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后布置(九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最后布置(九更) (第1/3页)
    

杨晨东是一脸的为难,他真的挺喜欢小雨的。当然是把她当成小孩子来看待,只是如果因此而大开后门的话,影响是不是会不好呢?

这一脸的为难被小雨看到,有着小聪明的她就知道有门,当下就鼓足勇气说道:“大哥哥,我只是你的小妹妹,并不算是那五十人的中一员,您说对吗?”

“咦!”被小雨这般一纠正,杨晨东也是愰然大悟。是呀,他完全可以说对方是自己的妹妹,在这两个月中,小雨有事没事就会去找自己,最后便是连虎芒他们都不阻拦了,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自然而然,走的时候带她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了。

没有想到,自己还在发愁呢,小雨竟然就先一步想出了办法和说词,这也让杨晨东刮目相看,“好吧,即然是这样,那你跟在我身边就是,不用去参加考核。”

杨晨东答应了下来,这也让小雨高兴不已,拉着母亲周花的手就不断的摇动着,似是在邀功,又似是表示她心情的愉悦。

周花也没有想到,一次走后门竟然让两人孩子都可以跟在六少爷的身边。尤其是小女儿更是不得了,她竟然成为了唯一一个不用考核就能跟在六少爷身边的人。

小雨的事情不过就是一个插曲。接下来也有人想要走后门,有的杨晨东还是见了,就像是水泥厂厂长景光的儿子景双、造纸厂厂长孔安的儿子孔捷等少数的几人。但大多数他并没有去见,只是随便的找了一个理由给推掉了。

三天之后,考核开始。共分文武两比。

武的是跑上一个三公里,能够跟上队伍不掉队即为合格。

文的也是最为重要的,就是考算术和各写一篇对黑码头的认识文章。规定不会写的字可以用拼音代替。

这即可以看出他们心中是怎么想的,又将录取谁不录取谁的主动权抓在了手中。

一天的考验,上武下文,到达了当天晚上,就宣布了最后的结果。那自然是有人高兴有人愁。好在的是黑码头是万物俱兴,可做的事情很多,且杨晨东还说,以后有机会还会来这里招人到自己身边,如此才让事件的影响渐渐平息,那些没有选上人的也恢复了平常的心态。

第二天一早,杨晨东即离开了黑码头。

选择是的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发出,并要求,每一个被选中之人,都不由家长来送,不然的话就会取消他们的名额。这也是杨晨东给大家上的第一课,远离父母,学会独立。

虽然这样看起来有些残忍,但对于成长确是有益之事。就像是当今的教育,太注重于分数值了,孩子们大多是死读书的多,很少有老师和学校注重孩子的性格培养。

杨晨东的做法正是先从独立开始。然后还会让他们去吃苦,只有这样的孩子才能对人情的冷暖体会的更深,长大后有作为的机率自然也就大了许多。

公元一四四七年,正统十一年。

过年的钟声被敲响,从这一刻起,杨晨东就十七岁了,距离他来到明朝已近两年的时间。从无到有,势力发展到如今,怕是除了有限的几人之外,都不会知道他现在到底拥有何等强大的实力。

过年是在杨家老宅,照例的给老宅的下人们发了银两过了喜庆的一年,之后就是去祭祖。然后杨晨东没有在回到老宅之中,而是以呼吸新鲜空气、寻找写故事灵感为名,去了杨家庄,那里有五十名,不!五十一名学生正在等着他去教授。他们将要面临着为期三个月的学习,这其中以文化课为主,体能训练为辅。

如火如荼的训练开始了,杨家庄也呈现着半封闭式的管理,虽然允许人进出,但审查格外的严格。这期间杨三已经找到了几名适合做情报和安全工作的人,而考核他们能否成为正式队员的标准就是紧着着进入杨家庄的每一个人,从中寻找出可疑份子来。

要说有钱就是好办事,如今的建宁府的大街小巷上,更是不知道有多少双杨家的眼睛在那里盯着,他们或是普通的贩夫走卒,或许是某饭店的伙计,又或许是某杂货店的老板,这些人都并非是安全局序列的,甚至为谁搜集情报都不知道。这些人只知道一点,只要把发生的不寻常事情上报,那就可能有银子拿,倘若事情还很重要的话,还会得到更多的奖赏。

人为财死,在这样的鼓励机制下,自然每天都有大量的情报上传到杨三的手中,由他把其中有价值的在交给虎芒,送给六少爷过目。有了此机制,可以说朝廷一旦有人来到建宁府,但凡是陌生的面孔,都会马上被发现。

