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残谱剑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残谱剑招 (第1/3页)
    

   马尔斯看到陈飞醒过来,马上把那些银币全都放回到口袋里。两只眼睛露出谨慎的神情,那一刻陈飞感觉马尔斯并不像是一个在男爵领里四处汇报的传令官,而是一个守护着财宝的巨龙。

  至于马尔斯的外貌,陈飞不得不承认,虽然他有着高挺的鼻子,但由于散发些淡漠氛围的无神双眼,不知为何有种吊儿郎当的感觉。发型也是常见的微翘黑色短发,就跟自己穿越而来之前的那个世界遇到的很多这个年纪的人一样。

  按理说马尔斯不是来自什么贵族世家,而是出身于经营平凡水果店的普通夫妻家庭的孩子,这样的他在这个村民平均年收入不到三十银币的世界,竟然能攒下这么多的金额,可想而知他是拥有怎样的金融头脑。

  “真没想到你竟然攒下了这么多的钱?看来身为传令官的你还是很能捞油水的嘛!”陈飞一脸坏笑的凑过去,但是迎接他的是一双冷冰冰的眼睛。

  “这些钱可都是我的老婆本儿,我还等着攒完这些钱之后买个房子娶上一个老婆呢,我告诉你你可别惦记我的这些钱,你想做什么是你自己的事情,要想有钱自己赚去。”

  这一句话噎得陈飞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只能挠挠头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

  为了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他又凑了凑说:“你知道什么是深潜者吗?”

  马尔斯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变得冰冷而又带有恐怖的感觉,他扫了一眼。陈飞长叹了一口气说。

  “看来是真的了,我刚才就感觉这件事情不如此那么简单。如果真的是深潜者的话,别说其他的了就是咱们两个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它们是旧日支配者克苏鲁的眷族,为了释放它存在并求随时能执行其交办事项从而常年栖息在海底。刚才那老太太说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对劲儿了,刚才我又翻书看了一眼果然如此。这件事情看来真的很难办,不是你我那么简单就能解决的。”他叹了口气从身后的背包里又拿出了一本书,这本书黑色的封面看着就让人感觉到非常压抑。

  “平静久远的远古时代,那时世界上还没有人类的存在。据说人类是旧日支配者互相厮杀退场的同时随之诞生的。人类的数量在短时间内激增,在那之后各种种族也逐步的开始出现。现今,人类在这片土地上有八个小型国家的建立,已经远远超过其他各种种族了,但是时不时的就会发生战争,而这些战争会让那些沉睡的旧日支配者再次苏醒。”

  “所有这一切其实都是命中注定的,上古的旧日支配者们虽然离开了,但是他们可不甘心被这么轻而易举的永远生活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他们会通过各种方法让自己的眷族在这个世界上寻找让他们重新降临的办法。”

  “你的说法跟我身体里那只白龙一模一样,看来这件事情真不那么容易呀。我看实在不行就向国王汇报一下,能不能获得他的支持,多给咱们派些人来。”陈飞心里想着,不断盘算着自己与那些鱼人如果真的面对面打起来,自己能有几分胜算。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正是在骑士团里看到的那个长相偏女性化的紫发骑士。他手里拿着骑士剑,眼睛冷冷的看向陈飞把陈飞看的都有些发懵了。

  “我是帝国骑士团二阶骑士曹轩,你们两个刚才是去过限定捕捞区了吗?”他眼神冰冷,看那样子好像有些生气了,陈飞站起来点点头表示自己确实去过那个地方。

  “你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吗?”他冷冰冰的说着,看那样子好像是确实为这件事情生气了一样。

  “我们去询问一下那你的卫兵有没有听到关于鱼人的事情,现在我初步认为,如果真的出现鱼人的话,他很有可能是克苏鲁的眷族。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就是将就不那么简单了。”

  “你是说那鱼人是深潜者?真的有像以前书籍记载的那些旧日支配者是吗?你在开什么玩笑,鱼人只不过是海神的仆从种族而已,他们被创造出来就是供奉和祭拜神的种族。可以说是最微乎其微根本没有任何作战能力的种族了,你们的历史是白学的吗?”

