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生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长生殿 (第1/3页)
    

周末,朱宁安排聚会,她公司里男男女女来了四五个,加上文婧、林骁和夏琳一群人,到饭店满满当当坐了一桌,大家吃开心,喝高兴后,又转了地方去唱歌。

路上,一行人六女三男,最漂亮的文婧、夏琳,全程都是一左一右把林骁包夹起来,惹得另外两个男的羡慕不已。

林骁倒坦然的很,文婧是他姐,夏琳又只和他熟,当然和他靠的近。到了歌厅,林骁看着大厅里富丽堂皇的装修,悄悄问文婧:“姐,这地方消费是不是很高?你不说朱宁工资也不高么?”

文婧说道:“钱哪有命重要?朱宁这是要发泄情绪,她才经历了那么离奇恐怖的事儿,不闹腾一下,会受不了的。”

包间里,大家高高兴兴的去点歌,只有林骁坐在角落里,夏琳劝道:“林骁,干嘛不点歌啊?年纪轻轻像个老头儿坐在这儿喝闷酒。”

文婧拿来果盘,递给夏琳一块苹果:“你别劝他了,他要真唱的话,待会儿包间里的人都要跑完你信不信?”

“额,呵呵。”夏琳拉着林骁的胳膊问:“真的吗?我很好奇呢。”

林骁双手投降:“还可以吧,就声音难听点儿,音调唱不准,其它都还好。”

惹得两个女孩笑成一片:“就这样也能叫还可以?那还是别唱了。”

朱宁见她们笑的开心,也过来凑热闹,公司另外两个男的心里不平衡了,凭什么美女都围着这小子转,刚才在饭桌上不是说才从农村出来,连工作都没有么?就这样的还招美女们喜欢?两人一合计,咱们占不到便宜,你小子也别想。提溜着酒瓶,抓着机会也是左右把林骁包围起来,开始灌酒。

夏琳看出来气氛不对,担心的问文婧:“林骁被灌酒了,你当姐的不管管么?”

文婧满不在乎的说:“管他干嘛?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几个女生都比较活泼,连平时内向的朱宁也放开了,唱歌、喝酒,还玩起了猜色子、抽扑克的游戏。

喝了半天,林骁看着旁边的哥俩,舌头都捋不转了,还端着酒杯喊他干一个。这一刻,林骁有些怅然,当初要是上了大学,也该和他们一样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享受着简简单单的开心吧。

……

“你这人怎么走路的?”

“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了?我们今晚还有重要的事儿呢。”

林骁比常人听觉要灵敏些,包间的门虚开一条缝,刚才是文婧出去解手,怎么会发生了争执?他没招呼其他人,悄悄的开门出去看看情况。

过道上,文婧正在低声给人陪不是,对方两个女孩,一个正骂着人,另一个蹲在地上,用纸巾擦着鞋。

两个女孩穿的都是紧身连衣小裙,裙摆只堪堪把挺翘的臀部包住,尤其蹲在地上那个女孩,一双长腿很是打眼,套着肉色丝袜,足以让任何男人勾起最原始的欲望。她高跟鞋露出的脚背上,有一个清晰的脚印,看来,的确是文婧毛毛躁躁的闯出来,踩到别人了。

骂文婧的女孩气汹汹的说:“我们要赶着去见重要的客户呢,你这一脚下去,踩坏人不说,影响我们谈业务怎么办?”

林骁一听,这是准备讹钱呢?但确实文婧有错在先,便说道:“实在对不起,你看该怎么解决,我们可以商量。”

“那好,赔钱。”那女孩插着腰,直截了当的说道。

林骁没想到她如此直接,也硬着头皮说:“你看赔多少合适?”他看到对方也就是脚面丝袜上踩脏了,赔一双丝袜,新的也要不了多少钱吧。

“三千。”

“三千?”文婧和林骁都惊住了。

文婧说道:“一双丝袜要三千?什么丝袜这么贵?”

那女孩说:“这是名牌丝袜,量你也没见过,快赔钱,赔了我们还有正事儿呢。”

低声下气道歉可以,被讹钱的话文婧就不答应了:“你说,你这是什么牌子的,哪里有专卖店?你把坏了的给我,我给你送一双新的过来。”

那女孩急了:“名牌就是名牌,说了你也不懂,再说,你踩了别人脚,还耽误我们正事儿呢,医药费,误工费加一块儿收你三千不算多,话我放这儿了,如果不答应,待会儿我会找人来收,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扶起地上的女孩说:“快去换一双丝袜,今晚余总……”

女孩儿站起来,拢了拢头发说:“好吧,只有这样了。”

林骁看着她站起身把头发向而后拢去,露出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儿,心脏仿佛被大锤猛烈的击中。

这张漂亮的俏脸,不正是在监狱里一闭上眼就会看到的那张脸吗?这个人,不正是让自己饱受冤屈,受尽折磨的人么?

如果不是她,自己何至于从天之骄之沦为阶下囚犯?如果不是她,家里何至于贫困交加?如果不是她,父母何至于抬不起头?父亲更不会被气的瘫痪在床。

林骁满眼的不可思议,满胸的愤怒仇恨,却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凌厉起来,再就是愤怒,红着眼眶仿佛要喷火一样。

旁边的女孩推了林骁一把,“凶什么凶?臭小子,比狠是不?”

被文婧踩了一脚的女孩,正是刘婷婷,林骁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原本林骁是准备自己安顿好爸妈,再去找她和何大公子讨回公道的,没想到在这儿就碰上了。

旁边的女孩儿拉了几次刘婷婷都没拉动,才发现她正发呆似得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一句话都没说,泪水不断的往下掉。

身后的门打开,朱宁的两个男同事挽着肩出来放水,看到这个情况,站到文婧身后问怎么回事儿。

刘婷婷身旁的女孩儿指着他们说:“又来帮手了是吧?你们给我等着。”说罢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转身走进不远处一个包间。

刘婷婷回过神来,擦了一把眼泪,这么多年再见,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林骁,快走,你们惹到麻烦了。”

林骁无动于衷,只喃喃说了三个字:“为什么?”

刘婷婷着急起来:“你听不明白么?快走啊,待会儿他们就来人了。”

“为什么?”林骁答非所问,依旧是这句话,仿佛除了这句话,他就不会其它的了。

刘婷婷哭着说:“我求你了,你带着你的朋友先走好不好,这里的人你们惹不起的。”

林骁大吼道:“我问你为什么?”是啊,这几年,林骁心里最想对刘婷婷说的,就是这一句话,为什么?为什么要害得他成那般模样?


     (外国友人与中共)文幼章孙女:,造谣污蔑,我们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和坚决反对!。”国际奥委会北京冬奥会协调委员会主席小萨马兰奇表示,北京冬奥会已经展,可能情况:一是通知报名时间有点晚了,家长有了前面自己暑期的安排了。中国外交部中阿合作论坛事务大使李成文说,尽快组织开展第二次集中“比对会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