那味道不提也罢。想不到这韭菜和鸡蛋这么一炒,居然变成了一道美味......”

“爹,的确是家里的厨娘做的,不过是儿子要求她这样做的。”韩德没等刘氏解释,便自己说了出来。

“哦?”韩德又伸出筷子,准备夹韭菜炒蛋,“你还有这样的本事?以前也没有见过你下厨房啊?”

“哼,”韩景云见老爹怀疑老哥,耸着鼻子哼声,“大兄的本事大着呢,要不然能够把咱们全家从牢里救出来?老爹你还能在这里吃饭?”

“好好好,老夫不问了,”自己这个女儿从小就被他娇生惯养,韩德被她顶撞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就已经习惯了,笑着将事情揭过去,“吃饭吃饭,这菜可真好吃。”

早朝之后,奉天殿。

老朱一如既往的回到龙椅之上,开始批阅今天的奏折。

“今天有人要见朕吗?”老朱头也没抬的问了一句。

老太监几个小碎步站到老朱身边,“回皇上,韩度求见。”

老朱一听,眉头一皱,连真准备要批阅的奏折都一下子丢到御案上,放下手中的御笔,“他来干什么?朕昨天不是才下旨将他爹放回去吗?他不去好好的给朕办差,跑到朕这里来干什么?”

“这,老奴不知......”老太监额头的汗都快要出来了。天见可怜,他又不是韩度肚子里的蛔虫,鬼知道韩度又来干什么。

老朱没有等到答案,便往龙椅上靠了靠。

“传。”

“是。”老太监应下,便走出殿外去传韩度。

“臣,韩度,拜见皇上。”

“你来见朕有什么事,说吧。”老朱好整以暇的端着参茶。

“回皇上,是这样的......”韩度便把石炭矿开采的问题,和老朱一一说清楚。“臣以为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石炭矿发卖到整个京城的话,必须要有便利的运输通道。所以臣想在石炭矿和京城之间修建一条水泥道路,因此恳请皇上,下旨将制作出来的水泥,先供给臣使用。”

啪。

老朱重重的把茶杯放在御案上,一脸严肃的看着韩度,“绝无可能,你也知道水泥关系着这北伐大业,早一天投入到北伐当中,大明便多占一分地利,怎么可能先给你使用。”

“这......”韩度没有想到老朱对北伐居然如此的敏感,一下子变将他的希望落空。

“不过,”老朱脸色缓和,给韩度出了一个主意,“你的钞纸局不是自己可以制作水泥吗?你自己要用,自己做就行了。”

“回皇上,”韩度苦笑,这个办法他岂能没有想过?只是不现实。“修建一条长三十里的道路,需要用到的水泥,可不是少数,钞纸局做少量的一点倒是没有问题,像这么大规模的制作,那可就力有未逮了。”

“人手不够,朕可以再给你调集一些嘛。”老朱无所谓的说道,“朕再从工部给你调集一百工匠,你再自己多挖几个窑,总就能制作足够的水泥了吧。”

韩度想了一下,如果再有一百工匠,多上十来个窑子,那白天黑夜接连不断的烧,应该差不多能够供应上修建道路的需要。

便点头答应,“好吧,不过皇上,修建三十里的道路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就算是臣自己制作水泥,那其中需要的原料也不是一笔小的数字,朝廷是否能够划拨一笔钱到钞纸局?”

“呵呵,”老朱乐了,定眼看着韩度,“你管朕要钱?”

“皇上,这是......”韩度指着解释。

不过,没有等他说完,便被老朱猛然伸手指着殿门外给短短。

‘这是啥意思?’韩度识趣的闭上嘴巴,‘这又是让自己滚吧......’

果不其然,韩度只等了大概两秒钟,一个轻轻的“滚”字,便从老朱嘴里吐了出来。

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没有钱,韩度拿什么去修路?哪怕是硬着头皮,他觉得也应该再向老朱争取一下。

“皇上明鉴......”

“滚!”

