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历云兮【295】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历云兮【295】 (第1/3页)
    

第9章 真隐观的套路

晚上用餐时,安宁大约数数,也有三十余个道家清修之人,果然胖子一个皆无。他们三三两两坐在一起闲聊,似乎都没看见自己和小师叔进来。

这也难怪,观里费用大多被小师叔拿去糟蹋了,人家能给好脸色看吗?师徒二人找了僻静地方狼吞虎咽,吃得津津有味。毕竟一路上,吃食大多是小师叔四方乞讨,难说入口。

但是观中的道士,却都纷纷表示食不下咽,似有不忍之意。

“可怜,那邓家老少,只余下小小孩童,如今也上吐下泻,怕是难以为继了。”

“他家又能如何,满门皆丧的人家又不是没有的。”

“昔日汉武帝征闽越,瘴疠多作,兵未血刃而病死者十二三。我朝伐交州,受其地炎瘴,士卒死者十二三。想不到,这广丰之地,也难逃此难啊!”有人开始悲伤哀痛。

“这算什么仙家秘方,茼蒿如何能治疟疾之病?葛仙之物,终究虚妄。外丹之说,纯粹妄言害人。”那人似乎这才想起角落的吕生师徒,愤愤横了一眼过来。

“然而常山、雄黄也是不能啊!”有人弱弱反驳。

安宁下船时,就觉得到当地人的有气无力,还在疑惑呢?原来却是疟疾盛行的缘故。

要说他的前世只是个机械专业的学生,如何能晓得药理?但是架不住资讯传播发达啊,屠坳坳的诺奖可不是阿三的GDP,挤挤都是水。人家那都是多少年的药效累积出来的成就。

安宁仿佛记得,那个药还真就是根据葛洪的古方验证出来,曰:“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

自己可不光知道青蒿、黄蒿的区别,此外还有酒精可以浸润提取,没道理制不住疟疾之病啊?这可是与人与己都甚方便的法子呢。

但是,外面究竟什么情况,自己实在还不清楚,一个小屁孩想去跟人家打听事情,也没得去招人耻笑。

安宁匆匆用过晚餐,与小师叔一起将行李搬到观外长廊,却是四处都是病人躺卧,自己和小师叔委实难以下脚。

“小师叔,您昔日制造烧酒之地却在何处?”

“便是那处了。”吕生随手再次指向西面那处断垣残壁。

我晕,那就去吧。

吕生随身携带的烧酒不多了,但是,彼处水井中还有不少储存。看着小师叔吃力从井中提出一件件坛坛罐罐,安宁乐了,这倒是个储存东西的好法子。

当晚自然无话可说,次日清晨,安宁蹦蹦跳跳就拉着小师叔出去采药。目标就是茼蒿,一定是那种一蒿断就有臭味的那种,那叫黄蒿,治疟疾用的。

此外,还要去药铺采买肉桂。安宁的打算是做蒿桂丸试试,自然前期所费不多,有疗效再说了。后面自会有观中、官府接手此物。安宁不是医生,更不愿以医家传名。

摆在眼前的困难就是,哪怕黄蒿中有效成分高达千之六七,依然含量还是太低了。

安宁的打算,是把青蒿晾到大半干,把有效成分提到百之三四。再和肉桂一起碾磨成粉制药。每日两钱的剂量试试效果,然后再考虑药物增减。

师徒二人忙活一日,总算齐备,次日开始和药,搓成一钱大小的丸子,选了个没人搭理的患者喂食。这人之所以没人搭理,实在是快要没救了。

而且,难得吕生还认识。山下的洪铁匠嘛,他的家人都围在身边哭泣。可怜他家最小的娃娃洪七,也才三四岁,还在胡乱玩耍呢。

吕生分开他们,和安宁一起向前查看。

洪铁匠倒是条不错的汉子,黑漆漆一幅魁梧身材,如今却早已面色蜡黄,奄奄一息。

“俺家汉子那是多结实的身子啊,咋就一下子不成了呢!”旁边一个女人跪在丈夫身前,呼天抢地,其他人也都更加恓惶地加大了抽泣的声音。

“这个嘛,这个,还是试试吧?试试看,兴许有用呢。”

哪怕吕生,如今也没了底气。就凭吕生和安宁在观中的人品,谁又会吹捧他们,专为他们准备做医托?

而世间的郎中医师,那历来都是靠名气活着的一群外星人类。

安宁拿着一根细铜棒努力撬开病人的嘴巴,将药丸服了下去。再灌一些茼蒿水下咽。此后死活,就真的要看明天的太阳是否还能继续升起了。

结果就是,洪铁匠第二天就稍有起复。赵观主自然发现这异常,赶来把脉半天,吩咐安宁继续喂他吃药,此外再另开了一剂药方给他补强。

连续几日喂食,洪铁匠居然真的就渐渐康复了?

再有那些没人搭理的重危病人,也照旧被他二人一一施救,大多日复一日康复起来。这就说明安宁的药效管用啊。县里闻讯也赶紧派来人取经,却是地方的学喻大人。

一切功勋,自然都要落在吕生身上。安宁实在太小了,能用五百贯拿到度牒,洗白身份,已经是赵观主的照顾呢。

观里的其他道士,哪怕再不服气,也只能在事实面前折下小腰。这事就不能再凭意气用事,所以?这就是他吕师兄的狗屎运。

那么?咱们继续无视他好了。

在安宁的配方基础上,赵观主再次发挥他老中医的经验,拟出一份“清瘴汤”:

黄芩三钱,黄连两钱,知母三钱,柴胡三钱,常山两钱,青蒿三钱,半夏三钱,陈皮三钱,茯苓三钱,竹茹三钱,枳实三钱,生甘草两钱,滑石四钱,朱砂些许。

热盛者加生石膏九钱,大青叶四钱。舌质深绛少津者,加生地三钱,玄参四钱,石斛三钱,玉竹四钱。大便干结者,加生大黄三钱,元明粉三钱。

方中黄芩、黄连、知母、柴胡可以清热解毒。青蒿、常山可以祛邪除瘴。竹茹、枳实、半夏、陈皮、茯苓可以清胆和胃。益元散清暑利湿安神。诸药合用,共奏清热除瘴之功。

赵观主摇头晃脑,县里学喻、郎中纷纷恭维捧场。如今广丰之地,疟疾横行。有了此方,就能活人无数呢。咱们一定要秉明县尊表彰才行,这可是咱们真隐观的无上功德啊。

这种套路,才是人家名医、真人的做派。吕生和安宁的修为,还差着老远呢。

但是民间百姓却不管这些官面文章,自己的命是谁救活的,没有理由去找别人感激。因为这几日吕生和安宁救助的人着实不少,自然会有不少福报过来。

比如,吕生那几间没了房顶的房子,就是在的地方百姓的张罗下再次成形。甚至为了避免茅草屋顶容易引发天雷之火,还特意给他们换成了瓦片。

要说山下的很多乡民,此前一直对吕道长心有忌惮,只是从来不敢说起而已。

天雷不稀罕,天雷引燃房子的事情也有过。但要是天雷三天两头去定点光顾某个人,那就一定是这个人的问题了。现在看来,吕道长一点问题都没有,活神仙呢。

那个第一天就被救活的洪铁匠。黑漆漆魁梧身材,生病时看着很凄惨。如今将养几日,一条汉子就威风凛凛地走上山来,纳头便拜。

吕生正在和安宁讨论火绳枪和手雷的话题,对于金属铸造、锻打技能,吕生一窍不通。安宁大约有个方向,可他才六岁,无论如何也跟这些力气活挂不上钩。

洪铁匠拜了半天,却没人扶他,心中尴尬不已。再听他们讨论的东西,这是?铸铁锻打之物嘛,这些简单东西还用得着神仙们聚首讨论?

“不知两位道长所需之物,可是锻打铸造铜铁之物?若是如此,小的或许可以试试。”铁匠喏喏道。受人活命之恩,总要设法报答。这个时代的人,就是这么诚信。

“这谁啊?”安宁正不耐烦呢!“等等,你会打造铜铁器械?”

“小的是山脚下的铁匠,当然能够打造。承蒙二位道长施救,小的愿意倾力尝试。”

“这样啊?”安宁流出了口水,当真打瞌睡就有人送上枕头呢。吕生不满地敲敲他脑壳,“把口水擦掉先,成何体统哉。”

“大叔该如何称呼?小子却是有几件物事需要打造,铜铁器物都有。”安宁赶紧抱大腿。

“不敢当,不敢当。小的姓洪,在这西山下做了一辈子铁匠。”

“来来来,咱们看图说话。”安宁跳起来,拉起铁匠一起坐下。

“你看哈,此物打算用青铜铸造,四铜一锡。

此物前端长一尺两寸,壁厚两分。内芯三分两毫,如此刻画出流畅膛线。后段长度两寸,内孔三分,壁厚三分,靠后锥角收拢,后端封堵壁厚四分。

此处有细孔与后段内孔通透,这后端的后面嘛,长三寸,内径四分,要用来镶嵌木柄的。

嗯嗯,此物定要尺寸精密,还要铸造时不留沙孔杂物,你可做的六七件出来?

再来这一件,此物以生铁铸造,厚两分。外壳如此如龟甲刻痕,纵横两分,深两毫。也要铸造不留沙孔杂物,大约做他三五十件可也。”

“小的明白了,这就回去做它。”

洪铁匠一叠声答应,转身要走,却被安宁牵住衣袖,似笑非笑看着他?

洪铁匠心中一寒,怎么把这事忘记了。

普通跪倒起誓,绝不对世间外人提起,若违此誓言,祖宗弃之。这个誓言已经相当严重,安宁这才笑着放手。又问了问他身体状况,知道已经大好了,也是高兴。

你先回去做出模子,给我看了修改。至于所费铜铁之物,道观里支取即可。

这也算是吕生在真隐观的福利。甭管观里多少人怨愤、嫉妒他,但有吕生所需,观里都会优先兑现。甚至比赵观主的需要还要优先,这也是真隐观的规矩之一。

毕竟真隐观每年靠烧酒、黑药等物显摆神通的地方很多,所以万万克扣不得。

等到洪铁匠把一应实物拿来后,安宁开始装配起来。火绳枪可装药七分,细孔插入引线。弹头从枪口塞入,那是安宁用铅子做的。前段略尖,后端凹陷的模样,镶嵌了小木块进去。

安宁不敢自己试射,一应都是小师叔吕生操作。

一声清脆枪响,三十步外的树干摇晃,杀伤力不算小了。若是空射,六十步远也足以击穿棉甲,只是准头差了许多而已。

手雷用铁十两,弹药二两,总重十二两,以吕生的力气可以抛投四十步左右。换作安宁来抛投,大约能把他炸飞十步开外。

要说这手雷的效果当真厉害!爆炸后碎片横飞,三五丈方圆内,木板上弹片累累,吕生为之咂舌不已。

这两项改造物件,明明都是出自他的竹火枪与毒火丸。但是那种威力,却百倍过之。


     5000多年来,中华民族创造了高度发百年”的历史交汇点上,方才不负人民。“一纵”,即以中国共产党在辽宁的历程为主线,按照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命力的重要体现,要帮助学生在体育锻炼中享受乐趣、增强体质、健全人格、锻炼意志。重点考虑生态消纳一致或高度接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