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殇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殇一 (第1/3页)
    

  这一夜,陈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人有些晕乎乎的。

  只依稀的记得,一路上夕颜一言不发,明空抱着他的手臂摇来摇去,问七问八的。

  最后到达月影居住地的时候,夕颜以男女不能一起睡为由将他赶出去了。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说的!”被人嫌弃的陈默说出这样一句话后找个地方睡觉去了。

  树上,看着人来人往的巡逻队,突然想到墨绝好像不在这里。

  “该死,这家伙不会走丢了吧!”

  “等等,他走丢关我什么事?”

  想到这一茬的陈默,舒服的换了个姿势,在树上悠悠的思考着。

  说实在的,他真的很想在房间里睡觉。

  床,平的。稳如狗,不怕掉下来。

  可惜没有位置呀。要是动用手段用强的,好像不是不可以。

  可是刚刚指着别人鼻子说事,又去占别人床真的合适么?

  就这样,慢慢的闭眼睡着了。

  排出梦中突然的下坠感之外,梦中睡得还是挺香的。

  房间内。

  夕颜给明空泡了一杯茶水,然后端坐在明空对面。

  刚才傻白甜的形象瞬间改变,一种不知名的气息压制的夕颜不敢开口。

  两人就这样静坐着,终于,明空开口了。“你觉得他说的怎么样?”

  “奴婢不知!”夕颜将自己的头埋低,这种事情她觉得无论怎么样都不要说。

  陈默是组织外的人,对反神者“大放厥词”无所谓,但她不行,她只是一个小婢女,任何说错话都会死于死于不明不白。即使现在只有她和明空,即使明空对这些事情看的很开。但她不敢赌,也不敢说。

  “你还是这样!”伸手抚摸了夕颜拿光滑的脸颊,然后戳了戳,调皮中带有严肃的的说道:“我允许你说一次!”

  “那……我…我觉得说的挺好……”夕颜磕磕盼盼的说。

  听到这里,明空饮下茶水。缓缓说道:“我也觉得说的不错,‘反神者’这个名字还是太激进了。”说到这里,又感慨了一句。“可惜,这个是我叔父传给我的,传过来的时候已经有无比大的压力了。要是改名,几个老古董估计不愿意。”

  看似两人的交流,其实是明空说,夕颜听。“我知道该怎么做,可惜有人不知道。”

  “来到月影这边,被刺为奴,怕不是几位老古董的手笔。巴不得我死,然后他们找一个新的反神者领头羊!”

  “呵呵,女子身终究不行!”

  夕颜在一旁听,感觉到自己的头皮在跳动。众所周知,大多是死的都是聪明人。这种反神者组织的内斗信息告知给她,意思就是……

  “我是您的人,圣女要怎么做,直说即可。婢女必定竭尽全力。”夕颜马上扑倒在地跪在明空面前。

  明空像没看见似的,继续说道:“那你就去试着把他绑到我们阵营上来,无论是各种方式!这种没有阵营的战力,很重要。”

  “记住,无论是各种方式。我会找月影的人给你营造机会的。”

  就这样一场针对陈默的谋划开始了。

  第二日,月亮缓缓高升,皎洁的月光照耀大地。

  也就是比夜晚亮上几分罢了。

  感觉到有东西在旁边动个不停,梦中的他睁开朦胧的双眼。

  看到了让他惊讶的一幕。

  明空这个小家伙居然挖土想把他埋了。

  “等等!挖土?”

  惊讶的他才发现自己从床上掉下来摔了个大坑。夕颜正在一旁指使明空埋他。

  “我没死。”陈默连忙大叫,随后翻身从坑中爬起来。瞪着正在填土的明空。

  虽然被土埋了也死不掉,但没事谁愿意被土埋啊。

  “雾……”明空被这动作下了个大跳,有看到陈默“凶巴巴”的看着她,眼神中都有泪珠开始打转。

  陈默:“……”

  “明空你过来。”

  “哦!”正在哭泣的明空扑似的飞向夕颜的怀里。然后小声啜泣。

  “族长叫你,跟我来吧!”无视了想要讨说法的陈默,抱着夕颜带路去了。

  一路上,还不时的有人给夕颜鞠躬。

  “看来这丫头地位挺高的!”

  不过又想到夕颜的智力,怎么样都能混出来才对。虽然只是看了几本书的少女。

  但架不住脑壳好用啊,比上他还差点,但对比这些人还不是略施小计。

  在陈默脑部自嗨的时候,不知不觉的来到一个木屋。

  从房间木头的断痕上来看,应该是新建不久。正当他想要继续分析的时候,被夕颜带了进去。

  里面早有人在此等候。

  “这个是夕颜投靠的人?”资料不明的陈默只能想到这么多。

  温文尔雅说的应该就是这种人。

  一卷书,一杯茶。看到陈默来后也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请坐!”

  “哦!”陈默又变成那种呆呆的样子。

  “我是月影神族的当代族长,月墨!”

  “月末,哈哈!”

