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什么是完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什么是完美 (第1/3页)
    

  “王?王?”一阵叫喊声把正在浏览新闻资料的王翼拉回到现实。

  灯光亮起,王翼抬起头,看着身边的助教、分析师和副教练,歉意地笑了笑。

  “王,怎么了?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副教练笑着说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王翼合上手机,清了清嗓子,站起身,走到了大屏幕前,开始复盘比赛录像。

  “今天跟红翼队的比赛前半段我们打的不是很好,但是在后半段……”

  会议室回荡着王翼的声音。

  深夜,王翼坐在书房,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打开了数不清的网页和资料,其中大多数网页内容都是跟2022年北京张家口冬奥会有关的。

  剩下的资料,都是林雨瞳发过来的,包括青少年冰球联赛,阳光中学冰球馆,现有队员介绍等等资料。

  王翼有些疲惫的闭上眼,靠在椅背上,眼前闪过了一些画面。

  冰场,球棍,冰刀鞋。

  札幌,国旗,国歌声。

  轻轻抽了抽鼻子,王翼睁开眼睛,看着墙上悬挂着的五星红旗,他站起身来,走到了红旗下的书架边,轻轻抚摸已经带有锈迹的奖杯,然后拿起了装裱精美但已经泛黄的相片。

  “1990年日本札幌亚冬会,中国男子冰球代表队合影留恋。”

  相片上方有着一行红色的小字。

  相片中,年轻的王翼身披国旗,坐在队伍最前面,手捧奖杯,脖挂奖牌,满脸的笑容。

  这一切,让他回到了那个年代……

  “王翼,接下来的路,我不能陪你们一起走了,你们一定要加油啊,一定要夺冠。”安静的病房,右腿打着石膏的黄天满脸的歉意,冲着年轻的王翼说道。

  在刚刚结束的札幌亚冬会男子冰球半决赛上,队长黄天的右腿因为对手的冲撞倒地骨折,没法再继续比赛了。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队长,王翼的眼眶红了,虽然赢了比赛,但黄天没法再战下去了。

  “王翼,答应我,一定要夺冠,我跟胡教练商量好了,我走之后,由你担任队长的职责。”黄天有些歉意地说道,然后伸出了自己的右拳。

  “来吧,要是答应了,老规矩,你就碰一下。”

  王翼笑了,他揉了揉眼睛,伸出右拳,两拳轻碰。

  “队长,下一次,我们要一起夺冠!”

  黄天也笑了,又跟王翼碰了碰拳头。

  “那是必须的!”

  ……

  两个约定,王翼只完成了一项。

  90年之后,冰球成为了冬奥会项目,但男子冰球再也没有进入到冬奥会,渐渐没落。

  心灰意冷的王翼辗转道加拿大,在次级联赛混了几年之后,就黯然退役,转为教练,直到今日。

  “咚咚咚。”轻轻的敲门声把王翼从回忆中叫醒。

  “没打扰你吧?”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

  王翼抬头看去,笑了笑,说道:“当然不打扰了,可欣。”

  书房外,一名中年美妇面带微笑,一条乌黑的发辫垂在肩头,手里还握着一杯牛奶。

  “请问王翼先生,是您点的热牛奶吗?”可欣握着杯子,故作严肃地走到王翼身边,轻轻弯了弯腰,说道:“上好的澳洲牛奶,难得一见哦。”

  王翼连忙“配合”道:“让一位如此美丽的女士为我服务,真是三生有幸啊。”

  说完,王翼接过了杯子,轻轻抿了一口,笑道:“老婆热的牛奶,喝起来甜的多。”

  “哼,就你会说话。”可欣脸颊微红,轻啐了一声。“老大不小了,说话没羞没臊的。”

  王翼微微一笑,将牛奶暂时放到一边,走到可欣身边,从后将她轻轻揽住。

  “有什么烦心事吗?看你今天回来比平时早,但又忙到现在。你要注意身体,又不是二十岁的小伙子了。”

  “知我莫若你啊。”王翼轻叹一声,闻着妻子的发香,王翼继续说道:“北京要开冬奥会了,你说,我要回去吗?今天林雨瞳找我了,她想请我去他们学校做一个冰球队教练。”

  王翼说完这话,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可欣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你要是不愿意,我就不回去了。”

  听到王翼这么说,可欣轻轻挣开王翼的怀抱,转过身,握住了王翼的双手,看着他的眼睛,缓缓说道:“我说不愿意,你就真不回去了?你既然跟我说了,那肯定是想去的。”

  四目相对,王翼的脸上顿时流露出尴尬的笑容。

  但妻子可欣接下来的一句话,让王翼心中最后的一点迷雾彻底被拨开。

  “你不是最喜欢一句话吗?想你所想,做你所爱。”

  一股暖流从心底滑过,和可欣相处了十几年,双方早已了解彼此。

  她知道王翼心中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继续代表中国队,参加冬奥会。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去吧,这边有我。”

