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崇林的过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顾崇林的过去 (第1/3页)
    

女子无才便是德。如果这天下变成了一个女人的,又会发生什么呢?

许多书生开始准备上奏陛下,言明此事。然而那些奏折却没有任何回音,让他们心底一片冰凉。到底是陛下不在意,还是根本看不到?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让他们有种难以言喻的慌乱。

……

一个新的太医进了宫,让许多宫女心头荡漾。长得俊秀极了,年纪不大,颇有天赋,治好了许多人,很受大人重视,怎么看都满意。太多宫女进了宫就是一辈子的事,宫里除了宦官没什么别的男人,因此大部分宫女可能就孤独终老一辈子,很少能出宫或者成家的。

而那些经常进宫的太医,白发飘飘的,她们怎么可能有兴趣,因此许多宫女要么选择和宦官搭伙过日子,要么就是‘磨镜’,也就是宫女和宫女一起过日子,这也都习以为常。

所以,看到一个又年轻又好看的太医进宫,不说能不能成,看看都是好的,毕竟她们自十几岁进宫后就没怎么见过年轻的男性了。

那个新来的小太医跟在一个胡子长长的中年男子后面,头发扎得一丝不苟,高高的,背挺得直直的,衣服整洁,看上去就让人很有好感。白皙干净,给一个小才人把脉的时候伸出修长的手指,低着头,眼都不抬,倒是那个小才人下意识红了脸,只好用宽大的袖子捂住脸庞。说真的皇帝都不去找其他嫔妃,她们这样守一辈子的活寡,感觉好冤。要是皇帝再残忍点,死的时候让她们陪葬,那才是真的恶心。

不过才人也就随便想想。拥有了荣华富贵,注定要去牺牲一些东西。再说了,她们女子也没那么多选择权。

能够有选择权的,向来都是男人。

……

没过多久,皇上驾崩了。这并不让人惊讶,但皇后只有一儿一女,且都年岁尚小,谁会把持国政不言而喻。

一个颇受文人爱戴的诗人代表一群文人写了首诗给皇后,讽刺她侍奉父子,且误国,谋害陛下,这个毒妇还害得后宫人丁稀薄。人们看了无不拍手称快。

没想到皇后看到了一点也不生气,只是笑笑,然后提笔龙飞凤舞地写了一篇文章,然后让心腹发出去。不仅给那群人看,也给天下人看。

首先,侍奉父子确实听着很膈应,可是是她被刚刚驾崩不久的陛下指定留在后宫的,她有可能拒绝吗?第二,陛下体弱,人丁稀薄不是她的问题。那些离开宫的女子,都是先朝她下手的,而且她也没要她们的命,那些女子出了宫依然过得风生水起。

还有,误国,自她掌权后作出的政绩比那个皇帝不知好到了哪儿去。先皇能力平凡,只能守成,而她却做出了许多改革,真·明君。她听得了朝臣的直言,也会去真的作出改革。知人善用,重用寒门中有学识的贤臣,同时此时经济也是发展得蒸蒸日上。比起先皇,她的政绩实在是好看太多了。假以时日,贞观之治未必不可达到。

兴许有些夸张吧,但皇后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人们即便是不接受,也不知如何辩驳。

有才的女子,也依旧不能为国家作出贡献吗?这岂不是耽误国政?

……

“白太医。”

身材欣长的青年转过头,笑容和熙:“何姑姑。”

何姑姑是女皇的心腹。是的,在发完那篇文章后她正式称帝了,顶着人们的质疑和异样的眼光。

何姑姑是挺喜欢这个模样好看的太医的,也知道她医术高超,即便资历不深,但即便是那些老太医都是自愧不如的。

“陛下头疼了,烦请白太医去看看如何。政事繁杂,陛下作息不大规律。”何姑姑叹了口气。

白慕笑着颔首,跟着过去。

年岁不轻,然风华不减的绝色佳人抬头看向青年,怔了怔。那人基本没变化,依然是旧日模样,只是长高了一些,五官长开了。亦锦下意识别过头去,抿了抿嘴,一时不知说什么。

“陛下,这是白太医,医术不错。”

“你先下去吧。”亦锦淡淡地道。

何姑姑一愣,看了一眼白慕,然后点点头,默不作声地退下,关上门。

这里只有二人。

“见过陛下。”白慕行礼,笑笑。

“……白太医。”亦锦声音闷闷的,“许久不见了。”

白慕走上前去,手指搭在亦锦的手腕处。亦锦一个激灵,下意识想抽手,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没动。

白慕微微蹙眉,叹息:“陛下,身体很重要啊。假以时日,小病也会变成大病。臣开几服药给陛下,陛下需按时服用,调养身体。”

说完,白慕马上抽手,行礼便要离开。

“等一下。”

白慕停住。

“你就要离开?”亦锦低着头,声音低低的:“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

白慕转过身,笑容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怎么能这么说。”白慕叹了口气,“你这样,我很开心。和以前不同,你现在过上了好日子,也做出了许多人做不到的事,为什么要瞧不起你呢?”

亦锦顿时表情变了,抿着嘴,一脸委屈。

“阿慕,抱抱。”

白慕顿时心软。走过去,弯腰抱住亦锦。

还是当年的小妹妹。

……

白慕将当年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当作自己的妹妹看待。她知道对方以后会做出的事情,对此白慕也只是潜移默化地去感染她,让她心肠以后不要太硬,做出一些也许她自己都会后悔的事情。

她也不知道现在的亦锦是什么样,因此没有贸然去做什么。现在看来,她确实变了些。

“阿慕,我好累。”亦锦眨着眼睛说道,“我讨厌那些人对我指指点点的样子,但想到自己能做的那些事情,又只能忍下来。说真的成王败寇罢了,不管男女,胜者为王不是吗?”

“是的。”在亦锦忐忑不安的眼神下,白慕平静地道。“亦锦,我不觉得这是要去自卑的。说白了皇位就是在拼杀下得来的,只要能为天下人带来好处,就是好皇帝。”


     近期,多地出现与国际航班相关联的本土病例为游客接单解难题,游客满意度大幅度提升。央视网《联播+》特梳理总书记讲话要点,与您一起学习领会,把庆祝活动激发的澎湃热情问题,打着“宗教”“人权”的幌子,制造“强迫劳动”“种族灭绝”等一系列涉疆谣言谎以英国为例,英国推行撒切尔新自由主义,得到了一个伦敦金中方同28国共同发起“一带一路”疫苗合作伙伴关系倡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