  什么人最搞笑,就是这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时候。当一个人很正经的开玩笑的时候比笑着开玩笑要好笑的多。

  虽然陈默已经接受过现代主义的笑话培训,无论是多好笑的笑话都不会笑的存在,除非忍不住。现在他一时没忍住。

  啪啪,拍了……

  拍了两只蚊子。

  夕颜从背后突然袭击,打断了陈默的笑声。

  “呃……”

  “你笑吧。”月墨捧起一杯水说道。

  “哈哈哈……”

  啪。

  “呃…”(⊙∀⊙!),“你干嘛打我,他说让我笑了!”

  夕颜:“……”

  这也太没脑子了吧。

  夕颜表示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碰见没脑子的人,本来还以为是聪明人装傻,结果……

  夕颜也开始放心陈默的戒心,像这种傻孩子应该不会是演的。但又想起圣女的任务又是一阵头疼。

  这种傻子该怎么骗?

  昨日明空已经很给力的演示了一遍怎么送怀,发现没有啥卵用。

  该怎么骗一个时不时脑子在线的傻子。

  “笑完了?我们……”

  “等等……我在笑一会儿!”

  一会儿是多久,是五分钟。

  笑到陈默都演不下去了,害怕自己再笑就岔气了。才勉强收了智商。

  又一次做了自我介绍,“我是月墨……”

  话音刚落。“哈哈……”

  砰!

  是书丢在桌子上的声音,忍了半天的月墨忍不住了。丢下书跑了。“月琴,你来会客!我有事先走了!”

  “是,父亲!”一少女从房内缓缓而来,长衣长裤,拖着像是祭司服一样的衣服。上面有这手缝的月牙。

  美!

  这是陈默的第一反应,比起夕颜和明空的样貌,这种样子更符合他的审美。

  长发,玉肤,还有一双挺立的长腿,虽然看不见,但能从这种服装中隐隐看出。衣服上缝制的月牙更是给她带来一阵阵仙气。

  整个人仙气十足,好一个祭司少女!

  他突然想起一个笑话。

  你喜欢好警察呢?还是坏警察?

  我喜欢没衣服……

  咳咳,更喜欢穿了一半的。

  总之像这种将自己笼罩在衣服内却又能从侧方身影脑部的妹子,才是陈默喜欢的类型。像夕颜和明空,穿的太少,他不太喜欢。

  月琴缓缓而坐,坐到刚才月墨的地方。

  咳咳。

  背后有人咳嗽。

  陈默故作收敛,连忙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心底安慰自己。

  “都是氨基酸,蛋白质,和自己没什么两样。”

  念着念着,念了三遍后,发现果然有用。没有那么强烈的想法了。

  三年牢里笑事件到此结束。

  少女明眸皓齿,微微看着对方这个让自己老爹摔门而出的“奇才”。她很少看见自己老爹这样。有些颇有兴趣。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

  咳咳!

  夕颜有些绝望了,这家伙好像太不靠谱了。这事该怎么谈啊。她和明空走的关系,找来的路子却被这个家伙这样浪费。

  过来气走族长,然后看别人妹子说不出话。

  什么意思嘛?是我夕颜不好看,还是故意整我啊。

  我“投怀入抱”的时候,也没见你喜欢啊。是我不如她么?

  还有,找个关系容易嘛?怎么这样不珍惜我的劳动成果啊。

  三个人,三人心底又有自己的想法。

  也许是上苍听见夕颜心底怒号,陈默终于开启了今天谈话。

  看妹子的时间也就过去一刻钟罢了。

  “嗯……你好!”一向不擅长跟女生对话的陈默,又陷入卡壳。

  总不能和当时找梦璃一样,开局要让她做女朋友吧。

  就算她愿意,她老爹也不会愿意的。

  怎么着,一刻钟不见,连家里的白菜都被拱了?

  他敢保证,要是真的成了。她老爹要拿出刀砍死这个“女婿”。

  什么?你说不可能。哪有一见面就答应做男女朋友的?

  但在这个世界,一切皆有可能。

  这个世界不正常,绝对不能这样开口。

  他已经被坑了无数次了。

  从开局送女奴到中期妹子睡他床,到如打完仗去结婚。这坑真的是一个接一个。

  不破他童子功,世界会灭亡是吧。

  莫非这个世界需要异界人的DNA?参考某些神话故事借种一样。

  不然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剧情啊。

  实际上,陈默这次没开口是明确的。要是开口了,对方也就顺水推舟的同意了。

  陈默不知道,他以一敌三,斩杀三神使的故事已经被墨绝放出去了。再加上和四人神使交手全身而退,最主要的是墨绝的再三保证,这个是他的外孙,连族谱都拿的出来。

  陈默的身价已经上涨到一个族长位置了。

  去小族里面,族长直接让位置的那种。族中美女任你选。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完美生活。

  一个不是嫡长子的存在,在这个世界只有当联姻工具。即使她是月影圣女。

  陈默:“……”

  该死的不正常世界。


     ”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多数政定,从今年上半年起,全国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陆续展中心儿童保健部部长杨臻介绍,“只要是在辖区居住的0~6岁儿童,都是我们服务区“牛校”与“普校”间的差距,教育资源日趋均衡,学区房的概念才会日渐弱化。要赢得优势、赢得主动、赢得未来,就必须把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使我们党能够够发起“一带一路”等宏伟计划,中国共产党在这一过程中发挥着特别重要的作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