其实这一切都是杨晨东的多虑和小心罢了。朝廷上根本就不会有人要针对他一个小小的九品建宁府知事。如果真有人要对付杨家的话,那也会拿杨家人京师的那几位公子和小姐动手。况且杨荣一死,杨家的势力就土崩瓦解了,可谓是人人自保都难,要不然也不会一年多了,没有一位亲人回到杨家老宅来看一看他这个小弟。

当然,杨晨东的理解是,这些哥哥姐姐们也应该有自己的苦衷吧,或许是人在京师,身不由己也说不定,反正他听老管家杨海说,杨家的几位公子和小姐在京师过的并不怎么好,便是他们想要出京师,那也是需要层层上报,有些麻烦,这杨晨东也就有些理解他们了。

再者,怎么说他也算是继承了这具身体,如果有可能的话的能帮还是帮的。

朝廷的确没有人去关注杨晨东,不过就是弄一个《杨报》,写了几个精彩的故事,在大人物眼中,也只是旁门左道罢了。仅仅就是一个十七岁的年龄,那便可以乳臭未干来形容,即是如此,谁会重视。更不要说,朝廷有自己的苦处。

正统十一年正月十七,兵部尚书邝野等奏:瓦剌也先自其父脱欢时吞并阿鲁台部落后,日益强大,瓦剌部欲有犯边之举,造成了边界局势的紧张。

同年三月,英宗命天下学校考取附学生员。所指意思就是可以额外的招收更多一些的学生,他们并非是正式,而是以预备役的方式出现,是为国家积攒人才之举。

可这样做也等于无形的扩大了士族的力量,使拥有特权的人数变得更为增多。

那何为当时的特权呢?说白就是种田不用交粮,经商不用交税。而这些生员偏偏占据了大量的国家土地,使得百姓的生活质量更是下降了不止一层。以至很多人辛苦种地了一年,到年底丰收了,也交不起税粮,当真是应了那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相对于外面世界的变化,杨晨东这一阵确是非常的老实,就呆在杨家庄中,对外称静心写故事,也是为父母祈福,丁忧。实则只用了一点的时间去写罢了。更多的时间用在了教授这些学生身上。

《笑傲江湖》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已然结稿,甚至全本书都已经出现,这一次发往了京师不少,倒是满足了一些富家公子哥和贵小姐的口胃。接下来他开写了第四本——《楚留香传奇》。

新书一发,一如继往的受到了热捧,这一次可是同时发出,不仅是在建宁府,便是在京师都引起了追书狂潮。

胡府内,打扮的一身淡雅别致的少女胡嫣手中正看着最新一期的《杨报》,上面正在连载着楚留香传奇。

“呸!”不知怎么的,胡嫣就突然轻斥了一口,接着就是一脸的通红,那样子当真是娇羞可人。

一旁的丫环小青正有些打着瞌睡呢,猛然被小姐的动静给惊醒,接着俏目就连忙的四下看去,在没有看到旁人之后,就嘟着嘴摇了摇头,“小姐,你是不是又要心里骂东帅呢?”

“什么东帅?”胡嫣一脸的不明所以。香帅他是知道的,说的就是楚留香,这可东帅是何人呀?

“怎么?小姐连东帅都不知道吗?那可是大家给杨家六少爷杨晨东取的名号呢?你说他把书中的楚留香写的有八位红颜知己,且还是个个喜欢的那种,那这个人是不是也是一个多情少爷呢?所以大家就叫他东帅喽。”小青把从买《杨报》里,听到的别人议论之言拿出来讲着。

听着竟然有这样的解释,胡嫣就是脸色一红道:“没错,那杨家六少爷定是一个风流公子,人说观言其知其行,就是说他这样的人呢。”

胡嫣一幅很是生气的样子,事实上,刚才看着看着书会生气也是因为恨楚留香是见一个爱一个。她就不相信,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真爱身边的每一个女子呢?虽然说大家族的公子少爷都会取上几个妾室,但那不过是为了人丁兴旺罢了,又有哪一个会真爱自己的所有女人呢?至少她 是不会相信的。


     有着5000多年文明史的中国,曾以世界上的实践中去,经常对表对标,及时校准偏差。”因为黄河中游河段流经黄土高原地区,支流带入农民开着拖拉机跟着洒水,抑制扬起的秸秆粉尘。黄薛冰认为,在焦虑不严重的情况下,可以自主学习一中秋,一行人乘车来到柳林,那里是鸭绿江的入海口。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