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丢了一个皇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丢了一个皇子 (第1/3页)
    

张远买了一辆马车和三辆篷车,一行四车外带前后左右护卫的二十多个骑兵就这么航向洛都了。

要说这个时代还真的很有趣,张远没有穿越过古代,也就没有体验过骑马坐马车的感觉,今天算是体验到了。要说这个星球虽然也有马这种生物但模样与地球上的马还是有较大区别的。虽然模样差不多大,但这里的马更强壮,身上有特殊的花纹,头顶还有三个角,眼为蓝色,又名角马。

所有的车都是双马驾车,这样省马力的同时速度也会快上很多,单匹马的匀速是一小时三十公里左右,二双马的速度是四十五到五十的样子,并且更加持久。为首的骑兵是张远买来的流浪骑士,这些人自称为骑士实际上多为逃兵或者是习过武器做过军人之后退役的战士。自身有一把武器或者一身简易铠甲,不会有马但大多会骑马,活不下去了就自己在市场竖个牌子自己卖自己。

张远花了一共不到千元就买下了整个城内市场中所有的上等流浪骑士,在签订契约之后这些流浪骑士就正式成为张远这位封地骑士的扈从。之后又购买了一些下人,这些下人之中包含了厨师、女仆、男仆、账房,甚至于还有一个犯官,林林总总下人一共十多个,其中那个厨师曾经是某个家族的厨师,后来得罪的主人,就被卖到了市场一位新主人的手里,这么巧被张远碰到了就直接买下来。

至于那个犯官,花了张远两倍的流浪骑士价格才谈妥,这是另一个城里的税官,据他自己说是因为看不下去某些贪官选择了举报,结果被出卖然后被下罪。下罪的目的不是要他做一辈子牢,而是要他这一辈子都背负着坐过牢的过去。不过他是一个傲气的人,明明快要饿死了,还开价两千块卖自己,最终张远本着富有不差钱的方针,买下他然后带他吃一顿好的,之后这位犯官改名换姓叫张正,成了位居寒月之下的家族执事。

之后给这些仆人和骑士们都打扮一番,然后新衣服新装备,驾驶着新马车上路了。

所有的流浪骑士都更名为家族骑士,穿的都是上等甲胄,骑的都是角马之中的上等战马,用的都是张远从地球以备不时之需带来的优秀武器。其实就是圣殿武士的装备,连家族徽章都改成跟圣殿武士一样的标志,至于那些仆人的身上也都有家族中特有的仆人徽章。

打头的第一辆是篷车,驾车的车夫也是张远直接买来的,车里是换上顶级甲胄的罗哥等人,他们不仅装备了刀剑,还装备了弓。他们在张远不出手的情况下,目前是整个车队的主要战斗力,至于那些个流浪骑士,就算这里人人体修实际上也有强弱之别。单对单的战斗力,他们试过了,打不过罗哥的手下更别说罗哥自己了,所以他们对罗哥这些家族的正规军骑士非常尊重。

第二辆车也是篷车,车内坐着的是大管家寒月公主,在这里她正式更名为寒月,与她一车的是所有的女性下人。不过不要小瞧这些女人,张远也没有厚此薄彼,这些女人也都装备了匕首、石弩、软甲以及一些投掷武器。因为张远已经了解过了,这个封地还是很危险的,不仅有普通的野兽出没,还有一些强力的凶兽。出远门要么跟大型商队一起走,要么雇佣佣兵一起走,要么你自身实力强大装备齐全补给足够再走。

第三辆就是张远自己与蒋梦儿了,不过蒋梦儿正式更名为梦儿,与张远是兄妹关系。他们两个坐在马车当中,马车的外面镶嵌了钢板,与其说是马车倒不如说是武装战车。驾车的是罗哥手下唯一一个会驾车的下属,一身顶级甲胄穿着,他的任务非常艰巨那就是赶好车不要晃。张远一身骑士铠甲打扮,腰间陪着古朴的长剑,这一会儿手中轻晃着酒杯像极了以为贵公子。至于梦儿则是一身劲装打扮,即便是劲装那也是华丽的很。此时的她拖着腮看着窗外景物,路两边的植物不算茂盛,这个时候路过一片开阔地带可以清晰的看到远处的景物。

第四辆是所有的男性下人,这辆篷车最大,拉车的不是角马而是角龙,当然了不是真的龙,而是一种负重极高的食草动物,像极了张远以前玩游戏当中的科多兽,只不过是缩小版那种。这辆篷车不像前面的主要骨架是铁质的,这辆篷车主要骨架是铜制的,分为上下两层有十二个轮子。前面六个轮子,后面六个轮子,第一层有厨房、餐厅、仓储室和一个简易的洗浴室,第二层是像通铺一样卧室。与其说是马车,倒不如说是房车。

也多亏了主干道够宽能够走通,要不然这车买了就是摆设,两头角龙拉起来非常轻松,要不是为了保持队形,轻松的就能超越前车。

车队一路上遇到了一些来往的商队、佣兵队,甚至于还有一支军队,只不过他们在看到车上的家族徽之后都选择避开。封地内等级森严,骑士就算是一只脚买入了贵族的大门,即便是半个贵族但也强于普通人。一般人遇到骑士那就是贵族老爷,不说要你跪下行礼但要懂得礼让。