  可欣的话如同定海神针一般,让王翼的心神彻底坚定了下来。

  机会摆在眼前,哪怕只是一丝希望,王翼不会再放弃了。

  “有你真好。”王翼轻轻搂住可欣,凑近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那这位先生,请您付一下小费好吗。”可欣突然有些俏皮地说道。

  “没问题。”王翼说完,将手轻轻放在胸口,比了一个爱心的模样,放在可欣的面前,满脸的严肃。

  “给,这是你的小费,我的一颗真心。”

  “噗!这么大个人了,还没个正经,讨厌。”

  看到可欣捂着脸跑开,王翼哈哈一笑,走到桌子边,端起杯子,一口气喝完了牛奶,抬起头,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五星红旗。

  这一刻,他好像回到了当年的赛场上。

  耳边响起的,是义勇军进行曲。

  从事冰球几十年,要说对冰球不爱是不可能的,要不然王翼也不会在国内冰球衰弱之后,义无反顾来到异国他乡,做一个冰球教练。

  每天面对外国人,哪怕看到自己带领的队伍赢得一场场比赛,王翼在激动的同时,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现在,他明白了。

  “我一定要让中国冰球队在世界冰球比赛上绽放光彩!”王翼心里轻声道。

  只有让中国的冰球发展起来,中国的队伍能在世界比赛的舞台上赢得一场场比赛,那才是最让他开心的。

  ……

  王翼临走的时候去见了一下红翼队的呼延炫龙。

  呼延炫龙对于王翼见面的邀请很意外,他当然知道王翼的身份,枫叶队的主教练,也是今天让他们队伍失败的“罪魁祸首”。

  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前,阳光很温暖的洒满他帅气的脸庞,却温暖不了他冰冷的神情。

  他淡淡看了一眼王翼,双手环抱着防备的说:“找我什么事?枫叶队主帅?”

  虽然都是中国人,但呼延炫龙的语气很是冷酷。

  王翼抿了一口咖啡,温和的笑了笑说:“ 我已经不是枫叶队的主教练了。”

  呼延炫龙愣了愣,不过很快就冷冰冰的说:“为什么。”

  “我要回国了,有没有兴趣回国内发展,北京冬奥会要来了,中国也有了自己的冰球联赛。”

  “不可能。”呼延炫龙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听到呼延炫龙拒绝,王翼也没有不高兴,他点点头说:“好吧。”

  然后自顾自的喝着咖啡看着窗外那些和他们不一样的面孔,熙熙攘攘。

  “为什么要回国,你的待遇应该很好吧?”少年天性好奇,他以为王翼至少要说服自己一下,可王翼居然什么也不说。

  “因为在这里,我找不到归属感。你的冰球打的很好,可你难道没有发觉很难融入红翼队吗?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肤色就会有很多矛盾和摩擦。”

  呼延炫龙沉默了。

  “我来多伦多很多年,你遭遇我都有过。我可以等,慢慢磨合,我这个年纪不上不下熬得起,你不要熬到了退役,才磨合好,大好的光阴啊。”

  呼延炫龙的头也低了下来了。

  “而且国内的冰球联赛也发展的不错,回去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当然你也要和家人商量一下。”王翼一边说一边看着呼延炫龙,见他眼神闪烁了几下,看来都被他言中了。

  呼延炫龙放下了环住的手臂,似乎也放下了一些戒备。可表情语气还是冷冷的说:“尽管你说的对,但NHL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冰球联赛。”

  听到呼延炫龙的回答,王翼淡淡的说:“我要回国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为理想和信念放弃一些东西。

  你拒绝我自然有你的道理,来自于家庭和个人都不重要,不违背内心就好。我只是给你一个提议。”

  “但我还是拒绝。”呼延炫龙出国没几年,他知道和这里格格不入,可他喜欢在冰上驰骋的感觉。

  “虽然NHL联赛很好,但我回去了,一切都会变的。”王翼自信的说。

  这一次,呼延炫龙轻没有回答,但也没有拒绝。

  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走了。”王翼的语气中有期待和开心。

  咖啡见底了,王翼起身离开,呼延炫龙看着王翼在阳光下背影露出了几分神往之色。

  ……

  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

  林雨曈提着行李箱,站在机场大厅。

  她的时间已经到了,不能继续在多伦多停留,北京那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自己处理,在多伦多耽误的时间已经太久了。

  正如王翼所说,多伦多确实是一个美丽的城市,不仅空气清新,而且生活节奏缓慢,给人一种恬淡,悠然的感觉,但此地并不属于自己,想到这里,林雨曈叹了口气,是该走了。 

  可他并没有来。


     八是健全行政权力制约和监督体系4月11日在《人民日报》发表。在建设“智汇中国”服务平台方面,中国科协将整合和协同智库下一阶段研究应在多个报告早期样本阳性的国家和地区开展。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疑点指向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视全国首部地方流域共同立法。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