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路边的少女(第二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路边的少女(第二更) (第1/3页)
    

阿保机在心中叹息道:辖底呀辖底,念你是父辈,在自己的人生道理上,曾经有过你的帮助,才让你当上了于越。

哪曾想,你辖底不但不为国出力,反而用心叵测,你辖底究竟要干啥呀。

难道仅仅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弟弟们整天和这些人搅和在一起,就难怪他们有不切实际的非分之想了。

述律平又推测道:“你想吧,奴瓜与你既有世仇又有私仇,他们借奴瓜的手杀你,然后再杀奴瓜灭口,这是多么周全的计谋呀,你那几个弟弟,能有如此高的智商吗?”

阿保机闭目沉思。

弟弟们的谋杀阴谋中,确实有让奴瓜充当杀手的打算。

难道,这阴毒的一招,也是辖底想出来的吗?

述律平压低声音,在阿保机的耳边说:“依我看,要想彻底平息风波,只有让辖底和滑哥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再将那些已被剌葛恢复身份的人重新降为奴隶,并让他们到军中为奴。”

阿保机摇了摇头。

述律平提醒道:“当断不断,日后必受其乱呀。”

阿保机道:“仅凭怀疑就草芥人命,万万不可。再说,即使有确凿的证据,也该放辖底一马。辖底虽然奸诈,当年剪除狼德集团的时候,他立有大功,是我家的恩人。我回到部落以后,他也对我多有提携,我不能恩将仇报。”

述律平果断道:“既然你不忍杀他,那就让他离开营地吧。此人太过阴险,让他住在营地里,就是一把悬在我们脖子上的尖刀,切不可长此下去啦。”

阿保机不置可否,停了停又道:“至于滑哥嘛,现在惕隐一职还没有人选,就让滑哥来干吧。”

述律平惊讶道:“怎么,你要重用滑哥?”

阿保机道:“那就要看滑哥怎样为之了。”

述律平怎么想,也想不透阿保机的真实意图。

述律平觉得,此事重大,无论如何,也要劝阿保机下定决心剪除后患。

述律平起身走出毡房,去找曷鲁。

只有曷鲁的话,阿保机才听得进去。

述律平将诸弟的阴谋破灭及处理结果,向曷鲁全盘托出。

曷鲁惊讶不已。

朗朗乾坤,竟然发生了这样大逆不道的兄弟相残之事,让人费解。

曷鲁也认定,事情背后的谋划者,肯定是辖底。

曷鲁早已听说,辖底曾多次到各部落去走动,目的是想与阿保机争夺汗位。

在反复碰壁之后,辖底一定是发现,只要阿保机在,他的阴谋就永远不能得逞。

于是,辖底破釜沉舟,挑拨离间,利用剌葛也想竞争汗位的心态,达到除掉阿保机的目的。

看来,此人真的不能再在可汗牙帐住下去了。

曷鲁也觉得,应该劝阿保机立即除掉辖底,免除后患。

曷鲁将自己的意见向阿保机一说,阿保机斟酌再三,道:“还是别让他继续担任于越了。他不是于越,自然会搬出牙帐的。”

曷鲁急道:“让他顺顺利利搬出牙帐,他必然会回到迭剌部,整天与剌葛他们搅和在一起,事情会更糟。”

阿保机不屑地摇了摇头,说:“弟弟们已经与我燔柴告天,不会再有非分之想了。辖底已成老朽,不会再兴起什么大浪来的。”

曷鲁看到阿保机固执己见,不忍心立即除掉辖底,再劝也是多余,只好作罢。

述律平看到,阿保机连曷鲁的劝都不听,只得折中道:“要不这样吧,现在就将辖底喊来,你先免了他的于越一职,看他如何反应。”

阿保机只得答应,立即派人去喊辖底来见他。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辖底才来到。

述律平一边给辖底倒茶,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叔叔近来很忙吧。”

述律平看到,辖底的脑门上淌着汗,目光游弋闪烁,身体在微微颤抖。

辖底面现尴尬,嘴唇抖了几抖,说道:“军政大事自有你们年轻人们忙碌,我这老朽已经不中用了,废物一个。”

曷鲁看到辖底如此紧张,立即明白,辖底已经知晓计谋失败,一定以为剌葛已经将他出卖,自己就要大祸临头了,所以,精神已近崩溃。

述律平看了曷鲁一眼,看到曷鲁正向他微微点头,两人心领神会。

阿保机亲自将奶茶放在辖底面前,说道:“叔叔言重了。叔叔可是我契丹的一杆大旗呀,有叔叔坐镇,我们这些年轻人的心里才有底,叔叔可是我阿保机的靠山呀。”

辖底突然接到阿保机要见他的命令,确实感到大祸临头了。

辖底是察言观色的老手,现在看到,尽管述律平和曷鲁阴阳怪气,可阿保机却一如既往,看来自己还不至于立即被处死。

辖底吸溜了两口热腾腾的奶茶,心情才慢慢缓过劲来。

阿保机又开始讲述辖底以往的功劳。

要在以往,辖底一定会得意非凡,还会不失时机地自夸几句。

可今天,辖底没那么好的心情。

此时见阿保机对他礼让尤嘉,辖底更加猜不透阿保机的用意,满心只想着如何才能离开这是非之地,走的越远越好。

辖底听了一大通自己的好,立即猜到,阿保机是要让自己体面收场。

阿保机绕了一个大弯,最后说道:“叔叔的年事已高,担心叔叔的身体,所以,有了要紧事情,一直不敢再让叔叔出面调停,好多本该于越干的事情,我都让曷鲁替叔叔干了,还望叔叔见谅。”

辖底想到,阿保机显然已经知道了事实真相,只不过顾忌名誉,不想弄得满城风雨,不杀自己罢了。

自己能保住老命已经不错,还恋着于越这一虚衔干嘛?还是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想到此,辖底立即给阿保机台阶,说道:“我老了,真的不中用了,早就想找你谈谈,看到你一直在忙,就没好意思打扰你。我早就该让贤了。曷鲁一直帮着你处理军政大事,一直没有个名分,还是让曷鲁名正言顺地出任于越吧。”

阿保机接过话茬,不失时机道:“叔叔若真有颐养天年之意,我就为叔叔备一份厚礼,牛羊物品,足够叔叔用度。只是还望叔叔在想到治国良策的时候,一定要为小侄继续献计献策呀。”

双方都心知肚明,哈哈大笑。


     这也使航天成为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事业的开拓者、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天近12万公里的家访路地处毛乌素沙漠腹地。统筹:幸培瑜、破20亿剂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