  “你就说你来这的目的是什么吧,其他的事情跟你无关,我们的任务是替国王陛下调查清楚,而这些不需要你的帮助。”

  “我只是告诉你们不要在这里乱说话,现在这个时节在那里捕捞的不仅有我们帝国的人也有很多共和国和其他附属国的渔民,这个时候可是我们获取外快最高的时候,我可不希望因为你们听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传出去让过几天的盛典功亏一篑。”

  曹轩这话一说完,陈飞算是彻底明白了,怨不得那里的卫兵和普通百姓对这一切好像都不知道,或者是一问就三缄其口,原来是骑士团有意的封锁了这些消息。

  “我们虽然立场不同,但都是为国王陛下办事情,我也不想难为你们,你们要调查可以,但希望你们能静悄悄的调查之后静悄悄的解决问题,骑士团不会对你们的事情多加过问,当然也不会对你们的事情做任何援助。”说完曹轩转身就离开了。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都有满肚子话要说,可是又都憋在心里说不出来,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正常了。每一个团体都有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也都有自己需要保护的东西,彼此之间自然是在互相制衡,甚至是在互相牵制。

  “我出去走走。”说完这话,陈飞丢下马尔斯走了出去,而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他看见马尔斯又重新把那些钱币从包里拿了出来,一枚一枚的开始数着。

  他们两个休息的旅馆和提供来到首都的旅人们住宿的酒店不同,并不在显眼位置,而是悄悄藏身于酒馆和餐厅群聚的巷子当中,可能是为了隐蔽吧。

  离开旅馆跑到大街上,头顶上的天空一片晴朗,白云悠悠。

  幸好云朵遮住了太阳。对于现在的。陈飞来说太耀眼的光芒刺激反而过于强烈,因为太阳光里包含许多元素粒子,而那些元素粒子在照耀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总会让自己产生一种过快的反应,就会让自己的心跳加速,有时候他感觉心脏就要跳出来一样。

  中心街上人潮汹涌。他在人群中穿梭奔跑,不少人披上外套,头戴兜帽,遮蔽着阳光,乍看之下仿佛来到了沙漠之中的城镇。天气变得这么炎热了吗?明明现在还是冬天。

  他从来没有对季节特别留意过,现在是一月中旬。在以前属于快要春节的时候,而在这里的天气也开始渐渐热了起来。由于。自己所生活的这个国家没有雪这种东西,因此空气十分干燥没有不舒服的闷热感。

  “你要去哪里?”

  自己刚出门就遇上了。刚才的曹轩。在这人潮中,陈飞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看样子他刚出门就在这里开始的治安维护工作。

  陈飞对他竖起中指,这个世界的人并不能理解这个手势的真正含义,曹轩满眼疑惑的朝着他走了过来。

  他应该从骑士团长那里听说了他自己的事情了。应该也知道自己现在。正是国王面前的当红炸子鸡,谅他也不敢对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

  “哟,这不是曹骑士嘛,难道我到哪里去还要向你汇报吗?都不要说你,就是你的顶头上司我也不用向他负责。”陈飞笑眯眯的看着曹轩眼睛里不自觉的带出了一种胜利者的神情。

  “我只是告诉你,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有些话能跟我们说,有些话不能跟城里的百姓说。想来你是小村庄里出来的,不知道这样的道理,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

  而就在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时候,突然一个狼狈的骑士丢盔弃甲的跑过来,看他那一脸惨白的样子很明显是出了大问题。

  “曹骑士长,你快跟我去城门那里看看吧,有一只大野猪从门外冲进来了,马上就要朝着集市那边跑过去了。团长已经领着一只小队过去了,你也赶紧跟我过去看看吧。”骑士呼哧带喘的连话都说不匀了。

  曹轩马上点点头正了正自己别在腰上的剑袋,又回过头冷冷的看了。陈飞演。什么都没说跟着新来的骑士跑走了。

  “你也跟上去看看。”怀特的声音再次在脑海当中响起。陈飞刚开始还不以为然,感觉这件事情既然骑士团出马了。必然要得到完美的解决自己出不出手已经不大了。

  可很快他就恍然大悟起来,自己现在需要的不是出手,而是找一个机会找一个地方能够试一试自己现在的能力。而那只突然闯进来的大野猪正是自己现如今最需要的对手。

  这么想着他也快速的朝着大门的地方跑去,一路上跌跌撞撞,他也管不了许多了。他仿佛能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喷张着都在等待着展示自己的力量。

  

  


     另外比如说除了物业之外,其他股东或者支持物业安装人脸识别的部门、单位或者相关人,他们自己其实“但在此基础上,如何保持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是所有香港人接下来需要思考的议题和努力的方向。1996年4月,中国第一列快速旅客列车“先行号”从上海站首发,时速1全面脱贫、全面小康的伟大胜利,但脱贫攻坚不易,守住脱贫攻坚成果更难。王蕊透露,一些机构借此打起“擦边球”,只要过了1源环境禀赋对人类生理与心理有重要的养生保健功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