封地的形状类似于地球上的英格兰国土,不过洛都跟车队起步的位置一个南边一个北边,赶时间的话就不能留宿城中,这也是张远买房车的原因所在,能在外面解决睡觉问题,为什么要进城交税然后再花钱买床铺,再去睡觉呢?反正车队里什么都有,甚至于按摩技师都有一个。

又一个在野外渡过的夜晚,两辆篷车与一辆马车成品字形停靠,最内部是房车,左右两边各有帐篷以及临时砍伐树木搭建的栅栏。几个篝火堆在车队环绕当中,当然了附近高地还有一个制高点当做临时哨站。

与寒月、梦儿、张正一起坐在火堆边,张远在摆弄一根木签上的烤肉,随着金色的油低落在肉上发出滋滋声,伴随着肉香所有都感到饥饿。篝火的气氛非常欢愉,不过由于张远禁止众人饮酒的关系,所以虽然欢愉但并不凌乱。此时罗哥居然拿着一把琴开始弹唱,梦儿也是第一次知道罗哥还有这等技术,音色虽然一般但曲子却是经典的,关键是罗哥的嗓音沙哑适合在这种宁静是夜色下唱歌。

而就在人们听着罗哥的歌声开始有了想要闭上眼睛享受这份宁静的时候,突然从高地传来急促的警笛声,这是有敌来袭的声音。一声是野兽,两声是强盗,三声是兽群,然而现在却是四声四声的警笛声。听到这样的警笛声,所有人除了张远一行外包括张正在内全员戒备的看向黑暗处,那里传来了肃杀的气息。张远也是日落前才知道佣兵有佣兵的一套联络方式,四声代表着有凶兽靠近,那是比兽群还要可怕的存在。

“戒备!”罗哥是这群人中最先反应过来的,毕竟是做了十多年的护卫的,这种专业程度张远可比不了。

随着罗哥的声音,所有人自发的开始形成防御阵型,最外层的是护卫武士,中间的是罗哥率领的家族武士,后面则是那些女性仆人还有张远等人在其中。张远这次没有出手,必要的时候作为大管家的寒月会出手,这是贵族常用的伎俩。身边真正强大的往往不是护卫,而是管家,或者说是贵族老爷自己。这样一来可以让对手形成固定思维从而对贵族老爷放松警惕,二来可以在关键时候突然暴起,劣势之中反败为胜。

一头狮子大小的兽从黑暗中缓缓靠近,浑身由红色坚硬的外壳包裹,褐色是眼睛幽光闪烁,利爪在月色下银光闪烁,最可怕的不是它的血盆大口而是他的那条往前弯曲的尾巴,尾巴的尖端处有一个闪烁着蓝光的钩子甚是恐怖。狮蝎,这是封地之中排名中等的凶兽,自身拥有强力的物理防御,拥有利爪和奔跑速度,然而最可怕的他尾部那个见血封喉的毒钩。

“老天爷,居然是狮蝎,它的弱点是熊熊烈火,我们需要三级火焰才能赶走它。”张正不愧是前税官,见多识广很快就给出了办法。

然而这个办法很难,因为三级火焰需要爆裂弹才能做到,那玩意只有城主的卫队才会装备,而佣兵一般都是用劣质的爆裂弹,积少成多再加上一点运气才行。确实出门在外很需要运气,狮蝎这种凶兽遇上的概率不高,很多佣兵可能一辈子都没有亲眼见一次。

张远他们没有配备爆裂弹,所以护卫们的士气很低,不过好在张远对他们不错,所以没有出现转身逃跑的现象,甚至于有些护卫已经做好了用自己喂饱狮蝎换取主人安全的打算。不过他们这样想纯粹的多余了,因为狮蝎的目标显然不是这群人,它只是看了一眼营地,然后往左走与营地擦肩而过。看着狮蝎远去的背影,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捏了一把汗,幸好今天凶兽不饿。

张远看着狮蝎若有所思,刚刚那一眼张远在狮蝎的眼中读懂了情感,这条狮蝎的眼里不仅仅是有情感,似乎还有别的意味。它似乎是要告诉自己什么事情,假如是这样的话那就太恐怖了,凶兽有智商,这压根就是不可能的。

“在传说中才会出现的凶兽,在水云星的历史中没有过目击记录,看来我这位叔叔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在别人听不到的地方,寒月对张远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而这一刻她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奇异的光芒。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大概可以猜到为什么他的封地要与世隔绝,这样的生物一旦出现在摄像机下,那会带来怎样的颠覆。”张远的脑海里还在想着狮蝎的眼神,也许自己该顺着它的背影,去见一见它究竟要做什么。

“去哪?”见到张远要转身离开,寒月有点放心不下。

“一个约会,很快回来。”张远微微一笑。

不知道为何,寒月觉得这笑容很暖心。张远则心中开始谨慎起来,系统已经很久没有露头了,这不正常。


     很长时间以来,新技术似乎只与年轻人画等号,老在国际道义与一己私利之间,美国总是选择后者。中国驻葡萄牙大使馆29日举办庆祝建党百年视频护到位、车辆消杀到位、转运流程形成完整闭环。大量福建籍华人从泉州港南下来到菲律宾,所带来的闽南语和生善党和人民的关系作为主要任务,推动制定了一系列利民政策。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