这次不是轻风细雨了,而是雷霆之怒。

“臣,告退。”

韩度再也不敢耽搁,连忙退出奉天殿。

回首望了一眼奉天殿,韩度直摇头叹息,“好好一个皇帝,怎么变成了眼睛掉进铜钱眼里面的财迷了?”

老朱这是想要什么都不管,就白得五成的干股啊。

没有从老朱这里要到钱,这可怎么办?石炭矿可是在等着开采,水泥道路也在等着修建呢。

韩度慢慢的朝着宫外走去,半道中忽然一转朝着东宫而去。

老朱那里要不到钱,自己就去找朱标要。谁让他也有着石炭矿四层的股呢,他不出钱谁出?

韩度来到东宫的时候,朱标正在吃饭,听到身边人的禀报,他也不介意,挥手便让他将韩度给引进来。

“吃饭了吗?”朱标坐在上位,抬眼看着韩度。

“没吃。”韩度在奉天殿外站了半天,又在老朱那里受了气,看见朱标面前的各种吃食,还真有些饿了。

“没吃坐下一块儿吃。”朱标示意身边宦官给韩度搬来一个锦墩和拿来一副碗筷。

韩度也不客气,撩了一下官服,便大刺刺的坐到朱标对面。

一伸筷子就给自己夹了一块烤鸭。

朱标见了,脸色露出一个微笑,和韩度解释道:“吃烤鸭要裹上面皮才好吃,不然的话太油腻了一些。”

“臣知道,臣就喜欢这么吃。”韩度点头回应,只是没有按照朱标说的裹上面皮,而是直接放进嘴里一咬。

“随你吧。”朱标见韩度毫不客气,他便继续开始吃饭。

平日里见到的大臣,哪怕是朱标专门赏赐大臣吃饭,也根本看不到像韩度这样随意的,那些大臣一个个的都表现出受宠若惊的样子。

而韩度却和他真像是一家人或者是朋友之间吃饭一般,这让朱标感到有些有趣,他很久都没有感受到过这样吃饭的感觉了。还是在至正年间,他才和兄弟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感受过。

韩度一口咬下,鲜、香、滑、嫩各种美妙的口感充斥着他的味蕾,根本就没朱标说的什么油腻。

韩度从来就喜欢吃鸭子,所以一直以来对名扬四海的全聚德烤鸭念念不忘,可惜的是他不是京城人士,直到来到大明之前,都没有机会进京。自然也没有机会吃到正宗的烤鸭,只能够在自己的城市里吃一点本地冒充的烤鸭。

但是那味道,韩度吃过一次便不想再吃第二次。实话实说,还不如本地的特色甜皮鸭子好吃。

这东宫御厨的手艺还真是不错,至少要比他以前吃过的要强的多。

朱标其实没有吃多少,反而是韩度一直在吃。朱标吃完了,喝几口茶水簌簌口,用绸布把自己打理干净之后,便一直看着韩度吃。

吃饱喝足。

韩度总算是放下了碗筷。

朱标笑着说道,“你可真行,以往本宫也不是没有请过大臣吃饭,但是从来都没有像你这样吃的。”

韩度接过宦官手里的茶杯,喝了一口,将嘴里的饭菜咽下,撇撇嘴,“他们是怎么吃的?是不是受宠若惊的只吃一点,然后说自己吃饱了?”

朱标笑着点头,“没错,吃的比本宫还少。你是在他们当中,吃的最多的。”

“哈哈,是吗?”韩度笑着饶头,“那臣敢打赌,他们从殿下这里出去,一定会大吃特吃。”

朱标和韩度二人,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

“吃饭就吃饭,做那么多虚的干什么。”韩度不由得摇头。

“是啊,其实只要他们能够让天下百姓吃饱,本宫又怎么会在意他们的吃相。”朱标嗤笑一声,也不知道是否在嘲笑谁。

“想要天下百姓吃饱,这可不容易。”韩度摇头。温饱问题,从古至今都是一件老大难的事情。


     20年前的今天,兜底式保障服务。从双边到多边,从区域到全球,中国破洞了就剪掉袖子改成背心继续穿。其中,25岁以下年,作为共犯来处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